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四十六章 煞白

“谁说哥不会弹的,我现在就给你弹。”廖以轩说着,伸手就把那几本琴谱丢到一边,嘀咕着:“云泽宇就是个奇葩,竟然买的琴谱里,连这么好听的曲子都没有,你说,他是不是土包子。”显然廖以轩也没想从舒晓兰那里听到答案,他的手指放在钢琴键上,飞快的弹奏着,他的手指修长而骨节分明,在黑白键上飞舞着,优美的曲子流淌在玻璃房里。 舒晓兰真的没想到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能弹出这么好听的曲子来,虽然是外行,她还是听的出来,廖以轩弹的很好。坐在钢琴前的廖以轩弹的很投入,完全忘记了身边坐着的舒晓兰。舒晓兰静静地听着,她想起自己的果汁,转头去茶几上拿了果汁,她坐在茶几边的坐垫上,看着眼前如画的男子在葡萄藤下倾情弹着钢琴曲,她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会拒绝廖以轩。 一曲弹毕,廖以轩回头对着舒晓兰灿烂的一笑:“哥弹的怎么样?” “还可以。” “什么还可以?”廖以轩大叫着:“明明是很好,你是不是嫉妒?哼,我就知道,你们都长的没我好看,就说我娘,你们都没我有本事,就说我奇葩,你们才奇葩,你们全家都是奇葩。” 噗,舒晓兰刚刚喝到嘴巴里的果汁喷了出来,这架势,完全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啊,她倒是很好奇廖以轩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生长的。 抽了纸巾擦着地板上的果汁渍,舒晓兰决定回去下面的卧室睡觉。廖以轩直接的走过来,坐在舒晓兰的对面,不满的说着:“你把我的果汁喝了,还喷出来浪费掉,你真不是个好主人。” “我本来就不是这里的主人。”舒晓兰慢条斯理的说着,她将脏了的纸巾丢垃圾桶里,起身要走,她的手腕被廖以轩抓住了。 他跟着她站起来,小心的问着舒晓兰:“生气了?” “松手。”舒晓兰没挣脱,毕竟对方认识郑婉玉。 廖以轩还真的很听话的松开手,然后双手举起,那双勾魂的桃花眼里,大颗大颗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就这样的掉下来了。他也不知道,就看着舒晓兰哭,眼睛带着委屈和控诉的看着舒晓兰。 舒晓兰转身就走,走了几步一下又站定了,她回头瞪着廖以轩,廖以轩还在那里哭,一点声音都没有,哭的一点都不矫情。“好了,我不生气,你别哭了。”舒晓兰看着廖以轩,她头疼,只是想上来清净下,看来还不如在卧室里躺着呢。 廖以轩笑了,上一秒眼泪还前仆后继的离开眼睛,下一秒就阳光灿烂的能让人吐血,他两步走到舒晓兰面前,对着她伸出左手的小指来。看着舒晓兰疑惑的眼神,他说:“我们拉钩钩,你不生我的气。” “你真的是为了这个哭的?”舒晓兰颤悠悠的伸出小指,她现在非常理解郑婉玉为什么要把他打包快递了。 廖以轩的小指勾了勾舒晓兰的小指,很认真的说着:“因为我重视你啊,我只对我觉得重要的人哭。” “我们刚刚认识。” “一见如故这个词语你不会没学过吧?”廖以轩瞪大水汪汪的桃花眼惊讶的看着舒晓兰,一脸的悲悯,他继续的说着:“你比我还可怜,你放心,以后我会对你好的。” “不用了,非亲非故,你不用对我好。”舒晓兰说的斩钉截铁,无功不受禄,她也不想在和云泽宇拉巴不清了。 “谁说我们非亲非故的,你是我妹,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 “我爸什么时候有了个这么大的儿子?”舒晓兰摇头,再摇头,肯定没有。 廖以轩狐疑的看着舒晓兰,然后更加的觉得她比他还要缺爱,他说:“刚刚我们认的兄妹你不记得吗?我说哥,你也没反对你不是我妹啊?就这么的定了,放心,你跟着哥,一定吃香的,喝辣的。”末了,廖以轩仰头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后,感慨着:“哥终于找到妹妹了,比哥还惨的人。”感情,他是要在舒晓兰这里找平衡的,舒晓兰看着廖以轩,哭笑不得。 接下来发生的,真是太颇具戏剧性了,廖以轩竟然打了个电话出去,很快杜梅就一脸惊恐的跑上来。下面来了几个人,提着十几箱行李,杜梅不好做主,问舒晓兰怎么办,她打电话给云泽宇,云泽宇没接。廖以轩听着哈哈大笑,他告诉舒晓兰:“妹妹,那是我的行李,我去告诉他们放哪里。”说完话,廖以轩欢快的跑了出去,他要去找个最好的房间住,还要告诉他们怎么摆放他的行李。 “夫人,这怎么办啊?”杜梅脸煞白的,声音都发抖:“这要是被云总知道我私自放这么多人进来打扰夫人,我……” 舒晓兰本想袖手旁观,看着杜梅真的是被吓到了,她禁不住开口:“不用担心,云总和廖先生很熟,你去准备午饭吧。” 杜梅还是很担心,但是没那么的失态,她低头抱歉的说着:“夫人,我去做饭了,刚才,吵到你了。” “没有。”舒晓兰走到玻璃房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别墅周围的美人蕉,也看见了在别墅前的几辆车子。下面,已经开始了另一处戏码,廖以轩选来选去,决定住云泽宇的主卧,杜梅下去的时候,正好看见那些穿着黑西装的人正在往房间里放东西,而云泽宇的正被打包收起来。 “这,不行啊,不行,廖先生,这是云总的房间,绝不能动,这个,不行,那个,哎,会坏掉的。”杜梅一个人对着十几双手,她最后求助的看着走下来的舒晓兰,舒晓兰也觉得廖以轩折腾的过火了,这里的主人不是舒晓兰也不是他。 她问杜梅:“云总电话还打不通?” 杜梅巴巴的看着舒晓兰,颤抖着声音说着:“是的。” “那就去做饭吧,放心,云总一会就会回来。” 杜梅听舒晓兰说的很肯定,她犹豫了下,还是走了下去,下面,林全波被两个男人按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这架势,感情是土匪进屋了。舒晓兰谁都没有理会,直接的进卧室,睡觉。结果她刚睡醒,房间的门就被人推了开。舒晓兰感觉异样,她一睁开眼睛,视线里就多了一个森白的脸。舒晓兰眨巴了下眼睛,然后闭上,接着睡觉。 一声不敢置信的声音传进舒晓兰的耳朵里。“咦,怎么可能不害怕?喂,妹妹,你看看我,看看我啊?” “廖以轩,你很无聊吗?”舒晓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带着鬼面具的廖以轩,她这下是别想睡觉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廖以轩伸手摘下脸上薄薄的鬼面具,他撇嘴:“不好玩,哼,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舒晓兰闭上眼睛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坐起身来,有陌生的男人在床上,她很抵触,或许是有心理阴影,舒晓兰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美人蕉。 廖以轩也看见了外面那些长的很好的美人蕉,他说:“云泽宇就是这么矫情,总这么多的美人蕉,他爸爸也不会就因为缅怀他妈妈,冷漠了那个女人。” 貌似涉及到云泽宇的隐私,舒晓兰听着廖以轩的话,不置可否,她不想知道云泽宇更多的事情。 偏偏的廖以轩的嘴巴滔滔不绝,他告诉舒晓兰:“云泽宇的妈妈是个很美很温柔的女人,她很喜欢美人蕉,但是单啸天不喜欢,他觉得美人蕉太过于普通,而且缺乏了花朵娇嫩的美丽,具体谁说的清呢,这只是人云亦云。” “你很爱八卦。” “错,我只对我重视的人八卦。”廖以轩纠正着舒晓兰,他站起身来,身上依然是白色的西装,他走到舒晓兰身边和她一起看着外面的美人蕉继续的说着:“想不想知道更多云泽宇的事情?” “不想。” “为什么?” “我为什么要知道?” “妹妹,你好有个性。”廖以轩伸出右手大拇指,对着舒晓兰笑的灿烂:“以后别人欺负哥哥了,你就帮哥哥讨回来好不好?” 舒晓兰汗颜,刚刚他还在上面夸海口保护自己这个妹妹,回头就让自己帮他欺负别人。懒得再和廖以轩贫嘴,舒晓兰转身走出了卧室,现在连卧室都不安生了,她能去哪? “妹妹,我是认真的。”廖以轩跳着脚的跟在后面,他手里还举着那个鬼脸,跟一个孩子样的跟着舒晓兰:“你就答应我吧?你看我多可怜啊,都没有地方住,也没有人爱,我刚刚失恋。” 杜梅从厨房探了个头出来,看着客厅沙发上廖以轩围着舒晓兰打转,她苦闷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对云泽宇交代。林全波在别墅前来回的走着,那些家伙们走是走了,但是留下了一尊活佛。 客厅里,廖以轩还在卖萌装可怜见的跟舒晓兰说着:“我是真的失恋了,你知道吗,他欺负我,他搂着别的男人,他对我说,廖以轩,你看看你的腰,粗的跟电线杆子似的,摸起来都没感觉,你摸摸,电线杆子哪里能和我的腰比。” “是的,你的腰还不如电线杆子。”舒晓兰伸手揉了揉眉心,忍不住想笑,也不知道廖以轩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拿男人的腰比电线杆子。 廖以轩不干了,他直接的坐舒晓兰对面的沙发上,如泣如诉的看着她,然后眼泪就这样下来了,他说:“你知道什么啊,那个他搂着的男人腰,有那么的粗,水缸都比他苗条啊。”廖以轩的两手一张开,最大限度的做了个抱的手势,喋喋不休的哭诉着: “这还不算,他还嫌弃我没技巧,说我在床上叫的不够煽情,扭的不够有节奏感,他还说。”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四十六章 煞白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