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二十九章 没胆量

沙滩上,狂欢的人们依然在载歌载舞,人群熙熙攘攘的,中间的火堆已经剩下一堆灰烬,人们这才停下狂欢。 三三两两的结伴,有的回家,有的就近太阳伞坐下,要一些啤酒小菜,几个男人围拢在一起,大声说笑。 青凌穿过人群,拒绝几个俊朗男人的示好,走到海边,看着平静无波的海面,唇角扬起,分不出是喜悦还是嘲讽的笑意爬上她完美的脸庞。 随意在沙滩上坐下,青凌脱下鞋子,双脚白白嫩嫩的在沙子上摩挲,享受细沙和肌肤摩擦那种麻麻痒痒的感觉。 将墨镜收起来,青凌开始用手在沙滩上画画,很简单的自己的设计,衣服、项链、戒指、手链等等,画好擦掉,再画再擦掉。 反反复复许多遍,青凌一边画,一边轻轻哼着歌,“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夜深人静时有谁听到我在哭?灯火阑珊处有谁……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能不能为你再跳一只舞?我是你千百年前……” 她白色的身影在沙滩上晃动,婉转的歌声传入来往的人心里,虽然听不懂,那些热情的岛上居民依然送上掌声,然后相伴离开。 楚初礼缓缓走近唱歌的青凌,她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让他不忍心打破。 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他停下脚步,幽深漆黑的眸子落在她身上,带着歉疚,带着深情,带着各种各样的情愫。 青凌,我的宝贝,我的爱妻,对不起,我伤害了你,导致你一去不回头,我还有机会吗? “大哥……”柳留痕走过来,看他对着青凌的背影沉思,低低喊一声,欲言又止。 “嗯?留痕,什么事?”楚初礼回过神,目光转移,看着天边逐渐升起的新月,感激之情盈满心田。 不管如何,他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青凌一定会被他打动的,一如几个月前,他得到她的人,她的心! “大哥,那个……”柳留痕看一眼青凌的背影,有些为难,他们没有这个时代的钱,心儿和三弟夫妇还在那里等着呢,没钱,老板能让走嘛? “是不是还没有买单?”听到柳留痕的声音,青凌站起来,赤脚跑到二人身边。 “……是!”虽然有些不好意思,柳留痕还是点头。 “给,这岛上流行美元,人民币是不行的。”青凌递给柳留痕一沓钞票,跑回去继续在沙滩上画着玩。 看一眼楚初礼,柳留痕摇头离开,他家大哥,这次真的快自责难过死了。 伤害了青凌,他和青凌的孩子还是他亲手杀死,青凌对他恨之入骨,他若不伤心,也不是重情重义只爱青凌的那个冷酷嗜血的渊王了。 楚初礼不言不语也不动,只安静的看着青凌,看着她在那里哼歌,看着她因为画出满意的设计笑个不停,他却没有胆量上去和她说话。 青凌刚才说的话很明显,如果他继续纠缠她,她可能会发飙,现在青凌不认识自己,自己能做些什么? “咦?你怎么不去?”玩够了,青凌穿上鞋子站起来,看他目露痴迷的看自己,有些不解。 他们不是在吃饭么?吃过了?那要往前就往前,要往后就往后,干嘛站在她背后不言不语呀? “我守着你,就好!”楚初礼目光锁在她清纯无匹的脸上,声音沙哑,眸底带着愧疚、深情等各种情愫。 “守着我?”青凌挑眉,围着他转了两圈,摸着下巴思索,“你长的不错,身材也不错,不过,你守着我干嘛?找不到女人么?” 她很奇怪,这样妖孽长相又冷冷酷酷的男人,应该很招人喜欢呀,怎么这个男人那么没女人,看着自己眼冒绿光呢? “我女人是你!”楚初礼骤然扣住她的手腕,眸底痛苦一览无遗,“青凌,我爱你,我爱你,你懂吗?” “爱??”墨镜因为他骤然的动作滑到鼻尖,美丽的大眼睛闪过迷离,青凌挑眉,“什么是爱?” “青凌,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好不好?”楚初礼伸手拿掉她的墨镜,长臂一伸,把她霸道揽在怀里,声音满含痛苦。 “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宝贝,我不求你原谅我,我只求,你不要不理我,不要假装不认识我,不要让我看不到你,好不好?” “奇哉怪也,我以前认识你吗?”青凌惊讶,嗅着他身上有些熟悉的味道,美丽的眸子闪过迷茫。 这个男人的怀抱好熟悉,气味也好熟悉,他心痛的声音竟然让她有些心酸,她很讨厌这个感觉,严格上来说,是排斥这种感觉的。 听到她这么说,楚初礼稍微退离她,凝视她美丽的眸子,企图从那里看出她在说谎,可是他失望了,那双迷离的眸子淡定宛如静湖水,平静无波。 看着她性感的红唇,白皙的脖颈,丰满的双峰,楚初礼喉结饥渴下滑,自从伤了她之后,他好久好久没有这么仔细看过她了。 红润的脸蛋,肌肤嫩滑,一双美丽的眸子水汪汪的,顾盼神飞,给她凭空增添了三分灵气。 挺翘的鼻梁,镶嵌在她脸蛋正中,鼻翼随着呼吸晃动,迷离了他幽暗的黑眸。 性感的薄唇水润潋滟,垂涎欲滴,黑发因为刚才跳舞而汗湿,几缕发丝调皮的在她唇角来回晃动,性感、迷人又有三分狂野,深深吸引他那颗冰冷的心! 看着这个早已烙印在他心底的容颜,楚初礼突然感觉浑身燥热,身上所有的热情都冲往某一个地方,低头,难耐渴望的想要吻上她的唇。 青凌眨眼,眼前的男人好养眼,睿智的眸子,妖孽又棱角分明的脸庞,性感的薄唇,周身弥漫着邪魅的气息,和她欣赏的那类型的男人差不多。 被他那双深情有带着愧疚的眸子迷惑,她缓缓闭上美丽的眼睛,呼吸顿时有些不稳。 “姐……”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呼吸声和心跳声清晰可辨,当楚初礼的唇正要碰到她红润樱唇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青凌骤然醒悟过来,一把推开楚初礼,倒退三步。 利眸冰冷扫向开口破坏他好事的西门冰雪,楚初礼眸底带着冷厉杀气和不满,眼看就能再次碰到青凌的唇,却被她留痕破坏,他能不生气吗? “我……我……”西门冰雪嘴巴张了张,想要解释,却发现不知道怎么开口。 远远就看到他们在一起,以为在争吵,所以才跑过来,谁知道他们在这里风花雪月啊?如果知道,打死她,她也不来啊。 “时间不早了,回去吧。”青凌深呼吸让自己保持从容淡定面容,率先走向停车子的地方。 …… “时间不早了,你们玩了一天,早点休息,没事不要上楼打扰我!”开车几乎是一路狂奔到别墅,青凌冷冷丢下这么一句在空中飞扬,人已经上楼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楚初礼扭头,冰冷的眸子射向西门冰雪,不悦显而易见。 “大哥,小雨不是故意的,她不知道你和大嫂……”石破天凝眉,看到自家大哥杀人灭口的目光,赶紧将妻子护在背后,平平淡淡的诉说着一项事实。 “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如果是故意的,她不会自己开车回来。”冷哼一声,楚初礼脱下身上短袖衬衫,走向青凌给他安排的房间。 “石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西门冰雪杏眼闪烁着委屈,她真的不知道啊,如果知道,打死她也不敢去破坏啊。 姐以前那么爱楚初礼,被楚初礼伤害之后,留下一张非常霸气的休书和司徒野一起离开,从她三番两次想要杀楚初礼却下不去手,西门冰雪知道,青凌依然爱着楚初礼,只是过不去心中的那个坎! 孩子已经失去,无法挽回,他们夫妻都还年轻,若想再要孩子,也不是难事。 只是,青凌最恨的,她和月琳都知道,是楚初礼的不信任,是楚初礼对她的爱的怀疑。 “和你无关,大哥会想开的。”石破天搂紧妻子,笨拙的开口,安慰着怀里有些愧疚的女人。 “是啊,小雨,如果他连这么点挫折都受不了的话,他就不是渊王楚初礼,他也更不会得到青凌的爱。”何月琳愤愤不平。 青凌有多爱楚初礼,她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在缘离王朝的时候,青凌一次又一次的帮楚初礼度过难关,一次又一次的奋不顾身,换来的却是他送给她的两颗子弹,想想她就为青凌抱不平。 青凌离开之后,他才恍然大悟,知道青凌为他付出那么多之后,他难受自责,找了铁玄机帮忙,他们终于来到这里,面对的却是如今的青凌,他心里一定很痛苦。 如果这样他都受不了的话,他还怎么过青凌家人那一关?随便一个白家的人,那变态程度,都足够他喝一壶的了。 如果不心里强悍一些,他以后怎么过关斩将娶青凌?想要在这个世界娶青凌,比在缘离难得多! “心儿,不要说了。”柳留痕为自家大哥心痛,沉了声音,第一次对何月琳说重话,“心儿,大哥现在心里已经够难受的了,你就不要添油加醋了。” “我怎么添油加醋了?我说的是事实好不好?”何月琳冷哼,和青凌在一起时间长了,她有时候说话也有了青凌的冷硬霸气。 所谓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是这个道理,耳濡目染,她时而的霸气让柳留痕刮目相看。

返回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二十九章 没胆量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