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三章 承诺

“坏消息呢,就是策划你一家被害的人是你的叔叔,邱达,他想要你爸的地盘,所以就联合了当初的黑手党脚步狄开诺,想要借助他的力量把你爸爸赶下首领的位置。”青凌一边看她的表情一变开口,心,微微有些担忧。 邱达是邱家对菲花比较好的一个长辈,她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很伤心吧?当年邱家的事情,惨绝人寰,竟然是亲兄弟下手,她应该会恨她的那个叔叔吧? “然后他却发现他做错了,狄开诺根本就没想把我爸爸的地盘给他,他就去找白大哥了?”荷菲花也是很聪明的女人,眯眼看青凌,眼底带着坚定。 “对啊,然后我就带了小霜和小寒,亲自去把你爸妈救了出来,顺便轰了狄开诺的总部。”青凌笑得完美,说的轻松。本来,她就这样一个人。 荷菲花却知道,黑手党的总部是多么的难闯,那里处处是机关,到处是暗桩,还有红外线设备,暗中的狙击手不知道有多少个,她竟然只带了两个人去深入虎穴,她的功夫看来又更上一层楼了。 “那混蛋,你杀了他没有?”荷菲花磨牙,表情生动。 楚缘离惊秫的往旁边挪了挪椅子,不好,有杀气。 “没有,杀他?”青凌很不屑的冷笑,“只能脏了我的手罢了,我把他交给了龙归。” “把他交给了龙归?”荷菲花眯眼,倏然拍掌大笑,“好啊,青凌,你太了解我了,如果是我,我也不会让他那么轻易死掉,不然,怎么对得起我爸妈那几年的折磨?怎么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兄弟?” 交给龙归是最好的办法,也是最能惩罚邱达的。 因为龙归是青凌训练出来的国际顶尖杀手,想要折磨一个人还不让他死,他多的是办法,而且,龙归有特殊嗜好,男人到他手里,不死也差不多,他多得是手段让一个人生不如死。 “龙归是谁?”楚初礼眯眼,他好像听到青凌说别的男人的名字,他更不爽了,揪着她的头发乱吃飞醋。 “龙归是我一手挑选出来并且训练出来的杀手,是天门的佼佼者,也有可能是下一任的南虎或者北鹏。”青凌看一眼他不爽的妖孽脸庞,倏然怒了,一巴掌扣在他后脑勺上,“你丫的,老子说一个男人的名字都不行了,你是要闹哪样?” “我吃醋,不行啊?”反正没有外人,楚初礼光明正大的对着她吼。 “……”青凌唇角一抽,这幼稚孩子,还真是吃醋了,不过,他以前不是打死不承认他吃醋的啊?这次怎么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下意识的抬头看天,她的表情显露无疑,大眼睛闪过惊讶,“难得啊,楚堡主,我的王爷,你什么时候知道吃醋是啥味道了?” “哼……”楚初礼很拽的留给她一个很酷的背影,暗自磨牙,心里默默的、阴险的记了白小姐一笔账。 哼……我的青凌宝贝,晚上,为夫的再和你好好“谈谈”,好好的在床上“谈谈”。 “呦呵,真吃醋了?”青凌眨眼,大眼睛闪过笑意,“我说楚初礼,龙归只是我的属下,你吃的哪门子的醋?” “干醋。”楚堡主很光明正大的对着她吼,“白青凌,你最好记住,你是我的妻子,不要和别的男人走那么近,不然,我杀了他。” “……”青凌唇角一抽,没了和他说话的欲望了。 这孩子,太幼稚了,干醋都吃得这么理直气壮,太极品了。 “咳咳……”楚缘离等人轻咳,对异样的楚堡主很是好奇,忍不住都笑了。 “姐,我好想看过你和菲花的合影,她,不是这个长相啊……”犹豫半晌,西门冰雪冷艳的脸上闪过为难,吞吞吐吐开口,一边看青凌,一边看荷菲花。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 如果菲花真的就是这个荷菲花的话,如果这个荷菲花能让她的青凌姐姐笑得那么开心的话,那她就可以放心了,也可以试着和冰冷又不解风情的石破天相处了。 “灵魂穿越了,她。”青凌瞟一眼眼观鼻鼻观心装死的荷菲花,唇角愉悦扬起,“小雨,如果不是我熟悉她的一切,我还真不敢和她相认。” 如果不是熟悉那种感觉,如果不是十来年的感情熟悉宛如一人,她还真不敢确定荷菲花就是当年的西梅菲花。 “魂穿?”何月琳和西门冰雪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瞪大眸子,“那她在我们那个时代的身体呢?去哪里了?” “……”青凌身体一僵,有些为难的看荷菲花,咬唇,在大家以为她不会开口的时候,她开口了,声音竟然有些哽咽,“她死了,心脏都二十多枪,夜叔叔和顾叔叔用了所有的办法,依然无法挽回她的生命。” 顿了顿,青凌抬头,看荷菲花,美丽的大眼睛闪过心疼,“菲花,对不起,如果当初不是我太自负,你也不会到这里来,我求夜叔叔和顾叔叔隐瞒你的消息,这八年来,我用不同的身份活着,大哥和南虎他们,都不知道你已经不在人间的消息。” “你瞒着他们,也是好的,只是你是天门的顶梁柱,也是帝豪的明星,这八年来,你更辛苦了,人都没吃胖一些。”荷菲花伸手抚摸她乌黑的长发,也哽咽了,“青凌,不要说对不起,如果没有八年前的事情,我不会来到这里,更不会遇见他。” 她轻笑美如蝶羽的大眼睛看着楚缘离,“来到这里我才知道,我西梅菲花并不是你东龙青凌的影子,我可以活得很好,我可以自己生活,是离离让我明白,深宫之中,也有情有独钟。” “那我祝福你们了。”青凌笑了,真正释然的开心笑容让人眼前一亮,举起手里香茗,点头。 “我也祝福你们,青凌,你既然来到了这里,那我们就好好的过我们想过的生活吧,抛开那些任务,抛开那些责任,抛开那些稀奇古怪的财务报表,让我们好好的Hippy吧。”荷菲花站起来,豪爽笑言。 “难得,你说话这一次竟然没带脏字,真难得。”楚缘离啧啧称奇,菲花和他说话的时候,哪一次不带“他妈的”?当然,他们亲热的时候,她的婉转求饶不算。 “咳咳……”青凌轻咳,和荷菲花、何月琳、西门冰雪相视一眼,四姐妹忍不住都笑了。 楚初礼看看楚缘离,又看看自己的两个兄弟,上前把青凌揽在怀里,也露出开心的笑颜。 “姐,好无聊啊。”聊天聊到日头偏西,西门冰雪皱眉向青凌抱怨,她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这深宫,怎么好像牢笼似得,让人憋闷? 抬头看天,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西边一片晚霞,照射在琉璃瓦的宫殿顶上,折射出黄色的光,再照射在花园里的百花上,当真是美艳不可方物。 “无聊?你可以找你身边的帅哥聊天啊。”青凌从和荷菲花聊天的话题中抬头,抛给她一句话,看到花园里开得妖艳的曼珠沙华,挑眉,“菲花,想不到,你还是这么喜欢彼岸 “这花,我从来不知道名字,菲花却喜欢,叫做彼岸花吗?”楚缘离挑眉,目光也落在那一大片鲜红似血的妖艳花朵上。 那些花朵开得非常妖艳,鲜红欲滴,妖红似火,伞形花序顶生,有花5至7朵,红艳奇特花瓣反卷如龙爪,在花茎顶端,花瓣倒披针形。 花朵向后开展卷曲,边缘呈皱波状,花被管极短;雄蕊和花柱突出,花型比较小,但它依然骄傲的向世人展现它的美,远远看上去,像鲜血铺成的地毯,极为妖艳,只是没有绿叶的陪衬,显得有点美中不足。 “这花名叫彼岸花,又叫曼珠沙华,特性就是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因此才有‘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的说法。”青凌看一眼荷菲花,轻笑开口。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呢,花开败了,叶才开始生长,虽是同根生,但两者从不相遇,从没见过对方。相念相惜永相失,如此轮回而花叶永不相见,也有着永远无法相会的悲恋之意。”荷菲花浅笑,看青凌。 “曼珠沙华开在春秋彼岸,非常准时,所以又叫彼岸花.彼岸花,花开彼岸,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永远相识相知,却不能相恋。”青凌点头,走到花面前,摘下一朵曼珠沙华和衣摆上的花朵比对。 “初礼,你看,这是我绣上去的,它的话语有好几种,有的说是绝望的爱,有的说是分离,悲伤的回忆,也有的说是它是开在忘川河边,黄泉路上的话,是不吉祥的花朵,我认为则不然,曼珠沙华的传说,感天动地,菲花,你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吧?”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青凌也。”荷菲花爽朗大笑,一拍还在呆愣的楚缘离的后脑勺,大吼,“你丫的,还不给老子记住,这可是老子最喜欢的东西,你丫的如果不了解,可以向青凌请教,她知道的比老子多得多。” 楚缘离,你丫的,老子喜欢的花你八年都没琢磨出来,你他妈的也太菜了吧?老子当年怎么年少眼神不好,就看上你这么个菜鸟了呢? “好,那我有时间找弟妹问问一些你以前的事情,菲花,别生气了,生气容易变老。”楚缘离也不生气,脸上虽然青红交错有些尴尬,依然温和和她说话。 “……”青凌唇角一个抽搐,看楚缘离青红交错的俊脸,很给面子的没有笑出来。 菲花这个极品,这些粗话都是被训练岛上的那些极品带坏的,当然,她也有份。 “咳咳……”楚初礼几人相视一眼,聪明的保持沉默,轻咳。 “我去……哎呀……”何月琳和西门冰雪却忍不住学青凌的说话口气,太震撼人心了,皇后和皇帝,竟然是这么的相处模式,如果那些大臣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呢? 她们,有些期待了。

返回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三章 承诺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