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十九章 拐杖

“云总没指名让我去。”郑俊东一脸可惜,分外艳羡着吴明:“兄弟,去吧,你的威名远播,在魔寐,没人敢在你跟前叫板。”是啊,都要一把火烧了魔寐了。 舒晓兰和张丽到了度假村,稍微休息后,唐启山请她们吃饭。舒晓兰不好婉拒,只是她没想到会看见另一个人,池文远,她想掉头离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池文远对着舒晓兰促狭的微笑着,没了之前的邪魅狷狂,多了几分孩子气。 在餐厅里,唐启山很隆重的介绍着舒晓兰和池文远解释:“舒晓兰小姐,我妻子的好友,池文远先生,商业成功人士,家世渊博。” “唐先生,别寒酸我了,我和兰兰,见过面。”池文远对着舒晓兰伸出手,熟络的开口:“以前无伤大雅的玩笑,还请兰兰不要见怪,今天我做东,赔罪。” 张丽看看舒晓兰,在看看池文远,真是好看的男人,张丽轻轻地碰触了下舒晓兰的胳膊:“池先生,年轻有为,而且长得比上次景阳大厦的男人还好看。”张丽心里还偷偷加了句,就是娘了点,没那个男人有气魄和男人味。 舒晓兰尽量不去想张丽后面的话,她迟疑着,她伸出手,轻轻碰触了下池文远的手指尖就要离开。却不想池文远的手一伸竟然握紧了舒晓兰的小手,弯腰,一个吻落在了她的手背上。汗毛竖起,舒晓兰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她努力忍着没挥手一巴掌扇过去,她告诉自己要冷静,脑子里快速的转动着,池文远知道自己在这里,是不是云泽宇也知道了? 不想张丽被牵扯进来,没想到,最后还是没能逃脱的出去,客气一番后各自落座后,舒晓兰淡定的用桌子上的湿毛巾擦着自己手背上被池文远亲过的地方。 唐启山没注意,他只知道转头对着池文远巴结,难得池大少爷肯赏脸吃顿饭。张丽担心的看着舒晓兰不太好的脸色,低声问她是不是不舒服? “我没事。”舒晓兰抬头,给了张丽一个微笑,抬头看向池文远,笑容渐冷:“只是没想到这个城市这么小。” “是啊,兰兰,如果知道你是唐先生妻子的好友,我公司的项目早交给唐先生做了,来,我们碰一杯。”池文远风度翩翩的举起酒杯,优雅的就象贵族绅士,如果不是舒晓兰见识过他的恶劣,都会被他骗过去。 张丽不能喝酒,她端着果汁,将另一杯果汁递给舒晓兰开口:“兰兰脚伤还没好,和我一样喝果汁吧。” 池文远已经注意到舒晓兰拄着的拐杖,不过他没将话题纠结在这上面,只是说:“女士随意。” 菜肴上的很丰盛,张丽怀孕,一个人吃两个人的份,她刚开始有点放不开,池文远是个很有话题和会调节气氛的一个人,几个幽默后餐桌上的气氛就热烈了起来,张丽自然的放开了吃,还不时给舒晓兰夹菜。舒晓兰吃的很少,她尽量的漠视着池文远无数次落在她脸上的视线。 饭桌上,张丽趁着池文远接电话暂时离开的空隙,对着舒晓兰暧昧的眨眼睛:“他对你有意思,兰兰,说,你啥时候认识这么个高富帅?” “我和他没什么。”舒晓兰只担心一点,谁给池文远打的电话,如果是云泽宇,池文远会不会将自己在这里告诉他,想起自己和池文远的两次见面,舒晓兰心里没底。 唐启山被孟丽随后给撵去洗手间了,她看着舒晓兰,很认真的说着:“兰兰,你别顾忌启山,男人的事业,他们该自己去闯荡,池先生刚刚看你那眼神,看的我都心怦怦的跳,这样的人,你也知道的,他们有他们的游戏规则,我只希望你选择好自己爱的男人,值得你爱的。” “我和他,真的不熟,只是见过而已,也不可能有其他的。”舒晓兰还想说什么,眼角的视线看见池文远走回来,她吞回了后面的话。 唐启山也回来了,他低头问张丽吃饱了没,这度假村有很多景色,饭后正好散散步。张丽想陪舒晓兰回房间,池文远率先开口,他可以送舒晓兰回去。 “饭后走走,对胎儿也好。”舒晓兰对着张丽点点头:“你们去吧,池先生送我回去就好。” 张丽看着池文远体贴的要扶着舒晓兰走,舒晓兰拒绝了,她用拐杖拄着,慢慢的走向餐厅外面长廊边的椅子,张丽想她知道舒晓兰要跟池文远说什么了。 唐启山倒是看好他们,他压低声音对着张丽说着:“老婆,你这个媒人,可跑不掉了。” “跑什么,兰兰有未婚夫,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个孟远航,现在不是有更好的出现了吗?你难道不想舒晓兰嫁的好,过的舒服。” 张丽伸出手,不着痕迹的掐了下唐启山的腋下,压低声音说着:“不许拿兰兰去给你事业铺路,她不是爱财的女人,告诉你,儿子可听着呢,你这个当爹的,不许给他做坏榜样。” “是。”唐启山行了个军礼,小心的扶着张丽往另一边景区走去。 长椅子上,舒晓兰挨着一边坐着,将拐杖放在自己和池文远之间。池文远失笑,话语玩味:“你怕我?” “我不是怕你,是觉得有些话要说清楚,如果你要告诉云泽宇我在这里,我不希望波及到我朋友,她大着肚子,做人终究是要给自己积点德。”如果因为自己而让张丽有了什么闪失,舒晓兰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池文远笑了,愉悦的爽朗笑声,走远的唐启山和张丽都能听的见,两个人相视一眼,似乎舒晓兰和池文远聊的还蛮投机的。 “兰兰,如果我说,我根本就不会告诉云泽宇你在这里,甚至于我早一步云泽宇将你带来这里,你相信我吗?” 池文远的话,舒晓兰觉得相信一半都是多的,她不客气的说着:“不要叫我兰兰,我和你不熟,你到底想怎么样?”如果她表现出畏惧,只会让池文远称心如意。 “不想怎么样,这里环境这么好,住几天,放松下,然后我会安排人,送你出国。”池文远拿走那个拐走,坐在舒晓兰身边,舒晓兰立即拉远他们之间的距离。 看着舒晓兰堤防的看着自己,池文远伸手摸着自己的脸,郁闷的说着:“我脸上刻着坏人两个字吗?你至于防备我成这样。”眼眸里的晶亮流转,他对着舒晓兰抛了个媚眼:“不如,我们结婚算了,我委屈点,娶你,我们俩房干脆并作一房,任何?” 舒晓兰很清楚,池文远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那个层面的人,完全凭借个人喜好,决断事情,她看着池文远,认真的说着:“你们玩的游戏,我奉陪不起。” 对于舒晓兰的答案,似乎在意料之中,又有些意外,池文远笑着阿谀开口:“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既然这样,我就直接说吧。”池文远状似随意的转动着自己手指上的指环,继续说着:“我希望你永远离开云泽宇的视线,我是好公民,热衷慈善事业,特别是资助心有宏图伟志的年轻人出国深造,有兴趣没?” “没有,我也希望自己能够永远离开云泽宇的视线,我自己的路,我自己走。”舒晓兰有自己的顾虑,她不能自私的连累其他人,见识过云泽宇的手段,她必须的小心。也许借助池文远,会顺利些,舒晓兰有种感觉,池文远现在看着无害,转身他可能比云泽宇更毒辣。 “我听说你有个未婚夫,孟远航?你该不是想和他一起离开吧?” “他不是我未婚夫,我们会分开。”舒晓兰没有去看池文远的视线,她想回去房间了,在这里待下去,只会让她觉得自己在池文远面前,越来越赤裸。 池文远高高在上的姿态,挑衅着舒晓兰那根敏感的神经,她努力站起,没有去拿拐杖,一步一步慢慢走回房间。人可以没钱,没权,但是不能没有傲骨。挺直的身体,慢慢抬起落下的脚,舒晓兰努力让自己走的稳,如果现在都没有逼自己的勇气,她怎么能有勇气面对以后要前进的路。 坐在椅子上,池文远没动,他看着舒晓兰走远,慢慢迈上台阶,身体踉跄摇晃着,然后倔犟的站直,继续。视线在舒晓兰打颤的小腿上流转,池文远目测着舒晓兰的婀娜身体,他一直都知道云泽宇很会挑女人,不象其它人大杂烩,云泽宇能挑到女人骨子里。 就这样的放舒晓兰走,是不是有点可惜了?池文远已经看不见舒晓兰的身影了,他将头仰躺在椅背上,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找个女人发泄下了。 唐启山晚上要赶一个企划出来,公司里职员做的,他想重新修改下,尽量让池文远更满意,张丽不想吵到他,就来跟舒晓兰睡一起。 入夜,张丽和舒晓兰躺在床上,舒晓兰在给自己的脚踝处热敷,她问张丽:“你今天晚上真要在这里?” “恩,我不想吵到他,你明天真的要走?” “我想一个人静静离开。”舒晓兰转头,看着张丽:“我离开后,会给远航打电话,提出分手。”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十九章 拐杖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