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十七章 脚跟

云泽宇听着那个哒哒的高跟鞋走向最里面的单间,他的手紧紧的握着拳头,慢慢在桌子边坐下,现在他反而不着急出去了。手机铃声响起,云泽宇拿出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他按下了通话键,郑俊东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云总,被人带走了。” “找到她,给魔寐再加把火,我如果没有在明天都市报上看见魔寐上头条,你知道后果。” “是。”郑俊东拿着手机,手颤抖着,寻找着吴明的手机号,好兄弟,关键时刻,是用来陷害的。 云泽宇看着手机,眸光犀利的,能将手机屏幕灼烧个洞出来,脑海里有点乱乱的,静不下来,舒晓兰被带走了,去哪里了,谁带走的,是那个人,还是其他别有用心的人? 汪田田轻轻敲着门,端着四盘菜,一脸娇羞的走了进来:“您好,菜来了。” 云泽宇突然起来,从钱夹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放在桌子上,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脚步在门口顿了下,视线看着走廊最里面的那道门,最终还是走下了楼梯。 汪田田追出来,一路喊着云泽宇:“先生,先生,找零。”云泽宇没有停顿,大步一直到门口,意识有那么瞬间的挣扎,他现在离开了,之前努力的一切,就会折半。 在汪田田气喘嘘嘘追出来的时候,云泽宇开着那辆黑色的车子,从她的面前,呼啸着离开,车灯一路远离,只剩下青烟在汪田田眼睛里散不去。“这样,就走了?”眼泪,在汪田田眼睛里打转,她发现,自己对刚刚离开的客人,已经不只是好感。低头,看着手里的几张红色钞票,汪田田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他了,她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一见钟情,这是在文字里,才见过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汪田田黯然转身,走回小院里,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爱情对于她来说,本就是有些奢望的事情。前台那里,汪田田的妈妈王萍正在看着客人点的菜,她发现汪小洋那单间点的热菜还没上。 看着女儿从外面失魂落魄的走进来,王萍开口的问着:“田田,怎么没给你洋姨那屋上菜?你不舒服?” “没有,我很好,妈,我这就去。”汪田田应着,将那几张钞票塞兜里,疾奔进厨房里。 王萍看着女儿奔进厨房,她眉头紧紧的皱着,女儿今天有点不对劲,自从丈夫去世,王萍就和女儿相依为命,后来在贵人的帮助下,开了这间有特色的农家小院。想起过早去世的丈夫,王萍心里一酸,一个女人拉扯孩子过日子的辛酸,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知道的,幸好田田从小比别的孩子懂事。汪田田就是王萍所有的希望和精神支柱,她隐隐的感觉女儿的异样是和感情有关。 云泽宇边开着车,边打了一个电话给老宅,电话是田护士接的,她是云啸天的私人特护,上次舒晓兰失明,田护士被云泽宇借调了过去几天。 “田姨,我爸爸今天心情怎么样?” “老爷喝了汤,现在睡着呢,精神还不错,就是惦记着云先生,晨练的时候,还说要让人去准备芦笋,说你最爱吃。” 云泽宇的眸子收紧,点点碎裂开的光芒在他眼底涌上来,他的声音放轻:“让人去买,晚上炒给我爸爸吃,我如果能抽出时间来,就回去陪他。” “好的,云先生。”田护士听着话筒里接着传来嘟嘟的声音,她站在那里,久久都没放下话筒。云泽宇的妈妈在怀着云泽宇的时候,就很喜欢吃芦笋,叶酸含量比较多,对胎儿的大脑发育特别的好,生了云泽宇后,她妈妈也喜欢用芦笋熬鸡丝汤给他喝。 那个时候,家充满了温馨,那个时候,云泽宇还不知道汪小洋是哪根葱哪根蒜,那个时候,他没想到妈妈会那么早的离开,爸爸会重病,太多的骤变发生,压在他十几岁的身上。缓缓将车停在路边,云泽宇闭上眼睛,他的眼前晃动着很多场景,他并不惧任何风浪,只是在听见舒晓兰真的离开魔寐的消息,他才知道,他低估了对方。 魔寐里,消防车已经走了,忠叔指挥着人忙乎着,他并不希望这件事影响了晚上的营业。从别的地方解调了些人手过来,将上面的几层先封了,下面清理下,多搭配些装饰物,完全看不出这里曾经遭遇过一场貌似很严重的火灾。 忠叔忙的脚跟都沾不到地,身影几乎是飘忽的,很多人都是通过对讲机和他联系。郑俊东和吴明带着人在顶楼房间里,里面并没有任何被火烧的样子,只是熏了些烟。他们已经来这里一个小时了,忠叔还没影,郑俊东坐在沙发上,神情冷峻。 “不是说在加把火吗?”吴明失去耐心,站在窗前,看着下面在魔寐门口忙乎安置充气喜庆卡通人物的工作人员,他烦躁的回头:“你倒是说句话,别弄的一幅怨妇模样,爷不好这一口。” 咳,咳,阿虎和阿标转头,努力的做雕像状,不过嘴角的抽搐,出卖了他们。郑俊东倒是没什么神情变化,他等着吴明继续炸毛,只要吴明肯出面当先锋,这点小牺牲算什么。 吴明受不住在这样的沉默,他会憋死的,舒晓兰在他手上丢的,他心里本就有着想揭了这魔寐的冲动,手一砸窗台发泄着:“靠,老子真的受不了这么闷骚鸟,你不去,我去,你个腹黑的家伙。” 阿虎和阿标看着吴明冲出去,他们低头用视线询问郑俊东。郑俊东给了他们一个眼神,让他们放心,主角总是在最关键时候上场的。阿虎和阿标冷汗,郑俊东跟着云总久了,做事越发的有云总的范,有时候,吴明都比郑俊东有爷们范 拿着大喇叭,吴明站在大厅里一手抢过试麦工作人员手里的麦克风,对着阿虎点头,阿虎将音量调到最大,吴明举高喇叭大声的喊着:“所有人停下工作,云总收藏的一颗钻石刚刚在魔寐里丢掉了,现在开始,我的人地毯式搜索,在没找到之前,谁都不许离开,不许乱翻动东西。” 阿标低头,吴明就这点伎俩。 一个女助理嗲着声音靠近吴明,伸手就去挽吴明的胳膊:“大哥,我们这赶工啊,很快晚上营业了。”吴明一巴掌拍掉那只抓着自己胳膊的白骨爪,吼着:“赶你个头,那钻石可是约翰伯爵委托云总给挑选的,你们谁要是拣到交上来,奖金定是少不了,要是有人据为己有,哼哼。” 女助理的脸有点惨白,她颤颤都收回被拍的手背红肿的手,小声的说着:“那么珍贵的东西,怎么会掉在这里呢?” “你说为什么呢?云总将他最宝贝的东西放在你们魔寐,结果倒好啊,你们起火,就专门挑上面几层烧,怎么不从这开始烧起,伯爵问起来这火烧的为什么如此离奇,大婶,要不你去跟伯爵解释解释?” 女助理一句话都没说,她低头,这下倒是不贴吴明身上去了。这里发生的事,估计忠叔都看着了,女助理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她搞不定这个吴明。 “阿虎,阿标,给我搜。”吴明大喇叭喊着,丝毫不顾忌那些看向他的眼神:“忠叔可惜不在啊,要不也能搭把手,他当时也是亲自去顶楼过,哦,我忘了,洋子,那个叫洋子的保镖呢?找,给我掘地三尺的找。” 没有人说话,大家面面相窥,洋子是哪一位?吴明似乎想到了什么,拨打了个电话出去。忠叔在监控录像前站着,看着吴明在魔寐大厅各种撒泼,他眯着眼睛,深沉的看着,唇角绷起,深刻的皱纹在他的脸上出现。 约翰伯爵,那不只是有皇室背景,忠叔突然想起一个没被公开过的说法,云泽宇救过约翰伯爵的命,当时顺手救起的,还有个重伤的女人,对于真假,没有人敢去问云泽宇或者是约翰伯爵。钻石的事,不管是不是真的,吴明能这样举着喇叭,拿约翰伯爵说事,没忌惮的在魔寐里闹腾,显然对约翰伯爵不陌生。 洋子站在忠叔身后,战战兢兢的:“忠叔,我发誓,我真没动那房子里的任何东西,我根本不知道什么钻石啊。” “我知道,你不要出去。” “是。”洋子的声音都带着哭音,不管那钻石多少克拉,能被云泽宇挑选上的,没上亿,也有几千万了。牵扯到约翰伯爵,忠叔不好做主,他拨通了魔少的电话,对方没接,忠叔也是经历过很多大风大浪的,他放下手机,整理了下一丝不乱的头发,走出了监控室。 洋子没敢跟着,他在魔寐几乎不露面,除非一些特别需要的时候。吴明的电话挂了后,没几分钟,就有几辆车停在了魔寐的门口,进来的人一手提着一桶汽油。 “都给我泼地上去,泼均匀着点。”吴明大喇叭喊着:“上面几层也要。” 保安队长这下沉不住气了,带着几个保镖到了吴明跟前交涉着:“大哥,这可是魔寐是魔少的地盘,魔少可是敬着云总,您看是不是的等忠叔,或者是云总来在决定啊?” “决定你个头,找不到云总最宝贝的东西,我拿什么交代,找到了我还有一丝脱罪的机会,没找到,你脑袋借给我去赔吗,你也不颠颠自己的份量。”吴明的声音从对着保安队长的喇叭里喊出来,震的保安队长脸色一变。 保安队长也不是吃醋的,他手一挥,所有的保镖都到了他身后,和吴明形成了对峙:“既然各为其主,那就只有得罪了,这汽油泼不得。”保安队长不知道那伯爵有多厉害,他只知道这汽油泼了,谁要是不小心点着了火,魔寐真的毁了,他就的被忠叔挫骨扬灰陪葬。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十七章 脚跟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