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十章 你没有说

“好熟悉的步伐,这不是山本家族的酒醉连环步么?” “山本家族?这个时代的人,怎么可能会山本家族的步伐呢?太奇怪了吧?”荷菲花听到她说这个,倒抽一口凉气,美若蝶羽的大眼睛看着她,眼底带着不敢置信。 日本的山本家族,不是九年前差点被她们姐妹灭族的那个么?除了当年号称日本第二高手的山本龙一不在日本,其余无一幸免,西夏的人,怎么可能会这套步伐? 这,也太玄幻了吧? “有些相似,却又不是,喂,小心,用一字马、八卦步对付他。”青凌美丽的眸子闪过异色,看那蓝衣侍卫步步后退,开口提醒道。 “好耶,青凌,你好厉害……”看比武台上的侍卫听青凌的提醒,用九宫八卦的步伐围绕那大汉游走,顿时扭转局面,不但解除了自己的危机,还慢慢扳回一局,甚至凌然有赢此人的架势,荷菲花忍不住抱着青凌欢呼。 “不是我好厉害,是我和山本家族的人交手那么久,若还不了解他们,我可以滚回山继续学艺了。”青凌一笑,回抱荷菲花。 “好……”楚缘离看比武台上的侍卫步步紧逼,最后用连环步伐把那武士逼到武台一角,然后出拳将他打下武台,他忍不住鼓掌欢呼。 赞赏的眸子看向一身米色长衫的青凌,弟妹,好样的。 “佳佳,上!”似乎不满意被打败,李兰花将怒火转移到比武台上,吆喝。 比武台旁边椅子上坐着的大汉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比武台中央,庞大的身躯给对手无穷压力。 青凌唇角一个抽搐,和荷菲花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看向她们的夫君。 这比武台上的两人,块头差别也太大了啊,自己这方的只是一个身材中等的侍卫,对方却是人高马大的大块头,气势上,就先输给对方了。 楚初礼耸肩,站起身,到青凌跟前,看那比武台上的两人,声音淡淡的,“青凌,比武切磋而已,不要太在意了。” “是啊,初礼说得不错,菲花,你也不要太在意了!”楚缘离伸手把荷菲花拉到自己身边,霸道钳制在自己怀里,不让她离开。 “废话,你们当老子白痴不知道啊?”两姐妹不约而同发飙,一个拧君王的耳朵,一个捏渊王的脸,吐出同样的话语之后,两姐妹还互相挑眉,露出同样优雅笑容。 何月琳和西门冰雪相视一眼,顿时被雷了个外焦里嫩,半晌没反应过来! 哇塞,青凌和皇后娘娘的默契,非一般的强大,非一般的好啊,连口气动作都一模一样,这需要多少年的磨合才能有这样的默契呀? “菲花……”青凌挑眉,忍不住笑了,“那个,好歹是帝王,先放过他,晚上随便你收拾,不过你要悠着点,不然你要当寡妇。” “彼此彼此啊……”荷菲花爽朗大笑。 两姐妹在兄弟俩苦着脸正要求饶的时候,再次不约而同放开他们,改为依偎在他们怀中。 一个轻声慢语,“妖妖,回去奴家再和你算账。” 一个浅笑威胁,“离离,晚上你可以去书房睡觉了。” 唇角抽搐,楚初礼霸道的一把把青凌禁锢在怀里,心里被她那个“奴家”撩拨得麻酥酥的,浑身燥热,想到前几日他和她之间的亲密接触,他的呼吸,明显一紧。 想到她的完美,他的喉结有些饥渴的下滑,看着她的目光,都绿油油的,仿佛,她是他的绝世珍馐一般。 另外一边,楚缘离无奈轻笑摇头,揽荷菲花在怀里,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些什么,荷菲花脸上一红,眼底破天荒的露出娇羞,娇美无限。 “既然爱妃晚上那么希望本王好好表现,本王晚上,自然要好好努力。”楚初礼轻笑,修长的手指划过青凌嫩滑的脸蛋,爱不释手。 邪魅肆意的眼神勾走大半在场女子的目光,那兰花公主李兰花看着青凌的目光,更是带火,宛如尖刀一般,好像青凌抢了她最贵重的物品一般,带着浓浓的恨意和嫉妒。 瞬间,十几道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落在青凌身上,也有十几道或爱慕或痴迷的目光落在邪肆轻笑调戏他的青凌的楚初礼身上,一时间,看台上风起云涌,寒风四起。 一个比一个冷,一个比一个带刀光,一个比一个想要取青凌而代之,成为那个笑容邪魅肆意的男子臂弯里笑容灿烂的女子。 “既然爱妃晚上那么希望本王好好表现,本王晚上,自然要好好努力。”楚初礼轻笑,修长的手指划过青凌嫩滑的脸蛋,爱不释手。 邪魅肆意的眼神勾走大半在场女子的目光,那兰花公主李兰花看着青凌的目光,更是带火,宛如尖刀一般,好像青凌抢了她最贵重的物品一般,带着浓浓的恨意和嫉妒。 瞬间,十几道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落在青凌身上,也有十几道或爱慕或痴迷的目光落在邪肆轻笑调戏他的青凌的楚初礼身上,一时间,看台上风起云涌,寒风四起。 一个比一个冷,一个比一个带刀光,一个比一个想要取青凌而代之,成为那个笑容邪魅肆意的男子臂弯里笑容灿烂的女子。 “嗯哼,好几天了,你还没吃饱啊?”冷哼,青凌鄙视他,如果可以,她早就飞过去一脚踩死这色坯了。 越来越能调戏人,前几天她几乎是一点休息都没有,和他就在寒玉宫度过了好几天。 现在一天不调戏自己就活不下去是不是?不过,如果不反调戏回去,也就不是她白青凌的风格了。 唇角抽搐一下,青凌不等妖孽某男开口,妖娆一笑,一个一万伏特的电眼,腻声开口,“初礼美人,奴家很好奇,你饥渴多久了?饿虎扑食似得,你是刚开荤的毛头小子么?” “爱妃,本王遇到娘子你,才算是真正的开荤,爱妃难道不懂得么?”愣了愣,楚初礼邪魅一笑,妖孽挑起她有些尖细的下巴,灼热的气息在她耳边流淌。 “滚犊子……”青凌忍不住笑骂,这家伙的脸皮越来越厚,她算是领教了,以前看到她爹地调戏妈咪,自家妈咪唇角抽搐的时候她还不以为然,今天算是知道了,这不抽搐都忍不住啊。 “哈哈……”水如寒爽朗大笑,吸引不少女子的目光,他却不管不顾,亲密的把她揽在怀里,从桌上拿点心直接往她嘴里塞。 前段时间,她被他折腾坏了,日日吵着饿,今天喂饱她,晚上她可以喂饱自己,多好的算盘呵…… “加油,龙翔加油,用你的轻功对付大块头,丫丫的,老子就不信邪了。”看那大块头力气大,自己这边的武士已经打败了三个,那个刚刚上去的龙翔功夫不错,却也不敌大块头佳佳的力气,荷菲花气的跳脚,大吼大叫的嚷。 青凌唇角一个抽搐,一边吃东西,一边鄙视她,“菲花,我求你,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彪悍啊?你这又跳又叫的,你对得起你的身份么?你好歹是一国之母,你丫的能不能矜持点?” 上上下下打量没有一点一国之母自觉的荷菲花,冷艳吐出淡定话语,“菲花,你安静一会儿啊,那大块头只有借力打力,不然不好对付的。十余年前你学的东西,丢到哪里去了?” “青凌,你再废话,老子打你了啊。”荷菲花怒,叉腰对着青凌发飙,修长的手指不住的摆啊摆的,“青凌,你丫的不帮老子就算了,你还这么多废话,你信不信老子上去揍你啊?” “你打得过我吗?”青凌冷哼,对荷菲花的威胁不屑一顾,一边吃东西,一边看那比武台。 那佳佳大块头,力大无穷,但是转圜困难,这也就给了那龙翔可乘之机。 龙翔用荷菲花教的方法,用自己的特长轻功来应付佳佳,一时半会倒不至于落败,只是那佳佳力气太大,又皮粗肉厚,龙翔的拳头落在他身上,他跟没事人似得。 而龙翔被他打一拳头就有可能永远站不起来,所以说这个方法,并不好用,简直说是糟糕透了。 “谁说老子打不过你?”一听这句话,荷菲花怒了,跳起来朝青凌走去,一边走,一边卷衣袖,风风火火的,“丫的,你别忘记了,刚到岛上的时候,你的功夫是谁教你的,你想要赢我,你还要再练练。” “打就打,谁怕谁啊?”青凌跳起来,一边解开外面的宽袍大袖,她讨厌这衣服,打架太不方便了,一边嚷嚷。 “荷菲花,怕你我就不是白青凌。”一边说着,她直接一脚踹在荷菲花屁股上,笑容灿烂。 “唉呀妈呀,你怎么能使诈?你太坏了……”荷菲花被她一脚踢在屁股上,跳起来,手指差点戳到青凌眼睛里,嚣张得不得了。 几个本来就嫉妒青凌的女子,露出得意的笑颜,女人,你敢欺负皇后娘娘,皇上最宠娘娘了,你不是找死么? “菲花,少废话,你想要我下去处理这个人?”青凌斜视荷菲花,把外面宽大的白色袍子扔在地上,露出里面的紧身衣,把她玲珑有致的身段优点全部显示出来。

返回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十章 你没有说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