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二章 吃饭

青凌来者不拒,吃得津津有味,根本顾看众人落在她身上探究和嫉妒的目光。 楚初礼更不在意了,他从来都是阴晴不定的脾气,更是独立独行的个性,无人敢招惹。 一边给青凌布菜,一边吃饭,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偶尔在青凌耳边说些什么,青凌莞尔一笑,宛如百花盛开,耀眼又高贵,让一些来参加宫宴的家眷嫉妒得眼睛发红。 “离离,你看,青凌和楚初礼是不是很般配?”另外一边,荷菲花看青凌露出真正笑颜,也很开心,在楚缘离耳边低语。 “很配。”楚缘离点头,两人相视一眼轻笑,标准的妇唱夫随。 …… “青凌,这八年来,你是怎么度过的?”宫宴过后,西夏王李铁山带着他的小公主李兰花去驿馆休息,楚初礼等人则是转移阵地到御花园,荷菲花不敢置信的握着青凌的手,诉说她们姐妹的离别情。 “还能怎么过,一天一天过的呗。”青凌舒服的依靠在楚堡主怀里,手里端着一杯香茗,笑容完美无瑕,脸上有了少有的温软。 菲花,八年来,我的生活一言难尽,我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你不想说,那就不要说了,不过,我有事情要告诉你,你要不要听?”荷菲花竖起一根手指头,笑得人畜无害。 这才是属于她西梅菲花的笑容,真正的开心笑容,由原先冷若冰霜,到现在的淡雅宁静,八年来她经历的事情,彻底的改变了她的本性。 “你说……”青凌轻笑,掰着自己的手指玩,抬头看一眼面带紧张的楚缘离,挑眉,“菲花,这个男人欺负过你??” 是肯定的,关于皇后的传说她听了不少,当年的事情也差不多知道个大概,这两人,在百姓心中,那是传奇人物。 只是她没想到,荷菲花竟然就是她牵挂了八年的西梅,也没想到,竟然两姐妹能在异世相见,还嫁给了两兄弟。 命运呵,有时候,还这的挺玄妙的。 “你可以帮我讨回公道么??”荷菲花突然来了兴趣,楚缘离的本事她是知道的,可以跻身一流高手的行列,不过和她的青凌相比,不知道如何。 如果青凌的功夫更精进了,那离离一定不是青凌的对手,只是…… 看一眼母鸡护雏一般把青凌圈在怀里的楚初礼,荷菲花心里忍不住叹息,这个霸道的男人,对青凌还真他妈的温柔,青凌果然是驭夫有术,佩服,太佩服了。 那楚初礼会让青凌和离离打吗?一边是老婆,一边是兄弟,他会不会很为难? “你别告诉我,你学的你全部忘记了?”青凌根本不上当,手腕翻转,黑色的沙漠之鹰扔到她面前,冷哼。 菲花,我的枪法刚开始还是你教的,如果你说你忘记了,老子可要揍人哦。 看到面前的沙漠之鹰,荷菲花挑眉,忍不住摇头,她的古武内功虽然没有了,招式还是有的,当然,经过这几年自己的苦练,也比当初刚来这里好多了。 不过,她的本事,她是不会告诉楚缘离的。 伸手拿起那把重几十公斤的沙漠之鹰,荷菲花浅笑,熟练的把它拆开,然后重新组装,最后手枪在手腕翻转,枪口对准了青凌。 “你如果认为你开枪的速度赶得上我的速度,我不介意你开枪。”青凌丝毫不在乎对着自己的手枪,笑眯眯的安抚在一旁担忧的楚堡主,“菲花,我们认识相处了十一年,不是一年,我们都深深的了解对方。” “然后呢?”荷菲花挑眉,笑容越发的甜美,手枪在她指间来回转动,手法和青凌如出一辙,“青凌,你不担心我开枪的速度比以前更快吗?” “那你怎么不想想,我的速度可能比以前更快了呢?”青凌歪头一笑,指缝间夹着一枚黑色的卡片,优雅又高贵,“青凌,你知道我的习惯,我可不喜欢被人用枪指着脑袋说话,就算是你,我也会不开心。” “你竟然随身带着这个?”看到那黑色的卡片,荷菲花咬唇,放下手枪,“看到我们当年共同认定的记号,我只感觉恍如隔世。” 是啊,本来就是隔世,她已经不再是当年的西梅菲花,她如今是缘离王朝的皇后,是皇上楚缘离最爱的女人,是太子的母亲。 而青凌,她却依然是当年的东龙青凌,依然是白家的小公主,依然是帝豪的骄傲,是天门的骄傲,是白氏父子的骄傲。 “是啊,再次看到你在我面前,我也感觉恍如隔世啊。”青凌低头叹息,将卡片放在桌上,收了沙漠之鹰,两手一指何月琳和西门冰雪,笑,“菲花,这两人你应该还记得,何月琳,西门冰雪,我们以前一起喝过酒呢。” “我是菲花,当初暗中保护青凌的好姐妹,何小姐,西门小姐,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荷菲花伸手,笑容恬淡。 八年来,她习惯了这个面具,习惯了这个微笑的面具,她已经忘记她冰雪的本性,或者说,是楚缘离改变了她,让她露出她真正的一面。 “何月琳。”月琳伸手,和她握手。 “西门冰雪。”西门冰雪伸手,也和她握手,看一眼青凌,重新坐下,冷艳一笑,“菲花,你活着就太好了,至少,青凌不会那么自责,不会再折磨自己。” “怎么说?”荷菲花眯眼,目光看向青凌,眼底带了担忧,“青凌,我没事,你不要再自责了,阎王当年说过,我阳寿已尽,借尸还魂本来已经是我赚来的,如果你再这么自责,你让我如何安心?” 责备的看一眼西门冰雪,青凌妖娆一笑,“我怎么可能自责?这八年,我过的不要太滋润了,要不要听我说说我这八年的生活?” “你的风流史?”荷菲花了解的挑眉,戏谑轻笑,“我可不想某个男人吃醋,然后你几天无法下床,你还是省省吧,你不说,我也了解你,保证调戏了不少美男吧?” 青凌,你丫的风流史,你还敢说?你丫的有多好色,我还能不了解你么?你几岁开始调戏美男,几岁开始偷看那些事情,你当我在你身边,呆假的啊? “咳咳,哪有?”青凌倏然感觉腰上一紧,有些心虚,讪笑,不敢看背后某男妖孽的脸蛋, 她估计,某男那精致妖孽的俊脸,保证铁青了,应该恨不得现在就把自己给啃了吃,最好是好好把她给折磨一番,她才没有那么笨,自己送过去让他饱餐一顿呢。 “还说没有?”荷菲花唇角抽搐,对她的厚脸皮实在是不敢恭维,忍不住吐槽,“你好意思说,你六岁就把南虎和北鹏给看了个遍,不到七岁,就调戏美男,你可真好意思说,不愧是白四郎调教出来的极品女人,调戏人都调戏得光明正大,让别人不好意思都找不到地方,你真是……” 荷菲花倏然找不出来词来形容青凌的极品和风流,更别说说出她小时候的风流史了,真不知道白空元是怎么调教女儿的,这样的极品,也只有白空元那个男人调教得出来。 “干嘛?我们小时候在一起训练,你难道没看吗?你好意思说我?我是把他们七个都给看了,不过,你敢说你没看?”青凌不服输的冷哼,顺便挑拨离间。 感觉腰间的手越来越近,她心里忍不住暗暗骂娘,这个男人一定吃醋了,太极品了,比她还极品,比她还变态,她怎么十六岁的时候眼神不好看上这个男人了? 他奶奶的,现在她还可以退货吗? 楚初礼冷扫一眼青凌,感觉心里非常不爽,这女人,从小都那么风流吗?她还看过好多男人的裸体,难怪她看自己的时候不知道害羞,原来是早就习惯了,好,很好!! “你别说我啊,和我没关系啊,我是被你带的,白老门主给我的命令就是好好保护你,我如果不跟着你,我怎么保护你?”荷菲花看到楚缘离逐渐阴沉的脸,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 呜呜,青凌一如既往的腹黑阴险,她不要再被折腾了啊,三天三夜了啊,她想要歇息两天啊,丫丫的,老子想要休息,不想这样累啊…… “我去,你保护我?算了吧,我等你保护,早被人给大卸八块了,你不托我后腿,我就谢天谢地、烧香拜佛了。”青凌不甘示弱的吐槽,看到楚缘离逐渐铁青的脸,粉嫩的唇角阴险勾起。 菲花,你在宫里这么久,还没学会谨言慎行啊?看来你男人似乎把你保护得不错,既然你们夫妻感情好,那我就来给你们加点料,你应该,不介意吧? 嘿嘿…… “这话怎么说?”楚缘离和楚初礼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开口。 这两姐妹说的话,他们兄弟听在心里不开心,很不开心,好色的妻子啊。 她们两人怎么能去看别的男人的裸体?怎么能?她们是他们的妻子,怎么能看别的男人?怎么能? “不怎么说……”两姐妹同时开口,相视一眼,不约而同露出优雅的笑容。 “……”楚初礼无语扭头,青凌这色女,回去再收拾她,太调皮了,以前竟然那么好色,他的飞醋都要满天飞了,哼…… “……”楚缘离瞪荷菲花,菲花,你以前竟然是那样的,怎么没听你说过?晚上,我们好好“聊聊”吧,我对你的以前,可是很有兴趣。 “对了,你说的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那坏消息是什么?”荷菲花骤然想起来青凌说的话,美如蝶羽的大眼睛瞪圆,眼底带了哀愁。 不会是爸妈出什么事情了吧?转而一想,不对了,青凌说爸妈都没事,可以长命百岁的,那坏消息,是什么消息啊? “你不是说不想听坏消息吗?”青凌终于抬头,抓桌上的点心吃,一边吃,一边斜视她,似乎想要从她脸上看出来她的想法。 “老子现在又想听了,你说不说?”故作不悦的握拳,荷菲花甩了甩她的粉拳,威胁似得对青凌晃了晃。 青凌,你不说坏消息,我心里猫抓似得,难受啊,你还是告诉我吧,省得我吊心。

返回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 第二章 吃饭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调皮王妃:王爷要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