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三十二章 黑色咖啡

舒晓兰的脚步一顿,头都没回的给了池文远一句话:“也难为她为了云泽宇做到那份上,我倒希望她能有本事让云泽宇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吴明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还拿着手机,他走过舒晓兰身边复杂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走向客厅,提着小心的说着:“云总,饭菜我还放锅里热着呢,是不是要现在端出来?” 舒晓兰抬脚走向卧室,她没有义务应付云泽宇的情债和狐朋狗友,不想她的脚步一抬,云泽宇冷冷的声音就传来:“你就那么急着和我撇清关系?” “我们有什么关系好撇清的?”舒晓兰回头,对着池文远嫣然一笑:“我只不过是顺应着你好兄弟的意思,证明你有绝对的自主权。”她都要被他逼疯了,她还能对他做什么?舒晓兰自嘲的扬了扬唇角,走回了卧室,她能走动的天地也就那么一点,还不是她自己的。 池文远尴尬的笑着,他都不敢看云泽宇冰冷如利剑的视线,目测了下距离,他没把握在云泽宇身边安然无恙的冲出这屋子。想了想,池文远坐回了餐桌,慢慢的吃着那碗已经冷了坨了的面条,硬生生将晴子两个字也吞咽了下去,合计着云泽宇在晴子那里碰了钉子回来发泄,舒晓兰四两拨千斤的将自己推到了枪口上。 那天晚上很晚了,云泽宇才回卧室,舒晓兰已经躺床上准备睡觉,她一直在卧室没出去,外面在她回卧室后不久响起一阵砰砰乓乓的声音,舒晓兰并没出去。 云泽宇已经洗好了澡,身上散发着一股冷香。卧室没有开灯,他就这么站在床头,静静的看着床上睡着的舒晓兰,他知道她没睡着,她的呼吸在他进来后不断的变得急促,还有她紧绷的身体。云泽宇坐在床边,大手伸出,隔着被子按摩着她的腿。 舒晓兰的腿一缩,避开了云泽宇的大手,小身体在被子几乎成了一个团。 云泽宇看着又是恼,又是想笑,这模样分明是吃醋了,他伸手按亮了床头的灯,舒晓兰闭着眼睛,清晰的感觉到云泽宇的气息裹紧她的呼吸,缠绕着她的身体。舒晓兰的手在被子里紧紧握成拳头,她睁开眼睛,对上了云泽宇黑亮深邃的眸子。 “这是给你的,打开看看。”一个黑白相间的盒子被云泽宇推到舒晓兰的面前。 “我不需要珠宝首饰。” “这不是首饰,如果你真的不需要,我就收回了。”云泽宇一面作势要收回那盒子,一面喃喃自语:“我还想着,你可以有时间和舒顾问聊聊天,他现在也没那么……” 盒子在被云泽宇拿起的瞬间,舒晓兰的手也抓住了盒子,她看着云泽宇,终于忍不住的问了他:“我爸爸今天去公司了?” 云泽宇勾了勾唇角,点头松开盒子,却没开口回答舒晓兰的问题。盒子里一个白色的手机静静的躺着,舒晓兰有留意云泽宇的手机,这是和他同一款,国内没有销售,他的是黑色。 见舒晓兰并没有惊喜,云泽宇拿起手机,自己输入了一组数字然后递到舒晓兰的面前对她说:“今天保安队庆祝舒顾问高升,他们刚刚散场,这个时候舒顾问刚刚到家。”话音落下,云泽宇的手按下了拨话键,将手机放进了舒晓兰的手里。 几声响铃后,舒伟兴有些醉意的话音传来:“喂,你好。” 舒晓兰的眼睛一热,手就紧紧的我住了手机,牙齿咬着唇角,她突然失去了和疼爱自己的爸爸对话的勇气。 “是兰兰吧,爸就寻思着你一定会打电话回来。”电话里舒伟兴欣慰的笑声通过无线电波传进舒晓兰的耳朵里,她的眼泪再也没忍住。 “爸,您还没睡?” “没呢,刚刚同事们庆祝我高升,我刚到家,你也没睡?今天晚上的月色还挺好的,爸站在院子里就想起你小时候,你每次都是在你妈妈的怀里睡着,我回来推开院门,你妈就让我放轻脚步,怕吵醒了你。” 舒晓兰起身走到窗前,今天晚上的月色是很好,高空上几乎没有一丝云,她心里矛盾的厉害,那根刺梗在她喉咙里,难受的厉害,吐不出,咽不下去。 “是不是上班很累?累就回来,爸这几天总是做梦梦见你妈妈,她走的太早了,抛下咱们父女俩,爸当年以为早点给你重新一个完整的家,是对你好,却没想到。”一声深深的呼吸,舒伟兴好像用尽全身的力气说着:“爸知道你一直是个坚强的女孩子,爸爸为你骄傲,兰兰,回家吧,爸爸永远都会陪着你。”舒伟兴后面的话哽咽着,他的声音一下飘远,舒晓兰捂住自己的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几日积累的彷徨挣扎,一时间决堤而出,尽情的宣泄着。 云泽宇站在舒晓兰的身后,看着她无助的哭着,单薄的身体如风中的蝴蝶颤栗着,他只是看着,眼睛里的光越来越幽暗。 “爸,很晚了,早点休息吧,一切都会好的。”舒晓兰轻声的对着电话另一头的舒伟兴说着:“爸爸,我也爱你。” 云泽宇正在喝咖啡的手一顿,他看着杯子里浓郁的黑色咖啡,觉得那个爱字有些的刺耳,他第一次知道舒晓兰有着很丰沛的感情,她爱孟远航,她爱爸爸,她照顾妹妹,她的心里怎么能装的下那么多的人。安静下来的房间,有些过分的静寂,舒晓兰将手机紧紧握在手里,她的手抓着窗帘站直了身体,转身看着云泽宇。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面对面的站着。云泽宇总觉得舒晓兰的眼睛里有什么他抓不住的东西,他握紧咖啡杯,没有人能够将她带离他的身边。 “我爸爸知不知道我怀孕了?” “不知道,你放心,舒艳丽不会说的,你好好的安心养胎,明天我让吴明送你回别墅,那里更适合你和宝宝。” 舒晓兰看着云泽宇,她突然激动的说了说了出来:“云泽宇,你有那个晴子,为什么不让她生下你的孩子?她为了你都肯……” “住口。”云泽宇的眉冷冷的收紧,他看着舒晓兰下颌绷的冷硬:“你最好保持沉默,她和你不一样。” “哈哈哈,是啊,她和我不一样,她是你放心尖上的女人,而我是什么?你泄欲的工具,你可以揉圆搓扁的情妇,云泽宇,你如果摘去你云氏总裁的光辉,你什么也不是,你或许连自己都养不活,你凭什么随意践踏我的尊严,你除了仗势欺人,欺负要挟我一个弱女子,你还会做什么,在我眼里,池文远都比你高贵。” 啪!一声清脆巴掌声响起,舒晓兰的脸偏向右侧,她的左脸颊上清晰的巴掌印,嫣红的血渍慢慢的沁出她的唇角。 云泽宇还在空中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视线凝成实质一般的看着舒晓兰唇角的血,他努力的呼吸着,胸口一起一伏,那里有什么要爆裂开。 “恼羞成怒了?”舒晓兰伸手抹去唇角的血珠,这一说话牵动的她嘴角的伤口疼的厉害,她只是笑着,笑的不顾一切。 “云泽宇,我是没有一个有钱的爹,没有让人畏惧的权势,我是你们高高在上这些人眼中的弱者,所以你可以随意篡改我的人生,是吗?”舒晓兰转头,看着外面清冷的夜空,眼睛里的破碎悲伤浓烈的可以吞噬外面的黑夜,她的声音象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就算是被压在石头下的小草,也会倔强的长出泥土,就算是在低贱的生命,也有属于它自己的骄傲。” 云泽宇看着舒晓兰,一句话都没有说,他的唇角绷的紧紧,从小他一直都让自己挺直了身体高高在上的活着,他有着让任何人畏惧的眼神,强势的雷厉风行成就了他的云氏帝国,他可以反驳舒晓兰,用一百个一万个理由和他的成就,最后他只对她说了一句:“你的骄傲会在我这里碾碎成为尘埃,你想远离我的掌控,尽管试试我的底线,我不是一个目空一切的男人,我想要的,就绝不会松手。”最后一个话音落下,云泽宇大步的走出去,就在他的手拉开卧室门的那一瞬间,舒晓兰的话从他的身后传来:“你难道希望孩子在这样充满痛苦的环境里出生吗?” 云泽宇的手紧紧的握紧门把手,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卧室的门无声的关了上。一道门板,隔着两个人的身影,舒晓兰无力的倒在床上,她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门外,云泽宇沉默的看着对面的墙壁,他突然转身看着被自己关上的卧室门,隐隐发热的右手举起,最后还是放了下。他从来没有放下自己的骄傲,他其实比任何人都更无力的撑着他的骄傲,转身,云泽宇一步一步走到客厅,没有他的示意,吴明是不会在这里留着过夜的,云泽宇给自己拿了一瓶酒,慢慢的自斟自饮,他仰着头看着头顶璀璨的吊灯,看着光彩夺人,内里的冰冷孤独,几个人能看的见? 何亮又莫名其妙的成了炮灰,他屁颠屁颠的带着几个刚出道模特行业的美女赶到池文远的寓所,不想被摆了一道,他对那几位水嫩嫩的美女只能看不能吃,唯一能吃的就是白开水煮面条,唯一的调味品就是咸盐。 对于一日三餐不是山珍海味,就是珍馐佳肴的他们来说,这根本就是狗都嫌弃的食物啊,他们养的小宠物狗每顿不是配着鲍鱼和海参的。 “池少,我不饿。”何亮陪着小心,对着池文远笑的眼睛都成了一条缝:“要不,我给您捶捶腿?”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三十二章 黑色咖啡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