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三十三章 苗条

池文远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杯子里嫣红的酒,眼角挑了下,扫过何亮纠结成苦瓜的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也不言语,食指沿着高脚杯慢慢的打转着,他最后开口:“这么多美女在,你觉得你那猪蹄能排的上队吗?” 几个穿着各种性感吊带裙的嫩模痴痴的笑着,她们伸出涂着红色或者是黑色、蓝色单寇的手指,在池文远的肩膀上、腿上慢慢的按摩着,揉捏着,随着她们不经意的动作,胸口掩不住的波涛汹涌落入池文远的视线里,偶尔的一点红豆惊鸿一瞥。 何亮咕噜着吞咽口水,眼巴巴的看着那些他带过来的嫩角,在他眼前卖弄风骚,刚刚在车上她们还一口一个亮哥的贴在他身上,都成了一串连体娃娃了,这一眨眼的,就都投入池文远的怀抱里。 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郁闷的事情吗?何亮真想一头撞眼前的面条上,他吸着冷气,颤着手将那一筷子面条硬塞进口中,味如嚼蜡的几下后咕噜伸长脖子吞咽了下去。 “慢慢吃,厨房里还有一锅,夜宵剩了的,还可以做早餐。”池文远淡淡的话音一落,何亮脖子一梗,咳咳的咳嗽了起来,整张脸都涨的通红。看着何亮的窘样,一个嫩模扑哧笑了出来,池文远大手一伸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抱里,坐自己的腿上。 “池少。”嫩模撒娇的将手勾上池文远的脖子,嘟着红艳的嘴唇说着:“人家也饿嘛!” “真的饿了?”池文远邪气的笑着,仰头喝了一口酒俯身就吻上了嫩模的红唇,一句模糊的话从他们碾转的唇瓣之间飘了出来:“我亲自喂你。” 其他几个嫩模的眼睛都可以冒火了,在那个扭捏着迎着池文远热吻的女人身上烧出无数个窟窿来,心里各种无下限的问候。 何亮咬牙狠狠的嚼着面条,他突然也很饿,臭他凭什么就吃面条,不能被池文远亲自来喂?泪奔啊,何亮含着面条吸溜着,恨不能把那些风骚的女人都吞肚子里去,省的看着闹心。 池文远半敛着长长的眼睫毛,将何亮那一脸苦瓜样看在眼里,他的牙齿突然用力一咬口中的丁香小舌,吃了那么多含着各种化学剂的口红,怀里的女人还得寸进尺。嫩模吃疼,眼泪都差一点掉出来了,她硬着挤了一个笑脸给池文远,努力扮可怜样。 偏偏的,池文远看都不看一眼,他摆摆手,立即有个男人过来,拖起那嫩模就往外走,嫩模足足惊呆了一分钟,才发出惊天的喊叫:“啊,放开我,池少,我错了,我错了。” 其他嫩模脸色阴晴不定,有心虚的,有幸灾乐祸的,有解恨的,有恨不得雪上加霜的。池文远打了个呵欠,懒洋洋的将脚抬起,大刺刺的放在一个女人丰满的胸口上,脚趾不老实的勾着女人的衣服带子。 “池少。”女人轻声的唤了一声,伸手从桌子上拿了一杯酒,双手款款送到池文远的嘴边。 慢慢喝了一口酒,池文远满意的点头问着:“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沙曼。” “恩,好,今天晚上就你吧。”池文远的手一抬,一点不怜香惜玉的挑起沙曼的下颌,邪魅的一笑,直接的将她压倒在沙发上。 沙曼娇呼了一声,手还高举着杯子,直到被池文远压倒在沙发上,杯子里的酒都没洒出来一滴。何亮的眼角跳动了几下,他看着还剩大半碗的面条,伸手暗暗扯了个身边那个看的眼冒黄光的嫩模,将那碗推了过去。 这一次,换那嫩模的小心脏紧缩了,她们为了保持纤细苗条的身体,每顿饭都是按克和卡路里来算啊,平时看着衣鲜光亮的出入各种会所餐厅,其实都只能对着美食流口水。 咳,何亮低低咳嗽了一声,对着那嫩模举了三个手指头。三万?嫩模终于伸出手,拿起了碗,速度的吃着面条。何亮扬了扬头,笑了,身体挪了下,挡住了嫩模的吃相,脖子跟着伸长,看着沙发上正上演的激情戏码。 不过很快,何亮就看不下去了,因为池文远压根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根本就是惹的沙曼各种忍受不了,池文远却是悠哉的看着沙曼被身体里的欲望折腾。突然,何亮转身,一把手抢过嫩模吃的差不多的碗,淅沥呼噜的吃了个精光,他忘记了,池文远最拿手的不是玩女人,是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手段。 那一天晚上,为了让何亮牢牢记住自己的特长,池文远让出了所有的美女,着实好好伺候了一把何亮。然后何亮连着三天三夜都没能起床,此后的一个月,他见了女人就全身控制不住的发抖。 同样是那一天晚上,舒晓兰坐在魔寐顶层卧室的窗台上,看了近一夜的夜空,她的身体僵硬着,眼泪关了又流下来,然后被风吹干,她恍惚着,涩涩的眼睛里看见的都是儿时的一家三口的温馨,她和孟远航的甜蜜。在下雨天,他们打一把伞,她身上滴雨未沾,他全身湿了大半,他阳光的微笑穿过雨帘,照亮了她憧憬的未来。 天气很热,她舍不得坐车,徒步走回家,他会拿着买好的冰激凌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他汗流满面,满足的看着她将冰激凌吃掉。“远航,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很早很早遇见你,一定将最完整的自己交给你。” 喧嚣热闹过后的魔寐,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里陷入沉睡,周围很安静,昏黄的路灯照着混沌中的都市,舒晓兰动了下麻木的身体,她站了起来。 风,卷着黎明前的清冷刮起她身上的薄纱裙摆,舒晓兰闭上了眼睛,眼泪滑过白净的脸。永别了,远航,永别了,爸爸,女儿不孝,来生一定要做你最乖巧的女儿。单薄的身体倾下,舒晓兰张开了双臂,感受着托着她身体的坠落感。 卧室的门被无声的打开,云泽宇手里端着的碗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接着他赤着的脚踩在了碎了的瓷片上,血色在乳白的椰汁里晕染开。那一瞬间,时间静止,房间里的空气紧绷如被拉断前一秒的弦,云泽宇一生中经历过太多生死瞬间,那些大风大浪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突然就渺小的不值去提。 心跳砰砰的,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云泽宇的眼睛紧紧的看着眼前那飞舞的白色身影,他的手伸出,身体跟着跃出窗户,脑子里空白一片,凭借着身体的本能,他的脚勾住了窗棱。 舒晓兰的身体在空中如秋千一般的荡漾着,大脑充血的滋味并不好受,她难受的睁开眼睛,看见了离她头顶很远的地面,她挣扎的喊着:“云泽宇,你放手。” “我说过的,我不放手你就休想离开我,舒晓兰,你要是敢自杀,我就让你身边所有的人给你陪葬。” “哈哈哈,云泽宇,你以为这世界是姓云的吗?你就这么想要挟我?”舒晓兰努力抬头看着整个身体探出窗外的云泽宇,她的心突然很平静,她听见她的话在夜风里飘散,她说:“那你就去地府里接着要挟我吧,你活着也是个祸害。”舒晓兰摇荡着自己的身体,丝毫不管云泽宇用力抓着自己的脚踝,她的手抓向一边的墙壁装饰牌匾,努力的往下拉着自己的身体。 一心想让这一切结束的舒晓兰没能拉着云泽宇一起坠楼,她被吴明从下面一层的窗户里给拉了进去,舒晓兰在被强行拉进窗户里后,听见了上面传来阿虎一声惊叫:“云总。” 舒晓兰被吴明紧紧的钳制住身体,她不敢回头去看,眼角的余光看着吴明对着她半隐在黑暗中的脸,舒晓兰倒吸一口冷气。 “如果这是你要的结果,舒晓兰,你一定会后悔终生。”吴明说完,没有在开口,也没有对舒晓兰动粗。 楼上的房间里,云泽宇喘着粗气,额头都是冷汗,他的眼睛紧紧的看着窗外,阿虎正颤抖着双手给他矫正错位的骨头。舒晓兰被送回了卧室,她苍白着看着背对着她的云泽宇,还有阿虎气愤的目光。 吴明看了看地上的碎片,在看看窗台上那一滩还未凝固了的血,他走到云泽宇跟前,跪了下去将云泽宇还在流血的脚拿起放在他的膝盖上,小心的清洗着伤口。 “让她来。”云泽宇依然冷硬着身体,他的话也冷的没有一点温度。房间里的其他三人都身体一震,吴明拉过一把椅子将云泽宇的脚放在了上面,起身退到一边,视线看着舒晓兰。 阿虎张张口,最后看向吴明示意了下云泽宇的胳膊,吴明轻轻摇头,这样的云泽宇她只见过一次,那是在血流成河的战场上。吴明大致猜到了云泽宇的伤势,她接过阿虎最后的包扎工作,手指一碰到云泽宇的手肘,她心就沉了下去,忍不住的开口:“云总,要不要让梁医生过来?” “不用。” “那要不要去医院。” “你们都出去吧。”云泽宇将自己的胳膊从吴明的手中移开,视线没有任何情感起伏的看着窗外的黑幕,眼睛里的幽暗能吞噬所有人的视线。 吴明迟疑了下,站起了身体,他看了一眼依然站在床边一动不动的舒晓兰,吴明咬牙,抬脚走了出去。 房间里的气压低的能让人窒息,阿虎想开口叫住吴明,视线落在墙上装饰画上,他最后还是摇头跟着走了出去。 剩下的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谁都没有在开口,窗台上的血渐渐冷却凝固,冷风卷着黑暗徘徊在窗口外的世界里。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三十三章 苗条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