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三十八章 怀抱

“慢慢喝,你昏迷了好几天了,再不醒来啊,我这医院的屋顶都要被揭翻了,你都不知道,舒伯伯的狮子吼,不是一般宵小能够应付的。”这宵小是谁,郑婉玉没说,她看着舒晓兰虚弱的苦笑了下,郑婉玉知道舒晓兰确实如梁青山所说的,之前就醒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你刚醒,先喝点水,晚会进食一点流质的食物,我就说嘛,我是福将,我一来,你就肯定醒。”这后面的一句话,郑婉玉故意大声的说着,对着房门外。 舒晓兰眨了下眼睛,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僵硬的厉害,她试着动了下身体,酥麻刺疼的感觉立即让她冒了一身冷汗。郑婉玉伸手,轻轻的给舒晓兰的身体做按摩,她告诉舒晓兰不要着急,身体慢慢恢复。其他的,郑婉玉什么都没有说,倒是讲了几个趣事给舒晓兰听。她说:“医院有个新来的小护士办手续,她对我说她身份证上是程以一,不是程一一,我开玩笑问她你妹妹是不是叫程蝶衣,她很骄傲的说我爹的智慧岂是我能揣摩的。后来她添资料亲属关系的时候,我就好奇的伸长脖子看了一眼,你猜她妹妹叫啥,程以二,她爹真是奇葩,哈哈哈哈。” 舒晓兰笑了笑,她想到了舒艳丽,眸光暗了暗,听着郑婉玉继续的说着身边的趣事,还有郑婉玉情敌的。 在上个月,郑婉玉被同事告知有个梁青山的青梅竹马天天在医院缠着梁青山,郑婉玉立即就杀了过去,那个青梅正好在办公室,郑婉玉就站在门口听着那个青梅嗲声嗲气的问梁青山怎么能一眼就认出她来。郑婉玉当时气的都想冲进去来个龙卷风大扫荡,不过后来她听见了梁青山的回答,梁青山说你这么多年一直没变,初中的时候就长了这张四十岁的脸,或许过多几年,我就认不出你来了。然后那个青梅哇的一声捂脸大哭跑了出去,郑婉玉看见那青梅足有近两百斤的体重,穿着枚红色的吊带裙,浓妆艳抹,郑婉玉当时还以为撞鬼了。 “晓兰,我当时真的在想如果梁青山背着我和别的女人搞一起,我该怎么做?”郑婉玉话语惆怅的说着:“他怎么就没搞呢,害的我想品尝下捉奸在床是啥感觉,都没机会。” 舒晓兰差点被郑婉玉给刺激的再次昏过去,她一醒来,郑婉玉就给她这么劲暴的话题,舒晓兰虽然只见过梁青山几次,但是她觉得梁青山不是那种轻易就对女人动心的男人。郑婉玉边给舒晓兰按摩身体放松肌肉,絮絮叨叨的,又讲了几个趣事给舒晓兰听,然后才问她:“你是想继续让他们着急呢,还是想让他们知道你醒来了?” “我想见我爸爸。”舒晓兰嘶哑着嗓子,一张口,她才知道嗓子竟然干涩的很厉害,这一句话,也耗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郑婉玉笑了,她伸手给舒晓兰拉好被子,颇有感触的说着:“晓兰,你真让我嫉妒,这么好的皮肤,我捏着都上瘾,先说好了,每天的按摩我包了。” 舒晓兰哭笑不得,怎么揪扯到她皮肤上来了,她看着郑婉玉起身又端了水杯让自己喝,舒晓兰眼角湿润了。对于面对爸爸,舒晓兰忐忑着。 在郑婉玉出去后没多久,舒伟兴走了进来,他端着一碗米粥,煮的烂烂的米粥在病房里弥漫着引人食欲的清香,舒晓兰的肚子跟着咕噜的叫了几声。 “爸。”舒晓兰颤抖着声音,她叫了一声后,眼泪就跟着出来了,她不知道舒伟兴知道了多少,是不是知道她怀孕了,孩子又流产了,知道她不堪的成了云泽宇保养的情妇。舒伟兴看着自己的女儿,他颤抖着坐过去,伸手抹去了舒晓兰脸上的眼泪,微笑的说着:“这么大姑娘了,还哭鼻子,丑。” 舒晓兰勉强的苦笑着,她真的好想扑到舒伟兴的怀抱里,抱着爸爸好好的哭一场。 “来,吃点粥,郑医生说你可以吃一点东西,等你在休息一下,他们会给你做全身检查,你要是哪里不舒服了,就告诉爸,爸找医生。”温柔的说着话,舒伟兴勺了粥,慢慢的吹凉,然后递到舒晓兰的唇角。 “恩。”舒晓兰张开口,米粥的味道她一下就知道这是谁做的,视线不经意的看着舒伟兴鬓角的白发,舒晓兰突然知道了什么,云泽宇果然知道她的软肋。一口接着一口,舒伟兴慢慢的喂给舒晓兰吃,他后来慢慢的说着:“你小时候也爱吃米粥,那时候小手胖乎乎的,还抓不稳勺子,每次都弄的脸上鼻子里都是,你妈妈要喂你,你还不肯,自己拿着小勺自己吃。” 舒晓兰没记忆,她看着舒伟兴平静的脸,几次鼓足的勇气都在最后关头溃散了,她蔫蔫的说着:“我记得不清了。” “当然了,你那时候才几岁啊,你妈妈在米粥里打一个蛋花,放一点盐和切碎的青菜末,你只肯吃白粥,就算是有一点点别的东西,你都不肯。”舒伟兴说到这里,不禁失声的笑了,他拿了纸巾给舒晓兰擦嘴角掉出来的米粥汤,舒晓兰的眼泪流的更汹了。 “爸,对不起。”舒晓兰哽咽着,不敢去对视舒伟兴那双充满慈爱和疼惜的眼睛。 将碗放下,舒伟兴没在说一句话,他抚摸着舒晓兰的发丝,就像小时候,他下了夜班回来抚摸着睡在妻子怀里的舒晓兰一样,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些景象越来越模糊,而有些景象却清晰的就像在眼前。病房里的气氛有些的凝重,舒伟兴伸手悄悄擦去眼角的眼泪,他笑着说:“你放心,爸爸肯定不会吃你妈妈的醋,你不用为这个对爸爸说对不起,爸都知道了,不就是辞职了吗,没事,爸还有养老金,足够用到你找到更好的工作前。” 这是什么情况?舒晓兰睁开眼睛,她刚想开口,病房的门被从外面推了开。 门口,一束盛开的百合娇艳欲滴,花香弥漫在病房里,舒晓兰身体一紧,她在那束百合花后看见了云泽宇那张冷峻棱角分明的脸。 “舒顾问,晓兰。”云泽宇迈着稳健的步子走进病房里,跟在云泽宇身后的吴明狗腿的将百合花接过去,换去了床头柜上昨天的百合花。舒晓兰的脸色很难看,她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云泽宇,放在被子里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云总,您贵人事多,怎么好过来?”舒伟兴起身走了几步,挡在了舒晓兰和云泽宇之间,苍老的身体挺的笔直,还泛红的眼睛审视着云泽宇。 云泽宇看着舒伟兴,他慢慢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刚刚进门,他是屏息着,生怕眼前只是虚幻的一幕,醒来了面对的是病床上依然昏着的舒晓兰。 “爸爸,我能和云总单独谈谈吗?”舒晓兰开口,她看着舒伟兴努力挺直的身体,她心头热热的。 舒伟兴最后看了一眼云泽宇,他转身对着舒晓兰笑着:“爸就在外面,你要是需要什么就叫爸。无论什么时候,爸都支持你。” “恩。”舒晓兰努力点头,她看着舒伟兴一步一步走出去,看着吴明一脸客气的开口要请舒伟兴去喝茶,关上的房门将舒伟兴的回答也关在了门外。 病房里很安静,云泽宇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砰砰砰的有力,越来越快,他贪婪的看着舒晓兰,她瘦了,憔悴了,她躺在那里仿佛一阵风来就可以吹走。 云泽宇大步走到病床前,刚要伸手去握上舒晓兰的手,舒晓兰警惕的将身体缩起的开口:“你都对我爸爸说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说,是郑经理打电话给舒顾问,你在外地云氏分公司的实习不太顺利,因为过度的加班昏厥了,云氏将你接了回来,以后云氏会给你安排另一个合适的工作。” “他不会相信。”舒晓兰了解自己的爸爸,她看着云泽宇,视线里都是恨,她咬着牙问云泽宇:“你为什么没有死?” 云泽宇的身体摇晃了一下,他的唇角抿紧,视线静静的看着舒晓兰,他最后轻轻的说了一句:“如果你要我的命,等你好了后,你可以随时来取。” “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在犯一次,云泽宇,如果你对我爸爸对孟远航在做出什么,我会亲手杀了你。” 长长的眼睫毛覆盖了云泽宇深邃的眸子,那里面的痛苦排山倒海,撕裂着他那颗悸动的心,他慢慢的说着:“我对舒顾问坦白了我对你的追求,他愿意给我机会。” “不可能。”舒晓兰脱口而出,她再清楚不过,在爸爸的心里,孟远航才是他认可的女婿,云泽宇一定是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来让舒伟兴同意,舒晓兰看着云泽宇,她的牙齿咬的咯吱响,她冲动的想狠狠的咬她一口肉下来。 云泽宇没有动摇,他告诉舒晓兰如果不相信,可以向舒伟兴求证,舒晓兰目前重要的是先把身体调养好,其他的以后再说,最后云泽宇低沉着嗓子对舒晓兰说:“无论你爱不爱我,有多恨我,我都不会放手,我把我的命交给你,你要想离开我,就取走它。” 云泽宇伸手指着自己心口的位置,定定的看着舒晓兰。舒晓兰看不懂云泽宇视线里的光芒是什么,她侧头避开云泽宇的目光,她不想在看见他,醒来后还是没能逃脱他的钳制,为什么命运要这样的折磨她?几声婴儿的哭泣声在舒晓兰的脑海里响起,她的身体一僵,这就是报应吗?对她的报应。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三十八章 怀抱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