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二十五章 我就在这

点点头,西门冰雪看一眼石破天,何月琳看一眼柳留痕,四人跟说好似得,不约而同跑向青凌说的地方——厨房! 看四人都走了,对面单人沙发上做的是妖孽的楚初礼,青凌眯眼,看着他们的打扮,放下电脑起身,走到自己刚才去的那个房间。 何月琳四人从厨房往外张望,看青凌离开,相视一眼,纷纷不解,她怎么走了? 刚要走过来,青凌手里拿着几件衣服再次走出来,扔在宽敞的沙发上,声音很淡,“不要在厨房装了,我知道,你们都会煮饭,不过我那小厨房,装不下你们那么多人,出来先把衣服换上。” 看一眼厨房那里探头探脑的几人,青凌扬了扬手里的剪刀,“穿着那些不伦不类的衣服,你们不累吗?还有,你们两个,把他们的头发收拾一下!” “好的。”厨房中的四人相视一眼,走出厨房。 何月琳和西门冰雪一人挑选一套夏天的短装,顺便也帮身边的男人挑选了沙滩裤和背心,岛上天气比较热,他们若穿这样的宽袍大袖,会中暑的。 看着何月琳和西门冰雪一人拉一个到附近的房间换衣服,青凌不动声色的继续摆弄自己的电脑,对楚初礼的目光视若不见。 “……青凌,你不记得我了吗?”声音有些沙哑,楚初礼忐忑不安的看着如今的青凌,这样的青凌,和他在三绝山初见她的时候差不多,更多了一份冷漠。 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她开口,她说过,如果他真的伤她,再多的解释,再多的对不起都是虚假,因为她不需要,因为她是最骄傲的青凌! “我应该记得你吗?”青凌的声音很淡,拿出遥控器打开电视,过程中,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你应该恨我的,我宁愿你恨我,我也不愿你不记得我,青凌,我们从头开始,好吗?”楚初礼知道柳留痕和石破天在这个时候不会出来打扰,小心翼翼坐在青凌旁边,看着她的幽暗漆黑眸子,带着歉疚。 电视里演着很狗血的八点档,青凌目不转睛,似乎没看到他,又似乎没听到他的话,半晌,冷淡开口,“我很好奇,我今天和你只是第一次见面,你说什么恨?你希望我恨你吗?” 美丽的眸子看着面前精致妖孽的男子,男子眼底带着歉意、痛苦等各种情愫,她讶异挑眉,男人的眼底,怎么可以有这么多表情? 看着这样的楚初礼,青凌脑海中有些熟悉的画面闪过,她想要捕捉又捕捉不到,突然,脑海中闪过另外一个妖孽男子狭长丹凤眼里的深情厚谊,她唇角勾起,心情顿好。 “如果和形同陌路相比,青凌,我宁愿你恨我。”楚初礼迟疑伸手,把她的双手包裹在手心,这双手,他放开过一次,如果能再牵住她的手,他这次,死也不会放手了! “恨?你知道吗,有时候,恨一个人远远比爱一个人还要累,或者,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吗?”不着痕迹的把自己的双手抽出,青凌走到一旁挑了一件衬衫和一条长裤扔在他怀里,声音冷冷的。 “跟我来。”看到他不知所措的眼神,青凌叹口气,站起来,率先走向右边第三个紧闭的房门。 楚初礼站起来,紧随着她的脚步进入房间,期待的眸子不离她的背影,妖孽的脸上带着悔恨! 曾经有人说过,这世上衣服破了可以修补,鞋子破了可以换心的,唯独人的心,尤其是女人的心,一旦伤了,想要挽回,就更难了。 告诉楚初礼怎么穿那些衣服之后,青凌没给他开口的机会,打开房门走出去。 房门刚刚关上,青凌眸底流露出异样神色,靠着墙壁支撑自己的力量,好一会儿才缓过神,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已经是淡定从容。 …… “姐,你的电话!”换好衣服,将三个男人的头发一剪刀咔嚓之后,青凌上楼换衣服,说等下出去玩,何月琳和西门冰雪跑去厨房下面吃。 面刚刚端上来,青凌还没下楼,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看了看那黑色的手机,月琳抬头,对着楼上叫青凌。 “来了……”青凌的身影出现在二楼,白色的衬衫,白色的短裤,白色的球鞋,黑发披散飞扬,完美的打扮让楚初礼直了眼睛。 看到那震动的手机,她眼底晕开淡淡笑意,扶着二楼的栏杆,纵身跃下,稳稳落在地上,几乎是飞跑到茶几旁,接起手机,整个过程不过三十秒时间, 楼下的三男两女显然被她吓着了,面挂在嘴边,却忘记了拒绝。 “Hello,我是青凌!”青凌的声音很欢快,完美的面瘫式微笑挂在她清纯无匹的脸上! 抿唇,楚初礼低头,嘴里的面突然毫无味道,再也没有胃口吃饭,看到青凌,他心痛如绞,看到这样潇洒的她,他难过自责! 看一眼自家大哥,柳留痕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耳语几句,楚初礼抿唇,勉强挑起面条,食不知味! “爹地,怎么这个时候找我?”青凌很开心,声音里真正的喜悦带动她欢快的身影,一边接电话,她一边道酒柜那边拿出一瓶红酒,打开,给自己倒一杯,慢慢的品着! “我知道你这个时候晨练要回来了,怎么样?身体还好吗?”白空元也很开心,宝贝女儿开心,就是他的开心! “爹地,我没事的,你不要太担心,对了,告诉白二少,那50亿英镑我留下了,让他出入小心哦。” “你这丫头,还那么财迷,我会告诉那小子,你也注意身体,对了,巴黎的时装展,你会过去吧?” “我还没考虑好……” “去吧,你是我们帝豪的明星,是国际知名的设计师和模特,你如果不去,我们帝豪会黯然失色的,顺便去拍卖会看一下,你妈咪看中了一款埃及王后戴过的胸针,你给带回来!” “嗯?哦,好的!”对白空元,青凌几乎是有求必应,这也和白空元对她的有求必应有异曲同工之妙,足以说明这父女之间的感情极好。 “再过三个月,就是十年之约,你准备怎么过?”白空元最关心的是这个。 白青凌对日本的恨,身为她的父亲,他心知肚明,不想自己的女儿被仇恨蒙蔽双眼,他叹口气,开导自己的宝贝女儿。 “宝贝儿,爹地知道你的心思,十年了,十年之约你一直在等,九年前,没人怪你,你大嫂那孩子没保住,是那孩子和我们白家无缘,你不要再自责了,知道吗?” 女儿的心结白四少一直很清楚,不开口并不代表不知道,不开口只是不想自己的女儿自责,这几年来,她一直不好过,心里压着那件事,他身为父亲,能做的,只有开导自己的女儿,努力让她过得快乐。 “爹地,我有分寸。”沉吟许久,青凌掐断电话,眸底流露出愤恨,摩挲着右手手腕的手表,沉默! “姐……”等三个男人都吃饱了,何月琳收拾碗筷去厨房洗,西门冰雪逮到机会,坐在青凌身边,欲言又止! “什么事?”青凌看着自己喜欢的泡沫剧,一边品尝着顶级的红酒,一边开口。 “姐,你真的忘记过去这一年多发生的事情了吗?”西门冰雪问的小心翼翼,生怕挑起她的仇恨。 那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他们都心知肚明,青凌心里的仇恨,她也心知肚明,就因为这样,青凌离开,对心爱的男人恨入骨髓。 “一年多?”青凌凝眉,似乎在沉思,晃着手里的红酒,最后俨然一笑,“忘记又如何?记得又如何?小雨,如今你和月琳过的幸福,我也就放心了。” “姐,那你的幸福呢?你真的那么恨吗?”从厨房出来,何月琳一边擦手,一边看青凌和楚初礼脸色。 楚初礼的脸色很不好看,期待的目光一直不离青凌脸蛋,可惜青凌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赏给她。 青凌唇角始终挂着淡淡笑意,看她出来,摇头,“月琳,我不喜欢恨人,那样很累。” “姐……”何月琳坐下,看着如今看起来很快乐的青凌,桃花眼闪过心痛。 为了她的幸福,为了小雨的幸福,青凌付出了好多,可是她们又为青凌做了什么呢? 青凌受伤的时候,她们却在怀疑,青凌中毒的时候,她们在狂欢,她们真不配做青凌的姐妹。 杯中红酒一饮而尽,青凌斜靠在单人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看着电视里播出的新《封神榜》,半晌,幽幽开口。 “月琳,小雨,你们想要见见你们一直牵挂的人吗?” “妈妈……” “奶奶……” 闻言,何月琳和西门冰雪双双看向青凌,眸底沾染了希夷,青凌回来的时候,有对她们姐妹承诺,会照顾好她们的亲人。 一年多不见了,她们,还好吗? “岛上天气热,晚上才会凉爽一些,你们刚来到这里,先去休息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看两个丫头神色也知道她们心里的想法,青凌却恶趣味的保持神秘感,丢下一句话,打开门走了出去。 房门打开,一股燥热的风吹进来,五人忍不住额头冒汗,外面还真好热呢。

返回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二十五章 我就在这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