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二十三章 感觉

嘿嘿,吴明笑的奸诈,一双眼睛不住的在阿虎身上转悠:“你很熟悉啊,陈记食肆,那个漂亮的老板娘,是跟你还是跟郑俊东?” “我当然没郑经理魅力大。”阿虎笑着,一脸你心里明白就好的表情,那个漂亮的老板娘,对郑俊东可是到了骨子里的好,天天巴不得郑俊东在那里吃了睡,睡了吃,最好把老板娘也一起睡了吃了。 吴明没去陈记食肆,她打了个电话给阿标,好东西当然要一起分享。郑俊东的招牌真是好用,吴明还喜欢吃麻辣小龙虾,她在想是让郑俊东去勾搭养虾的大神,还是去搭讪香辣小龙虾大排档的那位大叔。 芦笋多,舒晓兰做了芦笋腊肉,还切了一点来凉拌,苦瓜煎蛋,粉蒸排骨,紫菜蛋花汤。 米饭是之前吴明就放锅里蒸着的了,一顿饭做好后,摆在桌子上,菜香缭绕,家的氛围十足,云泽宇食指大动,他确实饿了,今天中午在公司就凑合着吃了份盒饭,一直忙到现在,他突然觉得很满足。 看着舒晓兰从厨房里走出来,额头上都是汗珠,云泽宇随手抽了张纸巾给她擦汗。 “谢谢。”舒晓兰从云泽宇手中抽走纸巾,低头看不见他眼睛里的失落般自己擦着汗,对他说着:“希望还和你的胃口。”她只会家常菜,那些酒店名贵的菜式她是倒腾不出来的。 云泽宇深深看了一眼舒晓兰,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坐下,拿起筷子毫不客气的开吃,偶尔的还给舒晓兰碗里夹了一些菜。 芦笋两个人都爱吃,云泽宇时不时的还去舒晓兰筷子里抢下来放自己的口中,津津有味的吃着,还不忘对舒晓兰说的理直气壮:“这是你做给我吃的。” 舒晓兰懒的跟云泽宇理论,转了筷子去夹苦瓜煎蛋,她的碗里多了两块排骨。这样的相处模式,让舒晓兰觉得很压抑,她低头,夹了一块排骨,狠狠的咬着,她看不见自己的未来在哪里。 云泽宇到底看到她哪里好,她改还不成吗?如果是这样简单,就好了。舒晓兰知道,她或许要老死在这里,除非有奇迹发生。 “你身体很虚,我让郑俊东晚上炖了燕窝送过来。” 对云泽宇的话,舒晓兰不置可否,她继续静静的吃饭。碗盘是云泽宇洗的,他直接的丢洗碗机里,然后擦了下桌子,亲手冲了两杯咖啡。 客厅里,舒晓兰在看动画片《熊出没》,上面两个憨态可掬的大熊,正在努力的逃命。 云泽宇的唇角动了动,这样的东西,他觉得真是浪费生命,看久了,人的智商都会赶不上一只熊。将咖啡放在舒晓兰面前的桌子上,自己端了一杯,边看着文件边喝着咖啡。 舒晓兰转头,状似无意的打量着云泽宇,他的侧影很迷人,饱满的唇瓣,高挺的鼻梁,舒晓兰在推测着某一种可能,云泽宇太自傲,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象其他女人爱上他,才会让他这样不撒手,舒晓兰很有自知之明,她绝不信云泽宇会爱上自己而横刀夺爱,他做的一切倒像是报复。 云泽宇感觉到舒晓兰注视自己的视线,他依然慢慢喝着咖啡,然后在舒晓兰要转头去看电视前,他抬头对上她的视线:“有话想说?” “老调重弹,你不会想听。” “那就不要弹了,看电视吧。”云泽宇怄气似的低头,又继续看文件,他杯子里的咖啡已经喝完了,还举着杯子。 舒晓兰杯子里的咖啡,一口没动,袅袅咖啡香,渐渐冷在了空气中,舒晓兰有些恍惚,就像她和孟远航的感情,也在冷却,然后冰封。尽量的不去想,不去碰触,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舒晓兰将咖啡端起,慢慢的喝着。 “凉了就不要喝。” “我没有挑剔的资格。” “舒晓兰。”云泽宇的手猛的抬起挥了过去,咖啡杯被打翻在地上。云泽宇的眼角禁不住的抽着,他看着舒晓兰,眸子里的光在跳动着,她就不能跟自己好好的待一会吗?晚饭时家的温馨,瞬间荡然无存,就像云泽宇一直努力想守护的,总是有人要抢走。 舒晓兰抬头,努力克制自己不去和云泽宇碰硬,底下身体,拿了布去擦茶几上的咖啡渍。一只大手握紧舒晓兰的手腕,云泽宇看着舒晓兰,视线相遇,他在舒晓兰眼底看见她对他的冷嘲,还有倔强。 门铃突然响起,接着是郑俊东推门进来,他没想到舒晓兰也会在客厅,错愕了下,郑俊东视线就看见了客厅里的狼狈。 如果不是门铃突然响起,云泽宇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对舒晓兰,他沉默的大手一伸抱起舒晓兰走向卧室,舒晓兰被动的缩在云泽宇的怀抱里。郑俊东没跟着进去,将提着的食盒放在茶几上,另一个珠宝箱则放在了沙发上。 咖啡渍是郑俊东清理掉的,他用了很多纸巾,然后再用布擦一下,等云泽宇出来的时候,客厅已经干净如初了。 “云总,燕窝做好保温着,这箱子里装着您之前拍卖下来的首饰。”郑俊东看着云泽宇的脸色不太好看,沉默了下,还是说了出来:“还有,这是化验单。” 郑俊东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几张纸来,递给云泽宇,云泽宇接过去,视线落在上面,脸色猛的一变,身体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吼着:“这是真的,怎么可能?” 郑俊东脸色,也不好看,他低头,视线不敢正视云泽宇那一张要杀人的怒焰,小声的说着:“老爷的分泌物是送到国外三家权威机构检验的,含的微量很小,不足以致命,长久摄入的话,对身体还是有影响的,因为是发现的新型合成剂,还不好定性。” 云泽宇的眼睛都红了,他坐在沙发上,手紧紧的抓着那几张纸,他爸爸当初不顾一切要娶的女人汪小洋,竟然就是这样回报他爸爸的,下毒,这些年来,竟然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如果不是自己觉得爸爸的口水分泌的过于旺盛,让郑俊东去咨询下国外医学界权威人士,云泽宇估计一辈子都没想到。 “好恶毒的女人。”云泽宇真的后悔没让吴明将魔寐一把火给烧了,站起身来,云泽宇大步走向房门。 郑俊东一见,急忙的先云泽宇一步挡在了门口:“云总,冷静一下。” “让开,他是我爸爸。” “我知道,云总,别忘记了韩律师那里老爷的遗嘱,如果你现在冲动的回去找她算账,正好趁了她的意。” “我不能让她在继续待在我爸爸身边,她会害死他的。”云泽宇吼着:“让开,郑俊东,要不然别怪我动手。” 郑俊东没让,而是反手将门锁了上,他要是让现在云泽宇离开,会闹出人命来的。来之前,郑俊东就想到了云泽宇的暴怒。不管是谁,都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拳头,狠狠的揍在郑俊东的下颌上,云泽宇双手抓着郑俊东的肩膀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郑俊东的脚顶着门,顺势从云泽宇的头顶翻身到他身后,双手反手扣着云泽宇的胳膊,大吼着:“云泽宇,你疯了吗,你手里的证据,能说明什么,你要是现在回去,你只会掉进他的陷阱里,他连舒晓兰都能推出来,何况是汪小洋。” 听见吵闹走到卧室门口的舒晓兰听见自己的名字,她一愣,谁能把自己给推出来,汪小洋又是谁? 客厅里除了粗重的喘息声,并没有打斗声,云泽宇从郑俊东手里挣脱开自己的胳膊,一回头,看见了墙壁拐角那里投射出来的影子。郑俊东顺着云泽宇的视线,也看见了那个影子,这房间里,除了他们就只有舒晓兰了。 “云总?” “你先回去,这件事,我回头处理。” “是,云总。”郑俊东立即离开,他知道暂时云泽宇是不会冲回老宅,郑俊东终于松了口气。 坐在沙发上,云泽宇看着那个影子动了下,然后变小,他伸手扯开了自己的衬衫,心里的烦躁让他特别的想抱着舒晓兰的身体,哪怕只是抱着。舒晓兰前脚刚退回到床上,眼睛都没来得及闭上,卧室的门就被云泽宇推了开,他一手食盒,一手首饰盒,面无表情的走进来。 “这是给你的,一会饿了吃,保温的。”将食盒放在柜子上,云泽宇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视线在接触到舒晓兰带着疑惑的眼眸,他放慢了呼吸,将首饰盒在他面前打了开:“喜欢吗?”他本想着,在一个比较好的气氛下,给舒晓兰,结果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眼睛里,有东西在肆虐着他的神经,云泽宇忍着,他脑子里有些的乱,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必须的冷静下来,面对着舒晓兰,他有一百种办法通过她报复那个人,他一种办法都不屑不想用。如果他用了,和那个他鄙夷的人又有什么区别? “我不需要首饰。” “不,你需要,明天晚上是魔寐的庆典,到时候,这里有个宴会,你陪我参加。”云泽宇的手从首饰箱里拿起那串翡翠项链,水钻形成一个火焰的形状,包裹着那个翠绿色的宝石,在灯光下越发的晶莹剔透,云泽宇说:“晚礼服,明天会送到,放心,到时候,我会带着你,不会让你的脚伤到。” “我必须去吗?”舒晓兰抬头,看着云泽宇,从他的视线里寻找着她想得到的答案。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二十三章 感觉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