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四十八章 呼啸

“你先端出去。”舒晓兰不想纠结在这个问题上,她躺回床上,打了个呵欠,这一次她是很快就睡着了。如果只是吃吃睡睡,这样的日子过的倒也是很快,舒晓兰想好了,既然不能出去,与其胡思乱想,,不如好好的休养身体,熬过这三个月,她就可以走的远远的。那碗燕窝,杜梅放在了冰箱里,她本想给云泽宇打电话,想想还是没有拨出去。 舒伟兴没有出差,他又找了份新的工作,给一个停车场看门,收取停车费,每天从早上开始七点开始,到半夜收工,这本来应该是两个人的工作,他一个人接了。郑俊东给云泽宇打电话,就是请示怎么处理这件事,按照合同来约定,舒伟兴不能兼职,最起码云氏没同意他的辞职。 云泽宇开着车去了那个停车场,很大的地方,小车、摩托车,进进出出。舒伟兴满身都是汗,站在门口收票,发票,等没有车辆进出时,他才能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喝点水,休息下,郑俊东调查过这个停车场,是郑婉玉找了关系介绍给舒伟兴的,他那个妹妹真让人头疼。将车停到路边,云泽宇下了车,走了过去。 舒伟兴看见了云泽宇,他凝着眉,不言不语,直到云泽宇站在他面前,舒伟兴才重重的哼了一声。 “舒顾问,这是你的辞职信。”云泽宇递给舒伟兴,继续说着:“于公,公司希望你收回去,在好好的考虑下。于私,我想晓兰也不想看见您这么辛苦。” “我辞职了,云总,我不会在回去上班,也不会收回辞职信,如果你真的不能做到我要求的,就放了我女儿回来。” “她给了我三个月时间追求她,如果我不能让她爱上我,我就要知难而退,舒顾问,我很想成为您的女婿,作一个半子,我知道您会质疑我的诚意,您心里一直认定的女婿人选是孟远航。” 舒伟兴突然提高了声音,声音愤怒着:“不要提他,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我的女儿绝不会成为你们的牺牲品,云总,我会带走我女儿,她不爱你,她会自己选择自己走的路,如果你再伤害她,我作为父亲,绝不会放过你。”最后的话,舒伟兴说的激扬坚定。 看着舒伟兴,云泽宇恍惚了下,他想起那天晚上在魔寐的舒晓兰来,他终于知道她的性子来自于哪里。有一辆车子急速的从舒伟兴的身后开过来,擦着他的身体要开进停车场,舒伟兴急忙伸手按下栏杆,那车头在撞上栏杆后,才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个染着红色头发的年轻男人叼着烟奔了下来,直接的冲向舒伟兴吼着:“你找死。” 舒伟兴站直了身体,就要给那个年轻人一个教训,那年轻人举起在空中的拳头被云泽宇的大手紧紧地钳制住。 云泽宇紧紧的看着那年轻人,冷冷的说着:“道歉。” “我为什么要道歉,啊,你,我的胳膊。”年轻人大叫着,一脸痛苦的矮下去了身子。 云泽宇加重了手里的劲道,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那年轻人:“道歉。” 舒伟兴大步走过去,他说:“云总,这是我的工作,你不要插手,我……”舒伟兴的话还没说话,从车上就下来了另一个年轻人,他的手里举着一把匕首,对着云泽宇就扎过来。云泽宇一脚抬起,就踹了过去,那年轻人身影也是灵敏,竟然躲了开,匕首顺手对着舒伟兴就刺了过去。噗的一声,匕首没入舒伟兴的身体,他不敢相信的看着那匕首在自己的肚子上。 “舒顾问。”云泽宇奔过去,一手接住舒伟兴倒下去的身体。那两个年轻人一见出事了,慌张的跑上车子。 舒伟兴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云泽宇的身后,手颤抖的抬起指着车子的方向,瞪大了眼睛。云泽宇一回头,他看见了那开着的车窗上一张熟悉的脸,那不是舒艳丽吗?舒艳丽脸上的表情很怪异,竟然是笑着的。车子很快倒退,在撞上路边的一棵树后,飞快的逃离了现场。 云泽宇打了120急救,然后又打了电话给郑俊东并报了警。舒伟兴大口的喘着气,血顺着匕首流出来,濡湿了他的衣服,云泽宇不敢动,他已经拨打了几个电话催急救车。 “云泽宇,你是真的爱我的女儿吗?”舒伟兴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云泽宇,他努力的说着:“你有钱有势,有那么多漂亮的女人。” “我什么都没有。”云泽宇低头看着舒伟兴,他认真的说着:“我和您说过的那些话,都是真的,我爱舒晓兰,我没有一个真正的家,我其实很羡慕晓兰,她有一个很爱她的爸爸。”说到最后,云泽宇的眼睛红了,他的心里比任何人都渴望一个温暖的家,他很明白自己生命里的缺失。“舒伯伯,不要说话了,救护车很快就来了,您一定要撑住,晓兰需要您在她的身边。”舒伟兴对舒晓兰有多重要,云泽宇很清楚,他突然觉得自己在舒伟兴面前,是那么的卑微,第一次,他不敢直视舒伟兴的双眼。 120的车子很快赶了来,梁青山随着车一起来的,正好在他医院附近,这也得感谢郑婉玉,她为了方便来看望舒伟兴,就在医院附近寻找了个看守停车场的工作给舒伟兴。 云泽宇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血,警车呼啸的声音由远而近,他一直守在舒伟兴的身边,舒伟兴最后上救护车之前,他的手抓住云泽宇的胳膊,对云泽宇说了最后一句话:“不要让晓兰知道,还有她妹妹。” “我答应你。”云泽宇看着舒伟兴苍白的脸,被抬上救护车,他眼睛涩涩的。郑俊东跟着也赶了过来,他告诉云泽宇那辆车子已经被警察拦截住,初步推断车子里的几个人都磕了药,事情比较棘手,这件事云氏不好出面,郑俊东让云泽宇避一避,已经有记者得到消息往这边来了。 “我去医院。”云泽宇走向车子。 郑俊东急忙跟上,试图让云泽宇回公司,他说:“云总,您先回公司,我去医院,任何情况,我都会第一时间向你汇报,要不,你先回去陪陪她。” 云泽宇摇头,他不能回去,现在看见舒晓兰,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告诉她,云泽宇最后还是坚持去了医院,他说他不能因为媒体而改变他要做的事情。 “云总,云总。”郑俊东追着云泽宇的车子,看着那闪烁着远去的车灯,他跺了跺脚,这骨节眼上,折腾出这样的事情,尤其是那个舒艳丽,真不是省心的主。医院里,云泽宇赶到的时候,舒伟兴已经进了急诊室,郑婉玉忐忑的站在急救室外,梁青山不许她进去,她焦躁自责的坐立不安。 “你怎么来了?”郑婉玉看着云泽宇,目光闪烁的避开了他咄咄逼人的视线说着:“你去青山办公室等消息吧,这里很容易被人拍到。” 云泽宇看着郑婉玉,然后问她:“是你给找的工作?我希望你在做事情前,最好过过脑子。” “我怎么没过脑子了,如果不是你囚禁着晓兰,至于让舒伯伯这么大岁数还累腾吗?” “他在云氏有工作,云氏的保全工作也需要他的规范,郑婉玉,这样的事情,我不想看见第二次,你该知道晓兰只剩下她爸爸一个亲人了。”郑婉玉气恼的看着云泽宇,禁不住问着:“你是真的爱舒晓兰吗?你和她签的合约,是真的还是糊弄她的?” “这和你无关。”云泽宇的口气有着的警告和凌厉,他和舒晓兰之间的合约没算上郑婉玉这个意外,他也没想到舒晓兰会把这件事都告诉给郑婉玉。 对于云泽宇冷傲的口气,郑婉玉很是不屑的哼着:“怎么和我没有关系,云总,如果你不爱她,就不要在伤害她,如果你爱她,就更要好好的疼爱她,女人都是容易受伤的动物,你知道吗?你不知道,你就知道绷紧着脸装酷,我真的不希望她和你在一起。” 一个护士从急救室里出来,对着郑婉玉和云泽宇开口:“郑姐,梁医生让您给他泡杯茶,他很渴。” “他不是在手术吗?口渴,忍着。”郑婉玉的话音一落,顿时就明白过来梁青山的意思了,她尴尬的咳嗽了声,视线扫过墙上的警示牌上那‘不许大声喧哗’几个字。 云泽宇伸手揉眉,他最近怎么了,一但事情和舒晓兰牵扯上关系,他所有的冷静睿智就失控,这不是好现象。小护士对着郑婉玉怯怯的笑了笑,护士口罩上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最后落在云泽宇的身上,直到急救室的门关上了,才阻隔了那道视线。 郑婉玉撇嘴,如果舒晓兰真的和云泽宇在一起,就是打发这些狂蜂浪蝶都的很累。虽然不情愿,郑婉玉还是把云泽宇请到了梁青山的办公室,其实在急救室门外等,和在办公室等,一样的。 梁青山打了麻药,手术好了,也得昏迷几个小时,以郑婉玉对梁青山的了解,舒伟兴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就是要养好了。在办公室里,郑婉玉各种找着话题敲打着云泽宇,云泽宇不是接电话就是保持沉默,偶尔冷酷的说一句,还是让郑婉玉不满意的。最后郑婉玉干脆也不搭理他了,自己在那里把玩手机,眼角看着云泽宇在接电话,他脸色不太好看,郑婉玉知道这是她哥打给云泽宇的,她很好奇她哥说了啥。 手指在手机按键上输入一行字,郑婉玉发给了郑俊东,不过郑俊东没有回给她,这样郑婉玉懊恼,别人家的哥哥都是很疼妹妹,她这个哥哥是对云泽宇好忠心。 云泽宇挂断了电话,站起身来对着郑婉玉开口:“我要回去公司一趟,你如果能守口如瓶,过几天让你哥哥带你去看看晓兰。” “真的?”郑婉玉跳了起来,一脸激动,她看着云泽宇微微点一下头,然后转身走向门口,郑婉玉在后面摆手:“云总,走好。” 云泽宇的身影消失在门后,郑婉玉对着关上的门做鬼脸。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四十八章 呼啸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