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十九章 愿望

这几个月他亲眼看着自己在乎的女子被那个妖孽冰冷又嗜血的男人伤害,亲眼看着她为那个男人做了那么多事情,知道她并不是杀害太后的人,也知道她根本不屑也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在青凌被楚初礼囚禁并伤害之后,他第二个赶到她身边,陪伴她许久,直到她伤势痊愈,离开缘离的京城。 “我不是要等,我只是……”叹口气,青凌不知道说些什么,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多愁善感的细胞。 “青凌,走吧。”看那漩涡越来越深,四周开始刮起诡异的大风,司徒野连忙收拾了她带来的背包,走到她身边。 “是啊,走吧。”青凌叹口气,缓缓走向那巨大的漩涡,那里,才是她的家,那里,才有最关心她的人。 “不要,青凌,不要走……”两人正要踏入漩涡,一道急促又带着悔恨的声音传来,青凌不但没停下,反而走得更快了。 “放手!”刚要踏入那漩涡,青凌就落入一个她再熟悉也不过的怀抱,怒,手肘往后狠狠一撞,声音冷硬如冰。 “不,我不放手,我错了,青凌,不要走……”楚初礼不顾楚缘离众人都在身边,死死扣住她的腰,任凭她如何挣脱,也不放手。 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已经让他误会了她,她也遍体鳞伤,如果这个时候让她离开,那什么时候,他还能再见到她? “松手,不然我动手了!”青凌的声音冰冷宛如十二月的寒风,闭上眼睛,任由伤心的泪水滑落。 这几个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们之间,也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太多的伤害,他们之间,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不放,死也不放,你杀了我,我也不放手……”楚初礼声音阴霾,感觉到她的心痛,他的心痛比她痛苦百倍。 他误会了她,伤害了她,她说过,若他真的伤害她,她就让自己后悔莫及,可是青凌,我后悔了,我已经后悔了,你不要走,不要。 没有你,你让我怎么活下去,没有你,你让我如何度过那漫漫长夜? 冷哼一声,不再说话,现在,她感觉和这个男人说一句话,她心里的恨便多一分,眉心一压,全身力量凝聚在双臂,陡然双臂一震,挣脱他的钳制。 青凌冷冷转身,擦掉眼角泪水,闷不吭声的攻向她曾经最爱的男人。 拳头握紧,每一拳每一脚都带动风声,青凌的攻击力一直是很强悍的,楚初礼不敢硬接,更不舍得还手,只有靠着轻功闪避。 “哼,你不还手不要紧,我能杀得了你就对了!”青凌声音阴霾带着浓浓恨意,双腿飞起,一脚直接踹楚初礼右腿。 楚初礼躲闪不及,被她踹在腿弯,疼得皱眉,他却不管不顾,只看着她充满恨意的脸庞,眸底带着悔恨,带着乞求,带着浓浓的歉意。 看他不闪不避的准备迎接自己的拳头,青凌冷哼一声,一拳狠狠砸在他肩膀,右手飞起,一巴掌狠狠落在他脸上,声音阴霾。 “楚初礼,算我白青凌瞎了眼,居然会爱上你这样的男人,这一巴掌,我们之间,恩断义绝。” “不……”楚初礼摇头,被她的拳头打得倒退两步,左脸顿时红肿起来,他却不管不顾,只看着她的脸,双唇颤抖,说不出话来。 弯腰,一个扫堂腿直接扫向悔恨看着自己的男子,青凌的右腿带着凌厉的风声,这一脚,她替她那没有缘分的孩子还给这个不合格的男人,这个不值得自己爱的男人。 楚初礼纵身跃起,避开她带着凌厉风声的弹腿,双掌一错,好吧,他的青凌如今想要发泄,他就陪她发泄发泄吧。 “楚初礼,你个忘恩负义的畜生,你见利忘义,你忘恩负义,你狼心狗肺……”青凌一边骂,一边出手,双拳双腿都带着凌厉的风声。 “青凌,时间不多了!”看着那漩涡越来越大,司徒野忍不住高呼,提醒青凌不要恋战,不然,唯一去她那个时代的机会也就没有了。 那个智善大师和青凌说过,这样的现象六十年才能有一次,这次若不离开,想要离开,就要等到六十年后了。 “我知道!”青凌声音冰冷,看也不看随后跟来的楚缘离、荷菲花和柳留痕夫妇、石破天夫妇,陡然飞快拔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楚初礼。 “楚初礼,这是你给我的两枪,我还给你,从今往后,我们没拖没欠,再无瓜葛!”咬牙,狠心扣动扳机。 楚初礼闭上漆黑的幽眸,痛苦的泪水终于滑落,再也回不去了,他和他的宝贝,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既然这样,那就让她杀了他吧。 能死在心爱的女人手里,他死也瞑目了,这一生,他爱过恨过,也等待过,拥有过,又失去了,这一生,他无憾了。 “嗯!”右腿传来疼痛,他凝眉,闷哼睁开漆黑的眸子,看着满含恨意的青凌,眼底闪过不解。 她杀人,不都是一枪毙命吗?不都是直接射对方眉心吗?这次为何,她的枪口对准的是自己的右腿? “砰”枪声再次响起,楚初礼的左腿也开始麻木,他额头汗水不住滑落,身形摇晃,最终没有支持住,跌坐在地。 “大哥……”柳留痕和石破天看到,有些担忧的想要过去,却被他们的妻子拉住手臂,纷纷摇头。 楚初礼也一个眼神制止他们,冷冷开口,“不要过来,就算是她杀了我,你们也不要管,我死有余辜,我亲手伤害她,都是我的错,她说的对,我不值得她来爱!” “楚初礼,刚才这两枪是我还给你的,还有一枪,我要你的命,不要问我为什么,你到阎罗王那里去问吧。”声音冰冷,青凌眸底闪过寒意。 楚初礼,你想要知道原因,那你就去阎王那里问我们那个没有出世的孩子去吧,我要你,为我的孩子偿命。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楚初礼的眉心,修长的手指缓缓扣动扳机,眼看落下,此时…… “住手……”一个苍老又带着威严的声音传来,青凌手一抖,枪口一片,子弹射在楚初礼右臂上,抬眸看向发出声音的女子。 女子一身湖水色的衣衫,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眉眼间和楚初礼、楚缘离两兄弟有些相似,颤巍巍的由一个粉红色衣衫的少女搀扶着走过来。 “母后?”这下,不但是楚初礼,就连楚缘离也惊讶的长大嘴巴,看着那女子,半晌说不出话来。 “青凌,他好歹是你最爱的人,你这一枪如果货真价实了,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女子开口,看向青凌,眼底带了泪花。 青凌不语,手腕翻转,黑色的手枪消失在手心,她负手而立,白色的风衣随风飘舞,看着湖光山色,似乎陷入沉思。 “母后,您没死?”楚缘离反应过来,上前搀扶那头发花白的女子—缘离王朝的太后。 “我没死,想要杀我的不是青凌,是初礼府里那个和青凌非常相似的女人,她是司徒家的人,是青凌救的我!”太后有些苍老的眼底闪烁着泪花。 风吹过,满山的野花随风点头,碧草如茵,参天的古树洒下一地阴凉,给人们带来凉爽。 “什么?母后,您说,伤害您的是如烟?”楚初礼再也忍不住惊呼,看向青凌,眼底悔恨越发的沉重了。 原本皇嫂告诉自己,青凌很伤心的时候,自己已经意识到可能错怪了青凌,到青凌留书离开,他终于意识到,别人的说法都没用,自己已经不能失去这个女人。 急匆匆赶来,却看到她要离开,如今伤害已经造成,他还能乞求她的原谅吗? “是啊,一直都是如烟,不是青凌,我不告诉你们,是不想你们因为此事分心,寒儿,母后本来相信你不会误会青凌,可是想不到,你……”太后摇头,千言万语都化成一声叹息。 伤害已经造成,青凌是中间受伤最严重的一个,她,还能回到自己那个骄傲的儿子身边吗? “青凌,我求你,不要走!不要……”楚初礼强撑着看青凌,咬牙让自己保持清醒。 青凌的枪法一直很准,两枪都射在自己双腿的要害,不会致命,却会让人疼痛难忍,失去意识。 右臂麻痹的厉害,意识有些涣散,他咬破舌尖,不让自己晕倒,自己晕倒了,青凌要离开,就更加无人阻止得了她了。 “不要?楚初礼,我们之间并没有那么深厚的感情,所谓的山盟海誓都是虚无,所谓的天长地久都是谎言,我们之间的信任,少得可怜,再相处下去,只能让彼此受伤,倒不如现在放手!”心死神伤的青凌没有了伤人的心思,走向司徒野。 “不,不要走……”楚初礼看她越来越接近那个漩涡,左臂支着身子,缓缓往前挪动,企图阻止她离开。 这个时候,什么骄傲,什么面子都没了,他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不要让青凌离开,离开了,他们就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我说过,当你真的伤我的时候,所有的对不起,都是苍白的!”青凌闭上眼睛,手微微颤抖,心痛从心底蔓延,直至四肢百骸。 他如此伤她,她却依然下不了手杀了他,她真是全世界最傻的傻瓜,最笨的笨蛋。

返回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十九章 愿望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