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三十章 高山

阿虎握着方向盘的手背青筋都起来了,吴明半眯着眼睛,如果舒艳丽坐他身边的话,他一脚就踹过去,哭,哭有个毛用,真以为女人是水做的,哭哭就万事大吉了? 舒晓兰递给舒艳丽纸巾,抿唇看着舒艳丽,从小到大,她已经知道舒艳丽后面要说的话。 “姐,都是我不好,呜呜呜,我不该任性,你会原谅我吗?” “你说爸爸让你来的?你想说什么?” “姐?” “你要不要下车,哭够了在上来?”舒晓兰丝毫不理会舒艳丽泪眼汪汪,每当舒艳丽对着她哭成这样,不是做错了事让自己背黑锅,就是有棘手的事情让自己做。 舒艳丽抽咽着,她眼角瞟了下车前座的两个男人,难为情的低头:“姐,我想单独和你说。” “你可以当我们是隐形的。”吴明咬牙说着:“舒艳丽小姐,我们的职责是照顾好夫人。”都当他们的面哭成这样,一个城市的,舒艳丽做的那些风光事迹,吴明他们想不知道都难,他们不过看的是舒晓兰的面子,才没对舒艳丽不客气。 吴明最烦的就是抽抽噎噎,以为眼泪无敌的女人,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舒艳丽还能在愚蠢点吗? 舒艳丽擦干净了眼泪,对着舒晓兰欲言又止,舒晓兰突然不想让舒艳丽开口,可是晚了。“姐,爸爸说云泽宇要做爸爸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你确定是他的吗?那天晚上,陈亮对你……” 吴明没给舒晓兰说下去的机会,突然出声说着:“夫人,云总还在等着您,我送舒艳丽小姐回去。” 阿虎立即停车,吴明下车,直接绕过车头就拉开了舒艳丽那边的车门压低声音说着:“舒艳丽,请下车,我送你回去。” 车里,舒艳丽紧紧的抓着舒晓兰的胳膊,眼泪又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爸爸身体不好,姐,我想给他多补补身体,爸爸想你,还念叨着你和孟远航的婚礼。” 车座上,舒晓兰坐着一动不动,眼睛看着面前的椅背,慢慢将胳膊从舒艳丽的手里抽出来,她的表情很平静,力道大的让舒艳丽的手背都出现了红痕。 “姐,我是为你好啊。”舒艳丽几乎要跪下来恳求着舒晓兰,她不能就这样回去了,她需要钱,需要很多钱,她的手紧紧的抓着舒晓兰的衣服。 吴明看不下去了,伸手一拽舒艳丽,舒艳丽直接被他扯出了车厢,一声撕拉的声音,连带着舒晓兰身上的衣服碎片。 “这……夫人,对不起。”吴明结巴着,大手紧紧钳制着舒艳丽的胳膊,硬生生关上车门。 驾驶位上的车窗放下一半,阿虎复杂的声音响起:“夫人让她自己打车走。”吴明错愕了下,立即松开了舒艳丽的胳膊,转身走向副驾驶位。 舒艳丽哪里肯就这样走了,她转身要去开车门,结果阿虎把车门给锁了,舒艳丽在外面哭闹着,甚至是用脚踢车门。 车子在吴明上车后,立即开了出去,舒艳丽手里的玫瑰包只打在了车尾上。舒晓兰不用回头,都知道此时舒艳丽脸上的精彩神情,她依然安静的看着眼前的车后座,不敢去深想。 车子里的气氛一时间有些诡异,阿虎转头,对着吴明挤了下眼睛,吴明咳嗽了声,慢慢的说着:“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在那天晚上告诉忠叔我最不堪的经历?” 阿虎张大嘴巴,他想让吴明说两句话宽慰下舒晓兰,孕妇太抑郁和被刺激了不好。 吴明象没看见阿虎能塞一个鸡蛋进去的嘴巴,继续的说着:“其实很简单,与其放我自己心里憋屈着,时时刻刻担心着会突然被别人拿来戳自己痛处,还不如自己说出来,活着总是往前走的,脸上长了个粉刺,你用再多的粉盖着,它就能突然消失吗?它只会越发的糜烂开,倒不如敞亮点,让它大白天下,消消毒,好的还快。” 吴明的话音落下去,车厢里的气氛更加的诡异,阿虎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现在连看吴明也心虚了,这论调,还真不是一般的真理。吴明低头,拿着手机发信息。 车子停在江边长廊旁,郑俊东手里提着个袋子已经等在了那里,车子一停,他就拉开了车门对着舒晓兰开口:“云总在里面的茶厅里,夫人,风大。” 郑俊东将袋子里的长袖风衣递给了舒晓兰,舒晓兰伸手接过穿在身上才下车,风衣宽松而不显臃肿。郑俊东看了一眼舒晓兰缺了的袖子,视线在她带着淤青的胳膊上停留了两秒。阿虎看了一眼吴明,多少知道了点什么,不过也佩服郑俊东的速度。 茶餐厅里坐着云泽宇,一身笔挺的宝蓝色西装,气宇轩昂,舒晓兰一走进去,就看见了优雅坐在那里的云泽宇,他无论在哪里都能轻易的成为焦点。 奇怪的是,他对面还有一个正热气缭绕的杯子,舒晓兰以为是给自己准备的,云泽宇却起身拉开了他身边的椅子,轻声的说着:“坐这里吧,我为你叫了牛奶,你不喜欢吃西餐,温奶还是要喝的。” 舒晓兰沉默的坐下,看着对面那喝了一半的杯子,她心里隐隐的有不安。 “早餐还合胃口吗?”云泽宇招手让侍者将牛奶端上来,他体贴的说着:“还想吃什么点心?” 喝了一口牛奶,舒晓兰摇摇头,突然她心头一颤,转头看向茶餐厅出口,那里一个身影闪了一下不见了,舒晓兰猛的站起,过激的动作撞翻了没放稳的牛奶杯子,乳白色的奶液顺着桌面流了下来。 云泽宇眯了下眼睛,视线顺着舒晓兰看了过去:“你怎么了?” “我?”舒晓兰咬牙,舒伟兴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他今天不是要上班吗?颓然的坐下,舒晓兰愣愣的看着那牛奶在桌上流的到处都是,脑子里空空的,只想着吴明在车里最后说的话。 侍者过来很快重新收拾了桌子,又端来一杯牛奶,期间云泽宇接了个电话,他走离了几步舒晓兰,背对着她。舒晓兰一直看着云泽宇的背影,很想问他刚刚那喝了一半的杯子主人是谁? 云泽宇挂了电话,回头正好撞上舒晓兰来不及移开的视线,他对着她微微一笑走了回来坐在了她对面的位置上开口:“是梁医生打过来的,他让我带你去医院做下检查,我推到下午了,一会我带你去挑些合适的衣服,中午在外面吃,下午在去医院。” 舒晓兰没有任何发表意见的立场,她突然很烦躁,只觉得压抑的厉害,视线转向茶厅的窗外,这才发现外面赫然是宽阔的江面。 升起来的阳光洒落在江水里,波光淋漓,舒晓兰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耳边传来云泽宇不紧不慢的声音:“在我刚刚接手云氏的时候,我喜欢来这里,看看宽阔的江面,或者是去登山,站在高山之上,体会那种八面来风的感觉,我告诉自己这没什么,如果连这点都承受不住,我就不配是云泽宇。” 好自大自狂的男人,能站在高处俯瞰众生小的上位者,都有自恋的通病。舒晓兰收回落在江面的视线,一脸苦大仇深的对着面前的牛奶杯,她不喜欢喝牛奶,最起码现在不想。 云泽宇眼睁睁的看着舒晓兰的小脸从拒他于千里之外到深恶痛疾,他微微一笑,伸手拿着咖啡杯,慢慢的喝了一口,长长的眼睫毛将那抹受伤覆盖,等他在看向舒晓兰的时候,眸光如水。 那杯牛奶,舒晓兰只喝了一半就忍不住奔去洗手间,她受不了那奶味冲击着胃,在洗手间里她直到将胃吐的空空的才感觉好受些。 云泽宇脸色不太好看,他看着舒晓兰苍白着一张脸回来,他让人撤掉牛奶,换上米粥,舒晓兰已经没了吃东西的力气。原本定好的去看衣服也没去,云泽宇原本要亲自送舒晓兰回去魔寐休息,他接到一个电话,半路的时候下了车,让郑俊东送舒晓兰回去。 舒晓兰看着云泽宇下车,她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她知道他一直等着她开口,她也一直努力的让自己开口。 郑俊东送她到魔寐顶层,临走之前留下了一句话:“孩子是无辜的。” 舒晓兰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舒晓兰做了一个梦。她梦见孟远航站在她的床头,悲伤的看着她,舒晓兰想看清一些,大脑却怎么也清醒不了,她只能这样半梦半醒之间看着孟远航流着泪,诉说着他们的海誓山盟。 眼泪模糊了舒晓兰的视线,她如果没有发生这一切,没有遇见云泽宇,现在的她该是多么幸福。舒晓兰不敢去深想,那会让她觉得呼吸都是脏的,窒息的。呢喃着,她叫着他的名字:“远航,远航。” “晓兰,我在。”一只温热的大手握上舒晓兰的小手,将她的手整个包在里面。梦还在继续,舒晓兰看着孟远航将他的脸埋进她的手掌里,滚烫的液体滴落在她的手心里,舒晓兰努力挣扎着,她听见孟远航的声音远远传来,透过飘渺的空气,他说:“晓兰,我爱你,连你肚子里的孩子,你一定要等我,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孟远航今生非你不娶,晓兰,你一定要等我,等我带你离开的那一天。”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三十章 高山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