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四十九章 通红

舒伟兴的手术进行的还算顺利,但是因为身体老了,恢复的要慢,梁青山建议给舒伟兴转一个清净些的病房,云泽宇在公司处理完事情又赶回了医院,守在舒伟兴的床前,郑俊东几次想让他回去休息,云泽宇都拒绝了。 梁青山心里明镜似的,这是在争取老丈人的分数,舒伟兴的印象分直接影响着舒晓兰对云泽宇的印象。 那天晚上云泽宇没回去吃饭,他打了电话回去,杜梅一脸哭腔的对他说,那个廖以轩又来了,要蹭晚饭,吴明竟然是睡着被廖以轩找人给抬来别墅的。云泽宇沉默了会,让舒晓兰接电话。 杜梅磕磕巴巴的告诉云泽宇,舒晓兰被廖以轩拉去外面栽西红柿苗,廖以轩也不知道从哪里买了些西红柿苗来,要在美人蕉旁边的空地上栽一行。挂了电话,云泽宇眸子暗沉的厉害,廖家复杂的环境,精心培养出来的接班人,会心性纯到哪里去? 别墅里,吴明躺在客房的床上,舒晓兰睡的迷迷糊糊的被廖以轩拉到别墅前的美人蕉旁边,一个大袋子里放着一些西红柿苗。 “这是我从地里挖出来的。”廖以轩指着那些西红柿苗,傲娇的说着:“看,哥哥对你好吧,过一阵你就可以吃到新鲜的西红柿了。” 舒晓兰小时候见别人弄过,她好奇的蹲下来看着那些带着融融毛的西红柿苗,问着:“你会栽吗?” “别小瞧哥,哥岂止会栽,哥还会指挥人栽。”廖以轩的手指了指林全波,大言不惭的说着:“放心,保证你一定吃到又大又红的西红柿。” 林全波沉默着,用工具清理着那一小片空地,这地他本来想留着种一些新品种的美人蕉,现在只能延后一年了。真正做事的只有林全波一个人,廖以轩手弄上了一点泥巴,他就忍受不了的跑去洗手,然后晃悠悠的回来,手里端了两杯新鲜榨的果汁,递给舒晓兰一杯,他自己一杯,慢慢的喝着。 “吴明不是跟着你的吗?”舒晓兰没看见吴明跟着来,她就看见廖以轩光明正大的将她从卧室里拉了出来。 听见这个问题,廖以轩笑的很是狡黠。廖以轩炫耀的告诉舒晓兰,他只是轻轻的吻了下吴明,然后吴明就成了睡美人,这和童话里说的,完全相反,最后,廖以轩用一句他认为很经典的话做了总结:“童话里果然都是骗人的。” “咳,咳。”林全波不断的咳嗽着,他被廖以轩骇到了。廖以轩很好心的去帮林全波捶着后背,林全波身体急急躲着,说的话也结巴了:“使不得,使不得,廖少爷,我是粗人,身上都是土,会弄脏了您的手。” “你是不是嫌弃我手脏?”廖以轩眯着那双迷人的桃花眼,绷着俊俏的瓜子脸,一脸的不高兴。 林全波为难的看了看舒晓兰,他连连说着:“不是,不是的。” “那就让我帮你拍。” 林全波本就是老实人,他硬着头皮将后背转到廖以轩面前,无奈的说着:“好吧。” 廖以轩开心了,他还真的那手轻轻的拍着,那动作轻柔还真带着几分拍背的架势。这下轮到舒晓兰被果汁呛到了,她真的没想到廖以轩还真给林全波拍背,她看着廖以轩笑嘻嘻的给了她一个他明白的眼神,他说:“妹妹,你别吃醋,我一会就给你也拍拍后背。” 舒晓兰满脸黑线,她实在是琢磨不透廖以轩的性子,为了防止廖以轩真给自己拍背,她放下了杯子,拿着西红柿苗帮着林全波去栽。然后廖以轩就兴致勃勃的蹲一边看着他们俩栽,真的是指挥的很有架势,该填土的时候,他让浇水,该浇水的时候,他让施肥。林全波告诉廖以轩,不用施很多肥,这土壤之前翻过,他年前就弄了烧的麦秸灰放在土里。 “幸好,你放的是麦秸灰,没有其他的。” “还有一点自然肥料。”林全波脸涨的通红,闷头干活,表情有些讪讪的。 廖以轩来回左右的看了一眼,问着:“你养猪了?” “没有。” “哦,那就好。”廖以轩松了口气,脸上的表情也没那么紧张了,他对舒晓兰说:“几天我去买苗,那人还建议我弄点猪粪上,说是自然肥料,不用花钱,结出来的西红柿又大。” 舒晓兰看看廖以轩,又看看头低的更低的林全波,她想到了另一个可能性。 “啊。”廖以轩突然跳了起来,双脚连连后退,有些惊恐的看着林全波叫着:“你该不会用的人粪?”这个答案,舒晓兰想到了,她瞪着廖以轩,继续的忙着。廖以轩已经不能承受的要崩溃了,他颤抖着说:“我刚才还用手挖了那土呢?”这一下子,他刚刚喝肚子里去的果汁,都难受的要吐出来。 “是童子尿。”林全波急急的解释着:“是从附近的菜市场里接的童子尿,而且是年前浇的。”为了保持土壤里的肥料,林全波都很用心的保持着土壤的肥性。 廖以轩还是不接受这个说法,舒晓兰看着林全波困窘的样子,她忍不住说着:“现在有多少东西吃进嘴巴里,你能看的全它是怎么长出来,做出来的,你看不见,所以你心里以为是绿色的,是你能接受的,这只是心理作用,你怎么知道你吃的菜是什么浇灌的,你吃的肉是不是瘦肉精做的,你吃的牛肉不是猪肉用牛肉膏做的,你吃的鸭蛋有没有苏丹红?” “我当然知道,我吃的东西都是经过特殊配置的。” “是吗?你能特殊配置,那你去酒店吃饭,你能要求酒店单独给你特殊配置?你口渴喝的饮料,也是超市给你特殊配置?一道菜,多少道程序,加多少调料,你能一一特殊配置吗?”舒晓兰越说越激动,她看着廖以轩,有时候觉得他像个孩子,有时候觉得他很精明,现在她觉得他太白痴了。说到最后,她都不知道廖以轩是怎么长大的。 林全波看看舒晓兰又看看廖以轩,低头小声的说着:“是我没做好。” “不,林叔,你做的很好。”舒晓兰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对林全波坦诚的说着:“我觉得任何一种肥料都不会有你用的好,我相信这些西红柿会长的很大很红,很好吃。” 廖以轩憋着嘴巴,眼睛都红了,他在一边不肯甘于被冷落的说着:“那是我挑选大的西红柿苗。” 舒晓兰看着廖以轩一副被欺负了的孩子模样,她忍不住想笑的说着:“是,到时候熟了,一定把最大的那个留给你。” 接下来的工作,进行的很顺利,林全波和舒晓兰一起将那些苗按照一定的距离都栽好,廖以轩在一边指挥了一会,就被舒晓兰拉了过去,三个人一直忙到天黑下来。别墅里的灯光都打了开,那些美人蕉在灯光下别有一番景致。倒是显的旁边的那些西红柿苗可怜巴巴的。廖以轩担心那些苗养不活,他犹豫着让林全波明天再去弄点童子尿。 林全波让他不用担心,过两天这些苗就会长的很好,现在换一个地方的水土,是要有个适应期的。舒晓兰在一边听着,忍不住笑了。廖以轩的脸红了,在夜色里,透着几分媚惑,那双勾魂的桃花眼,让人看一眼,都忍不住心砰砰的跳。 吴明终于醒了,摇摇晃晃的下了楼,他站在门口,看着廖以轩在舒晓兰身边象一个小情人似的忸怩,他一头撞门板上,廖以轩就是个混世魔王。那一天晚上,廖以轩非要林全波和杜梅一起上桌吃饭,云泽宇不在,他也不管吴明的冷气呀,还嚷着要和林全波喝几杯。 吴明当时很酷的在饭桌上告诉廖以轩:“你喝醉了,我也会把你打包抗回去的。”真如吴明所说的,廖以轩喝醉了。饭后,他抱着舒晓兰的胳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说着各种不着边际的话,他说他从小就隔几天被关在黑黑的房子里,每次都有人给他送饭吃,抹黑上厕所,什么都是静悄悄的,他不知道白天黑夜,他已经很乖了,他们还是要让他进去。 “他醉了,夫人,我送他回去吧?”吴明沉着脸站在一边,眉角突突的直跳,在不弄走廖以轩,回头云泽宇回来撞上了,被关黑屋子的就是吴明了。 廖以轩双手紧紧的抱着舒晓兰的胳膊,妹妹,妹妹的叫着。舒晓兰将自己的胳膊从廖以轩的手里抽出来,她接过杜梅递过来的湿毛巾给廖以轩擦着脸。吴明站在一边,实在是郁闷,舒晓兰对廖以轩的态度,太暧昧了,什么哥哥妹妹,肉麻兮兮的。 “带他回去吧。”舒晓兰给廖以轩擦好了脸,她站起身来走向卧室,喃喃的话语从她的身后飘过来:“我真的很想有一个疼我的哥哥,这样爸爸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吴明看着舒晓兰关上卧室的门,他毫不客气的伸手抓着廖以轩的胳膊,就要扯起来。 廖以轩突然睁开了眼睛,微笑的看着吴明开口:“你不能这么粗鲁,就算你心里在吃味,也必须的装出大度来,因为你是男人。” 吴明沉默着,他收回抓着廖以轩的手,站好身体,不卑不亢的说着:“廖少,请吧,不要玩的太过火,触碰到了云总的底线,你知道后果。” 撇了下嘴,廖以轩不置可否的起身,慢腾腾的往别墅外走去。杜梅端着煮好的醒酒汤出来,看着他们出门,想开口让廖以轩喝完在走,林全波拉住了她的胳膊,对着她摇摇头。 林全波没喝醉,他看的清楚,廖以轩也没醉。外面的月色很好,廖以轩没坐车子,而是一个人信步走着,吴明也没拦着,他在后面开车慢慢跟着。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四十九章 通红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