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二十九章 雷到

舒晓兰的手一抖,脑海里就想起那个魔少的背影来,太像了,可是不可能的,她摇头否定了脑海里推测出来的可能。五分钟后,吴明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怎么又输了啊,今天手气这不顺。 第二个问题,舒晓兰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了,她最后问吴明:“你是男的,还是女的?”一问完,舒晓兰就后悔了,这是什么八竿子打不到的问题。 吴明哈哈大笑,说着舒晓兰:“你要是想知道,我脱了在你跟前,不就一目了然了吗?可惜你浪费了一个问题,我以前是女的,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发生,变成了男的,其实你应该问我,云泽宇爱没爱上你?” “他不会爱上我的。”舒晓兰肯定的说着,她看着吴明。吴明没有喉结,虽然他是男人装扮,满脸的疤痕,平胸,但是舒晓兰感觉他是女人,吴明脸上的疤是刀疤遍布纵横在整张脸上。 如果没有这些疤,吴明一定是个美女,舒晓兰很想知道在吴明的身上到底发生了多么可怕的事情。 第三局,吴明胜,慢腾腾的拣着棋盘上的黑子,他在想着该问哪个问题,明明有很多,此时一想真的不知道该问哪个。 舒晓兰打了个呵欠,提醒着吴明:“你要是没想好,可以赊欠着。” “你会生下这个孩子吗?”空气一下因为这个问题凝滞了,舒晓兰打了一半呵欠的动作停在那里,她侧头看着吴明。 吴明的眼睛瞬也不瞬的看着舒晓兰,轻声的开口:“这个问题是我自己问的。” 舒晓兰的眼神恍惚了下,长长翘着的眼睫毛在空气中颤栗了下,她的手自然的放在小腹那里,久久没有回答吴明。就在吴明以为他不会等到答案的时候,他看见舒晓兰起身走向卧室,一句恍惚的话从她的身后飘过来,她说:“你觉得决定权会在我的手里吗?” “云总对这个孩子的喜爱超乎你的想象。”吴明说完话,他看着舒晓兰的脚步只是顿了下,她一句话都没有说。 卧室的门打开,在被关上,吴明起身,手里的黑子从他的手指滑落,他的眼睛看着只有他一个人的客厅,听见卧室的关门声,心里莫名的涌上一股寒意。那一夜,舒晓兰做了一个梦,她在清晨是哭着醒来的,枕巾已经湿了大半,卧室的空气中浮动着一抹窒息,肿胀的眼睛让她很是难受。 晨曦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照进房间,那一条光亮里有着无数的灰尘在跳跃着,就像一个一个精灵。舒晓兰没有起身,就一直躺着,脑海里又浮现昨天晚上吴明的问题,她闭上眼睛,慢慢感受着肚子里正在孕育的生命。 勉强着起身,舒晓兰听见了卧室门外的动静,她没理会,直接的去洗手间刷牙洗脸,肚子饿的厉害,舒晓兰忍着饥饿在洗手间里冷敷眼睛。 美食的香味不断的从卧室外传进来,就连关着门的洗手间都没幸免于难。舒晓兰叹气,将敷在眼睛上的毛巾拿下,走出了洗手间打开卧室的门,这一开门,即使有心理准备的舒晓兰还是被惊愕了一把。 门外,一溜餐车排开,上面中西各种早餐摆放着,少说也有五六十样,身穿着餐厅制服的服务员还在不断的将冒着热气的盘盘碗碗放在餐桌上空着的地方。 “夫人,请用早餐。”一个看着象领班的人对着舒晓兰弯腰:“如果这里的不合胃口,您想吃什么,我们立即给您送来。” “吴明呢?”舒晓兰刚刚还饥肠辘辘的肚子,立即打起了结。 领班的人没回答舒晓兰,视线只看向了客厅的方向,舒晓兰转身走向客厅。客厅里吴明正双手插腰,袖子高卷,一脚踩在沙发上,俯身对着坐沙发上的一个穿着厨师衣服模样的人低声吼着:“你说还是不说?” “吴先生,我是真的不能说啊,您老就高抬贵手,我们还有家小要养。” 面对蓝厨师的话,吴明哼了一声,继续逼问:“你要是不交,你信不信我让你没家小可以养?” 舒晓兰走过去,直接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吴明看着蓝厨师直视着对面不断挤眉弄眼,他恼了的一伸手拽起了蓝厨师的前襟凶巴巴的说着:“别抛媚眼,爷不啃老黄瓜。” “咳,咳。”舒晓兰被雷到了,吴明平时看着还很靠谱,没想到背后重口味起来够惊悚的。 听着身后响起的咳嗽声,吴明脸上的表情很精彩,他慢慢松开蓝厨师的衣服,还很贴心的给了捋平了下褶皱的说着:“表演得不错,蓝主厨,你加入老年话剧团一定有戏,去吧,去忙去吧,回头别忘记了答应我的事。” “我没答应你啊。”蓝厨师都有哭腔了,结果被吴明背着舒晓兰一瞪眼,蓝厨师立即噤声,放在沙发上的一只手悄悄的对着舒晓兰打求救的手势,可怜他平时在厨房里呼风唤雨,真遇见霸王级人物,也只有被蹂躏的份。 吴明尴尬的笑着,转移着话题:“早餐准备好了,有合胃口的吗?” 舒晓兰微笑着点头:“恩,那么多样,肯定有合胃口的,而且还有现场版的胎教,真不错。”吴明的脸大囧,他讪讪的嘿嘿笑着,回头对着老厨龇了龇牙。 老厨师的嘴角抽搐着,眼神求救的看着舒晓兰,打死他都不能将所有厨师靠着吃饭的菜谱交出来。领班的将所有的移动餐桌又推了出来,吴明示意她们给舒晓兰过目。 “我不喜欢西式早餐。” 舒晓兰的话音一落,吴明转身对着那领班的人一挥手,酷酷的说着:“撤了西式的。” 那些穿着笔挺职业装的服务员立即端着那些牛奶果汁和蛋糕什么的,退出了屋子。蓝厨师感激涕零,西式厨师的菜谱保住了,不过他心一下又提的更高,这剩下的不就是中式了吗?窝里斗啊。 对于厨师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做菜秘籍,就是秘方,将这个透漏出去,就等于将职业生涯的凭依送到别人的手里。剩下一半中式的餐点被推到了舒晓兰的面前,舒晓兰也饿了,她起身点了几样就走向餐桌。 蓝厨师第一次在所有服务员的视线里抢了他们的职业,端着两盘子,屁颠屁颠的跟在舒晓兰的身后。 “夫人,以后想吃什么,尽管吩咐,我们一定尽量做出夫人喜欢的口味来。” “这些就够了,你们不用去餐厅照顾别的客人吗?”舒晓兰看着蓝厨师对着自己挤眉,放下盘子的手没拿走,而是偷偷的对着他身后指了指。 吴明自己端了几样喜欢吃的,坐到了舒晓兰侧对面的位置,口中说着:“早餐要凉了,夫人,您放心,云总交代下来了,以后每天早餐变着花样做给您,我也会跟着蓝厨师他们多学几样拿手好菜,平时做给您吃。” 舒晓兰终于知道问题的症结所在了,蓝厨师一脸哭丧着,就差嚎啕大哭,对着吴明喊一声强盗了。早餐确实很好吃,舒晓兰一连吃了八个小笼包,才停了手,她终于知道吴明为什么一定要胁迫着要人家的秘方了。 吴明低头,一直埋头苦吃,生怕抬头对上舒晓兰透视的眼睛。最后,直到蓝厨师他们走,舒晓兰都没开口一句干涉蓝厨师和吴明之间的事情,蓝厨师一脸无奈和失落,带着无声的控诉看了一眼舒晓兰。 舒晓兰正站在客厅窗前看着外面的蓝天,她感应到蓝厨师的视线,转头看过去,只看见他身后厨师帽下面的白发。早餐吃完一个小时,吴明接到一个电话挂了后,询问似的请舒晓兰出门散步。 孕妇总是闷在房间里,对孕妇和孩子都不好。舒晓兰不用接听都知道这电话是谁打来的,她本想一个人静静,想些事情,最后只能放弃了。 走出魔寐,舒晓兰就看见了站在路对面的孟远航,那么多人来人往,舒晓兰还是一眼看见了在人群里定定站着看过来的孟远航,她看着他,他还是昨天那身衣服。 “夫人,请上车。”吴明恭敬的拉开车门,舒晓兰低头,忍着眼角的湿意就要上车。 “姐姐。”舒艳丽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舒晓兰的动作一顿,转头看过去,在看见舒艳丽身上那件清凉小可爱装后,舒晓兰的视线凝滞了下。吴明收紧眉头,回头对着阿虎使了个眼色,阿虎立即转身走向舒艳丽。 舒艳丽根本不给阿虎抓到自己的机会,张嘴就喊:“姐姐,是爸爸让我来的。” 舒晓兰心里咯噔一下,她将放进车子里的脚迈出来,站直了身体开口:“让她过来。”舒晓兰的视线紧紧的看着舒艳丽,不敢看向街对面。 吴明低头说了一句,然后做了一个手势请舒晓兰上车,舒晓兰迟疑了下,还是上了车,吴明慢慢关上车门,视线掠过人来人往的对街,他转头迎向舒艳丽。 舒艳丽眼见着吴明神情不善,她将手里的玫瑰包挡住了胸口,警惕的问着:“你,你要干嘛?” 阿虎抽了下唇角,退后了两步拉开和舒艳丽的距离,姐妹俩,怎么就相差了这么多,真是云和泥的区别。 “请上车。”吴明生硬的语气说着:“夫人在车上等着你。”车子里,舒晓兰看着已经没了孟远航的对街,精神恍惚了下,直到舒艳丽的脸扩大,占据了她整个视线里。 吴明坐上副驾驶位置,阿虎坐上驾驶位,车子缓缓的开动,舒艳丽在后车座,哭的稀里哗啦的,她啥也不说。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二十九章 雷到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