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六章 如此的悲哀

“好吃,依然是我熟悉的味道。”等楚炎日熟悉发射冰锋血刃的手法,荷菲花也带着丫鬟送来了晚膳,一份色香味俱全的板栗烧鸡盖浇饭放在青凌面前,青凌眯眼嗅了嗅,赞叹。 “青凌,你一定要多吃点,你看看你,都瘦成皮包骨了,晚上你男人抱着你,不嫌咯手啊?”荷菲花有些不满意她的瘦弱。 看起来风都能吹到的模样,本来就是纤细高挑的身材,这么一消瘦,看起来和病西施似得,虽然依然是倾力无匹、清纯无双,可她看着就是不舒服。 印象中的青凌,活力四射,笑傲天下,虽然现在也是,可是看着她瘦弱的身板,她有些怀疑,她能笑傲得起来么? “这个你要问他了,反正我没听他说过。”青凌豪爽大笑,吃一口板栗,满意的眯上眼睛,赞叹,“依然是我熟悉的味道,这味道,八年没吃过了,好吃。” “好吃?”楚缘离头顶三个问号,看青凌,再看看荷菲花,不敢置信的伸筷子,“我不信,菲花的手艺差得几乎要我的命,怎么可能好吃?我尝尝……” “她手艺差?”青凌挑眉,妖娆一笑,风情万种,故意露出来的风情让某男移不开目光,“皇上大哥,你搞错了吧?她手艺很好的,还是和我一起学的,我能不熟悉她么?” “是吗?”楚缘离吃一口板栗烧鸡,确认了青凌的说法,扭头看身边笑得温和的女人,黑眸闪过算计,带着少许温度的眸子危险眯起。 菲花啊菲花,你竟然故意做黑漆漆的饭菜给我吃,你可真是我的好贤妻啊。 “是又怎么样?老子这辈子只做饭给青凌吃,你有意见?”荷菲花霸道反驳,一点也不觉得她以前做黑乎乎的翻给他吃有什么不对。 丫的,老子早就说过,老子不会做饭,就算会做饭,也只做给一个人吃,你他妈的不相信,关老子什么事啊? “……”楚缘离瞪她,这丫头怎么还是这么不听话?看来前几天他对她太温柔了。 说话还一副老子就是老大,老子说什么就都不能质疑的表情,太让他生气了。 菲花呵菲花,最近为夫的不怎么忙,那就让为夫的和你好好“算算账”吧。 “咳咳,菲花,虽然这是事实,不过,在小孩子面前,你也不要这么彪悍了,如果吓得这孩子将来不敢娶妻,你的罪责就大了。”青凌忍不住笑了。 一边吃津津有味的吃荷菲花为她做的美味,一边淡定浅笑,抬头看天,唇角抽了一下,鄙视荷菲花,“那个,你准备明天在床上过一天吧。” “……”唇角抽搐了一下,荷菲花忍不住囧囧有神的泪了。 好吧,青凌这次恐怕真他妈的说对了,她挑战这男人权威,估计还真可能会被他折腾。 明天,丫的,老子怕他?不起床就不起床,大不了睡一天嘛,有什么好害怕的? 再说了,看一眼脸色阴沉又妖孽的楚堡主,她的唇阴险勾起,青凌,好姐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姐姐我明天无法起床的话,你要来陪着姐姐。 “青凌,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不太喜欢妖孽的男人,你更喜欢钟汉良那种,秀气的男人,怎么突然变口味了?” 看到楚初礼的脸瞬间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她心里已经爽翻了。 从刚才青凌抚摸炎日的脸的时候,她已经感觉到他的怒火,更察觉到他霸道的占有欲,强势的不想让青凌和任何人接近,这么一来,青凌明天想要下床,似乎,也有些难度了。 “什么?青凌以前有过喜欢的人?”果然不出她所料,楚初礼的脸瞬间多云转阴,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声音更是阴霾。 周身都笼罩在冰冷的寒气之下,一触即发的怒火和嫉妒,让他几乎失了理智,扣着青凌腰的手,越来越紧,呼吸越来越不稳。 “你妹,老子以前就算有喜欢的人又怎么了?男未婚女未嫁的,你他妈的吃的哪门子的飞醋?”腰上传来的疼痛让青凌皱眉,一脚直接踹他小腿。 女王发飙,众人纷纷后退,荷菲花眼底闪过幸灾乐祸的光芒,笑容越来越腹黑。 身形一晃,躲开她的飞来一脚,楚初礼声音阴霾,依然霸道又强势,“你是我的,除了我,你不能喜欢别的男人,你最好不要被我知道他是谁,不然,我杀了他。” 青凌,我全心全意爱着你,一心一意只为你,你怎么能喜欢别的男人? 就算是以前,也不行! “扯你妈的蛋,老子喜欢的男人多了去了,我爹地,我大哥二哥和四弟,南虎和北鹏,还有飞鹰他们,你他妈的管得着么你?”青凌叉腰,霸气一甩头上乌黑秀发,盛气凌人开口。 “奶奶的,我还没说你女人无数呢,你倒来这里吃起来干醋来了,你好意思啊你?我喜欢的男人是很多,可我爱的,只有一个,你他妈的到底懂不懂我啊?喜欢和爱,是不可以画等号的,但是爱等于喜欢,你懂不懂?你个猪头。” 楚初礼,你他妈的飞醋满天飞了你,你可真行啊,吃醋吃到这个份上,你他妈的也算是极品中的极品了。 “……青凌,我错了,你别生气……”听到她的话,楚初礼满腔的怒火刹那间消失无踪,满腔的气势随风吹散,精致妖孽的脸上带了愉悦笑意,看她怒气冲冲的,顿时软了气势,连忙上去哄人。 青凌呵,我的青凌,你真是我的宝贝,你说你爱我,我信你。 青凌呵,我的宝贝,你真是我的救赎,是我一生的光亮。 “哼,飞醋好吃吗?”青凌冷哼,斜视他一眼,坐回去吃饭,丫的,好几天没吃饭,快饿死她了。 “不好吃,你最好吃了。”当机立断,楚堡主狗腿的跑到白小姐面前赔笑,顺便给她夹菜。 宝贝,我错了,你别生气了。 “你比对过?”继续冷哼,青凌把他夹的菜一股脑吃光,这才感觉没那么饿了。 “嗯……不不,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秉着青凌说话就是真理的原则点头,骤然反应过来,楚初礼连忙摇头,苦着脸,有些害怕的看她脸色。 呜呜,青凌,你太坏了,一句话就把为夫的我给绕进去了,对不起了,宝贝,你别生气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别生气了。 “没有就算了,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嗝……”青凌干掉盘子里的盖浇饭,又吃了一些小菜和点心,这才打了个饱嗝,笑眯眯抚摸自己的平坦小腹,“好饱哦。” “吃饱了?”楚初礼笑眯眯的,妖孽眼底闪过算计。 “嗯。”想也不想的点头,她都打嗝了,能说没吃饱呢? “那很好,晚上你可以喂饱我了。”楚初礼一点也不脸红,反正都是自己人,过来人更是好几个,不懂的也就只有木头疙瘩石破天了。 他满不在乎的调戏自己的宝贝妻子。 “我怕我被你压吐了。”冷冷瞟他一眼,青凌云淡风轻吐出让人喷饭的话语。 “咳咳……”除楚初礼和她之外,众人不约而同轻咳,佩服的看着他们二人。 这样的相处模式,真有趣。 楚炎日在用膳的时候已经被侍卫带去东宫用膳,并不在这里,所以他们说话才那么的肆无忌惮。 “不行,本王身为王爷,怎么能被女人压在下面?太没面子了,没事,宝贝,你吐出来,正好给我吃。”楚初礼正经反驳,不理众人暧昧的目光,邪肆的目光落在她的高耸上。 脑海里闪过它们在他双手中变换的情形,他的眸子顿时幽深几分,妖孽又邪魅。 “再不喜欢被女人压,你也已经被压过了,有本事,你压回去!”青凌吃饱了,拍着手起身,淡定吐出让众人喷饭的话语。 “嗤……”楚缘离第一个没忍住,笑着喷了口中的汤,似笑非笑又佩服的看他们,戏谑的目光不离自己英明睿智的冷血兄弟。 初礼,你行啊,有出息了,被女人压倒,你可真给我们水氏一组长脸啊。 堂堂的冷血渊王,我行我素、神秘莫测的风沙堡堡主楚初礼,被女人压在身下,那是怎样的一副景象? 他们不敢想象,甚至从来没有想过。 “咳咳……”柳留痕等人也忍不住喷饭,到嘴边的笑声压抑成干咳,或戏谑或佩服的目光不离楚堡主高大的身影。 渊王啊,你可真……真给你的身份长脸,被女人压在身下,你真……真是宠妻的渊王呵…… 众人之中,唯一没有反应的就是木头疙瘩石破天了,他没听懂他们说的是什么,只顾着埋头吃饭,顺便给西门冰雪夹菜,根本不理会他们。 没办法,大哥二哥说的话,他听不懂,大嫂这个奇葩说的话,他更听不懂了,那还不如不听,先吃饱饭,填饱肚子再说。 “你再说?”楚初礼妖孽的眸子邪魅一眯,骤然揪着她的唇舌就吻下去。 霸道强势的吻让青凌想要挣扎都挣扎不开,或者说,她根本没有挣扎的心思,只是抗拒的拍了下他的肩膀,随即软到在他怀里,闭上眼睛享受他的服侍。 霸道强势的舌尖撬开她紧闭的牙关,攻城掠地,揪着她灵巧的舌尖不放松,努力吸吮她唇齿间的甘甜。 等他松开青凌的时候,众人也都吃饱了,笑着看他们,石破天甚至红了脸,看一眼西门冰雪,讪讪扭头,英俊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返回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六章 如此的悲哀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