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二十章 晚上

张丽实在是想不明白舒晓兰为什么一定要和孟远航分手,因为池文远?别人会,舒晓兰不会。张丽问舒晓兰想去哪里,现在脚不方便,还是让唐启山找车子送舒晓兰去吧。舒晓兰拒绝了,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在这里留下来,迟早会被云泽宇找到,她也不明白池文远的意思。 或许离开,他们找到新乐趣,就会没她的事了,舒晓兰是这样希望着的。后来,两个人躺床上,又说了些话,张丽拿了几千块钱给舒晓兰,舒晓兰没拒绝,她确实需要路费,等以后赚到钱了,她就会还给张丽。 池文远知道舒晓兰离开了,他正端着酒杯浅酌着,他还以为良子在开玩笑,因为这里都是他的人,还特别吩咐了人不许让舒晓兰离开。良子将监控录像调出来给池文远看,画面上,舒晓兰是在凌晨时分离开的,她穿着度假村里工作人员的衣服,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度假村里的蔬菜都是从周围的菜农那里订好的,每天清晨天不亮菜农就去地里摘好放进大竹筐里,天一亮就送过来,。 “她就这样走出去了?”池文远有些哭笑不得,看着舒晓兰趁菜农去找后勤人员签字,她将那装菜的筐倒扣在她身上。菜农开着车子,拉着那些菜筐,大摇大摆的离开度假村,门口的警卫看都没看就放行了。 “这就是你训练出来的警卫?连一个脚崴了不能正常走路的女人都看不住。”池文远微笑着,手里的酒杯狠狠砸在良子的额头上,嫣红的液体在良子的脸上流下来。 良子一动不动,低头,谦卑的开口:“池少,对不起,我立即派人去找。” 池文远冷冷的哼着:“找?你觉得还给我惹的事,不够多吗?”从来,池文远都是喜怒无常的,他看着良子,脑海里快速的转悠着舒晓兰会去的地方,最后摆摆手:“去包扎下,这件事,到此为止。” 找下去,让那两个正斗的眼红的老虎将火气迁怒道自己身上,池文远不是傻子。点了根烟,池文远懒洋洋的吐了一口烟雾出来,良子走了,房间里一下很静,池文远拿出手机,拨了云泽宇的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听,池文远很有耐心的等着,估计那头电话的主人已经被烦的不行,电话才被按通,云泽宇暗哑着嗓音不耐烦的声音传来:“池文远,你玩的还不够过瘾?” “阳阳,你这话好伤人家的心啊,我可是挂记你的很,听说你的人差点烧了魔寐,我还想着,赶去倒桶油。” “昨天接走舒晓兰的人是你的吧。”云泽宇的话,不是疑惑,是肯定,他揉了揉眉心,让自己清醒些,嗓子还是暗哑的厉害:“她在哪?” 池文远唇角邪魅的笑容破裂了,他咳嗽着,依然是不着调的痞性:“怎么,她没在你床上吗?反正我床上没有,要不,你来审查下,我大门敞开随时欢迎你。” 懒得在和池文远扯皮,云泽宇挂了电话,他昨天一直忙乎到凌晨才睡下,如果不是已经确定了舒晓兰在哪里,他还真不能踏实的睡着了。 被挂了电话的池文远,很是扼腕的叹息:“魔少也太不给力了,小阳阳一跺脚,他就妥协了,哎,这让我怎么说好呢,谁多情谁无情。”把玩着手机,池文远狠狠吸了一口烟,然后慢慢吐出去眼圈,在他面前一环套着一环,事情越来越好玩了。 突然池文远眼睛一亮,他将烟按灭,打了何亮的电话,让他带人来度假村,他们来个狂欢party。 唐启山顶着一双熊猫眼将忙乎了一夜的企划放在池文远面前时,池文远正搂着一个性感的女人在喝酒,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唐启山,大口喝了一口酒,然后低头猛吻上怀里的女人,将酒灌了下去。 女人呛的眼泪都出来了,还在痴痴的笑着。何亮带头拍着巴掌,各种起哄的声音,刺激着唐启山的耳膜。 “唐先生,有兴趣加入没?”池文远抬头,对着唐启山举杯,倨傲的很:“我们欢迎志同道合的朋友。” 唐启山的脸色不太好看,整整熬了一夜和大半个上午,他在犹豫着,身后却已经有一个声音代替了他回答:“他没兴趣。”张丽挺着大肚子,一手扶腰一手幸福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迎着所有人错愕的眼神,她笑的温和:“池少,感谢你的关照和款待,池少忙,我们就不打扰了。” 唐启山回头,看着张丽,他张张口,自己忙了一晚上,真的不愿意就这样的放弃了,手指紧紧的握着文件,唐启山低头,他听见池文远和那些人的笑声,唐启山的脸,通红。努力了这么久,还是不能够融入这个圈子,失望在唐启山的心头升腾起来。 “走吧。”张丽走到唐启山身边,将手挽上他的胳膊,凸出来的肚子在唐启山的视线里,慢慢的鼓了一块出来,胎动。一股感动流过唐启山的心头,他没有看池文远,只说了三个字:“打扰了。” “等等。”池文远摇晃着杯子里的酒液,慢悠悠的说着:“把企划留下,我看了后,给你电话。” “真的!”唐启山激动的抬头,热烈的看着池文远。 良子大步走到唐启山跟前,接过企划,走回到池文远身边站着。池文远没在看唐启山一眼,而是低头和怀抱里的女人激烈的吻着。 张丽拉着唐启山,一手托着自己的大肚子快速的离开了那个感官盛宴,如果在富贵和丈夫之间选择,张丽选择唐启山和自己和孩子在一起。站在度假村外,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张丽吐了一句话出来:“幸好兰兰走了,难怪她不肯和池文远走的近,昨天真没看出是这样的人。” “她走了,什么时候的事?” “早上,我还在睡觉。”张丽欲言又止,舒晓兰怎么会和池文远认识的,叹了口气,张丽叮嘱着唐启山不用太辛劳,他们的钱够用就好,有时候,很多东西不是用钱能买来的。 度假村里,何亮还在和池文远扯皮,说唐启山太不识抬举了,男人被女人管束着,象什么男人。 池文远笑,笑的颠倒众生,只给了何亮四个字:“物以类聚。”见过了舒晓兰的倔强,池文远对于张丽和唐启山,已经不那么的觉得奇葩了,他还记得舒晓兰用怎么样一句金言,拒绝了他的求婚。 想到之前舒晓兰用着怎么样的方式离开,池文远就忍不住笑了,越是回想回味,他就觉得,舒晓兰越是可爱。 云泽宇抓住不放手的,果然都是非常好的。 长途汽车站里,舒晓兰坐在最偏辟的座位上,低头,等着时间到来。她在这个城市里待的越久,越是感觉到窒息,如惊弓之鸟,生怕下一秒云泽宇就会站在她面前。 孟远航走进汽车站,他的视线在候车室里转了一圈,最后停在舒晓兰的方向,大步走了过去。“如果我不是我打给张丽,我都不知道你要离开。” 舒晓兰听到说话声,她一抬头,吃惊的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孟远航:“远航!” “是我。”孟远航递给舒晓兰一瓶水,他坐在她身边,视线看着她脚踝处,心疼的问着:“还疼吗?” 对于孟远航的出现,舒晓兰并不意外,张丽发现自己走了,不会瞒着孟远航的。“不疼。”舒晓兰拧开瓶子喝了几口,她太着急和惊惧,甚至于都不敢去买东西吃。注意到孟远航手里提着一个包,舒晓兰诧异的问着:“你要出差?“ “不,是准备和你浪迹天涯。”孟远航转头看着舒晓兰,伸手要将她揽进怀里,舒晓兰避开了,孟远航体贴的笑了笑,从自己的身上脱了外套要披在舒晓兰的身上。 舒晓兰拒绝了,她低声的说着:“我不冷。”其实她是不想弄脏了他的外套,以后会有一个很好的女孩,值得孟远航珍惜。鼓足勇气,舒晓兰刚要开口和孟远航提出分手,眼角的余光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过来,她脸上的血色尽退,云泽宇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看着云泽宇一步一步走向自己,舒晓兰想也不想起身就要逃,脚踝处疼痛传来,她身体站立不稳,狠狠的狼狈摔倒向地面。 “晓兰。” “兰兰。” 两个男人的声音同时响起,一只大手在舒晓兰即将倒地的瞬间,揽上她的腰,舒晓兰的身体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里。 “放我下来。” “你确定?”云泽宇带着某种压抑愤怒的声音在舒晓兰的耳边开口:“或许,我该好好的认识下,你的前男友。” 孟远航看着面前的云泽宇抱着舒晓兰,客气的上前:“谢谢云总。晓兰,我们的车要开了,我抱你上车。” 云泽宇抬头,唇角上扬,带着某种舒晓兰看不透的神情对着孟远航,也不开口,也不将舒晓兰交给孟远航。舒晓兰知道,云泽宇在逼着自己开口,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舒晓兰逼着自己说出冷漠的话:“远航,我不走了。” “晓兰。”孟远航看着舒晓兰,视线定定的:“我可以保护你,相信我,我们不会在分开了。” 一个讥诮的微笑,在云泽宇的唇角浮现,他低头,静静的看着舒晓兰,深邃的视线在看见她眼睛里破碎开的悲伤时,他的心头狠狠抽疼了下,抱紧了舒晓兰,云泽宇心里暗暗发誓,他今天一定要把舒晓兰带走。 刚刚还热闹人来人往的候车室,很快安静了下来,吴明和郑俊东各自守着前后两个门,外面车站人员井井有序的安排着客人上车。 舒晓兰看着孟远航,她的心,抽疼的几乎窒息,她爱孟远航,认定了他是她这辈子唯一的男人,却没想到,命运狠狠的将她推进云泽宇的怀抱里。不想在云泽宇的面前,对孟远航提出分手,舒晓兰摇头,她希望孟远航不要受伤。 “云总,我未婚妻似乎不舒服,我要带她回去休息。”孟远航大步上前,他要从云泽宇怀抱里抱走舒晓兰。

返回
《此情莫待》 第二十章 晚上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