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三十九章 梅美妹

舒晓兰的声音冷冷的,没有一点感情,她说:“云泽宇,你该下地狱,我也该下地狱,因为我们亲手杀了那个还没能到这个世界的小生命,我们都必须的活着,承受着这惩罚。” 听着舒晓兰空洞的话,云泽宇的脸色瞬间苍白,身影竟站立不稳,连着后退几步,他才站定,神情悲痛的看着舒晓兰。舒晓兰还在精神恍惚的说着:“你听见宝宝的声音了吗?他在叫妈妈,这几天他都陪着我,和我聊天,和我说话,他说他冷,他说他好怕黑,他说为什么我们都不要他了?” 云泽宇看着舒晓兰慢慢流出的眼泪,他冲了过去,紧紧的抱着她心疼的说着:“晓兰,过去了。” “不,没有过去,云泽宇,记住,他在看着我们,看着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看着我们永远都痛苦。”云泽宇的手紧紧的抱着舒晓兰,舒晓兰的身体很冷,她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视线定定的看着头顶,她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活着就是要承受痛苦,是他也是她,将她肚子里的小生命扼杀的。 那是个刚刚成形的小生命,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灿烂的阳光,没有好好的呼吸一口大地的气息,看一看盛开的鲜花,也没有在她的怀抱里任性的撒娇,就这样永远消失了,没有人记得他长什么样子,甚至于知道他曾经存在过的人都没有几个。舒晓兰闭上眼睛,眼泪流的汹涌。 魔寐顶层的房子里,一个身影静静的站在舒晓兰曾经跳楼的卧室窗前,夜凉如水,那个身影一动不动,脸上的冰冷面具映着外面的月光,透着鬼魅的气息。忠叔推开门,恭敬的对着里面的身影行礼:“魔少,医院传来消息,舒晓兰醒了。” 魔少猛的一转身,一双清冷的眸子在光线昏暗的卧室里有着猛兽一般的光芒。 “要不要派人?”忠叔小心翼翼的问着,他看着屋子里的魔少摇头,忠叔立即噤声,恭敬的等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魔少都没有在说什么,只是挥挥手示意忠叔出去。忠叔立即后退两步,将卧室的门重新关上,他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对着那卧室的门叹息的摇摇头,才转身走了出去。 卧室重新恢复了清冷和寂静,魔少依然站在那里,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窗棱,久久的才开口呢喃着:“兰兰。”没有人回答他,空气静静的,身后大床上的床单已经换了下去,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破坏了的窗棱也修好了。 自从云泽宇和舒晓兰出事后,这里就被打扫干净封了起来。吴明退了这里的房间,他告诉忠叔转告给魔少,魔寐带给云泽宇和舒晓兰的阴霾,到此为止。 那一句话,被忠叔原封不动的转给了魔少,从那以后,魔少每天都会来这里静静的站立一会,魔寐依然歌舞升平,依然夜夜款待着各路人马。在这奢华的背后,又有多少欢笑是真的发自内心。房间的对面,矗立着云氏高大的广告牌,在夜色里流转着炫目的画面。魔少抬头静静的看着,面具后面的清冷眸子里,渐渐被悲痛取代。 那一天晚上,岁数大了的舒伟兴终于扛不住,被郑俊东送回家去休息,他走的时候拍着舒晓兰的头顶微笑的给她鼓励:“晓兰,爸爸希望你幸福,我们摔了一跤,不等于我们要在那里趴一辈子,我们前面还有很远的路要走,等你的身体好了,我们就去看看你妈妈。” “好。”舒晓兰点头,她看着舒伟兴离开,一直到门关了上舒伟兴的视线在病房里消失,她才收回视线。门外还是有吴明和阿虎站着,舒晓兰很想告诉他们不要再这样的监视着自己,自己不会跑掉的,可是她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一日三餐,都是精心准备的,医院里给舒晓兰安排了一名特护,那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叫梅美妹,脸上经常挂着微笑,看着就让人亲切。郑婉玉告诉舒晓兰,这是她经过层层考核,唯一过关的特护,最主要的是,梅美妹是医院里对云泽宇唯一免疫的女人。 之前的那些小护士什么的,找个机会就在这附近的走廊绕合,就想着跟云泽宇来个不经意的对撞,最好是撞个山崩地裂,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来,结果弄的云泽宇每次来,不是被突然冲过来的护士撞到,就是被投怀送抱的俏医生拉住误认成病人。躺在床上听着郑婉玉眉飞色舞描述那震撼的场面,舒晓兰忍不住勾起了唇角,一个浅浅的微笑在她的脸上浮现。 “啊,你笑了,哈哈哈,我就知道咱俩是一路货色,都喜欢看云泽宇出窘。”郑婉玉很不厚道的大笑着,这些当然有她添油加醋的成分,但是云泽宇的杀伤力真的是太大了,郑婉玉想起以前自己的那些大胆行动,也是一阵恶寒。 梅美妹就在一边整理着病房的东西,给舒晓兰记录身体的状况,照顾着舒晓兰上厕所,等她空下来就开始给舒晓兰按摩身体。舒晓兰不习惯陌生人碰触自己的身体,她拒绝了几次,然后头顶上就听见郑婉玉悠悠的来了一句:“你知道每天晚上谁在给你按摩吗?你要是想他在继续,就可以不用梅特护的。” 不用问,舒晓兰都知道答案,她抬头看着郑婉玉,郑婉玉单手托着下颌,另一只手里拿着桃子,啃的津津有味:“这是新鲜的,很好吃,你现在身体还不能吃,我帮你解决。” “好。” 梅美妹低头敛目,双手温柔的给舒晓兰按摩身体,她的力道刚刚好,手指也柔软,劲道恰到好处,按照人体的穴道,轻轻的在舒晓兰的腿上、脚上按摩着。 郑婉玉吃了桃子后,跟着就打了个呵欠,她揉揉眼睛,对着舒晓兰开口:“你这的养一个多月,我跟你说,你的保养好了,尤其不能受凉,我还等着和你去吃烧烤呢。” “婉玉,谢谢你。” 郑婉玉瞪大眼睛,错愕的看着舒晓兰认真的表情,她突然伸手就捏了下舒晓兰的鼻尖,嘿嘿笑着:“晓兰,你太可爱了,你要是想以身相许,我可不会拒绝哦。” 舒晓兰脸一囧,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她发现郑婉玉很喜欢这个动作。嘿嘿,郑婉玉笑的有些贼,她没告诉这是她从梁青山那里学来的,梁青山捏她的鼻子,她就捏舒晓兰的,回头舒晓兰就可以捏云泽宇的。 “你笑的好奸诈。”舒晓兰打了个冷颤,心里倒是一暖,幸好有郑婉玉。 郑婉玉这下是大笑出声,她说:“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就不用忸怩了。”门外,阿虎的身体也是一激灵,郑婉玉的笑声真恐怖。 “母夜叉。”吴明咬牙,这一天下来耳朵都被郑婉玉的笑声刺激的罢工了,他都怀疑郑婉玉和郑俊东是不是一个爹妈的,一个闷骚,一个就狂啸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谁。 阿虎看了一眼吴明的身后,对着吴明挤了下眼睛,吴明给了阿虎一个恶寒的表情,毫不留情的说着:“你别这个表情,她功力也够强大的,隔着道门,都把你传染成这样。” “传染成哪样?要不要我给你们检查下?” 吴明身体一僵,慢慢转过头,他的身后站着梁青山和云泽宇,吴明张大嘴巴,努力找到自己的声音:“云总,梁医生。” 梁青山很善解人意的对吴明说着:“你们要是身体哪里有不适,我随手都有空给你们检查下,别客气,切割阑尾,截断肠子什么的小手术,我随手都能做。” 阿虎的脸白了,他看看吴明,在看看云泽宇,慢慢的低头,努力让自己隐形。云泽宇的视线一直看着病房的门,里面不时的传出郑婉玉欢快的笑声,云泽宇的心头一柔,他脑海里浮现舒晓兰浅笑的小脸来。 吴明在避开云泽宇视线的时候,给了梁青山一个白眼,哼,以为这样就能要挟自己,他偏不买账。梁青山到是没什么,耸了下肩膀,推开了病房的门,没在纠缠下去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老婆确实够吵的,医院里本来就要保持安静,隔着一条走廊,他都能听见自己老婆那欢快的笑声。 这还是工作时间啊,郑婉玉翘班的多明目张胆。病房里,梅美妹在云泽宇和梁青山进来时,从床边站直了身体。床上舒晓兰唇角那抹浅笑消失的无影无踪,眸子看着床尾,郑婉玉的手轻轻的握上舒晓兰的手,冰凉凉的,郑婉玉回头,瞪着云泽宇。 梁青山走了两步过去,拦住了郑婉玉的视线,他伸手看了下梅美妹记录的数据,对梅美妹又交代了几句,才低头询问舒晓兰:“现在肚子还会涨涨的吗?” 舒晓兰脸微微的变了,她摇头,抬头看着梁青山,她很想问一下她流产后的孩子去了哪里,最后还是忍了住。梁青山又给舒晓兰做了一些检查,确定一切都好转起来,他才拉着郑婉玉离开,郑婉玉不肯,梁青山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郑婉玉瞪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被梁青山给拖了出去。 梅美妹在房间里觉得压抑,她拿着一些舒晓兰换下来的衣物走了出去。病房里有单独的洗手间和洗衣服的地方,梅美妹还是拿着盆和洗液去了外面的洗手间。随着门打开再被关上,病房里只剩下云泽宇和舒晓兰。 舒晓兰闭上眼睛,对云泽宇视而不见,云泽宇也没开口,他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静静的看着舒晓兰,房间里一时间静的只有他们的呼吸。手机的铃声在十分钟后打破了这一份安静,云泽宇拿出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号码,他迟疑了下走了出去。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三十九章 梅美妹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