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二十五章 挣扎

舒晓兰将她的手放在了云泽宇大手里,他的很热,舒晓兰的身体一颤,双脚已经离地。车顶上已经铺了一个毛毯,在上面不会很冷,云泽宇解开了自己的风衣,将舒晓兰连着她的风衣一起抱进了他的怀抱里。舒晓兰没有挣扎,她刚刚的那个念头,紧紧勒着她的心,她自杀了,爸爸怎么办?如果就这样的死了,值得吗? “你很冷。”云泽宇的手摸到舒晓兰的脚踝,冰冷冷的,他的大手将她的鞋子脱去,大手将她的脚包裹着。 舒晓兰挣扎着,她一动,云泽宇抱的更紧了,他的气息在她的颈窝吞吐着:“别动,我们坐一会,就回去,每当我有些自己想不透的事情,就会来这里。”舒晓兰没在挣扎,她想到了之前郑俊东说的话,她很想问一问云泽宇,不过她最后还是忍住了,云泽宇和吴明不一样。 暧昧的气息,渐渐包裹着风衣里的两个声音,舒晓兰感觉到了云泽宇的变化,他的手不止包裹着她的脚,还一路往上摸着她的小腿。 细细密密的吻落在舒晓兰白嫩的脖颈上,她躲避着,却将更多的肌肤露在云泽宇的唇下,抱着她的大手已经到了她的胸前。 “不,云泽宇,这里……”舒晓兰眼睛紧紧的看着面前美的如梦如幻的都市,她的小手渐渐握紧,如果这样抱着他一起摔下山去,一切就都结束了。舒晓兰的身体颤抖着,她因为自己脑海里的想法而紧张。 粗重的呼吸,云泽宇的唇轻轻浅浅的落在舒晓兰光洁如玉的肩膀上,低沉魅惑的嗓音贴着她的肌肤响起:“你也想的。” 他将她身体的颤栗紧张归结为她也想被他占有,舒晓兰的眼睛轻轻的眨了一下,她的手抬起,抱住了云泽宇的腰,抬头,她给了他一个妩媚的微笑,盈盈秋波里,尽是云泽宇动情的眸子。 没有言语云泽宇的唇落下,忘乎所以的吻上舒晓兰的唇瓣,火热的纠缠着。他的心,突然就被填满,只想确定怀抱里的小女人是属于他的。 呼吸越来越不稳,舒晓兰闭上眼睛,身体里一股熟悉奇妙的感觉涌上来,她知道她的身体抵抗不住云泽宇的调情,他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让她的身体臣服,舒晓兰咬牙,只要这个时候抱着他滚下去,明天一早的报纸上就会有他们坠崖身亡的消息。 “你哭了?”云泽宇的双手捧起舒晓兰的脸,一点一点的吻上她脸上的眼泪,她紧紧闭着眼睛,唇角有着他刚刚用力的吻痕。夜风吹来,卷起舒晓兰凌乱的发丝,舒晓兰的脸越发的苍白,身体突然腾空而起,她惊呼出声,双手本能的抓住云泽宇的衣服。 云泽宇含着笑意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别担心,我不会抱着你跳山崖的,到时候摔的身体变了形,到了地府,我都找不到你,要是没摔死,落下个残疾,就更不划算了。” 舒晓兰身体一冷,她突然从云泽宇的话里,感觉到他刚刚已经察觉到自己要做什么了。回到温暖的车子里,云泽宇并没有开车,而是火热的看着她,狭小的车厢顿时让人觉得窒息。 曾经的一幕,出现在舒晓兰的脑海里,她想起了那个让她心力交瘁的一幕。“我,我困了。”舒晓兰闭上眼睛,蹩脚的找个理由,她感觉她身下的座位被放下,舒晓兰眼睛刚刚睁开,视线里看见的是漫天的星辰,她错愕的张大了眼睛。 原来,云泽宇将车顶的天窗打开,从这里,舒晓兰可以很好的看见夜空上的星辰。轻缓的音乐,在车厢里响起,云泽宇跟着也躺了下去,他没有看舒晓兰。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外面开始下起了小雨,轻轻的落在车窗上,一种宁静在蔓延开,舒晓兰觉得一切烦杂都在离自己远去,远处的都市沉浸在雨丝里,越发的朦胧美丽。云泽宇似乎睡着了,舒晓兰起身,她挣扎了下,还是躺了回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也迷糊着睡着了,云泽宇睁开眼睛,看着舒晓兰睡的很是沉稳,他伸出手,将她脸上的发丝拂好。 最近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太多,云泽宇突然觉得,真正属于自己,自己能拥有的,竟然只有身边的女人。爸爸为了汪小洋,为了将汪小洋困在爸爸的身边,几乎是用尽了手段和力气。 在爸爸的心里,或许妈妈已经早就消失了,自从汪小洋出现后,云泽宇从来没有听到爸爸在提起妈妈。突然响起那个恋洋小馆,云泽宇的脸色冷了下来。 清晨,舒晓兰醒来的时候,她是在魔寐顶层,她眨了下眼,有些恍惚,昨天晚上在山顶是个梦。一声睡意浓重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你醒了?” 舒晓兰一转头,看见云泽宇还在闭眼随着,她的心一突,他还没走,舒晓兰急忙起身,却不想被子滑落,露出她不着寸布的身体,这是?昨天晚上,她真记不起来了,最后只记得云泽宇睡了,她也睡了。 “陪我睡会。”云泽宇大手一伸,抱住舒晓兰的腰,将她压到了床上,翻身将她困在他和床之间。肌肤相贴,她脸红了。 那一天早上,他们直到中午才起,云泽宇终于将昨天晚上停下来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完了。 午饭是舒晓兰自己做的,她不想面对云泽宇,每一次他在她身体里,她都会想杀了他,真正的要动手时,她发现自己又没有勇气。 “我来洗菜。”云泽宇穿着深蓝色的西裤,卷着衬衫袖子走进来,气宇轩昂,高大的身影顿时让宽阔的厨房显得拥挤了起来。 舒晓兰拒绝,云泽宇还是从她的手里接过了小白菜放在水龙头下洗着,每次吴明买来的菜,都是家常菜,很容易做,舒晓兰看着云泽宇修长的身影,她转身忙碌着。 米饭已经做上了,锅里炖着鸡块和蘑菇,香味在厨房里四溢,舒晓兰拿车菜刀切着黄瓜,她想做凉拌。眼前,一幕一幕闪现,她和孟远航在厨房里为爸爸准备生日菜,那是去年的时候,孟远航怕她切到手指头,就让她去洗菜,今年爸爸的生日又要到了,再也不会有那一幕了。手里握紧菜刀,颤抖着举起,舒晓兰转身,看着在水槽前一片菜叶一片菜叶精心洗的云泽宇,是他,毁了她的生活。一幕血腥在舒晓兰脑海里闪过,云泽宇浑身是血的躺在厨房的地板上。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吓的舒晓兰身体一抖,手里的刀啪的一声就掉在了地上。 “你怎么了?”云泽宇回头,看见舒晓兰脸色很不好的站在自己身后,他没急着接电话,而是大步走到她身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舒晓兰避开了云泽宇的手指,低头弯腰捡起菜刀,转身去切着黄瓜。云泽宇站在那里,看着舒晓兰发抖的手,然后低头看着地面上被菜刀砍了一条印的地板,眸光越发的暗沉。 手机铃声一遍遍的响着,云泽宇转身接通了电话走了出去。刚刚好险,舒晓兰确定厨房里没有云泽宇才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全身无力的倚靠在厨房墙上,努力忍着眼泪,她是怎么了? 心神恍惚着拿起菜刀,舒晓兰低头继续切黄瓜,却不想一刀下去,竟然切割到了手指。一声痛呼,舒晓兰看着那血在菜板上晕染开一片血色。 “怎么了?”云泽宇挂了电话走进来,一下就看见舒晓兰还在滴血的手指,他吓了一跳,急忙奔过去,抓起舒晓兰受伤的手指就往客厅而去。 “没事的,只是……”舒晓兰的话没说完,呆愣愣的看着云泽宇将她流血的手指放在他口中含吮。舌头在她手指上的清晰感觉,让舒晓兰身体打了个冷颤,她全身发冷,对着云泽宇看向她的询问视线,她急急低下头,害怕眼睛里的恨意太过于明显。 阿虎在外面被云泽宇喊了进来,着急的找来急救箱,给舒晓兰包扎,只是一个小伤口,划的深了些,云泽宇给她包扎的成了一个重伤员。 “没完全好之前,不要碰水,以后饭菜我会安排吴明来做。”云泽宇叮嘱着舒晓兰,他看着她低着头一直,以为很疼,放轻了声音:“想吃什么,跟我说,吴明不会做的,我叫外卖送进来,以后,我会好好对你。” 那一顿饭,舒晓兰吃的很沉默,云泽宇吃了后就去公司了,他走之前,叮嘱了舒晓兰一些话,舒晓兰恍惚的听着,最后完全不记得云泽宇说了些什么。 傍晚的时候,吴明做好了饭来叫舒晓兰吃,云泽宇要等到宴会开始的时候才会回来,这个时候下面都是一片忙碌景象,宴会八点开始,吃了晚饭后,就要开始化妆,舒晓兰的手指不再流血,用了防水创可贴她没有什么食欲,还是坐在了桌子前。 桌子上吴明做了红烧鱼,舒晓兰吃了没多少饭,一口红烧鱼进肚子里,突然感觉翻江倒海的难受,转身再也忍不住的奔洗手间里,吐的个稀里哗啦,最后连胆子都吐了出来。吴明急忙的拿了杯水给她,又是拍背又是着急的问着。舒晓兰全身没有一点力气,脸色难看的要命,只对着吴明摇头摆手。 云泽宇还在办公室批阅文件,接到吴明的电话,二话没说急忙扔了笔就往魔寐赶,同时让郑俊东打电话给梁青山。郑婉玉和梁青山正在外面吃饭,一听说是舒晓兰不舒服,郑婉玉各种发嗲求着梁青山要跟着一起去魔寐。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二十五章 挣扎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