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二十一章 生意

云泽宇一步都没后退,也没避开,而是低头,温柔的看着舒晓兰:“兰兰,你告诉我,我的女人什么时候成了孟远航先生的未婚妻了?” 孟远航看着舒晓兰苍白的小脸,心疼的吼着:“云泽宇,你就这点能耐吗?为难一个女人?” “孟远航,是吧?”云泽宇抬头,倨傲的看着孟远航开口:“我有什么能耐,你还没领教的过瘾,是吗?你可以放心,只要你有足够的资本,我会让你见识到我真正的能力。” 舒晓兰再也不想看见孟远航受伤的眸光,她转头,将自己的脸埋进云泽宇的怀抱里,小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她逼着自己说着违心的话: “孟远航,我们从现在开始什么关系都没有,你还是走好自己的路,忘了我吧。” 云泽宇眼底的光亮一闪瞬间划亮了他的眸子,他低头,一个亲吻就落在了舒晓兰的额头上,抬头开口确实对着孟远航说着:“孟远航,你听清楚了我未婚妻的话没有?不要在纠缠她,下次,你就不会这么走运。下次,我也不会在顾忌你是谁。” 舒晓兰努力忍着不去抬手擦去额头云泽宇的气息,她不敢去看孟远航沉痛的双眼。还是差了一步,她没能离开这个城市,逃离云泽宇,她一个人承受就好,何苦在让孟远航跟着自己一起生不如死。 孟远航看着云泽宇抱着舒晓兰大步离开,他的身影冲过去,还没追上云泽宇,就被吴明和郑俊东架了住。孟远航不顾一切的挣扎着,他喊着舒晓兰的名字:“晓兰,你忘了我们曾经说过的话,发过的誓言吗?你忘了在庙宇里,你在神像前对我说过的话吗?” 我没有忘,舒晓兰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哗的流着,她听见身后传来闷哼声,担心的往后看去,看着孟远航痛苦的弯下身体,她对着云泽宇开口恳求着:“不要伤害他。”即使隔着衣服,舒晓兰都能感觉到云泽宇在听见自己的话后,身体绷紧的线条,爆发出来的怒气。 抬头,舒晓兰迎着云泽宇的冰眸,那双寒星一般的双眼,让舒晓兰打了个冷颤,她逼着自己没有避开。 云泽宇挑了下眉角,很是不屑的开口:“你以为我让他们打他?他还不够资格。”郑俊东和吴明在后面,同时松开孟远航,还好心的替孟远航拍了拍身上衣服的灰尘。 孟远航冷冷的睇着郑俊东,深冷的开口:“他不会得意多久,动了我的东西,他一定会付出代价来。”郑俊东看着孟远航,唇角动了动,倒是什么也没说。 黑色的车子,舒晓兰闭着眼睛被云泽宇紧紧的抱着坐在后车座,阿虎开着车,一路绝尘而去。车厢里很压抑,很安静,只有深深浅浅的呼吸声。突然阿虎开口:“老板,车后。” 舒晓兰心头一动,她张开眼睛看向车后,腥甜涌上咽喉,一口血喷出,她的世界陷入了黑暗里。孟远航追出来,一路在车后奔跑着,他的视线紧紧的看着车尾灯闪烁着远去,那飞起的尘土里,舒晓兰悲伤的小脸渐渐消散。 云泽宇一动不动,没去擦脸上喷溅上的血滴,也没回头去看,舒晓兰双眼紧闭的眼角一滴眼泪悬而为落,刺的云泽宇眼睛生疼。今天舒晓兰跟着自己走,云泽宇就认定了,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对她放手,这样烈性的女子,如果爱上自己,该是怎么样的惊心动魄,云泽宇很期待。 开着车的阿虎,懊恼自责的握紧方向盘,后悔着刚刚的多嘴。 依然是魔寐顶层,依然是梁青山给舒晓兰检查着身体,房间里的摆设都没有动,虽然开窗通风了,屋子里还是能闻出一点烟味。 “云总,她是怒急攻心,调养下,就好,最近尽量让她保持平和的心情。” 云泽宇站在床头,双眼一瞬不瞬的看着舒晓兰苍白的小脸,久久才开口:“青山,她的脚踝,会不会落下病根?” “最近多热敷一下。”其实已经没有多少大碍,梁青山还是认真的说着:“只要以后小心点走路,少穿一些鞋根过高的鞋子,应该没事。” “谢谢你。”云泽宇主动伸出手,坦诚的说着:“改天一起吃饭。” 梁青山的手握上云泽宇的手,爽快的说着:“好,到时候定要一醉方休。” 魔寐下面,自从火灾闹过后,就生意有些萧条,忠叔无精打采的,大厅里的汽油味已经没了,但是一种压抑在员工中间散开。忠叔是真的没想到云泽宇还会把舒晓兰带回来,他郁闷,纠结,想不明白,揣摩不透云泽宇的心思。还有几天就是魔寐的庆典,忠叔总是心里不安宁,不知道这一次,魔少在庆典上和云泽宇对上,会发生什么事? 郑俊东送梁青山离开,吴明留在上面做饭,炒菜,卧室里,舒晓兰已经醒了,她不想睁开眼睛,房间里都是云泽宇的气息,窒息的让她难受。 云泽宇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边喝咖啡边看文件,他的事情也不少,这两天落下来的,他必须尽快审批完,对舒晓兰,他想自然而然的接近,对女人,他很少认真。 不知道自己和舒晓兰未来怎么发展,现在,云泽宇真的很想平和的相处。咕咕的声音,从舒晓兰的肚子里传出来,她的脸一红,早上没吃东西,只喝了两口水,一直到下午了,她不饿才怪。 “醒了,就起来吃点东西。” 云泽宇将咖啡杯和文件放下,居高临下看着舒晓兰红了的脸,他有信心,将孟远航从舒晓兰的心里彻底的拔除掉。他对舒晓兰做的事情,只是顺着脑子里的想法,从没有去想,这更深层的意思,因为云泽宇觉得,那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他不能让自己爱上任何一个女人,爸爸的例子,在眼前摆着。 云啸天的路,云泽宇不想重蹈覆辙。手机突然响起,云泽宇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老宅的,他心里知道,那是谁,犹豫了下,手指按了放外,汪小洋温和的声音在卧室里响起:“泽宇,是我,有没有打扰到你忙?” “什么事?” “你爸爸,最近很想你,能不能回来吃顿饭,陪他下下棋?”汪小洋的声音,带着几分恳求:“他最近,晚上似乎总是睡不好,念着你的名字。” 云泽宇脸上面无表情,就连说的话,也是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完全公式化:“好。” “那今天晚上?” “在决定。”云泽宇没有在说别的,啪的挂了电话,他的视线一转,对上舒晓兰那双定定看着他的目光,两个人都没开口,却也都没率先移开视线。空气中,只有一深一浅两道呼吸,舒晓兰能够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她知道她在云泽宇面前,除了低头妥协,就没有第二条路走,他掌握着她最软肋的地方。 “云泽宇,我答应你,不会离开你,但是你不能为难我身边的人。” 云泽宇敛着剑眉,把玩着刚被他挂了的手机,漫不经心的问着:“你拿什么来跟我谈判?”那暗下去的屏幕晃着床上舒晓兰悲愤的脸,他的手指轻轻的在屏幕边缘抚摸着。 舒晓兰被噎到了,她看着云泽宇,真心的觉得,他就是个该下地狱的魔鬼,闭上眼睛,她听见自己的声音:“我拿我自己,放了我爸爸,不要为难。”舒晓兰的话语停顿了下,才慢慢的说出了一个名字:“孟远航,我和他什么关系也没有。”说完这些话,舒晓兰觉得自己虚脱了一般,房间里很静,她急促的呼吸着,眼睫毛颤抖的睁开,视线撞进一双幽深而迷人的眼睛里。 云泽宇坐在床边,双腿交叠,一只大手横过舒晓兰的身体放在床上,撑着他的身体,他看着她,那双如寒星的眸子里,有着舒晓兰解读不出的光芒。“吻我。”他只说了这两个字,视线一直紧紧的锁着舒晓兰的眸子。 撑起上半身,舒晓兰的唇瓣慢慢的碰触上云泽宇的唇瓣,他的唇型很好看,线条流畅而清晰,很多时候都是刚毅的抿着,有着一种威严和淡漠,只有吻上了才知道,他身体里有着能够让人上瘾的火热。 弯弯的眼睫毛划过云泽宇的脸,舒晓兰闭上了眼睛,这么近距离的做着亲昵的动作,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推开他。一只温热的大手握上舒晓兰放在被子里握成拳头的小手,云泽宇没有动,依然任着舒晓兰的唇瓣在他唇上辗转。 暧昧在空气中发酵,呼吸越发的粗重,云泽宇眸子里的深处有火焰在跳动着,他低估了舒晓兰对他的影响,她的一个吻轻轻浅浅的,就勾起了他身体深处的欲望。 火热的气息喷洒在舒晓兰细腻白嫩如瓷的脸蛋上,舒晓兰敏感的感觉到云泽宇的变化,她快速的后退着,唇瓣上突然感觉到一阵疼痛,她倒吸一口冷气,同时吸进口中的还有云泽宇霸道的舌头。 “唔。”舒晓兰难受的挣扎着,小手被云泽宇紧紧的握着,他将她压倒在床上,撑着身体的大手顺势着滑入被子里。眩晕,她颤栗着,碾转反侧的避不开他的挑逗。努力睁开眼睛看着云泽宇,视线相对,舒晓兰在他的眼睛里看见自己酡红的脸,迷醉的眼神。这是自己吗?舒晓兰的心一沉,她突然害怕,终究有一天,她会彻底的失去了自己。 云泽宇的唇拉离开舒晓兰的唇瓣,肯定的说着:“你会爱上我的。”大手稳稳的覆罩上她心口的位置,他笑的自信十足:“这里会是我的。”他要她爱他,却固执的认为自己不会爱上舒晓兰,他忘记了,这个世界上最难掌握的就是人心,包括他自己的。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二十一章 生意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