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四十七章 廖家

“廖以轩。”一声冷喝突然响起,打断了廖以轩后面的话。舒晓兰没回头,只听声音就知道云泽宇回来了。她看着对面说的手舞足蹈的廖以轩成了雕像,然后嗖的一下就跳上了沙发。 云泽宇绷着脸,怒火燃烧着他深邃的眸子,他没想到廖以轩竟然会跑到这里来胡闹,大步走到沙发边,他伸手就要去抓廖以轩。廖以轩尖叫了一声,在沙发上跳动着,动作敏捷的先一步跑到舒晓兰的身边,缩在她那里,双手抱着她的胳膊苦兮兮的说着:“妹妹,救我啊,他要对哥哥动粗,呜呜呜,哥哥好害怕。” 云泽宇回头,他看着沙发上的白情也,脸色一时间成了调色板,他咳嗽着,努力让声音听起来趋于平缓:“晓兰,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先回卧室躺会好不好?” “不好。”廖以轩大叫着:“妹妹,你答应哥哥保护我的,你看,大猩猩又过来了,天啊,好多毛。” 云泽宇的脸色都很难看了,锐利的眸子,幽暗深邃的可以结出冰棱来,原本就棱角分明的五官,此时更是跟刀刻一般,全身散发着震慑人的气势。舒晓兰仿佛没看见云泽宇,她的视线随意的落在他的身后,然后说了一句:“我饿了。” 起身,舒晓兰没在理会云泽宇和廖以轩,她觉得他们需要好好叙叙旧。她的身后,廖以轩一声凄厉的声音响起:“妹啊,哥哥要羊入虎口,你忍心吗?” 云泽宇眼角跳动着,他看着舒晓兰对他视而不见的经过他的身边,云泽宇的大手扣上了她的手腕,轻声的说着:“我让梅婶给你熬汤喝,你先去躺一会。” 廖以轩双手捂住脸,一双还带着泪花的眼睛在指缝里露出来,眨巴着,不敢相信他刚刚听见的那么温柔的声音是云泽宇说出来的。舒晓兰不置可否,她被廖以轩闹腾的有些累,不过或许他在这里住,她就不用单独面对云泽宇。廖以轩被云泽宇给拽到了二楼的主卧,廖以轩也不哭了,双手揉揉眼睛,拽拽的对云泽宇说着:“我可是你大舅子,云泽宇,你别以为把了我妹妹,就能怎么地了。” “这句话是我说才对吧?”云泽宇压着怒火,他看着廖以轩说着:“为什么不上飞机?你知道他们都在那边等着你吗?你太胡闹了,怎么能这么任性。” “别对我说教,哼,我就是不回去,他们不让猛子踹了那个贱男人,我就不回去。” 云泽宇的眉紧紧的邹着,他看着拽拽的廖以轩,他没想到他昨天晚上把廖以轩灌醉了,廖以轩还是能在大清早溜的人不知鬼不觉。“你必须回去,你奶奶很担心你。” “不,奶奶担心的是廖家的脸面,你放心我在这里住,绝不会给廖家丢脸了,你要是真的把我丢回去了,我就使劲的闹,能折腾多大就折腾多大,哼,你们都从小不关心我,不心疼我,现在倒是嫌弃我。” 压着性子,云泽宇想起廖以轩幼时的经历,他缓和语气的说着:“没人嫌弃你。” “你要是不嫌弃我,干嘛逼我回去,还不是嫌弃我?”廖以轩看着云泽宇吗,动情的说着:“我以为你最起码能了解我,可是你也这样对我,逼着回去,只为了廖家的脸面,可是你想过我没有,我需要的是真正的家,不是囚笼?” 云泽宇很想喝一杯咖啡,他走到窗口,看着楼下的美人蕉,双眼紧紧的锁着。每个人都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家庭,也没人能够选择自己的父母,廖家在部队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而这也是牺牲了很多才成就的,为了一代一代的巩固下去,他们必须的牺牲。而廖以轩的牺牲,从一出生时就开始了,他现在这个样子,也是这些年被环境逼迫的。 久久的,就在廖以轩以为云泽宇会同意自己留下时,云泽宇拨通了廖家的电话,廖以轩当时就跳了起来,他冲过去要抢手机,结果在听见云泽宇开口的第一句话时,硬生生身体急刹车,愤怒的脸立即转为晴天。 云泽宇保下了廖以轩多在这个城市待些日子,条件就是廖以轩不许闹事,不许赖在这个别墅,他会给廖以轩找其他住的地方,还会给廖以轩配一个专门的保镖。 “我不要那个吴明。”廖以轩大叫起来,第一时间点出了他对吴明的排斥。 云泽宇邪魅的一笑,他告诉廖以轩:“你说对了,他就是你的保镖,回去和他做保镖,你选一个。” “我?”廖以轩张大嘴巴,他半天没说出后面的回去两字。 杜梅做了一桌子的好吃的,因为舒晓兰还在养身体,冷菜很少,廖以轩一脸轻松的跟在云泽宇的后面走下楼梯,在看见坐餐桌边的舒晓兰时,他伸手做了个胜利的手势。舒晓兰勾着唇角,看来廖以轩是留下来了,她终于不用单独和云泽宇一个屋檐下了。结果对面坐着的廖以轩直接的来了一句:“妹妹,以后我会常来看你的。” 舒晓兰拿着筷子的手一抖,敢情廖以轩没斗过云泽宇,也是,云泽宇这样的妖孽,只能老天收拾了。 云泽宇将一块脆皮猪脚放在舒晓兰的碗里,对廖以轩开口:“吃饭吧,吴明一会就到。” “不是吧,至于这么快要将我扫地出门,妹妹,你看他?你所托非人啊,你,算了。”廖以轩最后的话在云泽宇犀利的视线里,夭折在了他的嗓子眼里,吞回了肚子。 不过他还是怒其不争的看着舒晓兰,那双潋滟的桃花眼,眨啊,眨的,对着舒晓兰使眼色。 “喝点汤,对身体好。”云泽宇抬手,给舒晓兰盛汤,一脸温柔,还体贴的给她吹了吹,试了下温度。 这一切看的廖以轩吐血,性别歧视啊,云泽宇果然是重色轻友,有异性没同性的家伙。饭后,舒晓兰在客厅慢悠悠的吃着水果,吴明带着几个彪汉赶了过来,一行人直接上二楼,很快拎着一个一个大大的黑皮箱走下来。 廖以轩在后面小媳妇样的各种不情愿下来,他后面是一脸冷色的云泽宇,无论是谁看了这样的景象,都会为廖以轩鞠一把同情泪的。 “妹妹,哥哥走了,你不要太想我,我一定天天来看你一次。”廖以轩凄凄惨惨戚戚的对着舒晓兰说着:“大猩猩很吓人的,你要是实在过不下去了,哥哥来带你离家出走。” 舒晓兰正吃到一半的苹果,不知道该不该放嘴巴里了,她看着廖以轩那张充满了无奈的脸,想起什么,她站了起来走过去。 “妹妹。”廖以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双手抱住舒晓兰,很是悲伤的说着:“妹妹,我会想你的。” 舒晓兰被他弄的,心里也有些堵的慌,虽然今天刚刚认识,又莫名的多出来的哥哥,不过经他这么折腾,还真是有些伤感。 云泽宇大手提着廖以轩的胳膊,冷着脸,沉声对着他开口:“你也折腾这么久了,还想着弄哭一个在走吗?”廖以轩挣扎着,还想在和舒晓兰离别一会,云泽宇没给他机会,直接的丢给吴明塞进了汽车里。 舒晓兰站在客厅那里,看着车子一辆一辆开走,廖以轩在汽车里脸贴在车窗上,对着她摇手,说着什么,她听不到,耳边倒是传来云泽宇的声音:“别被他迷惑了,从小到大,他用这样的招数对付了身边每一个人,他已经长大了,有必须面对的责任和承担。” 这只是一个插曲,舒晓兰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见了半天已经哭了三次的廖以轩有种特别深刻的印象,想了想,她归结为他身上应该是有种某种魔力的。云泽宇本想多停留在别墅里一些时间,郑俊东给他打了个电话,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匆忙的离开了。别墅里又只剩下舒晓兰和杜梅夫妻俩,,舒晓兰回去房间补交,躺在床上,她眼前总是浮现廖以轩那张哭的惨兮兮的脸。 舒晓兰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想到了郑婉玉,在她和云泽宇签了合约后,她私下里问过郑婉玉,郑婉玉当时很惊奇的告诉舒晓兰,既然云泽宇肯提出这个,就一定会遵守的,他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男人,尤其是还经过律师,舒晓兰想不明白了,云泽宇到底是真的想放她走,还是障眼法? 客厅里,卧室里,都有电话,舒晓兰也看见了,心里很想拨一个电话出去,她最后都忍住了没有拨出去,因为她不确定云泽宇有没有监控这些电话,她不敢去试,之前他送给自己的手机,她没有带出来,醒了后就没有看见。一个人坐在床上,脑子里胡乱的想着,直到杜梅敲门,她炖好了燕窝,给舒晓兰端了过来。 “这是云总交代的,夫人,多吃点燕窝对身体好。” 舒晓兰摇头,她拒绝吃,她不想被云泽宇养的娇贵了,她就是舒晓兰,那个普通的,很平常的一个人。 杜梅倒是没想到舒晓兰会拒绝了,她以为是不合舒晓兰的胃口,她站在那里,努力的用她知道的告诉舒晓兰燕窝的好处,不但能让皮肤光滑有弹性,还能保持身体的年轻,调节肠胃功能。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四十七章 廖家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