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二十二章 恍惚

饭桌上,依然摆好了热气腾腾的饭菜,而吴明,已经功成身退,电灯泡,是吴明最不喜欢做的。将碗和筷子塞进舒晓兰的手里,云泽宇坐在她身边,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开口:“喂我吃。” 舒晓兰手一抖,筷子上送到自己嘴边的米饭,掉回了碗里,她慢慢的重新夹了些米饭,抬头,送向云泽宇的嘴边。脑海里,舒晓兰幻想着自己将一碗米饭都按在云泽宇的脸上,吃吧,吃吧,世界上最可恶的男人,明知道自己肚子饿的咕咕叫,还可劲的折腾自己。舒晓兰的手颤抖着,她太饿了,眼睛都几乎花了,夹着菜,就往云泽宇嘴巴里送。 云泽宇眼睁睁的看着那菜对着自己的鼻孔塞进去,他急急后退,看着舒晓兰精神恍惚的,还举着筷子找自己的嘴巴,云泽宇心里发闷,是不是自己太虐待她了。 “你自己吃吧。”云泽宇转身,拿了另一碗米饭,慢悠悠的吃着。 舒晓兰是真的饿的不行,她都忘记夹菜,就往嘴巴里扒拉米饭,嚼了一下就咽下去。 “慢点吃。”云泽宇眼角看着舒晓兰猛咽米饭,他这一开口,舒晓兰竟然噎到了,他转身抬手想拍拍她的后背,舒晓兰却退后避开了,自己在那里低头,努力的咳嗽着。一声冷哼,将半空中的手收回,云泽宇倒了杯水,放在舒晓兰面前。 舒晓兰眼角泛着泪花,死有很多种方法,她不想被噎死,一口气,喝下大半杯水,舒晓兰才感觉舒服了些。 “多吃点菜,也不是小孩子了,光吃米饭。”云泽宇的筷子,效率比他的话要高很多。这一句话的功夫,舒晓兰的碗里,就被夹满了菜,还在碗上面堆成了个小山头。 看着舒晓兰低头,吃着自己夹的菜,云泽宇之前心里堵着的那口气,稍微好点,他开口问她:“舒队长说,你做的菜很好吃,是真的吗?” “都是家常菜。” “明天,我让吴明买些菜送过来,你来做给我吃。” “不是有人做了吗?”舒晓兰错愕了,心里,她真的不想做饭给他吃,当初钻研厨艺,是为了孟远航。想起孟远航,她心里就撕裂的疼,面上,舒晓兰尽量不让自己流露出任何悲伤来,云泽宇的眼睛太犀利。 云泽宇看着舒晓兰脸上沾着的两个雪白的米粒,喉结滚动,身体一紧,他低头,继续慢条斯理吃饭,不给舒晓兰答案。 舒伟兴曾经很自豪的跟同事夸自己的女儿,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做出的菜色香味俱佳,自己的女婿,也是顶好的一个青年才俊,无不良嗜好,孝顺,懂事。当这些话,原封不动的被转到云泽宇的耳朵里,他当时脑海里就浮现一个景象,舒晓兰一身旗袍,乌发高盘,在厨房里,素手做羹汤。 那景象,一直缠绕在云泽宇的脑海里,他迫不及待的想让一切在眼前展现。 默默吃完饭,照例,还是云泽宇将碗筷收拾进厨房里,他也没洗,而是泡了茶,切了水果,端到客厅。刚刚躺回床上准备继续假寐的舒晓兰,被他抱到了客厅里。 舒晓兰抗议,眯着眼睛不看云泽宇说着:“我困了。” “那就躺着陪我看会电视。” 舒晓兰不明白电视有什么好看的,她被迫的坐在沙发上,身边坐着云泽宇,他将她的腿放在他的身上,将一个热乎乎的毛巾放在她崴到的脚踝上。茶是给她准备的,水果也是给她切的,舒晓兰试着抽回脚,云泽宇没给她机会,舒晓兰无奈的看着电视屏幕,上面播放着狗血的八点档电视剧。 女主泪眼摩挲,哭的稀里哗啦的对着男主悲戚离别,男主一幅壮士扼腕,伴着咆哮音,一副只要爱情不要面包的绝然。 舒晓兰打着呵欠,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电视剧在狗血,也没有现实里发生的狗血,她就觉得奇怪,云泽宇看着冷硬强势的男人,怎么会喜欢看这种缠绵悱恻赚观众眼泪的电视剧。 “你不喜欢看?”云泽宇低头,看着昏昏欲睡的舒晓兰,他抬手关掉电视。 茶,舒晓兰没喝,水果也没吃。 客厅里没了电视的声响,又恢复了安静,舒晓兰这倒是没了睡意,她突然觉的那电视也不是没用的,最起码催眠效果还不错。 “我很少看电视。”舒晓兰突然开口说着:“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去妈妈的坟前,静静的站一会。”那对于舒晓兰来说,也是非常奢侈的事情,因为妈妈的坟,不在这个城市里,当年妈妈去世后,爸爸带着舒晓兰来到这个城市打拼,现实里的忙碌和紧张的生活,让舒晓兰只能将这个奢望埋在心里。 云泽宇的视线恍惚了下,他看着舒晓兰,很认真的看着,然后伸出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她瘦了很多。久久之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那是云泽宇的:“你想吃什么,明天我让吴明买回来。” “芦笋吧。”舒晓兰闭上眼睛,眼角有些的瑟,不知道那山上还有没有芦笋长出来。. 云泽宇灼灼视线里,一抹神采在那深邃的眸光深处闪过,看着舒晓兰,他突然觉得,原来,他们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很遥远。他会好好对她,同时失去了妈妈,或许他们命运本来就纠缠在一起的。 大手轻轻的覆盖在舒晓兰的小腹上,云泽宇突然很期待这里面孕育一个小生命,他和舒晓兰在一起也有一些日子,每次都是直接的将火热种子洒进她的身体里,她的肚子,却迟迟没有动静。 吴明第二天真的去买了芦笋回来,为了这个还专门跑去市郊的菜市场买新鲜的。他不太会挑这个,有些老的手都掐不进去,吴明还忘记让卖芦笋的人剥皮,弄回来才知道,还有道工序没做。一个人在厨房里,倒腾了很久,吴明弄的一身汗,他以前最不喜欢吃的就是这个东西。 “我来吧。”舒晓兰单腿蹦着到了厨房,看着一地的芦笋皮,在看看吴明那张满是汗的脸,舒晓兰告诉她:“这里面是有技巧的,要这样从中上部剖开。” 熟练的动手,舒晓兰做给吴明看,对于吴明一脸的伤疤,舒晓兰仿佛看不见一般。今天她的身体恢复的很好,脚踝已经不怎么疼了,舒晓兰知道在这样的僵持下去,最后她只会被逼进死胡同,她必须的应变,现在就要从云泽宇身边的人开始。 吴明看着舒晓兰那漂亮的小手轻巧的就将一个翠绿的芦笋剥了出来,他费尽的半天才弄了几个,他心里一直有个疑惑:“你对孟远航,有多少了解?” “为什么提他?”舒晓兰心里一痛,压着窒息的难受,抬头看着吴明开口:“是他让你来问的。” “老板吗?不是,我自己好奇,你那么爱他,他对你?”后面的话,吴明没有说下去,他看了一眼舒晓兰冷下来的小脸,有些话有些事情,别人怎么说都不如亲眼所见来的更有说服力,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云泽宇一直保持缄默的原因。 无论是吴明,还是郑俊东,都能察觉到云泽宇对舒晓兰的特别,郑俊东曾经不经意的说漏了嘴,当初那个晴子,云泽宇也没这样降低姿态过。现在竟然又回来魔寐,甚至还要吴明亲自做饭,买菜,完全一副要居家过日子的架势。 舒晓兰在那些芦笋里,挑挑拣拣,将嫩的拿出来,老一些的让吴明拿去给养猪场喂猪。 “喂猪?”吴明嘴角颤抖着,她这辈子,见过最大的猪就是约翰伯爵养的跟猫差不多的宠物猪,那家伙吃的都是好料,比她好。这些看着干巴巴的芦笋兰兰快递给伯爵喂猪,不知道他会不会拿着枪过来追杀自己,谋害他的心肝宝贝。 脑子里比较了下,吴明决定还是找人扔垃圾堆去好了,偏偏的,另一个声音响起,破碎了吴明的打算。 “这个主意不错。”云泽宇站在厨房门口,西装外套已经脱了下去,白色衬衫领口的扣子也解开了两个,露出精壮的胸口,少了严肃,多了几分随性。 吴明满脸黑线,结结巴巴的说着:“老板,可是哪里有猪?” “你可以去问问郑俊东,他一定会知道哪里有。”云泽宇看都没看一眼吴明,在他的记忆里,只见过猪肉没见过猪走路。 吴明认命:“好吧。” 厨房里,舒晓兰已经将芦笋挑嫩的洗好放一边留炒,其他的则用开水煮一下,然后放凉水中一会,在放冰箱里冷冻,随时吃随时拿出来就好。舒伟兴赚的钱并不多,要养一个家,必须要精打细算,舒晓兰已经很习惯的打理这些,她从不浪费,尤其对食物。 云泽宇倚靠在门边,看着舒晓兰忙乎,他刚想去帮忙的,但是看着舒晓兰在灶台前忙碌的井井有条,竟是觉得赏心悦目之极。 吴明拖着一大口袋芦笋皮和老了的芦笋,到了门口,立即将袋子丢地上,对着阿标开口:“老板让把这个给郑经理家喂猪。” “郑经理家养猪了?我咋不知道?”阿标的话,当然没有人回答。 吴明是心虚,阿虎则心知肚明,郑俊东家怎么会养猪,不过是吴明映射罢了。阿标很尽忠职守的对阿虎开口:“我去给郑经理家送猪饲料,你精神着点,我一会来换班你吃饭。” 吴明很善解人意的拍着阿标的肩膀说着:“你去吧,不用着急,一会我给阿虎打一份盒饭来。” 阿标很感谢吴明的抗着那个袋子走了,阿虎在电梯门关上后,幽幽的来了一句:“我要吃鲍鱼盒饭。” “盒饭什么时候里面有鲍鱼了?如果有,我也想吃。” 对于吴明的小剂量,阿虎见多了,他很好心的对吴明解释:“陈记食肆那里,已经可以打包外卖了,你就说是郑经理需要的鲍鱼盒饭,他们就会给你,还有八折。”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二十二章 恍惚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