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三十五章 保镖

郑婉玉摇头,她站在梁青山的身后,双手自然的放在他的太阳穴上按摩着,她说:“我能不来吗?你这几天都忙的没回家,看你累的,再说兰兰还没醒,她会不会……” “不会的,你别担心,婉玉,你最近都瘦了。”梁青山喝了一口咖啡,将杯子放下,他的手抬起握上郑婉玉的手,两滴液体立即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梁青山心疼的将她抱起,放在自己的腿上,拿着纸巾给她擦眼泪,这一擦郑婉玉哭的更厉害了。“怎么了?是不是受委屈了?告诉我,我给你出气” “没有,我就是……”郑婉玉深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她低着头,任着梁青山抱着她哄。 梁青山看着自己难得多愁善感的小妻子,他想了想,问了一声:“是因为云泽宇和舒晓兰,你看他们,就想到我们?” “恩。”郑婉玉轻轻点头,然后快速抬头看了一眼梁青山又低下去闷闷的说着:“你不许笑我,我就担心。” “担心如果你怀孕,我也会有可能那样对你?”梁青山看着郑婉玉低头在低头的脑袋,竟然是真的,他要晕了,伸手哭笑不得的弹了下郑婉玉的脑袋,叹气说着:“你说,你这脑子里,我们和他们能一样吗?” 这个反问句显然不能有足够的说服力,让郑婉玉满意,她抬头定定的看着梁青山,等待着他更合适的说辞。 “怎么说呢?”梁青山纠结了下,用了一个经典的词:“我吃醋了。” 郑婉玉瞪了一眼自己的老公,他和她果然是没办法沟通,代沟是这样严重的问题。梁青山伸手捏了下郑婉玉的鼻子,看着她又要泪流满面,急忙认真的说着:“我是觉得你对舒晓兰的关注度多过我这个老公了,你和她很谈的来?”最后一句问话,是试探的,梁青山想知道自己的老婆的症结所在,舒晓兰和云泽宇的事情绝不会是结束,云泽宇那么霸道强势的男人,不会让舒晓兰出事,他们的情感纠葛在演变下去,梁青山就担心自己的老婆。 被梁青山这样一问,郑婉玉侧头想了想,然后无助的摇头,她也理不清自己的感觉,她只觉得看着舒晓兰被折磨的这么惨,心里愧疚还有心疼,云泽宇虽然恶劣了些,可是他真的是很出色的男人,他们是那么的般配,为什么要伤害的对方伤痕累累。 忍不住的,郑婉玉还是向梁青山证明:“云泽宇的胳膊骨折了是吗?还有他的脚?” “恩,我给他简单打了石膏,他不肯好好的就医,只能大致的处理下,因为在受伤后有过激的动作,他的手臂要好,并不太容易,不过你放心,他倒不至于好不了,就是疼的厉害点,还有脚也是。”对梁青山轻描淡写的两句话,郑婉玉给他一个白眼,她真不知道云泽宇脑子里怎么想的,骨头都折了,还能把舒晓兰折腾成那样,疼的活该。 看着自己老婆的表情,梁青山就知道她想什么,不禁勾起唇角,低头吻了她额头一下。突然梁青山心头一动,他对郑婉玉提议:“老婆,我们一会去吃鱼头汤吧?” “不去,吃了就吐,前两天吃的我难受死了。”郑婉玉眼珠一转,转头对着梁青山开口:“你晚上不加班?我们去吃烧烤吧,我想吃。” 这一次换梁青山否决了,他决定回家亲自下厨做给自己的老婆吃,聊表下这几天的歉意。竟然是这个答案,郑婉玉嘟着嘴巴,几次抗议无效后,哀声叹气的离开了梁青山的办公室。 看着临走之前,还对自己做鬼脸的郑婉玉,梁青山笑了,他端着咖啡慢慢的喝着,他或许很快就做爸爸了,手指轻轻的点开办工作上电脑的网页,他需要找一找孕妇餐。 刚刚关上的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打开,梁青山以为是去而复返的郑婉玉,他一抬头看着门口的身影,梁青山脸上的表情变了:“你怎么来了?” “我要见舒晓兰。” “不行,她在特护病房,云泽宇派了保镖守着。” “所以想麻烦梁医生行个方便了,梁医生,你该知道我为了她,能做出什么事情来。”门口的身影从容不迫的将一张纸放在梁青山的办公桌上,接着一个漆黑的枪管顶在了梁青山的太阳穴。 忙碌的医院,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来来往往,还有端着托盘的护士,扭着在护士服下面的年轻身体,挨个病房的查看着。阿虎去了洗手间,留下阿标一个人守着特护病房的门。阿标打着呵欠,眼角扫到走廊转角走过来两个身影,他立即醒神看过去。 梁青山带着一个带着口罩的医生走过来,他对阿标点了下头,伸手就要推开舒晓兰特护病房的门。 “梁医生,我来。”阿标急忙客气的帮着推了开,视线不经意的看了一下紧跟着梁青山后面的医生,他好像之前并没有在会诊的专家里见过。 “谢谢。”梁青山对着阿标微笑的感谢,然后回头对着身后的医生开口:“病人还没醒来,你要放轻了检查。” “是,梁医生。” 阿标不疑有他,他看着他们进了病房,阿标摇摇头,紧跟着一个呵欠又张大了嘴巴,好像越来越困了。 舒晓兰一直在云雾里行走,她的脚下是飘渺的烟雾,她的前方是没有尽头的路,她听见婴儿啼哭的声音,她一步一步的走着,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哭的悲伤的孩子。几声模糊的呼唤从远处传来,那是孟远航的声音,舒晓兰停下脚步,她没回头。 缩着身体,舒晓兰双手抱着膝盖,将脑袋放在双腿之间,她在哭,却没有眼泪,这是对她的惩罚,因为她范了不能弥补的错误,她应该被囚禁在这个地方,没有温暖没有阳光。 “晓兰,我是远航,你醒醒好吗?” “你还在睡着吗?不要不理我,好不好?睁开眼睛看看我,我知道你一定听的见我的话,我们说好的,一起离开这里,好好的生活,我们一起做饭,一起洗碗,一起去散步,晓兰,你一定要等着我,你今天承受的一切我都会在以后给你十倍的讨回来。” 不要在说了,不要在说了,舒晓兰摇头,她拒绝去听,她害怕去动摇她的心,她不该得到孟远航这么深的感情。白雾缭绕,舒晓兰的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她觉得孟远航的声音在白雾里飘散,越来越远。 特护病房里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房间的门被无声的推开,郑俊东手里拿着开的正盛的开合花,花瓣上还有着滚动的露珠,这是云泽宇刚刚在花店里亲手挑选,让他送过来的。郑俊东的视线落在病床上舒晓兰的脸上,他的心一紧,不敢相信的大步走到床边低头仔细的看着舒晓兰的眼角。 一滴没有落下来的眼泪,在舒晓兰的眼睫毛上悬着。她醒了,而且哭了。郑俊东的视线慢慢看向床对面的地上,那里有一双男人的腿。 梁青山被郑俊东发现昏迷在特护病房舒晓兰的床下,他被人砍晕了。门口的阿标和阿虎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对郑俊东交代。 “是我。”阿标低头,忐忑的说着:“之前梁医生带着一个医生进病房检查,我大意的没注意到他没出来,只有那个医生走了。”此时仔细的回想一下,阿标真想给自己一巴掌,在进去之前梁医生就给自己提示了,只是自己没注意到。 郑俊东的视线严肃的看着阿标,慢慢的说着:“你回去公司,换吴明过来。” “是。”阿标立即低头,他知道这是最轻的惩罚了,吴明被调去应付一个特别难伺候的客户,阿标感激的转身,立即离开医院。阿虎张张口,最后压低声音的对郑俊东说着:“要不要调出来医院的监控录像?” “你因为那个人会笨的给你机会去查?”郑俊东想了想,对着阿虎吩咐:“找人把医院周围路况的监控调出来给吴明,他会知道该怎么查,还有这件事,我会亲自报给云总。” 郑俊东做好了被云泽宇怒火轰击的准备,谁让他没调教好阿标,弄了个这么笨的家伙保护舒晓兰。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郑俊东知道最清楚情况的是梁青山,偏偏的那是他小舅子,一声叹息,他想到了自己那个难管教的妹妹。 梁青山倒是在醒来后,很主动的找郑俊东,将事情讲了一遍,他被人在办公室挟持,用枪顶着去了病房,梁青山已经用了所有的办法报警、警告阿标,还有寻求帮助,最后都没成功,一进病房就被敲晕了。 听着这些话,郑俊东什么话也没说,最后只拍了拍梁青山的肩膀,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知道郑诚是个很有手段的人。” 梁青山的脸色微微的变了,然后低头对着郑俊东轻声的说了一句。郑俊东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梁青山,梁青山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举高:“不会有下次了。” “好,我会和云总说,你给舒晓兰在做一遍检查,我在进去的时候,看见她的眼角有液体。” 梁青山身体一震,立即点头:“好,我现在就去。” 医院里发生的事情,在第一时间被郑俊东报告到云泽宇那里,他正在办公室招待一位特殊的客人,来自于非洲的酋长阿曼·赫尔达,拥有四十六位妻子的五十多岁老酋长,穿着五彩的衣服,带着奢华的金饰。云氏公司想在非洲开展贸易,早在几年前,云泽宇就有这样的念头,他知道那里是个非常宽阔的市场,很多国家的企业都将视线放在了那里。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云泽宇将视线落在那些拥有着特殊地位的酋长身上,虽然现在社会发展的快,但在那里还有些封闭的地方,这些酋长们就是土皇帝,他们过着奢侈的生活,拥有着众多的妻妾,历史上最多的一位酋长拥有过4000多个嫔妃。这比中国古代的后宫佳丽三千要多了一千多,直到现在中国废除了那些一夫多妻妾的制度,在非洲酋长那里依然盛行着。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三十五章 保镖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