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三十六章 梁青山

云泽宇已经听阿曼.赫尔达足足畅谈了他那些妻妾近半个小时了,他在接到郑俊东电话的时候,微笑的对阿曼.赫尔达开口:“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阿曼.赫尔达张口爽朗大笑着:“是不是你的妞查岗的电话,去吧,理解,你们这里的女人都是醋坛子。” 吴明站在办公室的门口,嘴角抽搐了下,他知道这是郑俊东的电话。云泽宇走出办公室让廖秘书加些咖啡进去,他走到一边的会议室接电话,如果是以前,云泽宇定不会为了个女人的事情这样怠慢了阿曼.赫尔达。 廖秘书端着咖啡壶,微笑的走到阿曼.赫尔达身边,为他加热的咖啡,一边客气的说着:“阿曼先生,请问还有什么需要的?” 阿曼.赫尔达抬头看了一眼廖秘书,咧嘴一笑:“能提供俩嫩点的妞吗?不用太白的,但是不要比我还黑。” 廖秘书石化了,他僵硬的转头向吴明求助,吴明低头,视线看着鞋尖,他听见那位尊贵的客人阿曼.赫尔达继续说着。 “实在没有,你陪陪我也行。” “阿曼先生,那个,我给您立即去找。”廖秘书走的急,差点摔倒了,在他出门前,身后还传来阿曼.赫尔达的声音提醒着廖秘书,他喜欢青葱岁月的。 吴明低头,嘴巴咧的好大,这口味……廖秘书脸都成了麻瓜,他去哪里给这位酋长大人找青葱岁月的,这整个云氏大厦里,除了蟑螂还有没被开发过的,估计蚊子都过了青葱岁月。阿曼.赫尔达的秘书是位美丽的非洲女人,阿曼.赫尔达叫她琳达,琳达全身都严实的裹在黑色的衣服里,就连头发也包了起来,只露出一双骨碌碌有神的大眼睛。 琳达原本站在门的另一边,在廖秘书出去后,她跟着也走了出去。办公室里只剩下阿曼.赫尔达,他无聊的扭了下身体,然后慢慢的说着:“你不想和我说点什么吗?” 吴明说:“不想,阿曼酋长,您的要求,怕是廖秘书不能让您满意,如果你喜欢的话,晚上我带您去一个让您满意的地方。” 阿曼.赫尔达一下来了精神,他也不喜欢办公室里那些呆板的女人,他喜欢很热情很有青春朝气的,那样会让他自己感觉都很年轻。转身热切的看着吴明,阿曼.赫尔达伸手从自己的手腕上撸下来一个金色的镯子递给吴明说着:“我们说好了,上次云总派来招待我的那个家伙,竟然带我去看京剧,害我做了一个月的噩梦,看我的每位妻子,都是姓包的。” 吴明知道阿曼.赫尔达说的那个家伙是郑俊东,他忍不住笑了,其实这样看着,包拯还真和非洲很有渊源。最后对那个金镯子,吴明拒绝了,他不是见钱眼开的人,不过后来吴明没想到真正带阿曼.赫尔达去的是阿标和郑俊东,他被换去医院了。 云泽宇没有对梁青山提起任何一点关于之前发生的事情,他只淡淡的告诉梁青山,舒晓兰他放心交给梁青山医治。在医院的特护病房里,云泽宇看见了依然昏迷的舒晓兰,她的脸白净的可以看见毛细血管,现在的她只能靠着营养液,这一次伤到了她的子宫,梁青山告诉云泽宇,以后舒晓兰要想在怀孕很难了。 对这个结果,云泽宇听的时候,一动不动,什么也没说。梁青山后来说了很多话,云泽宇都没开口。他只站在那里,看着舒晓兰,难道连那个男人也没能让舒晓兰醒来吗?到底要怎么做,舒晓兰才肯睁开眼睛。 梁青山看着眼前站着如雕像的云泽宇和床上昏迷的舒晓兰,他想到了郑婉玉说的一句话,梁青山默默的退出了特护病房,对着门外的吴明点头打了声招呼,他走回了办公室。 病房里,只剩下云泽宇和舒晓兰,云泽宇慢慢的走到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去,他努力的抬起骨折了的那只手,轻轻的握上舒晓兰冰凉的小手:“舒晓兰,我们能不能重新开始?” 没有声音回答云泽宇,他出神的看着舒晓兰,视线慢慢移到她的小腹那里,颤抖的手抬起,最后在空气中握成拳头,他没勇气放上去,那里曾经有一个他和她共同孕育的生命,现在没有了,他亲手扼杀了。眼睛慢慢的红了起来,晶亮的液体在云泽宇深邃的眸子里出现,他低头,将脸埋进舒晓兰的小手里,高大的身影此时象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低低的哭泣声,在病房里响起。如果能够重来,他一定不会伤害她和他们的孩子,他不该冲动,昏了头的只知道发泄。 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没有重来的机会,云泽宇知道在不让舒晓兰醒来,她或许就要这样一睡不起了。 吴明站在门口,他突然很想抽烟,医院里的压抑和消毒水的味道让他烦躁,他宁愿带着阿曼.赫尔达去灯红酒绿的地方纸醉金迷,也不想在这里面对着雪白的墙。 “阿标的任务,重吗?”阿虎压低声音,小心的问着吴明:“郑哥好像很生气。” “当然生气,他想带着人家去听京剧,结果去了红灯区,他要是不生气,就不是郑俊东。” 阿虎眨巴了下眼睛,没太明白,直到吴明提醒了他几个字非洲酋长,阿虎恍然大悟,然后不厚道的笑了。之前郑俊东招待那位尊贵客户的丰功伟绩,可是在他们之间流传了好一阵子,那位大酋长愣是拖到现在才敢在来云氏和云泽宇谈生意啊,赶巧不巧的,竟然撞在这个时候。后来,阿虎想起了一个更重要的事情,阿标貌似也是根嫩葱,没经过啥女人的狼爪,他真的太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款待那位酋长的。 这件事,不用阿虎惦记,在第二天的大清早,阿标就打电话给阿虎,吱吱呜呜的半天,一嗓子嚎了出来,他终于彻底的告别了童子尿。 云泽宇也在病房里待了一夜,他对着舒晓兰说了一夜的话,第一次他将自己的成长轻声的告诉给另一个人知道,第一次云泽宇想这样牵着一个女人的手,慢慢的走到夕阳布满天边。后来,他在离开之前在舒晓兰的耳边说了一句话,走出病房的云泽宇没有发现放在病床上舒晓兰的手指动了动。 “云总?”吴明看着云泽宇走出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陷入沉痛里的云泽宇。一直精神奕奕的云泽宇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他漠然的看着墙壁,一步一步经过吴明的眼前,眼神里都是空的。吴明犹豫着要不要去服一下云泽宇,他正在挣扎的时候,走了几米远的云泽宇倒在了地上。 “云总?”阿虎正端着刚买的早餐,正好转过拐角走过来,看见这一幕,早餐一丢,人就奔了过去。云泽宇的额头烫的厉害,整张脸有着异样的红,吴明找了梁青山过来给云泽宇检查,梁青山第一时间检查的不是云泽宇骨折的胳膊,而是云泽宇的脚。直到这个时候吴明才看清云泽宇受伤的脚,血肉模糊,袜子已经和肉粘在了一起,梁青山用酒精消毒,一点一点的将袜子撕离脚底。 吴明看着心直跳,他突然恼了,冷冷的问着梁青山:“为什么不给云总更好的包扎,这样重的伤,你作为医生应该知道。” “这是他的意思。”梁青山开口打断吴明的话,冷静的说着:“他不许我对你们说,如果不是我坚持,碎片他都不会取出来。“ 吴明愣怔了,他低头看了一眼云泽宇的皮鞋。吴明一下明白了,云泽宇是在用这种方式惩罚他自己,这得要多疼,每走一步脚底的伤口就被撕裂开一次,血不断的从伤口里流出,这要多狠才能让自己步步踩着自己的血。 之前跟着云泽宇一起招待阿曼.赫尔达,吴明是亲眼看着云泽宇气宇轩昂意气风发的和阿曼.赫尔达款款而谈,他脸上没有一点痛的表情,走路沉稳有力,吴明真的没想到他的伤这么重了。吴明一直以为自己很了解云泽宇,现在他看着昏着的云泽宇,眼神恍惚了,他不了解这个猎豹一般的男人。 这一次,梁青山很认真的给云泽宇包扎,他的脸上都要被吴明盯出两个窟窿来了,梁青山一直不慌不急手很稳的给云泽宇处理伤口,当他处理好伤口,抬头对上吴明的视线后,他说:“我希望你能想好怎么让他不拆了这包扎。” “我自然有办法。”吴明的手指着云泽宇的胳膊,示意梁青山处理那里的伤口。 梁青山的手刚抬起要剪开云泽宇的衣袖,云泽宇的声音沉稳的响起:“让舒顾问过来一趟。” 云泽宇的眼睛还闭着,这话显然是对吴明说的,吴明低头应着:“是,我立即去接他,云总,请安心在这里接受医治。” “我没有病。”云泽宇的眼睛一下睁开,直视着吴明。 一下直视上云泽宇犀利的视线,吴明的心一突,嘴巴已经先于大脑的说了出来:“您发着烧,您病了。”吴明的嘴角抽了,竟然连敬语都用上了。 梁青山感觉到身边的低气压,他咳嗽了声,转头按了呼叫铃,让护士过来帮忙给云泽宇拍一下胳膊骨折的片子。吴明借着这个机会退了出去,站在走廊他长长呼了一口气,急忙的拨通舒伟兴的手机。让吴明意外的是,舒伟兴已经在医院的门口了,陪着他来的是郑俊东。 郑俊东什么也没说,直接的带着舒伟兴去了特护病房,推开病房的门,他才开口:“舒伯伯,一切拜托了。”舒伟兴一下老了十岁般,脸上的皱纹请深深的刻入他的肌肤,他只点头,视线在看着病床上的舒晓兰后,眼角就湿润了。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三十六章 梁青山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