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四十四章 飞机

这是云泽宇的意思,舒晓兰微笑着转头对舒伟兴说着:“爸,我会很快好起来,等您出差回来,我去接您。” 舒伟兴看着女儿开心的小脸,他知道那开心并没有直达舒晓兰的心里,他久久才说出一个字:“好。”舒伟兴起身,他拍了拍舒晓兰的头顶,慢慢走了出去。 走廊外,云泽宇站在窗口,等着舒伟兴,他说:“舒伯伯,谢谢您给我的机会。” 舒伟兴眼睛红红的,他忍着眼泪,一字一字加重语音的说着:“云总,是男人的,就不要伤害女人来证明自己,别忘记你答应我的,还有,请批准我的辞职。”说完话,舒伟兴转身走回了病房,他没在和山泽宇说一句话,云泽宇看着舒伟兴的背影,想起了自己的爸爸。 第二天的清早,云泽宇亲自开车,将舒晓兰从医院接出来,送到了他给她准备好的别墅里,偏离闹市区隐在一片绿荫里的两层小楼。 别墅前,一对中年夫妻正恭立在门口,迎接着舒晓兰和云泽宇。云泽宇没下车,只是让舒晓兰自己进去就好,他也没对舒晓兰介绍那一对中年夫妇就走了,他想让舒晓兰主动走进他的生活。舒晓兰看着卷着尘土的车子,她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三个月,她必须的坚持下去。 别墅很雅致,没有舒晓兰想象中的奢侈豪华装修,青墙红瓦,周围种满了美人蕉,此时还没到开花的季节,一片郁郁葱葱的绿意,围绕着别墅。 “夫人,请随我们去休息吧,我叫杜梅,这是我男人林全波,我们是这里的佣人,以后夫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们。”杜梅是个近四十多岁的女人,低眉顺眼,小心的带着舒晓兰走进别墅,继续的介绍着:“云总都吩咐下来了,您的卧室在一楼,您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我们会尽快送过来。” “以后叫我兰兰吧。”舒晓兰视线轻飘飘的越过杜梅的身影,并没有过多的注意别墅里的装饰,她只觉得很累。 杜梅见舒晓兰脸色不对,她收回了想带舒晓兰在别墅转转的念头,推开了舒晓兰的卧室说着:“夫人先休息下,米粥正在熬着,一会就端给您。” “我不饿,给我一杯清水。”舒晓兰慢慢的呼了一口气,胸口憋的更疼,她想起昨天晚上爸爸离开时说的话,她就难受,爸爸其实知道一些的吧,只是不想让自己有负担。 卧室里的色调以金色和粉色为主,床特别的大,梳妆台上摆放着整套没开封的化妆品。 一阵风吹来,水粉色的窗帘在风里摇曳。舒晓兰将自己投进床里,身体越发的疲惫,眼睛睁着怎么也感觉不到睡意,舒晓兰还是闭上了眼睛,眼泪慢慢流了出来。 云泽宇很晚才回来,车子一驶进别墅,林全波就奔了过去打开了别墅的门,郑俊东将车子缓缓的开进了别墅里。 舒晓兰站在卧室的窗前,看着外面云泽宇有些踉跄的走出车门,他一出车门立即抬头看向舒晓兰身处的窗子,舒晓兰不确定他看没看见自己,卧室里没开灯,她已经站在这里看着外面沐浴月光里的美人蕉一个小时了。 杜梅端着熬好的汤走出厨房,看着郑俊东扶着云泽宇走进来,她急忙的放下碗走过去。 “给云总冲杯蜂蜜水。”郑俊东交代着杜梅,他扶着云泽宇坐在了沙发上。 林全波提着几袋东西跟着走进来,将东西放在茶几上,然后退了出去。云泽宇闭着眼睛,他知道自己喝了很多酒,他挣扎着起身,要走上楼。杜梅端着蜂蜜水过来,看云泽宇要上楼,急忙的说着:“云总,夫人在一楼的房间里。” “去给我放洗澡水。”云泽宇指了下二楼,他一身的酒气,就这样走进舒晓兰的卧室,肯定熏的她难受。郑俊东接过杜梅手里的杯子,他走过去扶着云泽宇,今天廖家那个小子太难应酬了,如果不是因为廖家长辈的面子,云泽宇肯定不会陪着那廖以轩喝到这个程度。 “云总,喝一点蜂蜜水会好些。” “恩,俊东,你回去酒店拿里,看着廖以轩,明天他的飞机,一定看着他上飞机,那边廖家会有人接机。”云泽宇说完话,他自己接过杯子,咕噜的几口就喝了下去。 郑俊东应着,他将云泽宇交给转身回来的林全波,转身往门外走去,在打开车门的时候,他的视线眯起,看向在美人蕉后面的一扇大玻璃窗。杜梅放好了洗澡水后,端着汤走到舒晓兰的门前敲着:“夫人,汤好了,请喝了汤在睡。” 舒晓兰还站在窗前,她看着郑俊东开车离去,才转身开了门。门外,杜梅果然还站在那里,一脸和善微笑的说着:“夫人,这是刚刚熬好的,是我家老林去郊外买的走地鸡,补身体正好。” “放外面的餐桌上,我一会过去喝。”舒晓兰迟疑了下,视线看向那道旋转着通往二楼的梯子。 杜梅以为舒晓兰担心云泽宇,抿嘴笑着:“云总去洗澡了,他估计怕酒气熏了你。” 舒晓兰沉默的看着杜梅,她这一天已经从杜梅的口中听到云泽宇的名字不下一百字了,关于云泽宇的好更是说了一箩筐。杜梅见舒晓兰不出声,她讪讪地端着碗走向餐桌,心里嘀咕着,这姑娘好看是好看,就是好冷傲。 别墅里又恢复了安静,林全波拉着杜梅向舒晓兰告辞,他们晚上不住在这里,如果不是云泽宇今天回来的晚,有交代他们,他们早就离开了。 慢慢的喝着鸡汤,舒晓兰脑子里乱乱的,她想知道舒伟兴去哪里出差了,她问过她爸爸,舒伟兴说的笼统,只让舒晓兰好好休养。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越来越清晰,直到停在舒晓兰的身后,舒晓兰没回头,她肩膀上多了一双温热的大手。 “鸡汤好喝吗?我看你喜欢喝,就吩咐梅婶给你做。” “好喝。”舒晓兰头也不抬,她手里的勺子刚刚勺起一汤匙,一片阴影落下,云泽宇将勺子里的汤喝了下去。 “我喝好了。”舒晓兰将勺子放回汤碗里,起身就要有,一只大手按在她的腰上,将她的身体束缚在了椅子上。 云泽宇低头看着还剩下的半碗鸡汤,哑着嗓子说着:“喂给我喝。” 舒晓兰挑眉,她看着云泽宇,他刚刚洗好澡,发丝上还有水珠凝着,几缕发丝垂下来,迷人的侧颜曲线,高挺的鼻梁,饱满的额头,性感的唇瓣,每一个弧度,都带着他特有的魅惑。似乎感觉到舒晓兰凝视的目光,云泽宇转头,他的眸子发亮的看着她,唇瓣勾起一个邪魅的微笑。 “我喂。”舒晓兰见云泽宇又要张口提醒着她,她急忙深深呼吸一口气,拿起勺子和碗,漫不经心的喂他喝剩下的汤。 云泽宇笑了,爽朗低沉的笑声从他的口中响起,他忍不住伸手捏一下舒晓兰翘挺的小鼻梁。舒晓兰早就从郑婉玉那里被捏的敏感了,她避开他的大手,恼着开口:“小心呛到你。” “哈哈哈,咳,咳。”云泽宇这下是真的被呛到了,他低头咳嗽着,脸涨的通红。 舒晓兰抿唇乐了,将碗放下,这下是不用再喝鸡汤了,现世报应啊!云泽宇咳的厉害,低着头,用手抵着唇瓣,咳的身体都颤了起来。舒晓兰就这样的看着,不过是一点鸡汤,至于呛的这么厉害? “你怎么不给我拍拍背?”等了好久没等到的云泽宇抬起头来,对着舒晓兰俏皮的眨了下眼睛,他半眯着眼睛,有些长的眼睫毛挡住了他眼睛里的碎芒。给了云泽宇一个古怪的眼神,舒晓兰硬生生的说着:“我和你不熟。”说完话,舒晓兰站起来,这样的云泽宇让她比以前更加的警惕,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云泽宇侧头,仔细认真的看着站起的舒晓兰,他这个角度正好看见她的小腹,他突然心头一疼,眸光就暗了下去。 见舒晓兰转身要走,云泽宇跟着也站了起来,他的手拉着舒晓兰的小手走向客厅的沙发,温柔的说着:“我买了些你需要的东西,你过来看看。” 那几个袋子还在茶几上放着,云泽宇走过去将袋子提起,推到舒晓兰面前,期待的示意她打开。舒晓兰没动,她看着云泽宇,她一点都不稀罕他的东西。 云泽宇说:“这三个月我们在交往,你不能这样不入状态,最起码出于礼貌,你得看看吧,然后表示下感谢。” 舒晓兰看着那几个袋子,她的双手紧紧的握了一下,然后松开,她将最近的一个袋子打开,里面看着是一件黑色丝绸的衣服,她伸手取了出来,柔滑的布料在她的手里一下展了开。 “喜欢吗?” “你太客气了,梅婶有晾衣架,不用绳子。” 晾衣架?绳子?云泽宇在十秒钟后,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无数女人追捧的情趣第一品牌内衣,竟然在舒晓兰这里成了绳子晾衣服的。一分钟后,在舒晓兰濒临暴走前,云泽宇终于停止了笑声,他说:“或许设计师的灵感真的来自于晾衣架的绳子,不过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内衣,你手里的这一件,全世界不超过十件。” 舒晓兰心里早就明白了手里这不是窟窿就是绳子的东西,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哦了一声,然后丢了一句给云泽宇:“你要穿?尺寸好像还合适。” 云泽宇唇角抖着,他是给她买的,不过看舒晓兰的眼神,他最后将那句话给咽了下去,然后看着舒晓兰卷吧卷吧她手里超过六位数的情趣内衣塞进袋子里。 “不喜欢?”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四十四章 飞机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