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四十二章 何亮

一个惊悚的表情大大的占据了电脑屏幕,然后是一连串没停顿的字出现:十块钱,你当是买白菜呢?告诉你,现在白菜还涨价呢,绿色有机食品,我看你现在连白菜也吃不起。 池文远:我吃不起白菜,你怎么知道? 软妹子:得了,你哪里来的哪里滚回去,爷没工夫撩拨你那颗烂白菜的心。 池文远:哈哈哈,你怎么和我认识的一个女人差不多,你说你是爷,有证据不?要不我们来验明正身,你报个地址,我过去验明了,我给你五十。 软妹子:五十也不够碰我一根手指头的,滚粗,盲流。 哈哈哈,池文远仰头大笑,他的手指轻轻的在电脑屏幕上那两个滚粗字上摩挲着,他倒是很想看看这位软妹子有多软?手指接着敲打键盘,不同的是这一次池文远没在打字上去,而是不断的输入各种指令,很快对方的IP地址就出现在池文远的电脑屏幕上。 池文远拿起手机,拨给了何亮,何亮正在家里睡觉,他本想挂了,但是在看见那号码显示后,他立即精神的起身按下通话键:“立即去这个地方给我看看哪个骚货在跟本少爷讨价还价的卖身。” 何亮在听见最后两个字时,直接的从床上蹦了起来嚷着:“刺噢,池少要女人都是女人倒贴上来的。” “你说我是小白脸?” “不是这个意思,池少,我立即去。”何亮巴巴的急着抓了裤子就往卧室外奔去。 池文远哼了一声,报出了IP地址,这么有风情的一个月夜,他可不想错过了。没有关掉电脑,池文远随意的敲着话题,拖延着对方,等着何亮赶过去。何亮带着人按照池文远提供的地址找到那里的时候,竟然是一家五星级酒店,他去前台查了客户资料,这下双眼傻了,看着那名字,他感觉棘手,不得不拨通了池文远的电话:“池少,你确定给的地址没错吗?” “当然,你质疑我的能力?”池文远的口气非常的不悦,如果何亮在他跟前,他早一脚踹了过去。 何亮猛擦着冷汗,久久的才吭哧一声:“当然不敢了,我只是确定下,你猜我找到这地址,是在哪里?” “恩?不会是云泽宇的办公室吧?” “当然不是了,是在您家的五星级酒店里,客户登记的资料是廖以轩。” “廖家的?”池文远沉思了下,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的手指快速的在屏幕上敲了一行字下去,然后才对着何亮说着:“你等我,我马上到。” 廖家的根基不在这个城市,不过他们却也是不能小觑的,因为廖家的根基不在商场和官场上,是在军界里,池文远听说过廖家出了个奇葩,把廖家的长辈气的吐血。那就是廖以轩,一个被形容的貌比潘安的男人,绝对的秒杀一切雄性。 何亮当然也知道廖家的这个人物,他脸上的冷汗就没停过,其他跟着他来的人有知道的,就保持沉默,不知道的,就嚷嚷着要踹开门去挑了那个廖以轩。 “都别嚷嚷了,等池少来了定夺,你们谁要是觉得有胆子捅了这天,你们就往上冲。”何亮的手一指上面的客房,咬牙划清界限:“不过后果,我是承担不起。” 几个男人缩着脖子,有还想挑刺的,被明白的拉了住,低声点拨着里面的厉害关系。何亮没敢走远,他就在大厅里等池文远,池文远穿着睡衣来的,他手里还捧着笔记本电脑。 池文远进来后,眼角就瞄了一眼何亮,何亮立即明白的跟了上去,其他的相互看了一眼,也都跟着涌进了电梯里,他们都是不怕惹事的主,实在不行还有池文远和何亮顶着。何亮的眼角努力的瞟啊,瞟啊的看那池文远怀里抱着的电脑屏幕上有啥东东。 “再看,小心眼珠子掉了。”池文远冷飕飕的给了何亮一句,他要不是看着何亮跟前跟后的,他早就不客气了。他们一行七八个人走出电梯往廖以轩的客房走去,不过奇怪的是,当他们一到那客房门口,客房的门就自动的打了开。 “这有意思。”池文远痞痞的一笑,如入无人之屋的走了进去。客房里,静静的,一个人都没有,倒是有一台电脑在卧室边的桌子上亮着屏幕。池文远走过去,他眼睛一眯,突然举起手里的大脑对着那桌子上的电脑就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在房间里响起。后面还没看明白什么情况的几个人被突然而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池文远的脸色特别的难看,他的眼睛狠狠的看着那两个电脑残骸,突然就笑了。何亮一声不吭,今天晚上怕是又有罪受了。 果然,池文远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去给我查录像,我要知道廖家那个奇葩是怎么从我眼皮子低下溜走的。” 廖以轩走了?所有人面面相窥,怎么可能?他们赶来后就一直在大厅,以他们的火眼金睛,廖以轩那么出色的人物离开,他们一定会注意到的。 酒店保安的监控调了出来,所有的画面一一过滤,就是没有廖以轩的,他是真的入住进来,并且在下午的时候从外面带着大包小包的坐着电梯进房间,只是后来,就没有他离开的画面,而且那么多的包包和行李都没有出现在房间里。 池文远深思着,他突然打了个响指,眼睛亮了起来,眸子里一股戾气跟着涌上来。何亮看的心一提,心里不断的打鼓,轩家要是和廖家对上了,他该选择站哪边?他自己当然站池文远这边,就怕到时候家族里不肯。何亮还以为池文远会折腾点什么动静出来,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池文远打了个呵欠,竟然说要回家睡觉。 池文远真的回家睡觉了,何亮一晚上没睡着,视线一直看着手机,总觉得那手机会在下一秒响起,他这样瞪着眼睛一直到天亮,眼睛红的跟兔子眼睛似的。 那一晚失眠的还有舒晓兰,或许是之前睡的太久,她反而睡不着,因为身体还没恢复,她能做的就是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陷入回忆里。很晚的时候,云泽宇放轻脚步的走进来。 舒晓兰在门开的那一瞬间立即就感觉到是云泽宇,房间里很快有脚步声离开,是梅美妹的。云泽宇在床边坐下,他调暗了病房的灯光,伸手轻轻的在舒晓兰的腿上按摩着。舒晓兰睁开眼睛,就这样看着云泽宇,她不想装睡,在云泽宇的面前,她已经不想在勉强自己去满足他的控制欲。 房间里很静,云泽宇的手劲比梅美妹的稍微大一些,舒晓兰一动不动的任着他按摩,她知道自己抗拒也没用。 “我和晴子,在很小的时候就见过面,两家走的不是很近,晴子的爸爸是位很特别的人,他救过我的命。”云泽宇的声音低沉着,有着魅惑人意识的磁性,他说:“晴子自从他爸爸出事后,就变的飘忽不定,她不愿意被束缚,我在她出国写生前曾经向她求过婚,她拒绝了,她说在我的眼睛里没有看见她要的爱。我一直以为我这辈子就这样,等着她想通愿意嫁给我。” 舒晓兰慢慢闭上眼睛,她对晴子没兴趣,对云泽宇的情路也不想知道,他愿意说,她就当故事听着,正好催眠。 云泽宇抿了抿唇瓣,他看着舒晓兰漠然的脸,低头苦笑了下,继续的说着:“直到那天我遇见了你,在胡同里,你闯进我的视线里,带着最清新的呼吸,你不知道当时我的心有多震撼,用了多大的努力推开你,可是宿命纠缠,我真的没想到被放在床上的是你,也没想到你也被下了药。” “我狠狠的折磨着你,我以为这样能让我好受些,我发现我错了,我确实不爱晴子,我爱的人,是你。”云泽宇想明白了这也就是为什么那天在魔寐,他最终没有追出去的原因,只是他想通的晚了,云泽宇在池文远带着晴子出现在他眼前的那一瞬间,就知道之前在魔寐假装晴子的是晴子的本人。 晴子走了,带着一身失望和控诉,去了普罗旺斯,云泽宇知道她走的那一天给他打过电话,云泽宇没有接,普罗旺斯,晴子在给他机会追过去,她在那里等着云泽宇的第二次求婚。 “这个故事开头有点狗血,过程太可笑,至于结局?”舒晓兰睁开眼睛,讥诮的看着云泽宇说着:“你可以让它言情些。” “它唯一的结局只会是我娶我爱的女人,舒晓兰,我爱你。” 舒晓兰一点不客气的刺激着云泽宇:“这更狗血。” 云泽宇眯了眯眼睛,他松开给舒晓兰按摩的手,站起身来双手撑在舒晓兰身体的两侧床上,视线锁着舒晓兰那张瘦的没有他手掌大的小脸,云泽宇对着她温柔的笑着:“狗血点的人生才不会无趣。” 舒晓兰抬手就要甩一个巴掌过去,云泽宇的大手精准的将她的小手握在了他的手里,低头,他火热的唇瓣落在了舒晓兰的手指上,慢慢的说着:“以后,我不会给你机会打我,因为我不想让你以后更自责。” “我对你永远不会有自责。”舒晓兰冷冷的说完,她用力的抽回了她被云泽宇握着的手,转身背对着云泽宇,她闭上了眼睛,涩涩的眼角,她还是没能练就对云泽宇免疫的本事。 云泽宇暗哑的声音从舒晓兰的背后传来:“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如果三个月后,你发现你还没爱上我,我给你自由。”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四十二章 何亮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