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二十八章 固执

梁青山带着郑婉玉对着他们告辞,郑婉玉对着舒晓兰使眼色说着唇语,梁青山无奈的大手捂上自己老婆的眼睛,对着云泽宇客气的寒暄后,带着她走向自己的车子。舒晓兰知道郑婉玉的意思,让自己对云泽宇说点软话,事情就过去了,偏偏的她心乱的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担心着孟远航。 云泽宇脱下自己西装的外套,披在舒晓兰的身上,温柔的说着:“既然换好衣服了,就跟我一起去参加宴会吧。”大手揽上舒晓兰的腰,云泽宇就带着她往魔寐里面走。 林石头在后面跟了几步,阿虎和吴明挡住了他的身体,林石头气恼的对着他们喊着:“不要以为你们人多,我就怕了。” “你回去吧,你朋友不会有事的。”吴明看着林石头,警告意味十足:“你要是不想自己走,我不介意送你一程。” 舒晓兰迟疑了下,转头看着林石头,她压低声音对着云泽宇说了一句话,云泽宇停下脚步,对着吴明命令着:“你们回来,他不会闯进来的,这是魔寐的地盘,只有魔寐的人会处理。” 林石头脸色不好看了,他是偷偷瞒着忠叔跑出来给孟远航帮忙的,被忠叔发现了,自己怕就不是上次那么轻易就揭过去的。犹豫了下,林石头开着车离开了,他没走远,悄悄折回偷跑进魔寐里,他不放心孟远航。 魔寐的大厅里,魔少正客气的和每一个人打着招呼。云泽宇揽着舒晓兰,他向着魔少走去,眼睛里的光锋锐而犀利。 “我,我饿了。”舒晓兰看着那个魔少,突然不想走过去,她转头,大眼看着云泽宇,脸色有些的苍白,她是真的饿了,之前吐的空空,现在一折腾,是饿的厉害了。 云泽宇的脚步停顿,眼睛却是看着那个魔少,久久才转身,他揽着舒晓兰走向食物区,这一次他要亲手给她拿食物吃。吴明和阿虎跟在后面,他们也发现了那个魔少僵硬的身影,吴明眼尖的发现魔少的裤腿上沾着还没有干的泥土,吴明冷冷的笑了。 无论云泽宇拿什么,舒晓兰都很安静乖巧的吃下去,她吃了很多东西,直到云泽宇觉得不对劲停止拿东西给她,她才不在往肚子里吃东西。 “今天晚上,你是真的想下来吃东西?”云泽宇低头,问着舒晓兰。 舒晓兰摇头,迎着云泽宇的眸子开口:“还想去看看我爸爸,我……”停顿了下,舒晓兰才开口:“我想告诉他一件事。” “什么事?” “他要做外公了。”舒晓兰说完这六个字,手心里都是汗,肚子里吃下去的东西,有些的涨疼难受,她忍着,要让云泽宇不起其他疑心,不容易。绝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和孟远航在一起过,舒晓兰要保下孟远航。 一个身影慢悠悠走过来,看着舒晓兰和云泽宇,一脸的惊讶:“好巧啊,咦,你刚刚还不是在外面的。” “你认错人了。”舒晓兰看着池文远,脸色如常。 倒是云泽宇看着池文远脸上被划破开的一条血痕,好心的提醒着:“你脸受伤了?” 池文远笑的份外妖娆,手指抚摸上没有流血的划痕开口:“是啊,把了个大家闺秀,本来想趁热打铁,结果遇见俩青梅竹马翻墙私奔,一脚踩上来,我就被毁容了。” 舒晓兰恍若没听见,她心里确是惊愕着,那个被孟远航踩在脚下当肉垫子的竟然是池文远,她腰一弯,突然一手捂住小腹对着云泽宇开口:“我肚子有些不舒服。”. 云泽宇一句话也没说,打横抱起,直接转身走就。池文远跟上要去凑热闹,吴明的手拦住了他:“池少,还没跟魔少打过招呼吧?” “什么意思?”池文远斜眼看吴明:“你想要挟我?” 吴明笑的一脸别有深意的,并不点破,而是咳嗽着,向着魔少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身跟着阿虎离开。池文远顺着吴明视线看过去,魔少还在和人打着招呼,感应到池文远的视线看过来,魔少转过头来看着池文远,银色的面具在灯光下流转着炫目的光泽。 百年难得现一次身,竟然还带着面具,真是将神秘贯彻到底啊,池文远最喜欢找乐子,他倒是想看看这个魔少是个什么强大的角色。 魔寐顶层房间里,云泽宇当着舒晓兰的面拨通了舒伟兴的电话,然后按了免提键,直到舒伟兴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舒晓兰才知道是拨给自己爸爸的。 电话里,舒伟兴言语很是恭敬:“云总,您好。” “舒队长,我听郑经理说,你找我有事?”云泽宇没有拿电话的手揽着舒晓兰,让她躺在自己的怀抱里,舒晓兰咬牙,轻轻的靠在他的怀抱里,听着爸爸的话,她更是难受。 “是这样的,我身体全好了,我想明天上班,听人事部说,有新队长代替了我的位置,我也知道自己老了,我还有两个女儿要照顾,她们还都小,云总,我可以做很多事情的。”电话另一头舒伟兴急巴巴的说着:“什么工作我都不挑,工资少点也行。” 云泽宇的手背上落下一滴液体,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 舒晓兰用手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她知道爸爸还在努力的赚钱,想给自己置办一份丰厚的嫁妆,还在操心着两个女儿,他还不知道他最骄傲的女儿是最让他失望的。 “舒队长,公司没有通知你吗?你以后不是队长,是公司的安全顾问。” “安全顾问?”舒伟兴错愕的说着:“没有啊,那是什么工作?” “明天,我让郑经理亲自和你谈,今天正好有一个好消息好告诉你。”云泽宇话语里充满了愉悦:“我要做爸爸了。” “真的,恭喜啊。”舒伟兴确实是高兴,里面当然很多是因为他又有新工作了,女儿的嫁妆又可以多加一些。 云泽宇和舒伟兴又说了几句,才挂了电话,他低下头,看着舒晓兰哭红的脸,他伸手拿着纸巾给她擦着:“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看见你哭,总是哭对宝宝不好。” 舒晓兰避开云泽宇的手,她抬头看着他,控制不住的问着:“不能放过我爸爸吗?看在我肚子里孩子的份上,你还想怎么要挟我?” “我没想要挟你。”云泽宇这一次是真的没想要挟舒晓兰,实在是舒伟兴恳求公司给他一个工作,舒伟兴可以拿养老退休金的,也不会少,舒伟兴不想白拿钱。云泽宇想他知道舒晓兰的性子是怎么来的了。舒家的人难道都是这样的性子吗,固执、倔强。 云泽宇看着面前倔强的小女人,最后视线落在她的肚子上,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肚子还不舒服吗?要不要看下医生?明天我让郑俊东将我江边的别墅重修翻下,以后你去那里养胎。” “在哪里有什么区别,云泽宇,愿意为你生孩子的女人那么多,你何苦要一个未必健康的孩子。” “你?”云泽宇的手举起,却在落下时生生转了方向,他的额头青筋暴跳着,对舒晓兰怒吼:“我的孩子一定会是最健康的,这个孩子,你好好的养胎生下来,不要纠结在你爸爸的问题上。” “生下这个孩子,你能放我走吗?” “不能。” 舒晓兰绝望的对着云泽宇,她颤抖着声音问他:“云泽宇,你到底要囚禁我到什么时候?死刑犯还有个期限吧?”云泽宇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他突然转身大步离开,卧室里只剩下舒晓兰一个人对着一屋子的清冷。 颓然的坐在床上,舒晓兰将脸埋进手心里,她突然看不明白眼前的每一个人,为什么以前很简单的生活现在一团糟?那一天晚上,云泽宇都没回房间里,他带着郑俊东离开了,也不知道去哪里。 吴明郁闷的守在客厅里,他也很想出去找乐子,可是每次他们都不带着他,哎,自己真心的是纯爷们啊。歧视,真的是歧视。 舒晓兰睡不着觉,她起来到了客厅,吴明正一个人无聊的摆弄着黑白棋子,看着舒晓兰,他开口叫着她:“睡不着,就过来坐一会,陪我下盘棋,我输了,回答你一个问题,你输了,回答我一个问题。” 舒晓兰给自己倒了杯水,走到桌子前,看着上面,很简单的五子棋,她以前陪爸爸玩过。将白子捡好推到舒晓兰跟前,吴明笑的无害,眼底确是奸诈的很:“我可是知道很多秘密的,就看你有没有本事赢了我。” 舒晓兰脑海里闪过几个疑惑,她想也不想的拿起白子按在了棋盘上。吴明的眼睛亮了,他可从来没有遇见过对手。 三分钟后,舒晓兰慢悠悠的将自己的白子捡回来,问着第一个问题:“云泽宇为什么非要禁锢我在他身边?” “你是他碰的第一个处女,他不禁锢你,还弄几个交际花养着?”吴明低头,还在郁闷他怎么就输了。 这是什么答案,舒晓兰不相信的问着:“我没有让他负责,那天晚上我和他好像都被人下了药,他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这是第二个问题,而且这个答案只有他本人才知道,也许这里有问题。”吴明伸手指了指脑袋,真相吴明知道,也不能告诉舒晓兰,现在说了只会给老板抹黑,不过吴明还是忍不住的提醒了一句:“本来答案在今天晚上在宴会上就可以揭晓的,你没等到那一个时刻。”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二十八章 固执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