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三十章对不起

“心儿,我们大家都知道这是事实,只是……”柳留痕看着那慢慢关上的房门,心里有些难受,“心儿,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你生气也没有办法,这段时间,大哥已经在惩罚自己,你又何必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谁让他做错事?如果这点就受不了,他还怎么过关斩将娶我姐?”西门冰雪冷艳冷哼,在黑色的牛皮沙发上坐下来,换上拖鞋,打开电视看泡沫剧。 “过关斩将?”这一下,不但石破天不明白,连柳留痕都不明白了。 他们大哥明明已经娶了大嫂了,就算没娶,又何须过关斩将?打仗么? “是啊,青凌有父母,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随便一个都是跺脚可以让F市晃三晃的人物,你以为你们家大哥想要娶她,有那么容易?”西门冰雪杏眼闪过不屑,青凌的家世,她很清楚。 青凌是国际第一杀手,国际刑警最高督查,又是帝豪的明星,时时刻刻有人关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要娶青凌,白空元父子四人随便一个,都能让他出糗。 白家人,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 “小雨,不要说了,等将来他遇到的时候,就知道我们是有多么善良了。”何月琳掩嘴轻笑,看泡沫剧看得津津有味,时不时的还发出“咯咯”的笑声。 柳留痕很无奈,摊手,在她身边坐下,拿桌上的葡萄吃,看着那没营养的肥皂剧,他擦汗。 不明白心儿和大嫂还有西门冰雪为什么爱看那些,里面的男女唧唧歪歪个没完没了,让他烦不胜烦。 “留痕,你会开那个东西吗?”石破天看西门冰雪不离开,自然也不离开,面无表情坐在一旁,目不斜视,正要说话,楚初礼却打开房门走出来,妖孽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什么?”柳留痕赶紧站起来。 “就是那个……那个……”楚初礼吞吞吐吐,不知道怎么形容想要用的东西,这时候,他听到楼上响起脚步声,惊喜抬头,顿时呼吸有些不稳。 只见青凌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丝质系带睡衣,带子松松垮垮的在腰间,黑发还在滴水,清纯无匹的脸蛋粉嫩嫩,性感的薄唇紧抿,带着致命的诱惑。 一边用干毛巾擦拭长发,青凌一边走来走去的找东西,显然是没有下楼的打算。 过了两分钟,她在楼上找到一个黑色物体,拎着回房间,随着那“咚”的一声关上房门,楚初礼也移开目光。 “叮铃铃……叮铃铃……”松口气,正要再开口,电话铃声却清晰响起,五人四处查看,最终何月琳在桌子的抽屉里找到了一部座机,抬头看了看楼上,接起。 “喂……” “不好意思,打错了。”对方是一个温柔的女声,很有礼貌,很优雅的声音让三个男子顿生好感。 这样温柔声音的主人,怎么会认识白青凌那个极品变态呢?真是奇怪! “白伯母吗?我是月琳……”听到那个温柔的女声,何月琳桃花眼闪过喜悦,趁着对方没挂电话,急忙开口。 “小月琳呀,你和青凌在一起呀?我还以为我打错了呢。”对方的声音依然很温和,带着柔和笑意,似乎心情不错。 “白伯母,你是找青凌吗?我叫她哦。”何月琳朝着楼上喊,“姐,电话!” 喊完,她对着电话轻笑,“白伯母,青凌上楼洗澡了,你等等哦。” “没事,这丫头,就爱干净。”墨雪的笑声依然温和,还带着淡淡笑意。 何月琳开始挑眉,青凌啊,你妈咪这么温柔的女人,怎么会生出来你这么彪悍的女儿? “来了,来了……”楼上响起脚步声,接着是开门声,青凌三步并作两步下楼,冲到桌边拿起电话,一边问,一边说,“月琳,谁啊?喂,我是白青凌。” “妈咪?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吗?”听到墨雪的声音,青凌忍住翻白眼的欲望,唇角抽搐。 每次妈咪给她电话,保证没好事,这次,她要不要挂掉电话?白小姐很纠结。 “死丫头,你嫌弃妈咪了,对吗?”听到这么一句,墨雪怒,恶狠狠的撂下一句狠话,声音依然娇柔温和。 “妈咪啊,爹地不嫌弃你就好了,你管我嫌弃不嫌弃你啊?”青凌忍不住翻白眼,唇角连抽搐的欲望都没有了。 “死丫头,枉我怀胎十月生下来你,有你这么对待老妈的吗?”墨雪的声音骤然恶狠狠的,音色依然好听。 “妈咪,是你要生下我的,我又没有求你,不愿意,你可以考虑退货啊。”青凌很不识趣的犟嘴,继续翻白眼,“妈咪,太阳既然没从西边出来,那你说吧,什么事?” “没事妈咪就不能打电话关心关心宝贝儿吗?”墨雪的声音骤然柔和下来,甜腻腻的。 “少恶心,又看中巴黎拍卖会上的什么了?”青凌抖了抖,鸡皮疙瘩满地飞,无语的翻白眼。 妈咪啊,你女儿我已经二十五了,从我出生你就和我争风吃醋,闺女我若还不懂你的心思,这些年我就白活了我。 “果然是宝贝儿最懂妈咪啊,那款蝴蝶项链你看到没有?黑色的那款,起价要三千万的那个……”墨雪开始絮叨,她感觉,那款蝴蝶项链很适合一个人,买来送给某女当礼物也是不错的选择,只是她不会告诉自己的女儿,她要送给谁! “你要送给谁?”青凌很警觉,翻白眼,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坐下,修长的双腿交叠,眯着眼睛假寐,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自己的妈咪墨雪聊天。 “暂时保密,说,能不能带回来?”墨雪的声音有了威胁,显然在那边咬牙。 “妈咪有命,宝贝儿怎敢不从?妈咪,没事的话,去找爹地运动运动去哈,宝贝现在有客,Baby!”青凌粉嫩的唇勾起,阴险笑意浮现在唇角,让人毛骨悚然。 “臭丫头,连妈咪都取笑是不是?”墨雪有些恼羞成怒,“啪”的一声挂上电话。 “啧啧,妈咪啊,你脸皮怎么那么薄捏?”青凌放下电话,摇头晃脑的叹息,眼睛弯弯的,看起来非常好看。 “姐,你怎么连你妈咪也取笑啊?”何月琳和西门冰雪唇角抽搐半晌,终于恢复正常,杏眼闪过不解,西门冰雪八卦的趴青凌膝盖上,一脸求解释的表情。 “没事,我妈咪皮厚,才不会在乎我的取笑呢,再说了,我爹地巴不得拉着她去运动呢,省得她好色看上别的男人。”斜斜靠在沙发上,青凌唇角愉悦勾起。 “好吧,你强!”何月琳发现,如今她是吐槽无力了。 “没事的话,早点休息,过两天去巴黎,到那边我再给你们买一些衣服!”青凌站起来,摆弄自己乌黑还有些湿意的长发。 “等等,帮我一个忙。”楚初礼伸手扣住她手腕,对柳留痕等人使眼色,拉着她走向自己的房间。 “什么忙啊?”青凌掩嘴打呵欠,自从回来之后,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虽然强悍,却容易疲劳。 “我想要洗澡,这个不知道怎么弄。”楚初礼一脚将房门紧紧关严,推着她的肩膀走到浴室。 “哦,这样,看着啊,往外拉是开关,往左边转是热水,右边转是冷水,还有这里……”青凌给他演示了一遍,手指指向镜子下面的瓶瓶罐罐。 “香皂,沐浴露,身体乳,什么都有,不过我想,你们男人应该需要这个。”说着,她跳出来一个绿色瓶子,打开,顿时浴室里香气四溢。 “这是什么?”楚初礼慢条斯理脱下自己身上黑色短袖衬衫,看着她清纯的脸蛋,欲望不出所料的蔓延全身。 “洗澡之后呢,擦在身体上,有泡沫的,过一会儿冲洗干净就好了。”青凌将绿瓶递到他面前,他却不接,讶异挑眉,却看到他眸底暗藏的欲火。 凝眉,将绿瓶放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故作不知的转身,青凌的背影很平稳,很淡定,眸底异色无人发现。 看她要走,楚初礼再也把持不住,上前一步把她禁锢在自己和冰冷的墙壁间。 “你要做什么?”平静转身,淡定看着面前双眸充血的妖孽男人,青凌凝眉,平稳开口。 “宝贝,我好想你。”楚初礼低头,迫不及待的想要吻上她的唇,却只碰到她柔软的手背。 “楚初礼,不要随时发情,我不是你发情的对象!”冷漠开口,青凌不留余地,想要离开,却被他禁锢在那一方天地,动弹不得。 浴室里的水哗啦啦淌着,楚初礼沉沉看着她清纯的脸庞,眸底闪过哀痛和恼怒,不管她是真不记得还是假不记得,他现在很想要这个女人,很想很想。 骤然出手,五指如钩扣住她的手腕扭到背后,他的动作很快,青凌动作也不慢,右手突然翻转,弯腰挣脱他的钳制,再一个旋转,人已经站在了浴室门口。 “不要逼我动手,你不是我的对手。”青凌冷冷留下一句话,打开浴室的门,正要出去,突然身体一僵,脚下一旋,原地转两圈,侧身躲开背后袭击过来的一指。 楚初礼漆黑的眸底闪过异色,想不到青凌功夫竟然进步如此之快,方才自己那迅捷无比的一指弹,竟然被她躲过,太不可思议了。 来不及思考,青凌冷硬的拳头已经到面前,楚初礼伸臂架开,只感觉半边手臂发麻,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在她再次拳头飞来的时候,侧身,她的拳头贴着身子擦过。 在青凌意识到不妙的时候,她已经落入一个带着淡香的怀抱,男子冰凉的唇印在她脖颈。

返回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三十章对不起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