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十八章 颤栗

阿标和阿虎带着那些提汽油桶的人,也到了吴明的身边,吴明摆摆手,笑的嚣张:“吆喝,有意思。”吴明视线犀利的看着保安队长,伸手提过一个汽油桶,直接的对着保安队长就砸了过去。 “那你就接住了。”汽油桶的盖子已经被吴明顺手拧开了,汽油从空中撒下来,保安队长避的在快,还是泼了些在身上。 吴明冷冷的笑着,他反正是豁出去了。提了三四桶汽油,直接的都泼到那些保安站着的地方,吴明大步走了过去,一把将正在脱浸透汽油衣服的保安队长给按在满是汽油的地上,吴明的屁股一转坐在了上面,手里的打火机啪的打着了:“小样,跟老子斗,老子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会怕了你。” 保安队长打憷着吴明手里的打火机,立即成孙子样开口讨饶着。阿虎叹气,手指轻轻碰触了下手机,手机还是开着的状态,他不知道手机另一头听着的郑俊东怎么这么的淡定,现在都没出现。 如果郑俊东知道这就是吴明的招数,不知道还会不会让吴明出面折腾。 郑俊东手里拿着手机,老神哉哉的坐沙发上,魔寐的规矩,他今天很想看看,是这规矩硬,还是吴明更硬。 忠叔到了大厅,满脸的汗,一上去,啪的就给了被汽油淋的火气楞的保安队长一巴掌。保安队长还在挣扎着,本来看见忠叔还很高兴的抬头求救,结果一巴掌呼的,傻了蔫了。 “吴哥,对不住了,咯到您的屁股没?”转头,忠叔对着旁边的一个保镖喊着:“还不给吴哥搬张椅子。” 吴明冷笑:“不用了,忠叔,还是来说说,云总最宝贝的东西在魔寐不见了怎么办吧?我觉得最好是一把火,一了百了,忠叔也好对云总和魔少交代不是?” “这怎么使得?”忠叔满脸的汗,不断的擦着,真硬碰硬,伤到的还是魔寐,时机不到,忠叔知道决不能这节骨眼上出事。 “怎么就使不得?忠叔,我既然能够说出来让你知道,我就不在乎后果。” “吴明?”忠叔咬牙,吴明竟然是故意告诉他的。刚刚忠叔还攥在手心里的胜算完全的没了,吴明就是要告诉他,当年跟着伯爵一起被救出来的女人就是吴明,双乳被切割,经过手术改变了身体,做了男人。吴明自此跟在云泽宇身边报恩。这样的人狠起来,着实什么都能做出来。 大厅里的空气,紧绷的随时会爆炸一般,阿虎感觉到额头上的汗珠流了下来。 “这是怎么了?”郑俊东慢悠悠的迈着步子,从楼梯上走下来,看着大厅里的狼狈,错愕了下,视线淡淡扫过吴明优雅的坐姿,郑俊东心里对吴明举大拇指。这场仗,漂亮啊!现在不用着急了,等着那个人,自己送舒晓兰来吧。 恢复视力的舒晓兰,准备完全的宅在孟丽的家里,养好脚踝,然后立即离开。孟远航离开了,在他走之前,他告诉舒晓兰,他暂时不想让舒伟兴知道舒晓兰受伤了。舒晓兰也正有这个打算,她这两天好好想想,怎么和孟远航提出分手。 站在窗口,看着孟远航一步一步走向公交车站,舒晓兰心里难受的厉害,孟远航是最无辜的,如果不是那一夜去了魔寐遇见云泽宇,现在的他们该死多么幸福的在一起。生命里的,第一段感情,就这么的要结束了,或许,是唯一的一段,舒晓兰以后都不会在爱任何人。 张丽站递给她一杯冰着的豆浆,自己也拿了一杯站在舒晓兰身边边喝边开口:“他对你,真不错。” 舒晓兰眼睛一红,猛喝了一大口豆浆,将眼睛里那些热浪逼回去,以后,她必须的要很坚强的一个人走自己的路。 “怎么了?”张丽转头,看着舒晓兰悲伤的眼神,这和之前舒晓兰一提孟远航就一脸甜蜜相比,差太多了,张丽担心的问着:“你们吵架了?” “没有。” “他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了?”张丽看着舒晓兰因为自己这一句话,瞬间泪流满面,张丽吓了一跳,还真的被自己说中了?舒晓兰都是一个人闷在心里,她控制不住心里的难受,颤栗着,她转身,将脸埋进张丽的肩膀上,发泄的哭着。 “别哭了,看着孟远航,他真不像是那种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不,他没有,不是他。”舒晓兰哽咽着,她努力的呼吸着,让自己平复下来,可是越想心越疼,真的决定放手这段感情,是那么的痛。 接下来,无论张丽问什么,舒晓兰都不肯开口,她只是告诉张丽,自己已经确定要和孟远航分手,等自己的脚踝好了,就离开这里。 张丽的肚子已经很大了,现在最受不得刺激,舒晓兰不想让张丽跟着自己承受那些,她很想找个人倾诉下,可是没有。谢启山对张丽倒是很好,家里备着很多吃的东西。张丽刚到家没多久,谢启山的电话就到了,他要陪着客户去考察下项目,估计要晚点回来。 舒晓兰一个人坐客厅发呆,张丽接了电话看着舒晓兰担心,她告诉谢启山不用担心自己,有舒晓兰陪着。挂了电话,张丽心里隐隐不安,她不知道这不安,是来自舒晓兰的担心,还是谢启山的不对劲,最近他是越来越忙了,钱赚的多,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 “丽丽,唐启山他现在很忙?” “恩,有点,他说要多赚点奶粉钱,而且我生孩子的时候,他还想多陪陪我。”张丽挂了电话,转身问舒晓兰想吃什么,她去做。 “我去吧。”舒晓兰起身,她脚踝好些了,只要不碰到,慢慢走,应该可以,她要快点好起来。 “不如叫外卖吧,这附近有一家批萨做的很好吃。”张丽拦住了舒晓兰,她直接的拨通电话过去,自己大肚子,也懒的弄,有时间了,她想和舒晓兰好好聊聊。 舒晓兰不想和张丽聊自己,她浑然不知道,因为她,魔寐已经成了战场,差一点就整个被吴明给一把火烧了。如果是郑俊东,他会被郑诚批死,吴明不会,除了云泽宇是老板,那个伯爵,也能轻易的保下吴明。 林石头很快被忠叔找到,一路查到张丽这里。当门铃响起时,张丽正和舒晓兰展示着她今天逛街的成果,她还以为是送批萨来的,结果打开门,门外站着的不只是送批萨的小弟,后面还有几个身材魁梧的男人。 保镖?张丽错愕了,什么时候社会进化成,一个送批萨的也开始请保镖了? “张丽小姐是吗?”披萨小弟颤抖着手,将披萨递给她说着:“一共九十二块。” “好的,我拿给你。”张丽掏出钱,数了正好九十二递过去,接过批萨正要关门,一只大手拦住了门板,张丽抬头一看,这不是那个唐启山客户的司机良子吗? “张小姐,您好,您先生让我们来接你们去度假村。”良子将手机拿出,拨通,然后递给张丽。 “他刚才没说啊。”张丽疑惑的,接过手机,真的是唐启山的声音,他说和客户去度假村感觉环境不错,就和客户商量了下,让张丽和舒晓兰也去住几天。接下来,唐启山会比较忙,在度假村里,张丽也能舒服些。 张丽犹豫了下,她回头和舒晓兰商量。舒晓兰拒绝了,她只想在这里休息两天。 良子看了一眼舒晓兰,然后体贴开口:“小姐,度假村还没开业,里面很清净,比较适合安胎和养伤,你们去了,试住一下,如果有些细节方面不太合适的,也可以给唐先生和我们老板提些建议。”良子后面的话,打动了孟丽,她鼓动着舒晓兰和自己去:“兰兰,求你了,跟我一起去吧,我回头生了孩子,想去哪,就的带个拖油瓶了。” 反正没开业,人少,她们去住一下,都是新的,有这机会,当然不能错过,而且良子还给舒晓兰准备了拐杖,周到的让孟丽对他之前的评价立即翻倍。当郑俊东和吴明带着人来张丽家,扑了个空,大门紧锁,郑俊东打了电话给忠叔,忠叔也是愣怔了,舒晓兰是在那里的啊。 林石头想起孟远航,他终究是没提出好兄弟的名字来,做人要讲义气。 忠叔也没难为了林石头,他将林石头给软禁了,他告诉林石头,在这段时间风声没过去前,最好不要出现在外面。吴明等不及,他找了小区保安用了点手段,调录像出来,竟然发现那段录像被人删了。 “忠叔做的?” “应该不象,他既然能给我们张丽这个地址,说明他没瞒我们的心思,先跟云总汇报一下再说。” 吴明看着郑俊东掏出手机,拨给云泽宇,吴明心虚,他不知道,自己在魔寐闹的那一出,云泽宇回头会怎么处置自己。 “云总,查出来了,是魔寐一个新保安在混乱中带走的他给送医院,她的朋友张丽给接走了,是的,我们到了张丽家,没人,录像被人删了,是。” 云泽宇最后在手机里的话,吴明也听见了,他低头,最后主动请缨:“这件事,我去办吧。” “我去,吴明,你回魔寐,那顶楼的房间,没被火烧到,不用重新装修,跟忠叔说,云总晚上还会去休息。” “啊,还去?”吴明瞪大眼睛,不明白云泽宇怎么住那里,住的这么上瘾。 郑俊东伸手拍了下吴明的肩膀,咳嗽了下:“魔寐可是个好地方,销金窟啊。” “拿开你的手,销金窟,你怎么不去守着。”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十八章 颤栗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