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三十七章 清脆

病房的门关了上,吴明看着郑俊东沉默的倚靠着门边的墙上,他很想问问这是怎么个情况?郑俊东闭上眼睛,刚刚的从容彬彬有礼一下被疲惫淹没,他的眼角写满了困倦。 梁青山带着一个护士走过来,他告诉吴明和郑俊东他已经给云泽宇打了一针镇定,云泽宇已经睡熟了。云泽宇已经连着三天三夜没休息好,他在这么抗下去,不用等舒晓兰醒来,云泽宇就得残废了。 “我去公司处理事情。”郑俊东点头赞许梁青山做的,他对梁青山点头继续说着:“云总如果醒了,给我电话。” 吴明看着郑俊东要走,他一步迈到郑俊东跟前拦了住,手一指病房的门问郑俊东:“这是什么情况?” “你觉得是什么情况?”郑俊东反问,他没给吴明答案,自己就走了,撇下吴明直跺脚。吴明后来听阿标一次不经意的提起,郑俊东对吴明竟然对阿曼.赫尔达提出去找青葱给阿曼.赫尔达很是气恼,因为阿曼.赫尔达还真的找到了,在回非洲时就将那个青葱带了去,那青葱成了阿曼.赫尔达第四十七位妻子。而那位青葱竟然还是位大学生,和郑俊东有着八竿子打的着的关系。 病房里,舒伟兴伸手轻轻的抚摸着舒晓兰消瘦的脸,他忍住不老泪纵横,女儿怎么会这么命苦,竟然遇见这样的事情?“兰兰,爸爸来看你了,兰兰,睁开眼睛看看爸爸,是爸爸无能,让你受苦了,兰兰,你不要和你妈妈一样,就这样的离开爸爸,剩下爸爸一个人活着记着你妈妈,兰兰,你要努力的醒来,我们一起记着你妈妈,要不然这世界上还有谁能想着她,知道她的好。” 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舒晓兰的手背上,舒伟兴的声音苍老而凄凉,他一生劳苦,只想努力的给他爱的女儿好的生活,努力到头来,他竟然没保护好自己的女儿? 深深的自责勒紧着舒伟兴的呼吸,他看着床上昏着的舒晓兰,就禁不住的想起当年妻子的离开,同样是雪白的病房,同样是他无能为力,同样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兰兰,爸爸不好,爸爸不是一个好爸爸,爸爸知道你爱远航,爸爸也知道你想好好的保护这个家,是爸爸当年一时错了。”无尽的悔恨,悲伤的懊恼,揪着舒伟兴的心,他喃喃着,告诉舒晓兰:“爸爸一定会等到你醒来,爸爸会好好的照顾你,你不是一直念叨着想去给你妈妈上坟吗?等你醒了,我们一起去看看你妈妈,我们一起去看看我们以前种的桃树,那上面一定结满了桃子。你小时候特别喜欢吃桃子,那时候我们家穷,摘下来的桃子都要拿去卖钱做家用,你每次都将爸爸放你床头给你留的大桃子又悄悄放会篮子里,等爸爸晚上回家,你吃那些卖剩的坏了的。” 那是一段很苦的日子,也是舒伟兴记忆力最温馨的日子,那时候一家三口,很幸福。 吴明在外面,舒伟兴进去两个小时了,他都有冲动推开门进去看看什么情况,最后他还是忍住了。阿虎倒是沉的住气,他告诉吴明:“这是亲情呼唤,对于夫人来说,从小到大最亲的人就是舒顾问,如果舒顾问都不能够让她醒过来,就真的麻烦了。” 吴明刚想发表下自己的意见,一个声音在他的身后响了起来。“他一定会醒来的。” “云总!”阿虎急忙站好了身体,脸一阵红一阵白,结结巴巴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夫人一定会醒来的。” 吴明转头,看着云泽宇一脸冷峻的站在他身后两米处,吴明郁闷了,梁青山不是说打了镇定剂吗,这到底用了多少剂量,两个小时就醒了? 云泽宇没有理会吴明和阿虎,他走到门口伸手轻轻推开了门,阿虎一见,立即低声说着:“舒顾问还在里面。” 云泽宇的手一顿,停了下来,他已经听见舒伟兴沙哑着声音,云泽宇的头微微的低着,视线看着手里的门把手,手指紧紧收拢,舒晓兰还是没醒来。这是云泽宇最后的办法了,他能做的都做了,舒晓兰还是不肯醒来面对现实。 吴明和阿虎相对视了一眼,吴明视线一直看着云泽宇的脚,他走上前去一步,压低声音:“云总,郑经理先回公司处理失误了,您要不要先回公司,夫人一醒,我立即打电话给您。” “不用了,让郑俊东将要审批的文件拿我病房里。”云泽宇说着推开了病房的门,大步走了进去,病房的门在他的身后慢慢关了上。 在门关上的瞬间,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阿虎的脸色一变,他看向吴明,吴明慢慢转移开视线看向对面的墙,伸手掏出了手机。文件能带去公司签约,阿曼.赫尔达能带去医院签约吗?郑俊东硬着头皮继续的陪着这位老当益壮的酋长。 病房里,舒伟兴和云泽宇面对面站着,舒伟兴气的全身发抖,云泽宇身体站的笔直,一双认真的眼睛诚恳的看着舒伟兴。.看着眼前呼风唤雨一直高高在上的云泽宇,舒伟兴绷紧了脸,低吼着:“我要带我的女儿走,她不是你们战争的牺牲品。” “这里有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设备,她应该在这里接受治疗,舒……”云泽宇停顿了下,他看着舒伟兴,慢慢的说着:“舒先生,请相信我的诚意,我很爱你的女儿舒晓兰,我和她之间的事情,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当那个爱字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云泽宇一下明白了,他爱舒晓兰,他们之间经历了这么多,纠缠着的伤害和身体,到现在他才发现,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病床上昏着的舒晓兰。 “你不配说爱。”舒伟兴对着云泽宇吼着:“我以为远航会是我最满意的女婿,他能给晓兰幸福。”无奈沉痛的摇着头,眼泪再一次流出舒伟兴的眼角,他哽咽着开口:“他和你都不能,我要带她走,你们最好都不要再出现在她的生活里,云泽宇,云总,你有钱有权,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放了我女儿吧?” 这是舒伟兴知道真相后,第一次开口,他没想到自己一念之差,竟然到了这么严重无法挽回的地步。 云泽宇摇头,他走到床边,单膝跪下,伸手轻轻的抚摸着舒晓兰的脸,喃喃的说着:“自从她被送到我身边开始,就注定了我和她要在一起,舒先生,请给我一次机会,我知道她爱的男人一直不是我,可她是我的女人,这一辈子是我唯一爱上的女人。” 舒伟兴气的跺脚,他不准许云泽宇去碰他的女儿,可是最后他的手还是没伸出拉开云泽宇,因为他比谁都了解自己的女儿,正因为这样,他才心痛舒晓兰的痴傻,为什么自己好好的女儿,遇见的男人,都没有一个能真正给她幸福的? 病房里静寂了下来,云泽宇的手紧紧的握着舒晓兰的衣袖,他的眼睛里都是激动的泪花,他爱舒晓兰,他竟然现在才发现,在他将舒晓兰弄的一身伤痕累累的时候。 舒伟兴看着云泽宇,从云泽宇的脸上他知道床边的男人是真的对舒晓兰动了感情,舒伟兴深思了很久才开口:“你说让我给你一次机会,好,云总,我给你一次机会。”舒伟兴看着抬头直视自己的云泽宇,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只要你做到三件事,我就答应给你这个机会。” “请说。”云泽宇站起身来,认真的看着舒伟兴,他的手还拉着舒晓兰的小手,一抹自信的神采在他深邃的眸子里涌动,他对舒晓兰势在必得,这一生非她不可。那天在病房里,舒伟兴待到很晚才走,云泽宇率先的离开了,他们之间到底怎么谈的,谈了什么,没有人能够知道。 吴明猜测着,推断着,最后都没能靠谱,他只知道舒伟兴似乎知道了什么,并没阻止云泽宇对舒晓兰的照顾,不过舒伟兴递交的辞职信,公司没批准,舒伟兴的职位还挂在那里,工资照发,每个月打进舒伟兴的工资卡里,舒伟兴却没再去公司。 舒晓兰在第二天近中午的时候,有了苏醒的征兆,她衰弱的身体体征有了好转的迹象。梁青山最先发现的,不过他不好肯定什么,在检查了舒晓兰的身体后,他想了想,委婉的让舒伟兴去自己的办公室,他想就舒晓兰的身体情况和舒伟兴好好谈谈。 随后,梁青山给郑婉玉打了电话,郑婉玉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病房,吴明阻止郑婉玉进舒晓兰的病房,对郑婉玉,吴明心有余悸。两个人在病房门口,大眼对大眼,阿虎挠头,他有发言权吗?郑婉玉哼了一声,转头就要打电话。 这一边,吴明已经接到了云泽宇的电话,听着云泽宇沉稳的声音,吴明的脸沉了下去。而在对面的郑婉玉对着吴明看过去的视线,哼了一声。吴明眼睁睁的看着郑婉玉推开病房的门,然后妖娆的回头对着自己做了个鬼脸,砰的一声,病房的门当着吴明的面关了上。 阿虎在一边看的清楚,这一局以吴明输的莫名其妙,郑婉玉完胜结束。郑婉玉在床边待了几分钟,她看着床上的舒晓兰,最后忍不住的起身在舒晓兰耳边说着:“晓兰,是我,婉玉,这里就我一个人,你要是想喝水,就睁开眼睛眨一下。” 舒晓兰的眼睛慢慢睁了开,对着郑婉玉眨了下,郑婉玉笑了,伸手到一边的柜子上倒了杯温水,然后拿了吸管放在杯子里,递到舒晓兰的嘴边。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三十七章 清脆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