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二十七章 郑婉玉

孟远航脸色一楞,转头看向窗外,那里的月色很好,他的心情却很糟糕。“晓兰,相信我一次,好吗?” 舒晓兰摇头,她不是不相信孟远航,她太了解云泽宇了,在孟远航的奶奶家,云泽宇就敢将自己胁迫走,还有什么是云泽宇不敢做的。 孟远航看着舒晓兰,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肚子上,话语森冷了很多:“你要生下这个孽种?” “我不知道,他在我的肚子里。”舒晓兰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脸的挣扎,她做母亲了,却不能生下这个孩子,一想到这些,她就难受,恨云泽宇,让她想不顾一切的拿掉这个孩子,想到肚子里正在孕育的小生命,舒晓兰又犹豫了,那也是她的孩子。 孩子是无辜的,舒晓兰低头,眼泪再一次流下来,低头的她,没看见孟远航脸上的决然。孟远航走向舒晓兰,他的手握成拳头,他不会让这个孩子出生,绝不,脑海里转过很多念头,最后他停在舒晓兰的身边,低声温柔的说着:“晓兰,爸爸很想你,你去看看他,好不好?” “爸爸?”舒晓兰抬头,泪眼朦胧的看着孟远航问着:“他还在医院里?” “他出院了,在家里休养,你知道的,艳丽不懂事,招惹了些黑道的人,扰的你爸爸睡不好,吃不香,总是念叨着你,晚上总是站在门口,说要等着你回来,你很久没给他打电话了。” “我?”舒晓兰张口,她的心动摇了,看着外面,她也想爸爸了。 孟远航拉着舒晓兰的手冲到窗口,努力的用手掰着窗棱,他很坚定的说着:“晓兰,不管你以后怎么选择,我一定要将你带出去,我托人打听到你在这里,我借着今天晚上的机会混进来,就是要带你走,我不能让你这么痛苦的被云泽宇折磨,他会折磨死你的。” 窗棱被铁钉固定住,大概是为了防止小偷,孟远航抬脚对着那窗户踹了下去,舒晓兰担心的看着门的方向,她怕引人过来。 窗户被踹掉,这里是二楼,孟远航的手伸出去的时候,被钉子划破,血流了下来,落在窗台上,看的舒晓兰心一阵一阵的疼。 “走吧,我抱着你。”孟远航对着舒晓兰伸出手,双眼深情而坚定:“晓兰,我们都会有很好的未来,不能就被云泽宇毁了,我们还有几十年的路要走,你真的要这样过下去吗?” 舒晓兰的手伸出,放在孟远航的手里,她的手染上他的血,这一刻,她没有任何的犹豫。外面的宴会上,云泽宇正和认识的人低声交谈,他抬头一眼就看见了穿着郑俊东衣服的郑婉玉,他一愣,心里就涌起不好的感觉。 梁青山也看见了自己的妻子,她一幅慌张的在人群里穿梭着,梁青山头疼,他怎么也没想到老婆大胆如斯。大步走过去,梁青山尽量不惊动其他人的走到郑婉玉伸手,低声开口:“老婆,你怎么在这?” “啊。”郑婉玉吓了一跳,她一抬头,就看见梁青山,也看见了梁青山身后跟着走过来的云泽宇,郑婉玉撒娇双手揽上梁青山的肩膀:“老公,人家想起……” 咳,梁青山头疼,她还穿着男人的衣服,这可不是一般的宴会地方。 云泽宇已经在拨打郑俊东手机,没人接听,他脸色一变,双眼紧紧的看着郑婉玉问着:“你是不是把舒晓兰带过来了?” 郑婉玉缩到梁青山怀抱里,小声的告状:“老公,他凶我。” “你是不是真的做错事了?”梁青山头大,这次怕是老婆惹大事了,看云泽宇对舒晓兰的态度,加上现在舒晓兰怀孕了,拔老虎须啊。 “我,我就是看晓兰饿了,带她来吃点东西。” “她人呢?”云泽宇看着郑婉玉,如果不是梁青山挡着,他真会给郑婉玉一巴掌。 郑婉玉听着云泽宇不善的口气,探了个头出来,看了他一眼又急忙缩回去:“刚刚在食物区,一转眼就没了。” 云泽宇没时间跟郑婉玉在罗嗦下去,他直接的拨打电话给吴明。梁青山拉着郑婉玉,也帮忙在宴会里找,不过他们心里清楚,舒晓兰绝不会在宴会里等着他们找人的。 “走了更好,对着云泽宇那张脸,胎教出来的孩子也是个不会笑的家伙。” “婉玉,这不是儿戏,你不懂这里面的曲折,而且,你不觉得云泽宇对舒晓兰其实很特别吗?” “你想说他爱舒晓兰?”郑婉玉瞪大眼睛,眨巴了下,然后生硬的说着:“就算是爱,也不能禁锢强求啊。” 梁青山伸手揉眉,这件事,还真不是能一时半会说的清楚,转身,继续找人,然后低声告诫着郑婉玉不要在添乱了,这件事弄不好,会让郑俊东自咎一辈子。舒晓兰刚刚怀孕,胎气不稳,如果在动了胎气,就更麻烦。郑婉玉没想到会如此严重,她也没想那么多,此时也后怕了。 看见自己老婆被吓的小脸惨白,梁晓兰抱紧他,轻声安慰着:“别怕,有我。” 池文远正和按着刚勾搭上的某标杆大家闺秀的女人,在树荫下面狂吻,结果一个不小心,被跳下来的孟远航压了个正着。 “靠,老子竟然还有做肉垫子的一天。”池文远刚要起身,脑袋上就有被个东西踩了下,他脑袋一下就没压草地上,脸上一疼,温热的液体顺着脸上流下来。池文远这下火了,他抬头刚想看看是谁那么大胆刚对自己下手,视线就对上了月光下舒晓兰慌乱的小脸。 舒晓兰没看见池文远,池文远的脸隐在树枝阴影里,舒晓兰被孟远航拉着一路奔跑,她只看了一眼,就转头跟着孟远航跑向远处的马路。 “这是什么情况?”池文远玩味的一笑,也不管地上被砸晕了的女人,起身跟着舒晓兰而去。 “远航,等等,我们去哪里?” “去车站。” “那我爸爸呢?”舒晓兰不在跟着孟远航跑,她走了,舒伟兴怎么办?以云泽宇的恶劣,一定不会放过舒伟兴的,他手里还有爸爸的合同。 孟远航看着舒晓兰不肯在走,他转身看着她,儒雅的脸在夜色里有种强势的魄力:“我会让人送他去和你汇合,放心,他不会有事。” 路边,一辆车子远远的开过来,赫然是林石头,他开了车门,对着孟远航招手:“这里,这里。” “不,我要和爸爸一起走。”舒晓兰不肯上车,她知道只要一发现自己不在房间里,云泽宇就会发飙,必须尽快的带走爸爸。 孟远航看着舒晓兰,然后努力点头:“你先走,我现在就去接爸爸,我和你爸爸的目标小,不是云泽宇想要找的人,你放心,我一定将爸爸带到你面前。” 舒晓兰犹豫了下,她上了车,拉下车窗她对着孟远航温柔的笑着:“远航,谢谢你。”孟远航看着舒晓兰,他没说话,只是摆摆手让林石头开车。 车子在风里远去,孟远航的手机响了,他低头看了一下,接通手机,然后转身朝魔寐走去。舒晓兰一直看着车后,看着孟远航往魔寐的方向走去,她心一紧,急忙叫着开车的林石头:“停车,停车,他怎么回去魔寐了,转回去。” 林石头没有停车,而是加速往郊外开着,他答应孟远航一定带舒晓兰走,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回去。 “我让你停车。”舒晓兰推不开车门,心里越来越焦急大声的喊着,:“他会死的,云泽宇不会放过他,你要是再不停车,我就跳下去,我不能让他为了我有危险,我已经有了云泽宇的孩子,我根本配不上孟远航,更不能让他为了我而有危险。” 车子紧急刹车,林石头在后视镜里看着在车后座一脸绝望的舒晓兰,他忍不住说着:“我知道你是因为你妹妹,才被云泽宇强逼的,这不该是你承受的,我送你走,再回来救远航。” “那就晚了。”舒晓兰摇头,她看着林石头,咬牙开口:“求你了,我已经毁了,但是他还有很美好的未来,他会认识更好的女孩子,送我回去,我肚子里的孩子,带不走的。”这个在舒晓兰做手术前,郑婉玉问她有没有怀孕,舒晓兰就知道,云泽宇对孩子的态度。 林石头犹豫了下,还是发动了车子,打了方向盘,将车子开了回去,如果孟远航有个什么好歹,他没办法对孟远航的奶奶交代。一念之差,舒晓兰还是回到了魔寐。 魔寐里,宴会正在开始,魔少还没到,客人已经陆续到齐了,忠叔一身西装在迎接着每一个客人到来,各种奉承的话,在魔寐大厅里此起彼伏。 云泽宇接到电话,带着舒晓兰离开的车子回到了魔寐门前,他冷冷的勾了下唇角,看着一身风骚的女主持人在为魔少出场做铺垫。梁青山已经萌生退意了,他揽着郑婉玉跟着云泽宇走出去,外面舒晓兰刚下车子,吴明一手将林石头揪了出来。 林石头也是横的主,毫不客气的一拳揍了过去,阿虎过来,一把架住林石头的拳头,反手就要修理林石头。 “住手。”云泽宇站定在舒晓兰跟前,看着她脸上的发丝,他转头对着林石头扫了一眼:“放他走,今天魔寐大庆的日子,给魔少面子。” “是,云总。”阿虎和吴明应着,送卡了林石头,林石头没走,而是担心的看着舒晓兰。舒晓兰脸色苍白着,她看着云泽宇,等着他对自己发火暴躁。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二十七章 郑婉玉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