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四十一章 休息

“好。”汪小洋站起身来,看着云泽宇端着茶杯未喝,她说:“茶冷了就不要喝了,伤胃。” 云泽宇笑了笑,举高茶杯,大口的喝了一口,咕噜咽下,然后走向门外。汪小洋站在床边,看着云泽宇的身影走出卧室的门,她一直没动,直到脚踝的扭伤疼的她受不了,她才慢慢坐了下去。 低头,汪小洋看见自己的脚踝已经肿的跟馒头一样,她笑了笑,伸手轻轻的碰触了下那肿的地方,眼角闪着泪花。走廊里,云泽宇从兜里拿出了一方面帕,轻轻的擦了擦嘴,然后将剩下的半杯茶倒在拐角的盆栽里,慢慢踱步走下了楼梯,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厨房里,陈妈帮着厨师收拾着一厨房的狼藉,碎了的杯子和碗,流淌的到处都是的开水,他们的动作很有速,谁都不说一句话。汪小洋在看着云泽宇的车子开出别墅后,她才慢慢掏出手机拨了出去。 电话只响了一声,立即被接通,汪小洋说:“我不能去了,脚崴了,泽宇刚刚回来。” “没什么,他只是说刚才喝铁观音的味道不错,让我再帮他冲一杯,是我自己不小心,太着急着下楼。” “恩,没事的,他公司事情忙,我不用看医生的,家里有药酒,我一会擦一点就好。”哽咽的声音,汪小洋没有伸手去擦脸上流下来的眼泪,她知道她的声音现在听起来时多么的无辜和委屈,会让电话那一头的男人多着急,她继续的说着:“没事的,他只是想带女朋友回家给云啸天看看,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去看看准备什么菜,刚才他走的匆忙,我忘记问他女朋友喜欢吃什么菜系。” 说完,汪小洋不给对方在开口的机会,直接的按下了关机键。长长的呼了口气,汪小洋抬头,眼泪缓缓流过她的脸,她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能不用这么辛苦。卧室里除了汪小洋偶尔的吸气声音,就是云啸天酣睡的声音,汪小洋一直都没回头看一眼床上的云啸天,她知道他会一直的沉睡到明天早晨。 恋洋小馆里,郑诚冷冷的看着满桌子的菜,他的没紧紧的成了川字,手指握着手机。汪田田端着最后两个热菜敲了敲门,走了进来,将菜小心的放在桌子上,她微笑的问郑诚:“郑先生,您的菜齐了。请问还需要什么吗?” “给我来瓶酒吧?” “请问是红酒还是白酒?” 郑诚大手一摆,气势十足的说着:“要最辣的。” “好的。”汪田田愣了下,立即应着让郑诚稍微等下,她立即退出了房间。 在前台,王萍在低头认真的算着账,汪田田拿着托盘在她身后的酒柜里来回的看着,王萍看她站了有一会也没拿出一瓶酒,她问汪田田:“你找什么呢,田田?” “最辣的酒。”汪田田头也不回的说着:“之前和汪姨经常约着吃饭的那位郑先生要最辣的酒。” 王萍正算账的笔一顿,她转身回头,从酒柜里拿了一瓶低度数的茅台来塞汪田田手里说着:“去吧,你让客人等这么久,回头菜都凉了。” 汪田田吐了下舌头,她貌似是耽误了很久,拿着酒汪田田急忙的上了楼,身后是王萍叮嘱的声音:“小心点。”直到女儿的身影上了楼梯,王萍才拿起话筒拨了一通电话过去,电话关机,王萍连拨了几个,都是关机。那一天很晚了,郑诚都没离开恋洋小馆,厨师和伙计都下班了,汪田田约了朋友出去看电影,她撒娇着,因为楼上还有一屋客人没走,总不好去敲门撵人,那是冷小洋的客人。 王萍将算好的账收好,看着女儿着急的样子,她点头让女儿去看电影,这客人她会照看着。汪田田高兴的去换了衣服,出了恋洋小馆,外面之前等着郑诚的车子已经开走了,她耸了下肩膀,这司机也够不负责的,难怪那个郑先生还不走,敢情司机没在。 恋洋小馆里,王萍又等了半个小时,天都黑下来了,郑诚那一屋还是没有动静,她担心的拿了两盘冷菜走了上去。王萍敲了敲门,屋子里没有人回应,王平推开了包间的门,房间没有开灯,借着月光,她看见里面杯盘狼藉,很多菜都没有动,却是都洒了一桌子,整瓶的茅台都见了底。 郑诚整个人都趴在了桌子上,也不知道是醉了,还是睡着了。王萍按亮了灯将菜放在桌子上,轻声的开口:“郑先生,郑先生?” 郑诚动了动身体,他抬起头来,一双被酒气熏红了的眼睛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王萍,然后开口说出了一个让王萍窒息的名字:“小洋,你终于来了。” 王萍的脸讪讪的,她哪里是那个保养的跟花一样的小姑子,她转身关了包间的门才回来说着: “郑先生,我是王萍,你醉了,要不要去休息下?” 郑诚摇摇头,他对着王萍憨憨的笑着:“不,我没醉,我知道你是小洋,你又在和我玩捉迷藏的游戏,这一次,我不松开你的说,我。”说着话,郑诚从桌子边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走向王萍,一双眼睛火辣辣的看着王萍。 王萍的呼吸一下就急促了起来,她是经历过男人的女人,她很清楚郑诚眼睛里的视线代表着什么,她的心突突的跳着,郑诚那张充满了中年成熟男人气息的脸在她的视线了放大。空气一下就稀薄了起来,王萍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她的手紧张的握着,郑诚已经到了她的深浅,他对着她温柔的微笑着,他的手抬起,轻轻的抚摸着王萍的脸。 “郑先生?” “嘘。”郑诚的手抵在王萍的唇瓣上,他对着她说着:“叫我诚,你忘记了,以前的时候,你叫我诚哥哥的。” 王萍的脸红了,这样亲昵的称呼,她叫不出口,王萍有些羞涩的低头,不敢去直视眼前充满了成就感的男人。平时郑诚来这里,对王萍是不看一眼的,顶多碰面的时候点点头。 “小洋,小洋,叫我的名字。”郑诚见眼前的汪小洋低头不语,他急急的说着:“求你了,小洋,这么多年,我的心,你还不了解吗?”郑诚着急的抓着王萍的手往自己的心口按了上去,喘息的说着:“你摸摸我的心,都是你,这么多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渴望着这个时候。” 王萍的手用力缩回,郑诚抓的很紧,用力的按在他的心口上,他另一只手就抱上了王萍的腰,动情的说着:“小洋,我想你,我,我要你。” 轰,王萍的脸红了起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现在的郑诚,一直她都觉得郑诚事业有成,是个非常稳重的男人。带着些酒气的男人气息充满了王萍的呼吸,她已经守寡了很多年,男人是什么滋味,她只能在午夜的时候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想着,回忆着。 现在这么一个让她仰慕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抱着她,王萍有些天旋地转的感觉,她的身体颤抖着,双腿没有力气撑着她的身体,软软的倒在了郑诚的怀抱里,她听见她带着惬意的颤抖声音:“我好像醉了。” “小洋,小洋。”郑诚的头低下,准确的落上王萍干渴的唇瓣上,狠狠的吻着。墙上的开关被一只手按了下去,刚刚还灯光大亮的房间陷入了黑暗里。一对紧紧想贴的身影靠着包间的墙壁,他们痴缠的吻着,暧昧的声音在包间里低低响起。 王萍很局促忐忑,她害怕郑诚发现她不是汪小洋,她怕他认出自己,她被动的被郑诚顶在墙壁上,心加速的跳着,享受着这久违了的感觉,她身体里的血液又焕发了新的激情,这一切刺激着王萍的大脑,她晕沉沉的,感觉自己的胸口被一只大手揉捏,王萍的眼睛湿润了,她感动的哽咽哭泣着。 郑诚喘息的撩高王萍的衣服,眼前的春光让他陷入了疯狂,他大手狠狠的撕扯着王萍的衣服,衣扣崩裂在地上,王萍的身体暴漏在空气中。低低的呻吟声从王萍的口中溢出,刺激着郑诚的身体,他抓着她的手按向他太久克制的地方,粗哑着声音问着:“给我,好不好?求求你。” 王萍哭了,她趴在郑诚的肩膀上,用力的点头,这一刻,她沉寂了十几年的心再一次荡漾了起来,她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被一个强有力的男人热情的抱着。衣服不断的掉在地上,昏暗的房间里,他们的手颤抖的摸索着对方的身体,虽然他们都不是年轻而健壮的身体,他们却有着比年轻身体更渴望异性的心。 王萍努力睁着眼睛,描绘着郑诚的容貌,他的肩膀宽厚,强有力的胳膊撑着她的身体,大手带着火热的温度抚摸着她太久孤寂的身体,每过一寸之地,就留下一片燃烧的火焰。 窗外清冷的月光洒在恋洋小馆的院子里,偶尔的几声靡靡之音透过窗户飘出来,羞的月亮钻进了几片云朵后面,只悄悄探了一点出来,看着下面灯红酒绿的都市。 同样是这一夜,池文远无聊的在敲打着键盘,和网上刚刚认识的小美眉勾搭着。电脑屏幕上,对话不断的刷新着屏幕,池文远一脸痞笑的敲出一行字:妹纸,好久不见。 电脑那头立即发了个白眼的表情来,接着一行字:讨厌,哼,不理你。 池文远冷冷的哼了一声,手指敲打着键盘,一行字紧跟而上:吆喝,还是个软妹子,有性格,我喜欢,你在哪,搭伙去找个黑旅馆,哥十块钱还是掏的起的。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四十一章 休息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