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十七章 趣事

父女俩的话一字不漏的落在众人耳中,那些提心吊胆的大臣这才露出笑容,放下心来。 王妃果然聪慧,一支舞,一双手,一句话,赢了这场比赛,还化解了一场极有可能出现的干戈,真是一个聪明伶俐,值得王爷深爱的女子。 而楚初礼,则是抱着青凌大踏步走向看台,霸道把她禁锢在自己怀里,听着楚缘离随后和李铁山寒暄,敲定他们父女离开的时间。 这些事情,他一点也不关心,相比较之下,他比较喜欢看青凌跳舞,如果在风沙堡她跳过的那个性感火辣的舞蹈回房之后,她穿着轻薄的纱衣跳给自己看的话,那该是如何香艳的画面? 脑海里想着这个画面,他开始幻想青凌穿着雪白的纱衣跳性感火辣舞蹈的画面,顿时,哗啦啦的黄色废料充斥他素来精明的脑袋。 不用看也知道他在想什么,青凌拢紧身上衣服,看向荷菲花她们三个。 “姐,皇后娘娘说你和韩庚吃过饭,是真的还是假的啊?”西门冰雪八卦的凑过来,也不怕楚初礼发飙。 杏眼四处看呀看的,对这里的布置很不感冒,她更偏爱欧式的房屋,这样四合院似得布局,让她感觉这里好像是一个金丝鸟被困在这个金丝笼里面,永远看不到外面的天地。 “真的啊,当初她和我一起去的,怎么了?”青凌点头,满不在乎。 和韩庚吃饭算什么?她还和他贴身跳过热舞呢,自己收放自如的舞蹈也是从他身上学的,有必要这么好奇么? “哇,姐,你好幸福哦,和男神吃过饭,那你见过焦恩俊吗?当年他可是被称为中国第一美男的耶。”西门冰雪杏眼冒出小星星,一脸花痴样。 脑海里闪过小李飞刀的潇洒,二郎真君的霸气,她的鼻血差点华丽丽飞喷。 “见过啊,电视上。”青凌点头,决定不再说这些事情,聪明转移话题,“我说,小雨,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 “姐,你家世那么好,你一定见过他的,对不对?”何月琳也八卦的凑过来,忽闪着水润潋滟的桃花眼,一脸痴迷。 男神耶,焦恩俊是她的男神有木有?帅呆了,酷毙了有木有? “她不止是见过,还和人家接过吻呢,你就听她骗你没见过吧。”荷菲花想也不想的爆料青凌以前追美男的事情,“你们不知道,她以前追男人,有多无赖。” “有多无赖啊?”桃花眼和杏眼闪烁着求知欲,一起看着荷菲花,大眼睛忽闪,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 “不准说……”青凌突然怒了,一脚踹过去,荷菲花连忙一跳,她的脚落空,立刻恶狠狠的威胁她,“菲花,你如果敢说,我就把你以前不为人知的糗事全部抖出来,你信不信 “哈哈,这件事情其实挺好玩的,你干嘛不让我说吗?”荷菲花打哈哈,美如蝶羽的大眼睛闪过心虚。 以前跟着青凌这色女,她也没少调戏美男,甚至勾引美男,如果被楚缘离那种马知道了,晚上不知道怎么折腾自己呢。 刚才自己叉腰吼了他一嗓子,估计那小气的男人已经暗暗的记了自己一笔了,如果再来一笔,她未来三天都别想下床了,不行,不行,不能说了。 咬唇,郁闷的看着青凌,呜呜,怎么青凌能这么肯定自己不会说呢? 丫的,从小到大,她都是被欺负的那个,一直都被青凌吃得死死的,太坏了。 “什么?青凌和焦恩俊接过吻?真的假的?”何月琳可爱捂脸,惊呼,一脸心碎了的表情。 接吻?青凌和焦恩俊?这……有点天雷,这些明星那么耀眼,青凌怎么勾搭上的?她,很好奇耶。 “没有,你听她瞎说。”青凌脸上闪过不自在,摆手,已经心虚的不敢抬头,怕看到某男气得发黑的脸。 “可是我明明看到……”荷菲花弱弱开口,接触到她警告的眸子,这才做乖乖状,双手捧心装林黛玉。 “错位,知道什么是错位不?那样的花边八卦你也信,真是的。”青凌不屑一笑,那些陈年旧事,提起来做什么? 她以前是好色风流不错,追男七十二计一样不少,不过,她玩得也没有怎么过火,能提起来的糗事却不少,提它做什么呢? “好吧,我错了,不过你当初追着顾曼叔叔满世界乱跑的事情,我可是亲眼所见,你不能抵赖啊。”荷菲花想到了青凌以前的战绩,笑得合不拢嘴。 那时候,青凌才十五岁,追着顾曼满世界跑,算准美人出浴,故意摔一跤,滑到的事情出现过N+1次还多。 故意抓一些癞蛤蟆、毒蛇之类的藏在自己被窝里,就等着晚上尖叫,然后好调戏美人。 再不然就是比基尼上阵,就差真空上阵调戏美人了,可惜顾曼虽然疼爱她,对她的追求却是避之不及,一次比一次跑得快。 最后青凌逗了他半年多,才没了兴趣,跑去执行任务,顺便参加巴黎的服装展。 追求顾曼的事情这才不了了之,因为这件事情,她也是越挫越勇,夜阑不知道给白空元告了多少次状,她却依然固我。 白空元、白青赐他们宠爱她,对她的作风不但不制止,反而大力支持,让夜阑和顾曼哭笑不得。 所谓的女儿奴、妹妹奴,说的就是他们父子了。 “不过,我也被顾叔叔毒了好对次,幸好我不怕毒,顾叔叔也疼我,这才没事。”青凌嘻嘻一笑,回头看楚堡主铁青的脸色,修长的手指风流划过他妖孽的脸庞,热情如火。 “初礼美人,又吃干醋了?八年前,我也这样追你的,别吃醋哈,别吃醋,你才是原配,嘿嘿……” “噗……”何月琳和西门冰雪忍不住吐血倒地,半晌没起来。 荷菲花唇角抽搐,青凌这极品…… 青凌这论调,让她们能接受才怪呢,瞎扯的能力,越来越厉害了。 这边几人瞎聊,楚缘离这边也和李铁山说完,伸手做了送客的动作。 李铁山带着李兰花和十八位武士还有那些侍从跪下磕头,起来之后带着他们离开,在驿馆居住了三日之后,向楚缘离辞行离开,两国订下永不犯境的合约,这些则是后话了。 …… “你们聊完了吗?”楚缘离笑呵呵回头,却看到荷菲花一连便秘的模样,惊讶挑眉,“菲花,怎么了?” “没事,青凌依然如八年前那般彪悍,真心受不了你。”指着青凌,荷菲花娇笑。 “没事,我又不嫁给你,不用你受得了我,我的妖妖美人受得了我就好了。”青凌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着露骨的话,一旁几人红了脸。 “皇兄,我先带青凌回王府,有事情再找我,这几日给留痕筹备成亲的事情,到时候还请皇兄到场。”楚初礼抱着青凌站起来,心中的怒火转化成浓浓的欲火,强力压着才没有把青凌给就地正法了。 “好,我会准备好礼物的。”楚缘离轻笑,点头,也不挽留。 皇宫和渊王府距离本来就不远,日后若有事,可以直接去王府找初礼,这很好,菲花以后也开心了,这,更好。 “我们也告辞了。”一人拉一个女人起来,柳留痕和石破天对楚缘离拱手,“皇上,有事到渊王府找我们兄弟。” 点点头,楚缘离垂眸看那坐着的荷菲花,唇角带了愉悦笑意,挥手,示意大家都离开。 “各位大人,先回去吧,如果有事,明日早朝再汇报不迟。”安公公尖细的声音传达着帝王的旨意。 官员们纷纷起身,带着自己的家眷离开,看着楚初礼离开的背影,有些羡慕,有些嫉妒,有些恨。 渊王本来就难对付,又来一个和他几乎同样级别的王妃,他们想要动摇缘离的根基,就更难了。 …… 西夏王离开之后,楚初礼和青凌挑选了一个好日子,给月琳和柳留痕举办仪式,他们已经在一起那么久,再不举办仪式,孩子都要生出来了。 青凌说这话的时候,目光还暧昧的在月琳肚子上转来转去,月琳红了一张娃娃脸。 西门冰雪送上衷心的祝福,看一眼默默无闻陪着自己的石破天,心里微微一动,咬唇不语。 这个男人,冷冽无情,对自己却很有耐心,那几个月昏迷不醒的照顾她很感激,却没有感情。 为了让青凌开心,为了让楚初礼放心,她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和石破天好好相处,试着开始。 西夏王走后,青凌和楚初礼之间的关系更上一层楼。 听了青凌那深情的言语,楚初礼对她的疼宠越来越多,几乎把她宠到天上去,床第间也更加的热情如火,每晚都让青凌在情深欲海里漂浮。 青凌身体也是牛人,当天晚上不管多累,第二天都早早醒来,不管楚初礼的劝阻,起来跑步,锻炼身体,顺便也拉着何月琳和西门冰雪。 天气越来越冷,对她的坚持很无奈的楚初礼只有把她压在床上,狠狠疼爱一番,让她没有力气外出。 这丫头,陪伴何月琳和西门冰雪的时间比陪伴她的时间还多,他这个做相公的,心理严重的不平衡,背着青凌,不知道吃了多少的飞醋,青凌却理也不理! 于是,我们的渊王爷,英明神武的楚堡主,开始闺怨了! 每天都用幽怨的眸子看着自己的爱妻,只要自己爱妻接触的人,不管男人或者女人,全部鄙视了个遍,为毛他们不去找他们心爱的人,干嘛要缠着自己心爱的青凌? 对于他的闺怨,青凌华丽丽的无视了个彻底,早上起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直接扯了他的腰牌,入宫见荷菲花去了。 知道她们两姐妹多年不见,想必有好多话要说,楚初礼看着她拿着自己腰牌入宫,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宠溺一笑,叮咛她主意安全,便起身去书房处理事情去了。 第一天,他在寒玉宫等了她半夜,没回来!没有她的日子,他孤枕难眠。 第二天,他在雷月宫等她到三更,依然没回来!没有她在怀中安睡,他一夜无眠。 第三天中午,那个女人依然没有回来,楚初礼等不下去了,手里账本扔给柳留痕,阴沉着脸带着东龙四人入宫去了。 …… 皇宫里,御书房。 袅袅茶香,两根雕龙柱子在守护者里面的天子,朱红色的大门紧闭,外面站着几个侍卫、太监,安公公则在御书房里面伺候。 楚缘离今天在御书房和几个心腹大臣商议如何把景王余孽找出来的事情,龙椅上端坐着天朝的帝王楚缘离。 下面两排太师椅上一左一右共坐了八位大臣,看官服,都是一品大员,更是楚缘离的亲信、心腹。 斜靠在龙椅上,楚缘离宛如寒冰的眸子冷冷扫过几个信任的文武大臣,声音里隐隐带着怒火,“你们有什么办法吗?” 上次在那个古城遇袭,已经查出来是景王余孽作乱,第一次不成,一定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的刺杀,为了菲花,为了炎日,他不能再让他们继续为恶。 “皇上,微臣觉得……”沉吟半晌,左边第一位的大臣站起来,踌躇开口,他有一双深邃的眸子,国字脸,身材矮小,但那双深邃的眸底闪烁着精光,看得出来是一个善于谋算的男人。 还没说完,外面已经传来声音,楚缘离坐正身子,挑眉,接着就看到御书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那御书房的大门也光荣的寿终正寝,躺在某个满脸不爽的男人脚下。 “初礼,早饭没吃啊?脸都饿青了?”看到楚初礼气势汹汹,满脸不爽的带着东龙等人进来,楚初礼忍不住笑了。 你小子,让你以前总酷酷的不理人,还甩脸色给我们看,这下,总算遇到对手了吧? “哼!”楚初礼冷哼一声,冰冷邪魅的黑眸一扫御书房众人,再次冷哼,“你很闲啊?什么事情让你为难?” 礼部侍郎、兵部侍郎、丞相、大将军等等,这个国家的顶梁柱都来了,发生了什么大事?他怎么不知道? 挑眉,冷眸落在御座上的楚缘离身上,冰冷吐出今天来的目的,“青凌去哪里了?” “我说臭小子,你的妻子你没有看好,我怎么知道她去哪里了?你又没有让我看着她!”楚缘离看着他着急的模样,幸灾乐祸。 “少废话,她入宫来找皇后玩的,她们两姐妹许久不见,我本来想让她们多聊聊,可是再聊天,她也不能三天不回家啊,太不乖了,她在哪里?我要带她回去。”楚初礼冷哼。 他和青凌,从成亲之后就没有分开过,他已经习惯了她在身边。乍然身边没有了她完美的笑颜,活跃的身影,他的心里感觉空落落的,仿佛少了很多东西。 尤其是到了晚上,孤枕难眠,辗转反侧,没有那个温热的怀抱,他竟然连续两天失眠到天亮,这不,没办法,自己只能赶到宫里接娘子来了。 “渊王这是闺怨了么?”楚缘离忍不住笑了,自己也憋屈啊,菲花这两天一直和那个白青凌在一起,自己去雪枫宫都吃了闭门羹,不知道两姐妹在聊些什么,竟然深夜还能听到她们的笑声! 转而想想,和菲花在一起的这八年来,菲花也就这几天才有那真正开心的笑容,这才压下心底不悦,摸摸鼻子,回自己的寝宫就寝去了。 “你才闺怨了!”毫不客气反击回去,楚初礼带着东龙四人转身就走,冷冷抛下一句话,“我去雪枫宫找人,你不去,如果我看到什么,不要怪我。” “喂喂,别去啊,等等我。”楚缘离一愣,连忙跳起来,对着几个心腹挥挥手,“你们先回去,有时间朕再找你们入宫。” 说完,一溜烟的带着安公公紧随上楚初礼的脚步,眸底带了担忧。 初礼那臭小子,发起火来不看人,他可没忘记当初在御花园,那臭小子差点掐死菲花的事情,事后想想,如果那臭小子再多用一分力的话,菲花有可能就命丧当场了,顿时有些后怕。 两兄弟一前一后,风风火火的走向雪枫宫,留下八个大臣在风中凌乱了,一阵风吹来,还带着点凉凉的秋意。 相视一笑,八人说说笑笑的离开皇宫,回家和夫人团聚去了,只留下几个侍卫在那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 “嘻嘻,青凌,我感觉这个好看一些。”刚进入雪枫宫,楚缘离和楚初礼就听到荷菲花兴奋的声音,两人相视一眼,留下东龙四人在外面守卫,走向雪枫宫深处,走向那发出声音的地方。 杜鹃花早已凋谢,只有那血红的曼珠沙华开着耀眼的花朵,衬着雪枫宫卧室窗外的芭蕉,总算给深秋增加了一些生气。 “菲花,我感觉这个不错,你看这姿势,嘿嘿……”青凌的笑声有些邪恶,楚缘离脸颊一抽,楚初礼眼角一跳,两兄弟相视一眼,纷纷加快脚步。 这两姐妹在讨论什么?还有姿势?这两个邪恶的女人,他们才几天不整治她们,他们已经要上天了么? “哈哈,青凌,你果然邪恶,不过,我喜欢这幅画,你看看,好看吗?”荷菲花笑声爽朗。 听到她开心笑声的楚缘离开始觉得,青凌来宫里玩是对的,至少,菲花的笑容多了很多,不过,三天是极限。 这几日夜夜宿在冰冷的寝宫,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啊。 “好看,这诗句,是你提的么?”青凌似乎发现了什么,接着笑个不停,“呵呵……呵呵,菲花,内容不错,你的字,怎么还是这么差?” 微微凝眉,楚缘离看一眼阴着脸的楚初礼,推开紧闭的房门,袅袅女子身上香气在房间萦绕,挥之不去。

返回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十七章 趣事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