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三十一章 厨房

还会有那么一天吗?舒晓兰努力想看清孟远航,眼前的世界起了雾气,孟远航的身影在雾气里模糊,舒晓兰努力看清的,只有他那双沉痛的眼睛。梦境翻滚着,舒晓兰看见了那条她走过千百次的林荫小路,路的尽头是孟远航儒雅温和的身影,他灿烂的笑容灼亮了树荫斑驳。 “远航。”舒晓兰伸出手,想去碰触那一抹阳光,指尖突然传来一阵刺疼,舒晓兰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窗外的天空都暗了下来,房间里的光线有些暗。舒晓兰眨动了下发涩的眼睛,还没等她适应房间里的昏暗光线,一个身影从她的床边俯下身来,舒晓兰吓的大叫了一声:“啊。” “是我。”云泽宇的声音低沉的响起,伸手拉开了床头灯。 突然亮起来的光线刺着舒晓兰的眼睛,她的手挡着光线,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却不想一脑袋撞上云泽宇的额头。云泽宇闷哼了声,坐回床边的椅子里,刚刚他一直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舒晓兰。 “醒了就起来吃点东西,已经有身孕的人,要记得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 舒晓兰避开云泽宇咄咄逼过来的视线,起身走向洗手间的她,没看见云泽宇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她最近几天都在躲避,下意识的感觉他们中间有个炸药包,一不小心就能点爆了,那后果不是她可以承担的,而她心里还隐隐的希望那炸药包早点爆炸。 等舒晓兰从洗手间里出来,卧室里已经没了云泽宇的身影,她长长抒了口气,觉得空气一下就多了很多氧气出来。 客厅里,云泽宇正在接电话,他眼角看见舒晓兰出来,立即挂了电话走过来。舒晓兰不想和他面对面,转身走向餐厅,却不想脚一迈进餐厅,舒晓兰的视线就对上了餐桌边依偎坐一起的两个身影。 池文远微笑的看着舒晓兰脸上精彩的表情变化,他站起身来,顺带着拉起了身边的那个女伴介绍给舒晓兰:“兰兰,听说你怀孕了,恭喜啊,对了,这是晴子,我今天的女伴。”池文远笑的妖娆,眼睛里炫目的阿谀毫不掩饰的刺进舒晓兰的视线里。 舒晓兰笑了,一步一步优雅的走到餐桌边,视线扫过晴子那双如泣如诉落在自己身后的视线,舒晓兰侧头半开玩笑的说着:“池文远,你的嘴巴里,还是没能吐出象牙来。”舒晓兰的话音一落,她的腰上就感觉多了一只温热的大手,耳边是云泽宇低沉有力的声音:“我看,他是永远也不能吐出来象牙,孕妇餐也来蹭。” 舒晓兰低头,视线落在腰上的那只大手上,不用看都知道身边三人之间的暗涛汹涌。 池文远笑的没心没肺,他说:“泽宇,我这不是想着晴子回国,想我们三个聚聚吗?你事多人忙,我们就送上门来了,你不看我的面子,这么长时间不见晴子,你可别告诉我,你不认识了?” 四两拨千斤,池文远笑的特别的无辜,转头对着晴子开口:“晴子,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觉得能有人在你之前被云泽宇搞大了肚子,太不可思议了?我也觉得不可思议。” 空气随着池文远的几句话,紧绷的象凝聚了的水凝土,舒晓兰感觉到腰上手指大力收紧的劲道,她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她没兴趣参与到他们的故事里,她在等。 “泽宇。”晴子的声音慢慢小声的响起,一声呼唤,饱含着无尽的柔情蜜意和委屈。 忍不住心里八卦,舒晓兰快速抬头,她看见了对面晴子脸上的楚楚动人,眼角也看见了云泽宇紧绷的脸部线条,比空气还要冷硬。 舒晓兰浑身打了个冷颤,她硬是没退后一步也没挣脱开云泽宇的禁锢,同样是女人,她知道这是一个转机。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云泽宇低头对着舒晓兰温柔的说着:“站着会不会累?如果想在卧室吃饭,我让吴明送进去。” 舒晓兰没能来得及低头回避开云泽宇的视线,她摇头,体贴的很:“我不累,客人还站着,我怎么能坐着躺着?孕妇餐真的很委屈你的朋友们,你可以带他们出去,我没关系的。” 晴子的眼睛在沁透出眼泪,她看着眼前郎情妾意的一幕,最后终于崩溃的转身跑了出去。 舒晓兰看着那纤细的背影,悠悠的说着:“果然,孕妇餐很让人忍受不了。”不用看云泽宇,舒晓兰已经从腰上的力道感觉到他的怒气。 房间的门被打开在被关上,然后又被打开,又关上,餐厅里静了下来,整个屋子也都静了下来,云泽宇走了,没有说一句话一个字。舒晓兰慢慢坐在椅子上,没看一眼对面饶有兴味看自己的池文远。 “舒晓兰,我发现,你太有趣了,你是想得到什么结果?”池文远双手撑着餐桌,探身向她仔细的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不肯罢休的说着:“你说你是吃醋吧,还挺大方的,你要是想权衡你和晴子在云泽宇心里的重量,我劝你,别自讨苦吃。” 对于耳边的噪音,舒晓兰自动过滤掉,她只对厨房喊了一嗓子:“吴明,上孕妇餐。” 厨房里,已经被凌迟的不能再凌迟的餐布散落在厨房地板上,吴明深呼吸,在深呼吸,她将炒好的菜端了出去。六道菜,两冷,四热,从海鲜到青菜,一应俱全,还有两道汤。 这是吴明照着营养师提出的孕妇菜单准备的,舒晓兰喜欢吃面食,吴明给准备小花卷,刚蒸好,热腾腾的,看着就很有食欲。 池文远看的流口水了,他对着吴明举大拇指,真没想到这个看着粗野的伪爷们,骨子里是厨娘。吴明对着池文远点头,笑纳着池文远的夸奖,然后将一副碗筷放在舒晓兰的面前。池文远久久没等到自己眼前的碗筷出现,他看着舒晓兰吃的津津有味,侧头卖萌的看着吴明说着:“我也很需要孕妇餐。” “等你肚子里有了晴子的种,再来跟我提你需要孕妇餐。”吴明拽拽的看了一眼池文远,然后回去厨房,端了一碗面条出来,放在池文远面前。 池文远看着眼前葱花面条,连个蛋花也没有啊。吴明懒洋洋的给了池文远一个爱吃不吃的眼神,他的工作里没有对池文远还负责这一条。 “我吃,我吃。”池文远端着大海碗,避开吴明伸过来要拿走面条的手,摇头自怨自艾:“真是性别歧视啊。” 舒晓兰已经吃了一个花卷,正解决第二个,池文远食不知味的吃着面条,嘴巴还是没闲着的说着:“你说都在外面这么久了他们还没回来,是不是真的去吃大餐了?” “舒晓兰,那天晚上你穿着礼服的样子还挺好看的,话说,你那天晚上没和你那小情人私奔成功,我都挺可惜的。” 砰的一声,池文远的碗里多了一个鱼头,溅起的面汤喷了他一脸,池文远慢条斯理的拿出手帕擦去脸上的汤渍,双眼瞬也不瞬的看着舒晓兰,一字一字的透着冷风的说着:“怎么,说到你的痛处了?还是刺透了你想脚踏两条船的心思,舒晓兰,刚我还想说你要是不喜欢他们,就凑合着和我过,现在我这第三条船,还真的要好好的考虑下,要不要让你搭乘了。” “别的,池文远,你千万别让我搭乘,你那船上太多女人的体液留着,你不嫌脏,我都觉得恶心。”舒晓兰抬头,看着池文远,丝毫不理会他眼睛里的戾气说着:“我知道你们这些公子哥,都想弄点乐子,我没这个嗜好供你们差遣,云泽宇能够要挟我,你不能,你尽可以跑到他跟前告诉他,那天晚上我就和男人私奔了,你觉得怎么嚼舌头配你的身份,你就尽管去嚼,一个晴子你以为就能够让我对你多看两眼吗?抱歉,现在胎教,你实在是不过关。” “说完了吗?舒晓兰,你当真以为有了个孩子,就一步登天了,就今天,我要是把你。” “把我怎么着?”舒晓兰啪的一声将筷子扣桌子上站起身来,逼视着池文远,微笑的开口:“你试试动一下手指头,吴明能不能把你一脚踹出窗户让你这辈子都离不开假牙。” 吴明忍不住想拍手叫好,他最后还是很幽默的告诉舒晓兰:“池少可以选择种牙的,我就认识一个医生,专供皇家御用,我卖个人情,池少考虑下。” 池文远咬牙,肚子里吃下去的半碗面条翻江倒海的难受,他深深呼吸一口气,对着舒晓兰点头:“特么的,阴盛阳衰是吧,舒晓兰,别把路都堵死了,做绝了,对你可未必有好处,我今天来,可是好心的,你不领情就算了,要和晴子抢男人,你的看清了你眼前的悬崖有多深。” 舒晓兰扑哧一声笑了,这次倒是真的没忍住笑出来,她和晴子抢云泽宇,她巴不得晴子有手段让云泽宇忘了自己是哪根葱哪根蒜。 拿起筷子,舒晓兰将池文远碗里的鱼头挑走,转头对着吴明说着:“这鱼头做汤很有营养的,明天做鱼头笋汤吧,池少不爱吃,留给云泽宇回来给他当宵夜。” 池文远心里舒坦了,他当然也知道云泽宇是绝不会把这鱼头当宵夜的,他深深看了一眼舒晓兰,果然怀孕的女人都惹不得,不是抑郁症,就是阴晴不定,他发誓,一定看好自己的种。 吴明很认真的拿盘子接着那鱼头,答应着舒晓兰:“明天一早,我会亲自去挑。” 池文远眼角跳动,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他觉得眼前两个女人唱的就够他看的。 吴明的手机响了,他拿了出来看了一眼,然后转身走进厨房去接。池文远看着舒晓兰起身要走,他急忙跟着站起,压低声音叫住了她问着:“你真的不好奇他和晴子之间的事情?”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三十一章 厨房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