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二十六章 老婆

舒晓兰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眼睛紧紧的闭着。吴明将那些饭菜分别的装袋子里,要送去化验有没有毒,这些菜都是她去菜市场买的,亲手做的,出事了,吴明最逃脱不得关系。没有外伤,梁青山检查了下,并不象是中毒的迹象,倒是郑婉玉在一边看的有几分明白了,不过她没说出来。 云泽宇不放心的问着梁青山:“真的没事?” “明天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现在测量除了血压低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妥。”梁青山看了一眼郑婉玉,他也猜测到了某种可能,上次手术前,让老婆去给舒晓兰测一下,那个时候还没有怀孕。 郑俊东很客气的请自己的妹妹、妹夫去客厅坐,将这里让给云泽宇和舒晓兰。哼了一声,郑婉玉不肯,她就是看不惯这个哥哥对云泽宇一副老鼠见了猫的样子。 “今天晚上,下面有个宴会,你要不要参加?”梁青山对老婆下诱饵说着:“听说会有很劲爆的表演。” “真的。”郑婉玉兴奋的叫着,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平常的裙装,犹豫了。 梁青山低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然后拉着郑婉玉出了卧室,对这个老婆,梁青山打心眼里疼着的。郑婉玉平时都很好,就是一遇见云泽宇的事情,就让梁青山头疼。 舒晓兰一直闭着眼睛,她拒绝面对眼前的一切,云泽宇也没难为她,坐在床边,手握着她有些凉的小手,静静的看着她。时间慢慢过去,云泽宇突然开口说着:“你是不是怀孕了?” “不可能。”舒晓兰猛的睁开眼睛,脸色更加的苍白,她的大姨妈一直没有来,她都忘记了这事,云泽宇的话一语惊醒了她。 云泽宇看着舒晓兰,他没在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她的手:“累了,就多睡一会,我让吴明一会给你煮点白粥,准备些清淡的小菜,你看着什么和胃口,就吃什么。” “我不会怀孕的。”舒晓兰想要对自己肯定的说着:“我不会,我绝对不会怀了你这个魔鬼的孩子。”最后一句话,舒晓兰是喊出来的,她双眼看着云泽宇,里面有着浓重的恨。 云泽宇的脸色铁青,握着舒晓兰的手加重了力道,只是一下,他立即松了开,然后退后离开床的位置,他怕自己在靠近她,会忍不住伤害了他。其实,云泽宇这几天都在怀疑这个可能性,自从他和舒晓兰在一起后,舒晓兰就没来过每个月的月事。 卧室里的紧绷空气让舒晓兰呼吸都在急促,她突然低头,双手抓着被子盖住自己的头,眼泪就流出来了,有了这个孩子,她更和云泽宇纠缠不清了,而且她最近一直吃药手术,药物直接作用于孩子身上。 云泽宇离开了,他知道现在舒晓兰的情绪过于激动,他只会让她更加的紧张,思来想去,他让郑婉玉留下陪舒晓兰说说话。郑婉玉还在想着下面的宴会,魔少也会出现,那可是不一般神秘的人物啊。 郑俊东打击着妹妹:“其实,你看见了真人,或许是最让你失望的,一直不敢见人,说不得是个满脸麻子或者是瘸腿驼背。” “哥,你别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郑婉玉继续抗议着:“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变的这么尖酸了。” “婉玉。”梁青山听不下去老婆的话,他推着她去卧室的方向:“上次手术前,你没弄明白的事情,这次一定别大意了。” 郑婉玉跺脚,伸手戳了戳梁青山的心口:“你娶的是我啊,怎么不帮我说话啊。” “老婆,我错了,乖,去陪陪她说说话。”梁青山压低声音在郑婉玉耳边说着:“这个月的拖地板我包了。” “还有洗碗。” “行。”梁青山咬牙,点头,一脸笑容的恭送着郑婉玉进卧室。郑俊东在后面看着直摇头:“你会将她宠坏的。” 梁青山耸了下肩膀,慢慢的说着:“她是我老婆,我能宠的除了她还有谁。” 云泽宇站在客厅窗前,静静的听着梁青山的这一句话,他心里似乎有什么被触动了。宴会,云泽宇必须的出面,他们不能在这上面弱势了,没有舒晓兰这个女伴,郑俊东翻看着手机里的电话号码,询问着是否要寻找其他人。 云泽宇拒绝了,他让郑俊东留下,吴明陪自己去,在走之前,他递给了郑俊东一个手机,那是舒晓兰的。“让她给舒队长打个电话吧。” “是,云总。” 梁青山见云泽宇走向门口,他脚步一转,跟着云泽宇开口:“云总,我正好也有请帖,一起同行吧。” “好。”云泽宇点头,他没想到梁青山真的会有请帖。梁青山对郑俊东小声的说了几句,他担心一会郑婉玉一会出来自己没带她去玩,闹脾气。 郑俊东头疼,这个妹夫,真是被自己的妹妹吃的死死的,至于怕老婆成这样,他挥挥手,让梁青山放心的去,郑婉玉要是闹脾气,郑俊东就家法伺候。 卧室里,郑婉玉悄悄的关好门,外面的谈话她都听的一清二楚,她回头对着舒晓兰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从自己的小包里拿了一小袋药粉出来,打开门走了出来。 “哥,我给晓兰倒杯水,这是给你冲的咖啡。”郑婉玉笑的很是灿烂:“一杯一百块。” “那我不喝了。”郑俊东很认真的要将咖啡推回给郑婉玉,这里的东西可都是云总的,妹妹动动手就能赚一百。 嘿嘿,郑婉玉将咖啡推给郑俊东,讪讪开口:“第一杯免费。” 郑俊东端起咖啡,慢慢的喝了一口,他有些的累,心里还担忧着下面的宴会,生怕是个陷阱,对云总不利。咖啡很香,郑俊东很快喝了大半,困意袭来,他坐在沙发上,眼皮越来越重,等他意识到不好时,眼前的东西都模糊了,掏出手机,他看着那些模糊的号码,怎么也找不到阿虎的那一个。 “成了。”郑婉玉回头对着舒晓兰挥挥手,兴奋的喊着:“走吧,我带你去好玩的地方。” 舒晓兰头发被郑婉玉弄成大波浪,挡住了她大半张脸,穿着那件礼服,一身繁琐,她有些的紧张:“穿成这样,就可以离开?” “当然,这里今晚下面宴请的都是有脸面的人,你这一身走出去,谁敢拦着,你这肚子里,可是怀着云泽宇的种,他疼你还来不及,不会有事的。”郑婉玉看着舒晓兰犹豫,她又加了一句: “而且,不是还有我吗?” 舒晓兰看着郑婉玉穿着郑俊东的衣服,头顶上带着云泽宇放在衣柜里的帽子,女扮男装,这能骗过门外的两个保镖吗?出乎她们意料之外的,门外竟然没有人,郑婉玉拉着舒晓兰,就奔楼梯而去,她们没做电梯。 阿虎从电梯里出来,他看着房门外空空的,竟然没有阿标的身影,阿虎疑惑的拨打阿标的手机。阿标竟然在洗手间里拉肚子,他告诉阿虎自己一会就好了,反正郑俊东在房间里,不会有事的。 就一会功夫,不会有事的,阿虎也这样想,他倚靠在门口,打了个呵欠,下面确实是热闹,各色大人物汇聚,魔寐的根脉倒是够广的。 因为是从魔寐上面坐电梯下来的,郑婉玉和舒晓兰并没有受到侍者的怀疑,他们亲昵的挽着胳膊,在那些名流里走动着。郑婉玉不断的压低声音对着舒晓兰八卦着,那些人物各种风流韵事。 舒晓兰只想着快点离开,她现在肚子里有了云泽宇的孩子,只能赌一把。郑婉玉肚子饿了,想起舒晓兰肚子也是空的,她拉着舒晓兰转去食物区。 “吃饱了,我们就走。”郑婉玉举着装满了食物的盘子,一转头,身边竟没了舒晓兰的影子,刚刚她还拉着舒晓兰的手啊,这下郑婉玉急了,她急忙放下盘子到处找着舒晓兰。 一间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孟远航拉着舒晓兰的手,舒晓兰泪流满面的挣扎着:“远航,我们不可能了。” “晓兰,跟我走,我知道,你是被云泽宇被迫的,我能保护你,我们立即离开这个城市,带着爸爸,再也不回来,好不好?” “晚了,太晚了。”舒晓兰哭的歇斯底里,一直以来的压抑,再见到孟远航后,那种绝望彻底压垮了她。 “不晚,我们都很年轻,晓兰,我们一起走吧,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重新开始,我们会有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还有。” “不,不可能了,我怀了他的孩子,我怀了云泽宇的孩子。”舒晓兰甩开孟远航的手,蹲在了地上,她也想过隐瞒这件事,纸包不住火的。 孟远航的脸色,在房间里,铁青的吓人,双眼通红的看着舒晓兰,他不相信听见的,一字一字的问着:“你确定你怀了他的孩子?” “是的。” “流掉,我们还会有自己的孩子,他是个魔鬼,你不能生下他的孩子,他们一家都是魔鬼。” “远航,你走吧,快走,不要管我,别让他们发现了你。”舒晓兰突然想起什么,她推着孟远航:“忘了我吧,你会遇见更好的女孩。” 孟远航不肯走,他抱着舒晓兰,狠狠的咂着她的身体,大手落在她的小腹上,隔着衣服,他的手指握成拳头。 “你怎么在这里的?”舒晓兰转头看着孟远航身上的衣服,这才注意到他身上黑色的西装,笔挺的裤子,还有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二十六章 老婆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