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二十四章 星星

云泽宇的眸子此时有着让人轻易就沉沦进去的幽深,舒晓兰没有和他对视太久,转移开视线,点了下头。她不能拒绝,也不必矫情的拒绝了,云泽宇让她参加,绝不只是他没有舞伴的原因,舒晓兰还沉浸在刚才听到郑俊东的那一句话里,到底是谁将她推出来? 想了很久,舒晓兰唯一的答案是舒艳丽,那天晚上在魔寐,她先是遇见那个姓陈的,后来被郑俊东抱到云泽宇的床上。已经发生的了,再去纠结和懊恼,对于眼前的舒晓兰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她没有欢天喜地的去接受那些珠宝,而是任着它们躺在盒子里。 躺在床上,舒晓兰很想快点入睡,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提示她里面云泽宇正在洗澡,她看着衣架上挂着的云泽宇裤子,那里面有手机,她想打个电话给爸爸,最后还是忍住了。水声没停,浴室的门倒是开了,舒晓兰闭上眼睛,刚刚自己去拿手机,岂不是正好被抓了个现行,真是狡诈的男人。 云泽宇知道舒晓兰没睡,他开口对着她说着:“我放好了水。” 舒晓兰装睡,她听见云泽宇走近的声音,她的心提了起来,做贼心虚,她好像并没有做贼,为什么心跳的这么快? 云泽宇站在床头,看着舒晓兰的眼睫毛颤抖着,就像一个孩子般,他知道她在装睡,这个别扭的小女人,她以为装睡,就可以躲过去吗?大手伸进被子里,云泽宇还没等有下一步动作,舒晓兰的身体已经从床上坐起,身体快速的越过他就奔浴室而去:“我去洗澡。” 云泽宇笑了,笑声由低沉到笑的不可抑制,刚刚舒晓兰的动作让他知道她的脚好了很多,不用为明天的宴会担心。 眼角有湿润的液体流出,云泽宇看着浴室的门关上,笑声才终于慢慢停止,脸上一丝笑意都没有,他看着那浴室的门久久,才转身走向窗口那里。窗帘被他大力的扯开,露出外面在夜色下的都市来。 周围是一片热闹区,各种灯红酒绿,现在正是魔寐生意正好的时候,明天有宴会,魔寐会暂停业一晚,宴请各行各业精英人物到此。以前每年的宴会,云泽宇都不屑来此,今年他会参加,因为魔少也会出现。 云泽宇很想喝一杯咖啡提神,他转身看着浴室的方向,还是忍住了,伸手将卧室的灯关掉。有一件事,云泽宇没有告诉郑俊东,在云啸天决定娶汪小洋为妻的时候,云啸天对云泽宇说了一句话,他说将来有一天,他即使死在汪小洋的手里也心甘情愿。 此时回想起爸爸的话和当时他脸上的神情,云泽宇突然感觉或许从那时候起,云啸天就已经预见到了现在会发生的一切。云啸天放在律师里的那份遗嘱也注明了,如果云泽宇对汪小洋有任何的不利,云泽宇将失去继承云家的一切,而继承人是汪小洋,还有另一个人的名字。当年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份遗嘱出现,云泽宇一直弄不清楚,现在他知道了,他的爸爸爱汪小洋,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云啸天有没有预见到现在发生的每一件事情?上一辈的恩怨爱恨,纠缠到下一辈这里,就像枷锁一般,禁锢着每一个人。 舒晓兰泡了很久的澡,身上的皮肤都邹了起来,她才不得不从浴池里起身,在浴室里又磨蹭了会,舒晓兰觉得在待下去,真的会晕倒,她才打开浴室的门,入目的是黑暗的卧室,窗帘拉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在窗前矗立。 皎洁的月光落在云泽宇俊美无双的脸上,点点光晕落在他的身上,让人眩目,移不开视线。舒晓兰颤抖着身体,她裹紧身上的睡衣有种夺门逃走的冲动,她知道她没地方逃,今天晚上她是躲不过去的。 “今天晚上的月色很美,在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常抱着我在月光下,给我讲故事。”云泽宇的声音很好听,磁性暗哑,带着抑扬顿挫的语调,没了锋芒,多了低沉,他继续的说着:“她是个很美丽的女人,温柔而且爱她的丈夫和孩子,只可惜红颜薄命,在她死的时候,她拉着儿子的手,一直哭,儿子不明白妈妈要死了,只哄着妈妈要不要吃冰淇淋,吃了就不哭了。” 点点泪光在云泽宇的眸子里闪烁着,他看着外面的夜空,上面的星辰已经少了很多,没有妈妈抱着他数星星时那种繁星满天。他的手指着夜空,转头对着舒晓兰说着:“她说地上每去世一个人,天上就会增加一个星星,曾经我很用心的寻找着属于妈妈的那一颗,后来我知道,它不是在天上,是在我心里。” 舒晓兰没以为云泽宇会说出这些话来,她迟疑着,他的话让她想起自己的妈妈来,夏天闷热的夜晚,妈妈也会经常抱着她在外面,也会讲星星的故事,那个时候家里没有空调风扇,为了省电,妈妈就经常的晚上不开灯,抱着她在外面等爸爸下班。 “那是北斗星?”云泽宇仰头,手指对着南方的天空指着。 “不是那里。”舒晓兰探了半个身子过去,外面高楼挡着,哪里看的见北斗星啊。云泽宇刚刚指的方向,一个星星都没有。 舒晓兰叹了口气:“现在城市污染太严重了,我记得小时候,躺在地上,能够看见很多星星,我妈妈很喜欢讲星星的故事,她说北斗星是一个常年落地的秀才升天而形成的,他会保佑着天下的秀才考取科举。” “如果每个秀才都能考上科举,天下岂不是到处是状元。” “只是一个传说。”舒晓兰转头看着云泽宇,月光下,他的眸光灼灼生辉,温柔似水。她的脸一红,突然发现他们现在的姿势是那么的暧昧,他的大手轻轻的落在她的腰上,他的唇角不再是紧抿如线,这样的云泽宇让舒晓兰有种遏制不住想逃离的冲动。 “你的头发还湿着。”云泽宇伸手去按亮了屋子里的灯。突然而来的光线刺的舒晓兰眼睛眯了起来,等她适应了灯光,她身边的云泽宇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吹风机。 舒晓兰伸手要自己吹干头发,云泽宇不肯给她,只轻声说了两个字:“别动。” “啊?” “你的头发很长很滑。”云泽宇的手指穿过那些发丝,轻轻的梳理着舒晓兰的头发,他第一次给女人吹头发,生怕会将她的头发绞进吹风机里。 魔寐对面的楼房里,一个身影静静的站在窗前,看着那温馨的一幕,女人倚靠在上上男人的怀抱里,男人温柔的为她吹着头发。“魔少。”忠叔推开门,房间里没有开灯,他一眼看见了站在窗口的那个身影,忠叔也看见了对面魔寐云泽宇卧室里的一切,他心里叹息着。 窗前的身影一动不动,只冷冷的问了一声:“忠叔,有事?” “关于明天宴会的,刚得到消息,云泽宇会带着舒晓兰参加,所以是不是……” “一切照旧。” “是,魔少。” “没事就下去吧,我明天不会缺席。” 忠叔欲言又止,还是退了出去,准备了那么多年,真的到了要结束的时候,忠叔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房间里,倚靠在窗前的魔少,大手用力的一扯窗帘,挡住了对面那一幕温馨,黑暗的房间里,一声压抑痛苦的声音喊了出来:“晓兰。” 正低头晃神的舒晓兰猛的抬头,看向窗外,那里一切漆黑,只有几处霓虹灯在闪烁着,她刚刚听错了吗? “弄痛你了?”云泽宇低头,顺着舒晓兰的视线看向窗外,他心头一动,唇角勾了起来。舒晓兰恍然醒神,急急摇头,她怎么会听见有人叫自己?不会的。 “我带你去个地方。”云泽宇将吹飞机放下,他从柜子里拿了一个风衣自己穿上,又拿了一个女式风衣裹上舒晓兰的身体,也不顾她的疑惑和抗议,打横抱起就奔门外而去。 外面正神聊海侃的阿虎和阿标猛的看见云泽宇抱着舒晓兰出来,俩人吓了一跳,异口同声的喊着:“云总。” 云泽宇脚步没停的走向电梯,只给了他们一句话:“你们留下。” 阿虎和阿标面面相窥,有点明白,又有点不明白。 黑色的车子,呼啸着在夜风里奔向郊外,舒晓兰看着云泽宇,她不懂他要做什么,云泽宇也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这么冲动,不过他不后悔。车子一路开上郊外的山顶才停下,云泽宇打开车门,看着舒晓兰低声的说着:“下来吧。” 远处的都市笼罩在一片眩目的灯海里,城市缩小,那一条条移动着的灯龙,贯穿着他们面前的都市,山风出来,舒晓兰裹紧了身上的风衣,她第一次这样看面前居住了十几年的都市,突然觉得一切是那么的渺小,在高高的夜空下,都市就像一个漂亮的房子,而她则成了蝼蚁。如果,就这样的从高山上跳下去,舒晓兰的脚步抬起,向着山边走去,那下面黑黑的,就象通往地府的路。 云泽宇的声音突然从舒晓兰的头顶传来:“把手给我。” 舒晓兰一转头,她竟然看见云泽宇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车子,她说:“不用了,我就这样看着就好。” 云泽宇给了舒晓兰另外的选择:“我拉你上来,还是我抱你上来。”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二十四章 星星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