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八章 应该做的

“补偿?我不需要,你知道,我不喜欢出风头。”青凌妖娆一笑。 好完美的男性身材,胸肌,腹肌带着让人想入非非的节奏,耀武扬威的男根,那么有料,咳咳……让她那颗冰冷的心,只为他一人跳动。 “宝贝,你知道的,我想要昭告天下,你是我的女人,那样,就没人敢觊觎你了。”楚初礼再也忍受不住,低头含住她红肿的唇瓣,痛吻不停。 拉着她的手,他从喉咙处挤出几个字,“宝贝,还可以吗?” 他依然顾忌她的身体和她的想法。 方才,她累坏了,前几日,她晕倒过去两次,他心疼不已,怎么舍得再劳累他的宝贝? “我如果说不可以……”青凌脸上闪过娇媚的嫣红,笑容妖娆,“你会不会废掉?” “不会……”楚初礼苦笑摇头,他不会废掉,只会难受,等下去洗冷水澡就好了。 碰到她白青凌之后,他哪天不在隐忍?他隐忍着,生怕伤到她。 可是,他还是伤到了她,他让她饿了几乎三天三夜,晕过去两次,真该死。 沉沉看着她绝美的脸蛋,他眼底的火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深情和怜惜。 青凌,我的宝贝,你的身体不好的话,为夫的,怎么舍得碰你,怎么舍得你再疼痛呢? “不会……”楚初礼苦笑摇头,他不会废掉,只会难受,等下去洗冷水澡就好了。 碰到她白青凌之后,他哪天不在隐忍?隐忍想要她的欲望,就算是前几天她彻底成为他的妻子,他依然隐忍着,生怕伤到她。 可是,他还是伤到了她,他让她饿了几乎三天三夜,晕过去两次,真该死。 沉沉看着她绝美的脸蛋,他眼底的欲火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深情和怜惜。 青凌,我的宝贝,你的身体不好的话,为夫的,怎么舍得碰你,怎么舍得你再疼痛呢? “……”青凌定定看着他眼底火热一点一点消失,换上对她的怜惜和深情,唇角扬起,露出风情万种的微笑。 “妖妖……”动了动唇,双臂主动缠绕上他的脖颈,一边吻他的唇角,一边偷瞄他的脸色。 “嗯?” “我爱你!”动了动唇,她无声开口,闭上眼睛,送上自己的香唇。 如此明显的邀请,楚初礼岂会不懂? 之后抱着她上岸,二人躺倒在那躺椅上,再次激情又热情的探索者彼此的身体,努力给对方最美的享受。 “皇上,看看铁山带来的高手,如何?”转眼间,几天过去,皇宫拉开比武台,让西夏王带来的武士和宫里高手比武,西夏王李铁山看自己的第一个高手打败缘离的侍卫,高兴不已的对着楚缘离炫耀。 “西夏王带来的高手,自然是极好的。”楚缘离笑容深处有着说不出的味道。 已经查出来,西夏王李铁山父女此来,第一是想要借此打击天朝,第二是想要招驸马,至于驸马的人选,渊王楚初礼是皇族之中最年轻的一个,也是最有本事的一个,恐怕是不二人选。 可惜,他们父女来得不是时候,初礼已经成亲,那兰花公主还频繁的对着初礼抛媚眼,幸好青凌没看到,不然,不知道又要生出多少事端来。 “西夏王带来的都是西夏的绝顶高手,自然不能和我宫里这些二三流的相提并论,我们自叹不如。”荷菲花笑颜如花。 丫的,李铁山,你们父女此来的目的不要以为老子不知道,楚初礼是青凌的,你们想要夺的话,看青凌知道了,不修理死你们,哼…… 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就你兰花公主那德行,能配得上我们天朝的常胜将军渊王么?能争得过我完美无瑕、聪明绝顶的青凌么? 笑话! 唇角闪过不屑笑意,荷菲花看向青凌的方向,见她不知道在和楚初礼说些什么,笑容耀眼,忍不住弯了唇角。 青凌,你依然如此洒脱得让老子羡慕! 似乎注意到她的目光,正在和楚初礼说着事情的青凌抬头,看向她的方向,笑容,顿时爬满她清纯无匹的脸蛋,光彩照人。 菲花,你的洒脱,我也很佩服,呵呵…… “皇后娘娘是说我们西夏的武士,不如你天朝么?依兰花来看,未必吧?”努力给楚初礼抛了半天的媚眼,那个冰冷的男人却只对着他怀里的女人笑,李兰花恼羞成怒,美丽的脸上闪着不符合她身份的嫉妒和恨意。 她堂堂一国公主,哪里比那个女人差了?怎么渊王的目光,一直不离那个女人?就算离开,也是冰冷无情残忍冷酷,只有面对那个女人的时候,他才会露出笑颜? 她不服! “久闻兰花公主有一颗比干心,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青凌唇角扬起,看一眼荷菲花,不轻不重开口。 菲花,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不会应酬这一套?我很好奇,你在皇宫里,怎么没有被那些善于阴谋的女人吃得骨头都不剩? 是你男人对你太保护,还是你根本不能让她们引起重视?等重视之后,你已经一人之下? “怎么说?”李兰花听不懂青凌的话中话,挑眉! 那个女人是在夸赞自己还是贬低自己?不管是哪个,她都不接受。 抢了自己的未来夫婿,她干嘛要给她好脸色? “传说,商纣时候的比干丞相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兰花公主如此聪慧,怎会不知?”荷菲花的笑容有些邪恶。 青凌,你强啊,这么一席话明褒暗贬的,这李兰花还真不是你的对手,佩服佩服,不愧是腹黑的青凌,就一个字,强! 青凌妖娆一笑,给荷菲花一个挑逗的眼神,那当然,奴家那超过300的智商,可不是吹出来滴,吼吼…… “咳咳……”荷菲花轻咳,抬头望天。 丫丫的,青凌你的自恋程度,又被你给刷新了,还奴家?你究竟想要gouyin多少男人啊? 一个楚初礼,还不够你受的啊?你的体力,又增强了,佩服佩服啊。 滚! 青凌瞪她,比了比杀人的动作,凶神恶煞的表情留给荷菲花,扭头对上楚初礼,又是完美无瑕的笑容。 唇角忍不住抽搐,荷菲花抬头看天,今天,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么?青凌这表情,呜呜,她死定了了…… “我自然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你们缘离除了渊王和他的两个结义兄弟,还没有让兰花看上的高手。”李兰花傲慢的扫一眼青凌。 似乎在说,这男人是我的,就算现在是你的,我依然会把他抢过来。 你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就算你和皇后交好又怎样? 我堂堂一国公主,还怕你一个没有身份没有背景也没有来历的女人不成? 我李兰花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呢,渊王,一样如此。 看到李兰花那傲慢又舍我其谁的目光,荷菲花唇角忍不住一个抽搐,为她默哀三分钟,奶奶的,敢招惹青凌的,她还没见过完好无损的呢。 就算是八年前,敢抢青凌东西的人,都已经作古了,说不定早就投胎了,你李兰花,西夏的公主,你算什么东西啊在青凌面前? 你敢抢她的东西,还是她最在乎的男人,老子看你他妈的是寿星翁上吊-嫌命长了!自求多福吧,但愿青凌大发慈悲,看在西夏和缘离交好的份上,不要你的命! 希望,兰花公主,你不要死得太惨。 青凌笑容越发的完美,对着楚初礼勾勾手指,满不在乎那兰花公主的挑衅,更是把她的傲慢无视个到底。 兰花公主李兰花暗暗咬牙,美丽的大眼睛瞪得溜圆,那目光似乎要把青凌灼伤,如果目光是刀,她早已把青凌千刀万剐了。 “怎么?”楚初礼眉宇间带着对青凌的宠溺,对那兰花公主的秋波满不在乎,他如今最在乎的,也就只有怀里这个特别的女人了。 只有她,能挑起他所有的欲望,只有她,能带给他不一样的心悸,只有她,能让他开心的大笑,只有她,能让他总是想要狠狠疼宠,永远不分离。 “那兰花公主,你以前见过吗?”青凌是真的很好奇,李兰花竟然不怕楚初礼的冷冽和嗜血。 如果不是以前认识,她怎么可能频繁的对他送秋波,送得她都想吐了。 那个那个谁,兰花公主李兰花是吧?你他妈的不累么?那个,眼睛抛那么久,不怕掉了啊?奴家都害怕你眼睛突然一不注意,就抛到奴家夫君怀里去,你可真大胆呵…… “怎么突然问这个?”看一眼那个千娇百媚的兰花公主,楚初礼眸底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冷冷回头,看青凌的眸底带着情深意重。 心,莫名其妙有些加速跳动,眸底的担忧一闪而过,看那四周的陈设。 富丽堂皇的宫殿威严十足的坐落在四周,偌大的练武场上搭建了一个比武台,上面悬花结彩,中间一个大字“武”,预示着此次以武会友的比试是点到即止,不可伤人性命。 楚缘离满面春风,冷冽的坐在龙椅上,一身明黄色的龙袍,年逾三十的他留了两撇小胡子,给他凭空增添了一份成熟的魅力,他身边是美若天仙的荷菲花,妖娆的身段根本看不出来她是一个七岁孩子的母亲。

返回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八章 应该做的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