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五十章 结婚

对于他们那个层面的人来说,夜生活才是最精彩的,廖以轩永远都不能完全融入那个圈子里去。突然站定脚步,廖以轩等着吴明的车子停在他身边,他问吴明:“你知道魔寐吗?”吴明不回答,只是定定的看着廖以轩,廖以轩没在说什么,而是拉开后车座的门坐了进去。 车子加速,驶进夜色里,吴明是不会带他去魔寐的,那样复杂的地方,还有个危险的魔少。同样是夜晚,恋洋小馆里,两个身影面对面的坐着,王萍拘谨的低头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她对面坐着汪小洋。裁剪合体的香奈儿套装,完美的裹着汪小洋的身体,她看着王萍,那双美丽的眼睛里闪着精明的光。 “嫂子,那天晚上,真麻烦你照顾郑部长了。” 王萍的脸低的更低,她说:“不麻烦,他喝醉了。” “是啊,他喝醉了,所以把你当成了我。”汪小洋说的话,慢悠悠的,带着带玩味,她看着王萍的惊慌失措。 汪小洋的话让王萍的脸色更难受,她抬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的好。那天晚上她和郑诚春风一度,在郑诚睡熟后,王萍起身穿好衣服,将一切她可能留下的痕迹都抹了去,然后回屋,惴惴不安的等待着。 郑诚走了,他在第二天早上起来后,简单收拾了下,悄悄的离开了恋洋小馆,王萍站在暗处看着他离开,心里既是甜蜜的,又是矛盾复杂的,她成了郑诚的女人,用的确是汪小洋的名号,如果这被汪小洋知道? 王萍知道纸包不住火,果然没多久,有了这一顿饭。 “嫂子,我知道你这些年很辛苦,我哥走的早,不过你要知道,他不是普通人。” “我知道,没有下次了,他喝醉了,力气大,我有反抗和拒绝的。”这几日,王萍也想好了,反正已经发生了,闹腾开了,都不好看,她也知道郑诚那样身份的人,既是知道自己,也没办法。 “我约了他过来吃饭。” “什么?”王萍一下失态的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这一动作看的汪小洋忍不住打趣着:“嫂子想去迎接吗?” “不,我去让厨房多炒两个菜。”王萍顺口说出来后,立即感觉到不对劲,她回头看着汪小洋那张精致的脸,僵在那里,很久没动弹。 汪小洋也不说话,就这样的看着王萍,直到王萍一身冷汗出来,她战战兢兢的说着:“我对他,真的没有别的心思,我发誓。” “嫂子,这是哪里话,他是单身,你也未曾再婚,你们有什么心思,都是应该的,何况,我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对郑诚,没那心思,你们能走一起,相互扶持着,也是好事,他能代替哥哥照顾你,最起码以后田田也有个更好的。” “小洋,你真的这样想?”王萍不安起来,她看着汪小洋,对这个小姑子,从来就没有摸透过。 汪小洋微笑着,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瓶香水来,放在王萍的面前说着:“嫂子,我用着这个很好,你也试试,其实嫂子也很漂亮,现在田田大了,你也要多为自己着想下。”那是法国特定的香水,每年产量就那么多,很多名媛贵妇都提前定,汪小洋固定用这一个味道的,特别是见郑诚,她从没换过香水。 王萍挣扎着,她看着那香水,脑子里就浮现出郑诚那依然健壮的身体来,一股特别的悸动从她的身体深处涌出,她的手颤抖着拿起那香水。“我去看看厨房的菜好了没?”王萍低头,疾步走了出去,因为太快,在下楼梯的时候,和几位正上楼吃饭的客人撞在一起。 汪小洋拿起筷子,挑着自己喜欢吃的菜,慢慢的吃着,桌子上有一瓶茅台,是她为郑诚叫的,半眯着眼睛,汪小洋为自己倒了一杯,小小的啄了一会,她的眉邹了起来。郑诚推开包间的门,正好看见汪小洋颦着眉端着酒杯,他急忙关了门大步走过去说着:“这是做什么?你不常喝酒,容易伤胃,你看你还都没吃东西。”郑诚伸手取走汪小洋手里的酒杯,心疼的不知道该怎么对汪小洋。 汪小洋微微低头,侧着的小脸,眼角那滴眼泪就清晰的进入了郑诚的视线。郑诚的心更疼了,他坐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大手握着汪小洋的小手,疼惜的抚摸着:“是不是不开心,你跟我说,这些年,你委屈了。” “我不委屈,我怎么会委屈呢?”汪小洋抬头看着郑诚,她的眼泪终于滑了下来说着: “这些年,苦的并不是我,你放心,我很好,这几天泽宇就要把他爱的女人领回来给他爸爸过目,到时候他们一家和睦,子孙满堂,多好的事情。” “你真是,哎,小洋,你这样让我都心疼。”郑诚重重点头,大手拍在了桌子上,做了一个决定:“我们结婚。” 汪小洋抬头,不敢相信的看着郑诚,郑诚双手将她抱在自己的怀抱里,温柔的说着:“你都是我的人了,我必须为你负责,小洋,你离开单啸天那个傻子,嫁给我,好不好?” 包间一下静了下去,只有汪小洋轻轻的抽泣声,她在郑诚的怀抱里,轻轻的摇摇头,她的下颌放在他的肩膀上,那双流着泪的眼睛静静的看着对面的墙。汪小洋没有直接的拒绝郑诚,她说还不到时候,这个时候和云泽宇提出她要和单啸天嫁给郑诚,她会给郑诚带来麻烦的。 郑诚一下激动了,他知道汪小洋是担心云泽宇找自己的麻烦,他拍着胸脯保证他不会怕云泽宇的。虽然有郑诚这样的话,汪小洋依然没松口,她斟满了一杯酒递给郑诚,含情脉脉的看着他。那一天,郑诚喝光了大半瓶茅台,他拉着汪小洋的手喃喃的说着话,他等了她这么多年,绝不会再让汪小洋跟着单啸天,他一定要云泽宇好看。 汪小洋叫了王萍上来,跟着她一起将郑诚扶到了客房里,汪小洋看着王萍,点了点头,她慢慢退出了屋子。窗帘被拉上,房间里的光线一下就暗了下来。 “小洋,小洋,我爱你,我一定不会让他在欺负你了,我们结婚。”郑诚呓语着,他挣扎着起身,寻找着汪小洋。房间里的光线很暗,一个身影背对着郑诚站着,郑诚深深嗅了一口气,熟悉的香水味,缠绵的爱情海味道,他向着那个身影扑了过去。一声娇喘,那个身影倒在了郑诚的怀抱里。 房间的门外,汪小洋静静的站着,她的视线平静的看着客房的门,伸手从包里取出香烟,自己点燃一根,悠悠的吐了一口烟圈。 人生在世,有人追求权势,有人追求金钱,有人想要合家欢乐,有人想要左拥右抱,汪小洋已经看透了太多奢华,她要的是自己的儿子高高在上,她要的是云家付出代价来。汪田田没找到她妈,她端着盘子一路往客房来,在楼梯上她遇见了汪小洋。 “田田,慌张的要去哪里?” “洋姨,你看见我妈了吗?”汪田田举高了盘子说着:“刚刚她说要让我做多几盘菜,我想问问她要做哪几样。” “不用做了。”汪小洋亲热的拉着汪田田走下楼,亲切的说着:“我和你妈打好招呼了,我带你去买些新衣服,我看见几款很适合你穿。” 汪田田的眼睛一亮,不过很快,她又黯淡了下来,她低着头说:“我还是留下来帮妈妈吧。”最后,汪田田还是被汪小洋拉走了,恋洋小馆里最后一批客人离开,汪小洋拉着汪田田离开。整个恋洋小馆陷入一片安静中,那一间拉着窗帘的客房里,一片春色。 老当益壮的郑诚耕耘在王萍的身体上,他痴迷的呓语着他这些年压抑着的对汪小洋的爱,就像初入爱河里的少年郎。王萍的双手紧紧的攀着郑诚的肩膀,眼泪禁不住流了出来,她的身体被填满,心却空虚的厉害,如果身上男人口中念念不忘的女人是她,该多好。 人都是贪心的,当他饥饿的时候,他想要是有一块面包该多好,当他拥有一块面包解饿了后,他又想要是有一杯牛奶该多好,没有尽头的欲望,一环套着一环,将人的心束缚住,拖进欲望的深渊里。干渴了太久的河床,在被雨水滋润后,就会越发的渴望雨露,寂寞太久的身体,一旦有了另一个身体的契合,就想日日夜夜耳鬓厮磨。 那一夜,他们都没有走出客房的屋子,那一夜,他们直到被对方榨干了最后一丝力气,然后相互拥抱着熟睡。在入睡的前一刻,郑诚痛下狠心,对云泽宇动手。王萍心里发誓,一定要让这个强壮事业有成的男人成为自己的下一任丈夫。颠鸾倒凤的滋味,深深的抓着他们的身体,也拉开了他们以后纠缠的人生。 清晨的阳光照射进别墅里的美人蕉上,晶莹剔透的露珠在兰兰上滚动着。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五十章 结婚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