《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三十三章 还爱吗

“笑什么笑?真奇怪,白青凌那变态哪里找来你们这么妖孽的男人?啧啧,真养眼。”一边说,寒还一边摸着下巴,色迷迷的目光在三个男子身上流连忘返。 “……”几个人再次无语,果然,白青凌调教过的,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足够变态。 “你说青凌什么?”楚初礼听到青凌的名字回头,冰冷嗜血的目光落在寒身上,眸底带着怒火。 在身为渊王的他眼里,身为属下就要有做属下的自觉,不能随意讨论主子的事情! 冰冷的目光宛如芒刺扎在身上,寒满不在乎的瞪回去,凤眸闪烁着惊讶,不怕死的蹦出来一句,“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噗……”本来因为楚初礼冷意而气氛压抑的客厅,因为她这么一句超级喜感的话,顿时打破,何月琳捂着肚子,和西门冰雪一起笑个不停。 “寒,我可以叫你寒吗?”看自家大哥一脸冰冷又有些尴尬的表情,柳留痕连忙温和浅笑岔开话题,绅士温和的目光落在女孩身上。 “是啊,我就是寒!”寒眨眼,凤眸赞赏的看着楚初礼,暗暗赞叹,哇塞,好有型的男人啊,如果他不是在小姐别墅里出现,她一定不放过这样的男人。 不过,他能出现在小姐的别墅里,应该是小姐的好朋友,而且他看着小姐的目光,那样火辣辣的,她差不多可以猜到他的心思,为了将来不被纠缠,为了小姐幸福,她还是不要碰这个冷酷有型的男人吧。 “你没有姓名吗?为何只有一个寒?”看一眼楚初礼,柳留痕继续浅笑,温润儒雅的白马王子形象让寒差点眼冒红心。 美丽的凤眸闪过压抑,寒眸底暗淡一闪而过,随即换上没心没肺的笑容,“我没有姓名,我是孤儿,从遇到小姐,我就和她在一起,多年前她给了我这个名字,我就叫做寒,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寒。” 一边说,寒一边掩嘴打了个呵欠,似乎开飞机太累了,站起身,笑容带着和青凌相似的优雅,“帅哥们,早点回房休息了,现在已经凌晨三点多了。” “独一无二的寒么?”没有注意到寒说完直接转身去自己的房间休息,楚初礼垂眸,眸底伤痛、歉疚一闪而过,环胸站在客厅宽大的落地窗那里,忘记时间的流逝。 看一眼这样的楚初礼,柳留痕有些心疼,动了动唇,想要开口安慰他,又不知从何开口。 石破天这次总算有些眼色,走到楚初礼身边,手放在他肩上,坚定的传递兄弟的自持,“大哥,我和二哥都相信你,相信大嫂不会移情别恋,只要你努力,她一定会回到你身边的。” “我也希望会这样,时候不早了,去休息吧。”楚初礼转过身,收敛脸上的哀痛,抬步走向自己的房间,留给众人一个落寞的背影。 “留痕,我感觉,你应该想办法帮帮你大哥,青凌现在,好像已经把你大哥忘记,若想重新追求这样的青凌,很难。”何月琳抿唇,桃花眼闪烁着无奈。 这样的青凌姐,飒爽英姿,豪爽洒脱,动作利落跟女王似得,楚初礼想要夺得美人心,恐怕比在缘离的时候更难。 在缘离的时候,青凌是因为要找小雨,是因为人生地不熟才会答应嫁给楚初礼。 现在是在她们姐妹的时代,青凌第一不需要人楚初礼帮忙,第二这是她熟悉的,她豪放洒脱的世界,是她最潇洒恣意的生活,她过得比任何人都滋润!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层山,但现在何月琳觉得,楚初礼想要追到青凌,隔得不是一座山,而是千山万山“心儿,是大哥伤害了大嫂,大嫂如今生气,是因为在乎,我相信,只要大嫂还在乎大哥,他们之间,就会峰回路转的,我们无需担心,你要相信大哥的手段!”柳留痕浅笑拥着妻子,低头吻她的额头。 在缘离,西夏王李铁山父女离开之后,大哥在青凌的要求下,给他和心儿办了婚礼,盛大又豪华,大哥顺便将大嫂介绍给所有人,就这样,渊王妃一夜成名,名字传遍大街小巷。 大哥成亲的消息传入官宦人家,不知道碎了多少少女心,只是他家大哥依然故我,依然只宠爱青凌一人,让不少女人羡慕,最后转变成嫉妒、恨!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青凌和大哥根本不可能吵架,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分歧,青凌也不会怒而离开,希望现在,一切都来得及! 何月琳看一眼柳留痕,脑海里闪过青凌决绝的眼神,心里一痛,顺从的跟着柳留痕回房,西门冰雪和石破天也相伴回房间,刚才还热闹的客厅,瞬间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没有人的声音,客厅里那豪华美丽的大吊灯也闭上眼睛,整个忘忧岛重新陷入一片静怡之中,只有月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洒下温暖,留下斑驳的树影! …… 第二天,天刚亮楚初礼就起来了,睁开眼睛看着屋顶上的吊灯,他眸底闪烁着痛苦、寂寞、心酸、愧疚等多重表情,脑海里闪过那个笑容潇洒的女人,他唇角掀起,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青凌,他的宝贝! 青凌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一楼的所有人都已经起来,何月琳和西门冰雪在厨房忙忙碌碌,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锅碗瓢盆奏出的奇妙旋律在别墅里回荡! “休息的好么?”看到青凌的身影,楚初礼的目光就再也移不开,看着她的打扮,他心底嫉妒和愧疚交织,好不难受! 青凌今天的打扮很简单,一件黑色的短袖衬衫,黑色的热裤,别墅里铺着厚厚的地毯,她并没有穿鞋,光着白嫩的脚丫子就扶着楼梯扶手,缓缓下楼! “你说呢?”青凌笑容依旧完美,自信飞扬,不答话反问道,扭头看到何月琳两人在厨房忙活,微微凝眉,“月琳,小雨,怎么是你们在弄这个?” “姐,早啊!”西门冰雪从厨房里伸出头来,冷艳的脸上带着愉悦,“姐,今天你起床好晚,偷懒了哦!” “最近身体不舒服,有些疲倦,你以为我是你们啊,那么活力四射!”青凌眸底飞快闪过一缕哀思,快的连她自己都没发现,淡淡反驳,到门口鞋架上找鞋子穿! 弯腰,蹲下穿上昨天就放好的袜子和鞋子,青凌感觉一双满含深情、愧疚又火辣辣的眼神一直看着自己,凝眉,若无其事的走到酒柜旁边,打开柜门,拧开一瓶刻着一个Y字形的红酒,倒在高脚杯里,不紧不慢的轻啜! 楚初礼目光紧缩在她身上,她却若无所觉,悠然自得的打开电视,津津有味的看最新播出的泡沫剧,在她眼里,楚初礼三兄弟,都成了空气! 柳留痕看了看淡定从容看着电视机播放的肥皂剧,扭头看自家大哥,聪明的拉着石破天去厨房帮忙,留给他们安静的环境。 “青凌……”楚初礼看两个兄弟都离开,虽然知道他们都在某个地方关心的听着,却不管不顾,几步到青凌身边,伸手握住她的手,她的手里,紧握着黑色的遥控器! 抬眸,青凌平静的看着面前精致妖孽的男子,他眼底的情愫和愧疚是那么的明显,看得她,心里微疼,凝眉想要挣脱,他却握的更紧,身子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青凌,你还在生我的气吗?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楚初礼看她眸底闪过异样,得寸进尺的将她揽在怀里,身体紧绷,双手环住她纤细的腰身,一滴男儿泪最终滑落。 青凌,他骄傲的青凌呵,什么时候,他们才能放下一切,回到以前无忧无虑的生活呢? 以前,他身为渊王,放不下的太多,牵挂的也太多,直到这次她含恨离开,他才知道,失去了她,他的天空都是灰暗的,没有了她,他所做的一切,都还有什么意义呢? 现在,他放下一切,追到这里来,却发现她比以前更加恣意潇洒,更加如风自信,更加迷人!他,还有可能再次得到这样的她么? “生气?”青凌斟酌这两个字,浅笑眨眼,努力几次也无法将手从他手里抽出来,淡淡开口,“如果你说的是昨天晚上的事情的话,我已经忘记了,过去的事情,提起来也于事无补!” 垂眸,看着他紧握自己手腕的宽厚手掌,叹息般开口,“楚初礼,如果你再不松手,我手腕上的淤青就三天也下不去了!” “淤青?”楚初礼一惊,连忙松开她雪白的手腕,查看她的皓腕,眸底闪过心疼。 可不是嘛,青凌被他紧紧握住的地方,淤青看起来是那么的明显,自己的五个指印清晰的在上面呈现,让他心痛宛如针扎一般! “对不起,对不起……”楚初礼垂眸,摩挲她雪白手腕上的淤青,不住道歉,以往的冷冽嗜血早已消失不见,为了留下她,他不介意做一个她欣赏的那种柔情男人。 事实上,在她面前,他一直都是柔情的男人,只对她一人柔情的冷血渊王! “算了,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青凌抽回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淤青,好看的眉头皱起来。 自从她中了那种奇怪的毒以后,皮肤越来越薄了,稍微的刺激就会红肿,甚至淤青,这不是好现象! 抿唇放下高脚杯,青凌看一眼在厨房探头探脑的四人,起身上楼,声音很淡,“你们自己吃吧,我早上一般不吃的!” “姐,好歹尝尝我的手艺啊,你……”西门冰雪从厨房端着刚煮的粥跑出来,却只看到青凌的背影在楼上一转,接着就听到关上门的声音。 “大哥,怎么回事?”柳留痕等人也从厨房端着早餐出来,坐下,看着他们刚才还挺好的,怎么一会儿青凌就走了? “她皮肤怎么变成如今模样?稍微用力,她手腕都淤青一片,可能去抹药了吧!”楚初礼目光不离青凌背影,许久淡淡开口。

返回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三十三章 还爱吗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