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二十章 探讨问题

说什么天才,说什么智商,都是假的,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失去了所有,身中剧毒无法医治,回到自己的世界,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不要走,你走了,天上地下,我一定要找到你,一定要!”楚初礼靠着跑过去的柳留痕的支撑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那个带给他幸福和爱情的女人。 “时间到了,司徒,我们走。”冷冷一扫眼底带着悔恨的妖孽男子,青凌冷笑,抓住司徒野的手,纵身跳入那漩涡,从三绝山那山崖落下! “不……”楚初礼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吼,不顾自己浑身血污,纵身扑过去,却只来得抓住青凌腰间飘舞的手帕,眼睁睁的看着她拉着司徒野的手,走向漩涡,跳下悬崖,从此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 再也支撑不住的他,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吓坏了的柳留痕赶紧叫来石破天,一直安静不语的荷菲花上前探他鼻息,之后冷冷开口,“死不了,青凌用的枪是特质的,子弹上都带着麻醉药,他昏倒一半是因为麻醉药,一半是因为受了刺激。” “那初礼的伤,我记得青凌说过,这东西,只有她能取出来。”楚缘离看着楚初礼双腿和右臂流血的伤口凝眉。 白青凌,你可真下得去手,初礼是你最爱的人,你还真狠得下心! “你似乎忘记了,青凌知道的,我都知道,她会的,我多少也会一点。”荷菲花冷冷一哼,这两兄弟,她提起来就生气。 青凌被诬陷的时候,她在深宫不知道,直到那日青凌浑身血污的来找自己,自己才知道发生了什么,楚缘离,你他妈的太混蛋了。 “那还不帮初礼医治?”楚缘离有些着急,兄弟多年,自己的弟弟如此模样,他心里自然也不好受。 “你们两个,抬着渊王下山,到山脚下,我找东西给他取子弹。”荷菲花手指霸气的一指柳留痕和石破天。 柳留痕和石破天相视一眼,点点头,石破天弯腰,柳留痕把昏迷不醒的楚初礼放在是他背上,背负下山。 …… 一个月后 “大哥,你再不吃不喝,铁打的身子也会熬垮的。”渊王府,柳留痕苦口婆心的劝着面前一身黑衣的邪魅男子。 男子转过身,胡子拉碴,眼窝深陷,脸上颚骨凸起,瘦弱的厉害,双眸灰蒙蒙的,黯淡无光。 是的,失去了青凌的楚初礼,如今就是行尸走肉,再也不复当年的意气风发! 冷冷看着柳留痕不语,楚初礼摩挲右臂的伤疤,这是他的宝贝留给他的,如今,却成了他思念她的工具和慰藉,这是多么讽刺的事情啊? “大哥……”看楚初礼不开口,柳留痕正要说些什么,一个声音骤然插入,柳留痕挑眉,看向走进来的石破天。 眉毛一掀,看向冰冷的石破天,楚初礼似乎在询问什么事?又似乎毫无兴趣,如今,除了青凌的消息能够挑起他的情绪,什么都不能让他动容了。 “大哥,皇上和皇后娘娘来了,皇后娘娘说,她有一个办法让你见到大嫂。”石破天的声音冷冰冰的,不带任何表情。 “……去看看……”抿唇,楚初礼反应过来,抬脚走出书房,目光扫到书房里那安静、一尘不染的宽敞躺椅,眸底闪过伤痛。 在这躺椅上,他曾经和青凌度过美好的时光,如今却物是人非,佳人不在,让他如何能不心痛? “楚初礼,我知道,这个消息对你来说,可能会让你更加心痛,更加悔恨,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荷菲花好看的眉头皱起来,看着楚初礼,目光不带一丝温度。 这个男人,自己原先以为青凌跟着他会幸福,他那么爱青凌,可谁知道,在流言蜚语面前,他还是妥协了,在外人传言青凌杀太后的时候,他动摇了。 甚至在众人指责的时候,他竟然对他最爱的青凌动手了,用的还是青凌教给他的枪法,用的还是青凌的手枪,听青凌说这件事的时候,她差点冲出去帮青凌报仇,为了青凌,她忍住了。 如今,面对楚初礼,她是没有一点好脸色。 “什么事?”沉默许久,几乎一个月没有开口说过话的楚初礼终于开口,声音有些沙哑,摩挲手里的瓷盏,他眸底闪过思念。 这瓷盏,是青凌挑选的,说喜欢上面简单的花纹,如今杯子还在,它的主人,又在何方? “青凌她……流产了!”艰难的吐出这三个字,荷菲花心中如释重负。 扭头,看向花园中开满的红色曼珠沙华,她眸底闪过思念,青凌,我的青凌,如果知道你来这里会受这么多的苦,我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再见你了! 青凌,我骄傲的青凌,如此的伤害,如此的折磨,你怎么支撑下去的?青凌,我最在乎的青凌。 “什么?”对楚初礼来说,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他陡的跳将起来,漆黑的眸子闪过灼灼寒光,双唇哆嗦,有些难以置信。 青凌流产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他怎么不知道? “青凌流产了,就在她从你家的地牢里出来的时候,她气愤过度,孩子,没保住!”荷菲花垂眸,眸底闪过报复的快感。 楚初礼,你伤害了青凌,还亲手杀掉了你和青凌的孩子,青凌让我不要告诉你,我怎么能不告诉你?我要你日夜被良心谴责,被自己折磨! “不……不可能……”楚初礼几乎是绝望的嘶吼,难怪,难怪青凌那么决绝的离开,那孩子……那孩子是她心中永远的痛啊…… “是真的,她不让我告诉你,我来告诉你,只是想要你知道,为了你,她做了什么!”荷菲花叹息,修长的手指抚摸手中的瓷盏,最后幽幽开口。 “楚初礼,你很爱青凌吗?” “你不是废话吗?”楚初礼怒,眸底血红,想到青凌的恨,想到他那个没有缘分的孩子,他就悔恨的想要杀掉自己! 痛苦,从心底逐渐蔓延,到四肢百骸,他的世界轰然倒塌,所有的支撑刹那间全部消失,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青凌有了他的孩子,他却亲手伤害了那个孩子。 他记得,自己逼问青凌的那天,亲手将子弹射在她的小腹上,那里,有他和她的孩子,她那痛苦的眼神,绝望的表情,如今全部涌入脑海,他痛苦的蹲下身子,双手插入黑发。 青凌,我的宝贝,为何你不给我解释?你怎么不解释啊?青凌,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有了我们的孩子?你为何不说?你如果说了,我就是伤害自己,我也不舍得伤害你,伤害我们的孩子啊! 青凌,青凌,我的青凌! “这次,我给你带来了一个人,可以让你到青凌的身边去,不过……” “不过什么?”听到可以到青凌的身边,楚初礼抬头,眸底一片氤氲,泪水,夺眶而出。 为自己,为青凌,为他们那个没出世就被他亲手杀死的孩子。 “月琳,小雨,你们想要回家吗?”没有回答他的话,荷菲花看向一旁忧心忡忡的月琳和西门冰雪。 “想!”相视一眼,两姐妹不约而同的点头,自从青凌离开之后,她们感觉,这渊王府一片死寂,气氛压抑得她们几乎喘不过气来,如果能回到自己的时代,她们自然是求之不得。 “那好,你们跟我来吧!”看一眼楚初礼五人,荷菲花起身,带着他们走向另外一段人生。 回到现代的青凌生活很惬意,她给司徒野办了各种身份证明和护照,带着他四处跑,吃好吃的,玩好玩的。 不出一个月的时间,司徒野已经习惯了现代的生活,青凌带着司徒野去了一趟伦敦,之后两人乘坐专机回到F市,过她喜爱的、潇洒如风的生活。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只为……”手机铃声响起,坐在沙发上的青凌抬眸,放下电脑,食指一点手机屏幕,一个男子的头像在上面晃动,她眼底晕开淡淡笑意。 “爹地,什么事呀?” “宝贝儿,你二哥被人出50亿英镑的花红,你有没有兴趣?”白空元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幸灾乐祸,好像那被人拿钱买人头的不是自己的儿子一般! “爹地,请原谅我打击你一下,这生意已经有一个人接了,不过,不是宝贝儿我。”青凌一边喝果汁,一边玩游戏,一边说话,一心三用,根本不影响效率。 “是谁那么大嘴巴?能吃下这么多?”白空元有些惊讶,敢接这宗杀人生意的,国际上,除了血蝶,还有别人? “此人名叫李妍,今年三十二岁,代号苍狼,祖籍东北,家里无父无母,五年前崛起杀手界,在短短几年时间,跻身国际杀手前三名,是一个很神秘的男人呢。”青凌抿一口果汁,淡淡开口。 这时候,客厅旁边的一个房间打开,一个妖孽的男子穿着麻灰色的睡袍,一边用蓝色毛巾擦拭着头发走出来,他狭长的丹凤眼流光溢彩,看到沙发上的女子,唇角勾起愉悦笑意。

返回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二十章 探讨问题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