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四十五章 琴谱

“你穿的,我无所谓喜欢不喜欢。”接下去的几袋东西,舒晓兰是一点都没有打开看的念头了,她打了个呵欠,将袋子一股脑推云泽宇跟前说着:“我去洗手间,你的东西要自己收好。” 舒晓兰不给云泽宇抓住自己的机会,速速离开客厅奔进了卧室的洗手间,她自从流产后,下面就一直有淤血排出,这几天还是有,从医院回来的时候,郑婉玉有给她拿一些中药丸吃,舒晓兰不肯,她吃再多的药,也不能将缺了个口的心弥补好。 在洗手间待了近半个小时,舒晓兰才走出来,她一出来就看见云泽宇大刺刺的占了半张床的位置,他闭着眼睛,安睡的象一个孩子。舒晓兰站在卧室里几分钟,然后放轻了脚步走出了卧室,客厅里开着暖黄的壁灯,茶几上的袋子已经不知道被云泽宇收到哪里去了,舒晓兰在沙发上坐了下去。 安静的客厅静寂的仿佛一幅画,舒晓兰裹紧身上的棉制睡衣,她躺在沙发上,睁着眼睛看着墙壁上一副山水画,一棵苍劲的松树矗立在群山之中,清水之畔。她知道那是黄山,以云海、怪石、温泉出名,黄山的松树干曲枝虬,千姿百态,有的独立巅峰,有的倒悬绝壁,有的冠平如盖,有的尖削似剑,深的文人画家的青睐,墙上画里的松树虬立在巅峰之上,背景是怪石嶙峋的群山,舒晓兰下午一直在卧室,倒是没注意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副画在墙壁上。 夜色越来越深,卧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云泽宇站在舒晓兰的跟前,他看着舒晓兰沉睡在沙发上,整个小身体缩成一团,紧紧颦着的眉,眼角还有着悬而未落的眼泪。一声叹息,云泽宇伸手温柔的抱起舒晓兰,她的身体很冷,嘤唔着一声,舒晓兰似乎感觉到了他身体的温暖,瑟着身体靠向他的胸口。 云泽宇的眸子瞬间明亮如水起了涟漪,他抱着她走向卧室,卧室的门被关上,客厅在夜色里沉睡。 那一天晚上,舒晓兰睡的很沉,直到太阳高高升起,她才睁开眼睛,动了下身体,她才发现自己是在床上,身边有个人形的凹陷,显然有人昨天晚上在她身边睡过。舒晓兰伸手摸了下,已经凉了,舒晓兰呼了口气,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那件黑色的情趣内衣,她咬牙,云泽宇不但可恶,还非常的恶劣。 简单的洗漱后,舒晓兰走出了卧室,外面林全波在打理着那些美人蕉,阳光很好,暖风吹来,让人懒洋洋的想眯眼,好好的睡一会。舒晓兰站在门口伸展了下身体,还没站上两分钟,杜梅的声音就慌张的在她身后响起。 “夫人不好吹风的,快进来”。杜梅端着米粥和包子,此时也顾不得规矩,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跑了过来。 舒晓兰看着杜梅跑到自己跟前,伸手将玻璃门拉上,挡住了外面的暖风,嘴巴不停的念叨着:“早上的风冷,吹到了以后身子骨就会酸疼,夫人,以后想晒太阳,就去楼上的阳光室,云总在走之前有吩咐,是我忘记告诉你了。” 只是在门口站一会而已啊,舒晓兰也没了舒展身体的兴趣,她回身走向餐厅,她饿了,空气中的香味弥漫,有王记包子特殊的香味。 杜梅看着舒晓兰吃着包子时疑惑的神情,她解释着:“这是我包的。” “你?”舒晓兰张大嘴巴,这味道比王记的还要好吃,她低头仔细的看着包子馅,才发现这包子馅和王记包子里的馅还是有些不同。 杜梅解释给舒晓兰听,她说:“我年轻的时候在王记工作过,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记得有些模糊,听云总说夫人爱吃,我就试着包给夫人吃看看。” 舒晓兰咬了一口,满意的眯着眼睛连连带头:“很好吃,梅婶,你以后和林叔去开一家包子铺,也会很赚的。” 杜梅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慌乱,她急急的低头说着:“我们不会开包子铺的,夫人,我们哪里做的不好,夫人说,我们一定改。” 舒晓兰吃着包子的动作一顿,她看着杜梅,没想到一句玩笑话让杜梅吓成这样,她放下包子,看着眼前的米粥慢慢的说着:“你们做的很好,我在这里也不会长住,你不用为我这么费心,我对吃的不挑剔的,你看着做就好,还有包子做起来很麻烦的,无论是什么,吃久了都会腻的,你几天给我做一次就好。” 看着梅婶感激的抬头看着舒晓兰,舒晓兰给了她一个微笑继续的说着:“我比较懒,只能吃,不能包。”说完后面的话,舒晓兰看见杜梅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她后来想了想,觉得不和谐的地方是出在包子上,王记包子是老字号,那味道从来没有别的包子铺能模仿的出来。 吃了饭,舒晓兰没什么事,她走上了楼梯,杜梅说的那间阳光室,是在别墅的上面,单独的一间玻璃房,四面都是玻璃,里面有一架钢琴和一个茶几,钢琴上摆放着几个琴谱。楼顶上种了些葡萄藤,在绿藤缠绕中,还有一把藤椅,葡萄藤的阴影挡住了很多阳光,斑驳的影子投射在玻璃房上,看着倒是别有一番景致。 杜梅端着果汁跟着舒晓兰上来,她见舒晓兰站在玻璃房的门口,并没有进去,她急忙过去推开门:“夫人,这里还有些闷热,要不要通通风?” “不用了,你放下果汁就去忙吧,我就自己待会。” “好的。”杜梅放下果汁,还想说什么,她看见舒晓兰已经在钢琴前坐了下去,杜梅转头走了下去。 黑色的三角架钢琴,清晰的映着舒晓兰的身影,她不太会弹钢琴,以后在学校有见过别的同学谈过,那优美的旋律让人听着如痴如醉。有一次孟远航去学校接舒晓兰,正好遇见她在音乐室外听别的同学谈钢琴,孟远航对那琴音并没有多高的评价,他说将来有机会一定要亲手为舒晓兰弹一曲。舒晓兰当时只以为孟远航是开玩笑的,因为他的家境是不可能去学钢琴的,不过她没戳破孟远航,因为她爱他。 迟疑了下,舒晓兰还是将琴盖打开,上面黑白相间的键,一列排开,就像等待着阅兵的战士,舒晓兰的手在上面轻轻的按下去一个,清亮的声音在玻璃房里响起。一个一个音键的按过去,声音一个接着一个的响起,舒晓兰伸手拿了一本琴谱下来,上面那些小蝌蚪一样的符号她看不懂。 “想学吗?”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从舒晓兰的身后响起,舒晓兰惊愕的一回头,她张大了嘴巴。 在阳光下,一位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站在玻璃房的门口,男子大概二十出头的样子,俊俏的站在那里,修长的身体,黑亮垂直的发丝随意的落在他的肩膀上,翘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衬托着微微勾起的唇角,他有一双桃花眼,不经意间就会放出勾魂的电波,左耳耳垂上,一颗亮晶晶的耳钉,在他转头时不经意的发出一抹光彩。 在舒晓兰打量着他的时候,他也在看着舒晓兰,然后笑容更加的灿烂:“我叫廖以轩,你就是兰兰吧?” “我不认识你。”舒晓兰说完,她收起琴谱要离开。 “可是我认识你,我听过郑婉玉提起过你。”廖以轩一点也不觉得不受欢迎,他抬脚走过去,站在钢琴边,身体轻轻的倚靠着琴身,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定定的看着舒晓兰。 听见廖以轩提起郑婉玉,舒晓兰的动作顿了下,她抬头看着他,很肯定的说着:“我没听她提过你。” 廖以轩没想到舒晓兰会这么直接的说出这样打击他的话来,他双手做捧心状的说着:“是啊,我的心都被她蹂躏碎了,我千里迢迢的来投奔她,她一句我要陪兰兰,就将我敲碎塞进快递包里,要不是我命大,现在指不定在哪辆货车里颠簸着。” 舒晓兰对自来熟的男人都有些的抵触,她转身就要走,却不想她的胳膊被廖以轩抓住了,他说:“你别走啊,你还没听我弹琴呢,我刚刚失恋,他们都不陪我,你也不搭理我,我活着真是了无生趣,你说我长的虽然妖孽了点,比女人还要漂亮了点,可是凭什么就不能男人比女人好看?” 廖以轩还在不断的说着,他人已经坐在舒晓兰的身边,将她也按回了椅子上,不肯给舒晓兰机会离开的说着:“我要让你听听我的心声,知道我的爱是多么的圣洁。” 舒晓兰本想说几句打击廖以轩的话,她后来在看见廖以轩眼角闪着的泪光时改了口:“你应该去弹给你爱的人听。” 廖以轩低头,摇摇头,他小声的说着:“我不能去,他们会打死我的,不,是比打死我还要恐怖的事情。兰兰,你不告诉我,你肯不肯听嘛?”廖以轩后面抬起头来,双眼含着眼泪的问着舒晓兰。 都这样了,她能不听吗?舒晓兰点点头,她看见廖以轩含着眼泪的笑了,然后酷酷的一甩头发,他说:“我就知道哥的魅力无人能挡,你有想听的曲子吗?” 拿着刚才舒晓兰合上的曲谱,廖以轩递给舒晓兰,骄傲的说这着:“想听什么,尽管点,哥都会弹。” 舒晓兰随便的翻了下,上面的她都没听过,干脆合上曲谱,直接的说了一个:“致爱丽丝吧。”她以前听过,很好听。 廖以轩伸手抓了抓他那头飘逸的头发,然后对着舒晓兰举了下大拇指,伸手从琴架上拿下来其他几本,挨个的翻着。 “不会弹?那算了。”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四十五章 琴谱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