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四十章 公司

再次听见关门上,舒晓兰睁开了眼睛,眸子里水雾氤氲,她每次看见云泽宇,都会想起那个夭折的孩子。这一次云泽宇出去后,就没在回来,倒是吴明进来,守着舒晓兰,知道梅美妹回来,吴明也没说什么,只是复杂的看着舒晓兰,那天晚上的事情一直卡在吴明的心头,过不去。 郑诚约了云泽宇见面,在一家档次不算低的咖啡厅里,悠扬的钢琴曲流泻在咖啡厅里,云泽宇一身黑色西装,器宇轩昂的出现在咖啡厅门口,引的里面正喝咖啡的很多人侧目,有仰慕的有痴迷的,还有嫉妒的和恼火的。 原本这里就是情侣约会的绝佳地方,而突然出现的单个有魅力雄性就成了不和谐,云泽宇看也不看咖啡厅里的那些人,他大步走向郑诚的位置,这样在公开的场合约自己,郑诚还是第一次。 “姨夫!” “恩,坐。”郑诚示意云泽宇坐自己的对面,他优雅沉稳的喝着咖啡,虽然已经中年不惑,但是常年的历练还是让郑诚有着一种吸引女人目光的魅力。 侍者过来询问云泽宇点什么,云泽宇要了一泡铁观音。 在咖啡馆里点茶,这虽然不是特别的事情,但是对于常年咖啡当水喝的云泽宇来说,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郑诚看了一眼云泽宇,问他:“你不是一直喝咖啡的吗?” 云泽宇迎着郑诚审视的目光,他深邃的眸子坦荡而明亮:“我突然发现,最适合我的,还是茶。” 郑诚笑了笑,严谨的脸流露出慈爱来:“喝久了咖啡,偶尔是要换换口味,你喜欢什么茶,我家里还有些,回头让人送过去给你。” 云泽宇不客气的应着:“谢谢姨夫。” 侍者端着托盘过来,将泡茶的整套茶具摆在桌子上,热水壶,茶壶,壶架、茶碗,茶杯,茶托,茶匙、费水壶,整整十几样摆下来,郑诚的咖啡杯顿时陷入了尴尬的局面。云泽宇熟练的煮水、洗杯、烫壶、投茶、冲水,一道一道程序下来,行云流水,看的对面的郑诚直眯眼睛,周围投递过来火热的视线更多了。 郑诚见云泽宇一直保持沉默,认真泡茶,他慢慢的开口:“去年的时候,我去过一次武夷山,那里出大红袍,欣赏过茶艺员的表演,茶道博大精深,确实是养性子的最好方式。” “我没想养性子,姨夫,我只想在将来的日子里,能够每天冲泡一杯茶给我最爱的人喝。” 郑诚的视线古怪的看了一眼云泽宇,他看着云泽宇认真的表情,英俊的脸上有着让人炫目的魅力,郑诚笑着问他:“是不是交女朋友了,改天带给姨夫看看,姨夫请你们吃饭。” “好。”云泽宇将冲好的第一杯茶双手端着,放在郑诚的面前说着:“姨夫,请喝茶。” 郑诚迟疑了下,然后呵呵笑着,将手里的咖啡杯放到一边,端着茶杯细细品了一口,然后对着云泽宇举起了大拇指。云泽宇自己端起另一杯,慢慢的品着,他微微低着头,额前细碎的发丝挡住了他大半张的脸,投射在茶杯里一道影子。 云泽宇不用抬头都知道郑诚投射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他率先开口:“姨夫,今天找我,不会是就为了品茶吧?” 郑诚慢慢喝了一口茶,才放下茶杯看着云泽宇开口:“既然你开口了,那我就直言了,听说你最近在谋划和非洲的合作?” “是的,早几年已经在开始运转了,非洲的市场有很大的潜力。” 郑诚移动了下身体,调整了下坐着的姿势,对着云泽宇开口:“你有没有想过可能蕴含的危险。” “任何利益都是和危险捆绑在一起的,多大的诱惑,就有多大的危险,姨夫,您是不是想说这关乎到国家的某些政策,我需要慎重而定。” 郑诚看着眼前有些强势的云泽宇,心里咯噔一下,他摇头:“不全是,只是听到一些,想提醒你一下。” “听到一些?姨夫听到什么了?”云泽宇玩味的说着,他的手指轻轻的有节奏的敲着桌面,直视着郑诚说着:“是听到我抢了别人的心上人呢,还是听到我划清了和魔寐的关系呢?至于和非洲的合作,只是公司千万个决策中的一个,姨夫的关心,让我真的感激涕零。” “泽宇?”郑诚的脸色变了变,话语带着几分威严和不悦:“你这是怎么了?” 云泽宇摇摇头,他端起茶杯,看着里面青色的茶汤,慢慢的说着:“我姨的忌日要到了吧?我会带着我爱的女人去祭奠她,让她看看我选的妻子,姨夫,最近天气变化,要多照顾好身体。” 郑诚闷着,终于沉不住气的哼了一声:“我会的,云氏是你的公司,你要做什么决定,确实没人能左右。” “是啊,现在是姓云,所以我能做主,姨夫,我一会还要去见客户,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哦,对了,我会在去祭奠我姨之前,带着我的女人回家给我爸爸和我后妈汪小洋看看。”云泽宇说完,优雅的起身,深深的看了一眼郑诚,他忍不住加多了一句:“我以前,真的钦佩过您,也羡慕您和姨的爱情。” 郑诚一言不发,只是一双眸子带着威严的看着云泽宇转身离去,他放在桌子上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云泽宇到底知道了什么?低头看着一桌子的茶具,郑诚忍着揭翻桌子的冲动,他招了侍者过来买单,侍者告诉郑诚,单已经被离去的云泽宇买好了。郑诚正掏着钱包的手顿了一顿,觉得自己的脸热辣辣,像被人用力的煽了一下。 当郑诚走出咖啡厅,坐进他的车子里后,他额头的青筋还在突突的跳着。司机在驾驶位上看着郑诚不悦的脸色,他小心的问着:“郑部长,现在去哪里” 郑诚将身体靠在椅背上,沉默了一会后说出了一个地点:“恋洋小馆。”车子缓缓开离咖啡馆的门口,驶入车流里。 云泽宇坐在他的车子里,静静的看着那车子离开,他一打方向盘,车子跟着驶向相反的方向。 云氏别墅里,汪小洋穿着白色的紧身洋装提着同款式的手提包刚走下楼梯,就对上了正走进来的云泽宇,她错愕开口:“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我不能回来这里吗?”云泽宇看着汪小洋一身外出架势,他将手懒洋洋的插在裤兜里,对着汪小洋开口:“你不是打电话让我经常回来陪陪我爸吗?你这是要外出?” 汪小洋一脸温和的微笑,描画着精致淡妆的脸上有着几分尴尬,她说:“我想出去给你爸爸亲自挑选下衣服,他最近胖了些,之前的不合适。” “哦,这样?”云泽宇点头,客气的说着:“那我上去看看我爸。”云泽宇记得他爸爸的衣服都是有人亲自来量了尺寸,按季节变更送过来所有需要的衣服。 汪小洋看着云泽宇转身优雅的往楼上去,她愣了一下,急忙说着:“你爸爸睡了,要不,我给你冲杯咖啡?” “不用了,你不是着急出门吗?我自己去看看我爸,不会吵醒他的。” “也不急着这一时半会的,你去看看他,我去给你冲杯咖啡。”汪小洋说着就要下楼,云泽宇的声音从楼梯上一字一顿的传来:“那就麻烦汪姨了,不过我现在改喝茶了,汪姨,铁观音就好,我刚和姨夫喝的也是铁观音。” “姨夫?”正在下楼梯的汪小洋晃神了下,脚踝处就传来刺骨的疼,她的手急忙抓着扶手,疼的一后背冷汗。 汪小洋没回头,她听见云泽宇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是啊,郑诚,你该不会忘记的吧,虽然我姨去世了,他一直都单身为我姨守着。”云泽宇最后的尾音从楼梯转角处隐约的传来,汪小洋努力的站直了身体,她额头都是冷汗,脚一动就疼的身体发颤,她咬着牙,努力的迈着脚步,走了下去。 下面的陈妈端着冲好的咖啡端过来,看见汪小洋一脸痛楚的样子,她手一抖,咖啡杯就掉在了地上,溅起一地黑色的污渍。“夫人,你?” “把它打扫干净。”汪小洋挺直了身体,她的手握紧白色的小包,慢慢走向厨房的方向,她要给云泽宇泡一杯茶。陈妈看着汪小洋的样子也不敢在多嘴,急忙找了抹布过来擦地板。厨房里正忙碌的厨师被汪小洋撵了出来,一阵兵兵乓乓从厨房里传来,厨师和陈妈相对视一眼,都沉默的退离开厨房附近。 楼上,云泽宇坐在大床边,看着床上睡的深沉的云啸天。一段日子没见,云啸天又变的胖了点,紧闭着的眼睛,突然让云泽宇的心紧缩了起来,他的手颤抖着伸到云啸天的鼻子下面。气息喷洒在云泽宇的手指上,云泽宇的心落了下来,眼角就红了。 “爸爸,我爱上了一个女人,我伤害了她,我想带她来见见您,好吗?”没有声音回答云泽宇,云啸天还在沉睡着,微微收紧的眉,云泽宇伸手轻轻的抚平云啸天的眉心,他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爸爸要纵容汪小洋。 卧室的门被推开,汪小洋端着冒热气的茶杯走进来,她对着云泽宇慈爱的微笑着:“来,喝杯茶,你爸爸刚刚睡下,你要不要到楼下坐坐?” 云泽宇起身接过茶杯,低头吹了一下茶杯里的热气,他对着汪小洋摇头:“既然他睡了,我就改天再来看他,汪姨,你要出门,就去吧,我一会就走了。” 汪小洋迟疑了下,最后摇头,她弯腰伸手为云啸天拉好被子,轻轻的拍着云啸天的胳膊,温柔的看着床上酣睡着的云啸天。从云泽宇的这个角度看过去,汪小洋是美丽的,既然已经到了中年,保养得当的她依然有着迷人的身段,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太多痕迹来。 另一个身影闪过云泽宇的脑海,云泽宇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他对着汪小洋开口:“汪姨,那我先走了。”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四十章 公司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