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三十四章 厉害

“你就这么想离开我?你就那么的爱孟远航?”云泽宇头也不回,他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不是因为疼痛,而是不想克制不住会真的做出疯狂的事情。 舒晓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就像地狱里的修罗,森冷而无情,她恍惚了下,手就放在了肚子上,这里是他的骨血,另一个云泽宇。 “是的,我从来没有停止过想要离开你的念头,云泽宇,你是一个恶魔,你是一个可怜虫,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屈服,你能禁锢的了我的身体,你永远都不能禁锢我的思想,无论多久,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都不会放弃离开你的念头。”舒晓兰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她不顾一切的说着:“你可以用他们要挟我,你可以折磨我,但是你永远都不能够驯服我,在我的眼睛里,你连孟远航的一根脚趾头都不如,他带给我的是阳光是温暖,你不配得到别人一点的爱。” “住口,舒晓兰,你会后悔的。”云泽宇霍然起身,他站在舒晓兰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受伤的胳膊抬起,大手紧紧的抓着她的胳膊,她的话狠狠的戳上他心口那个近二十年的伤口,他的眼睛狠狠的看着舒晓兰,手背上的青筋暴跳着。 “我还有什么好后悔的,云泽宇,你不配做一个男人,你永远都不懂得什么是爱,你这个狂妄自大无耻的男人。”舒晓兰大声的吼着,她将自己的脸高高的仰起,对着云泽宇举起的巴掌,她毫不退却的迎着他的暴怒,豁出一切的挑衅着他引以为傲的冷静:“我爱他,这一辈子,我舒晓兰只爱孟远航一个男人,我是配不上他,我被你弄脏了,可是我的心,永远都是。” “不用再说了。”云泽宇大手猛的将舒晓兰推倒在床上,身体毫不怜惜的压了上去。舒晓兰单薄的身体在床上,她身上的衣服被云泽宇的大手撕碎,露出里面白嫩的胸口,她的眼睛依然不肯怯懦的看着云泽宇,那双明亮的眸子控诉着他对她做的一切。 粗重的喘息,发红的眼睛,云泽宇看着身下嘲讽着他的舒晓兰,他的手狠狠的毫不怜惜的揉捏,道道红痕出现。就算是第一次,他们都被药控制着,他都不曾这样蹂躏着身下的她,明明心里想抱着她恳求她和他重新开始,偏偏的他的身体却做着完全相反的事情。他吻着她,一下一下,每次都在她的肌肤上留下深深的咬痕,他的大手抓着她的腰,不顾她有没有准备好,强让她接受自己的进入,他感觉到她身体痛的颤栗,他能看见她眼睛里的水雾。理智已经被愤怒烧尽,剩下的就是掠夺,野蛮的要让她屈服自己。 舒晓兰的身体缩成一团,撕裂的疼痛让她几近昏厥,偏偏的每次在意识进入黑暗的前一秒,身上的男人狠狠的将她扯回来,让她清楚的承受着他的折磨和愤怒。 “你看清楚了,舒晓兰,现在是谁在你的身体里,你不是口口声声的说爱孟远航吗?你和他这样过吗?你身体的每一寸都是我的,我会慢慢将你的心也夺过来。”大手钳制着舒晓兰和自己对视,云泽宇的眸子痛的可以沁出血来,他说:“你逃不掉的,这一生,只有我抛弃你,你永远别想离开我。” “云泽宇,你为什么不死?”舒晓兰吼着,她的眼泪终于挣脱了她的束缚冲出了眼眶,她看着眼前云泽宇狰狞着,她的手抬起,狠狠的甩了过去。 啪!清脆的声音,云泽宇笑了,他丝毫不在意唇角流出的血,他的手指轻轻的挑开舒晓兰额头被濡湿的碎发,他说:“你恨我,就好好的恨吧,我和你没有爱,就用恨纠缠着,你也会记我一辈子,终有一天,你会发现你对我的恨完全覆盖了你对孟远航的爱,我是云泽宇,我这一生绝不会输给孟远航。” 舒晓兰张口,她没有办法发出一个声音来,身体难受的厉害,她难受的不只是疼痛,还有她控制不住的身体,她就算是在痛恨这个男人,她的身体依然在他的身下沉沦。这一次,云泽宇没有让她和他一起到达云雾的顶端,他的额头都是汗,被情欲染亮的眸子炫目璀璨,他抽离开她,看着她忍着突然的空虚,缩着身体,他低头俯身,牙齿咬着她的耳垂,邪恶的说着:“想要吗?只要你点头,你求我,我就让你达到。” 卑鄙,舒晓兰将脸埋进被子里,她的手颤抖着紧紧抓着被子,难受的想喊出来,尽管努力蜷缩着双腿,她还是没感觉好一点。 “看着我。”云泽宇的大手将舒晓兰的脸从被子里强迫的对着他,线条冷硬的脸此时因为欲望而多了几分魅惑,他勾脚将床边的梳妆台拉向床的位置,让舒晓兰看清他和她此时的暧昧。镜子里,他们的身体交叠在一起,云泽宇精壮的身体如原始森林里的猎豹,将她紧紧的压着。她的脸红的如晚霞,眼角眉梢哪里有一点恨意?舒晓兰的牙齿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唇角,她看着他们的暧昧,心里更加的痛恨这样的自己。 云泽宇的唇瓣贴着她的脖颈,唇瓣摩挲着她的锁骨,他的声音带着暗哑的磁性:“看清了吗?你要好好的看着我下面要对你做的。” 不给舒晓兰喘息的机会,云泽宇的大手顺着她的背脊滑了下去。 “不。”舒晓兰猛烈的挣扎着,她的身体更加的难受,仿佛无数个蚂蚁啃噬着她的神经,她只想他给自己一个痛快,想推开他,却渴望他能更深入。“云泽宇,为什么是我,为什么?” “因为你是舒晓兰,我是云泽宇。”云泽宇的唇吻上舒晓兰被她自己咬的伤痕累累的唇瓣,舌尖卷走她唇瓣上的血珠,连着吞咽下他后面没有说出来的话:因为宿命纠缠,我不能给你自由。 汗珠顺着他们的身体流下,一室旖旎带着他们无法挣脱出的纠缠,彼此的身体在对方的身体里释放,一次一次,直到他们同时冲上云霄,她在哭泣的绝望中昏厥过去。 喘息声渐渐平复,云泽宇紧紧的抱着舒晓兰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感觉到胳膊和脚都痛的厉害,他猛吸着冷气,转头看着自己的胳膊,已经肿的有小腿粗,而床上斑斑的血迹,大片的濡湿着床单。云泽宇突然心一沉,他只是脚板被扎破了,再怎么流血也不会这么惨烈? “晓兰,舒晓兰,兰兰?”云泽宇低头,他看着他们还没分开的地方,那里已经血红一片,红色的液体还在她的身下慢慢浸染开。云泽宇一个激灵,出了一声冷汗,他顾不得其他,抓起床头的电话就拨给梁青山。就在电话拨通的那一瞬间,一声虚弱的呓语在云泽宇的身后响起。“宝宝,对不起。” 云泽宇的手用力的握紧手机,他慢慢回头,床上昏迷着的舒晓兰唇瓣蠕动着,云泽宇的眼睛红了,有什么流了出来。那一夜,舒晓兰用了最决裂的方式让云泽宇亲手扼杀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让她在生死线上挣扎了三天三夜,没能挣脱黑白无常的铁链。 在特护病房外,郑婉玉看见了云泽宇,她冲过去对着他愤怒的开口:“你是不是来看看她死了没有?怎么,还想继续的折磨她吗?拜你所做的一切,她孩子没了,人也要活不成了。” 云泽宇一身黑色的西装,他看着郑婉玉,深邃的眸子里有着危险的幽暗,他只是看着她,然后转身,一句话不说的走了。 “喂,云泽宇,我看不起你,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对舒晓兰,你看着她这样,就舒服了吗?”郑婉玉心里有股恼怒发泄不出来,她跑了几步追上云泽宇,伸手就扯住他的胳膊,突然她一愣。作为医生,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抓住的是什么。就在郑婉玉这一愣神的瞬间,云泽宇的胳膊挣脱了她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郑婉玉再次抓过去的手腕,被另一只大手抓了住,郑婉玉眼睁睁的看着云泽宇迈着决然的步子离开。 “婉玉,你怎么能这么任性?”郑俊东看着妹妹复杂的脸,他深深的呼了口气,将她强行拉着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 “哥,云泽宇他?”郑婉玉看着眼前严肃的哥哥,她举起手不确定刚才的感觉。 郑俊东伸手揉了揉眉心,告诉郑婉玉:“云总的胳膊骨折了,为了救舒晓兰,还有他的脚板经脉也被伤到,有留下后遗症的可能,婉玉,我希望你不要介入他们的事情,你看的只是表面。”郑婉玉张大嘴巴,半天没回神过来,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郑俊东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下妹妹的头,他是真的不希望郑婉玉卷进来,没有在说什么,郑俊东走了,其实谁的心,都没有云泽宇疼。 梁青山和几位权威专家会诊了几次,都没能用药物将舒晓兰唤醒,他知道是舒晓兰自己不想活下去。一个已经放弃了求生本能的病人,医术在高,也是回天乏术。拿着舒晓兰的病历,梁青山的眉心成了山峰。 郑婉玉端着冲好的咖啡走进梁青山的办公室,看着他手里的病历,郑婉玉的眼睛就红了,她有看过舒晓兰刚进医院的伤,那真是触目惊心,一直都知道在那个层面的男人都有些特殊的嗜好,只是没想到云泽宇竟然会这么对怀孕了的舒晓兰。 “你怎么来了?”梁青山在郑婉玉出声后才醒神过来办公室里多了个人,他将病历放下,他伸手接过郑婉玉手里的咖啡,心疼的要拉着她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三十四章 厉害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