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十六章 精神

“不,我想去张丽那里。”舒晓兰退出孟远航的怀抱,她很脏,身上还有着云泽宇的气息,仰着头,她看着孟远航,鼓足所有的勇气问着:“远航,你不想知道我真正去了哪里吗?我其实……” 一根手指抵在了舒晓兰的唇瓣上,孟远航的眼睛深深的疼着,他摇头,一句话也说不出。 病房里,很静。林石头已经离开了,他没有留下,走在医院的过道里,他突然驻足看着那个病房的方向,最终长长叹气。 对于舒晓兰去了哪里,孟远航告诉她自己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她现在在他的身边,生活总是要往前看的,不能因为受伤了,就放弃了,不能因为脚崴了,以后都不走路了。这一番论调,让舒晓兰更加的难受,她如果只是受伤,她可以承受,脚崴了,她能等脚伤好了,她承受的,远远不止这些。 有些伤害,看不见,确是终身的,舒晓兰在坚强,也没有办法做到对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装着若无其事。 事实永远摆在那里,她被云泽宇侵犯过,她在魔寐顶层的房间里,用身体等待着云泽宇的厌倦,舒晓兰想过报警,最后她还是放弃了,她不想爸爸知道这件事。 孟远航没有过于坚持让舒晓兰去自己那里,他顺着她,细心的照顾着她。他越是这样,舒晓兰心里越难受,她宁愿他对自己冷冷的,最好是离开她。 再也坚持不下去,舒晓兰用孟远航的手机,打给了孟丽。孟丽凑巧在这附近买婴儿用品,她问了舒晓兰在哪里,她来找舒晓兰。 “我带你过去。”孟远航已经收拾好了药,就一个小袋子,他伸手要抱舒晓兰。舒晓兰避开了他的怀抱,视线落在自己的脚踝上,她试着下地自己走。 “是不是担心我累到了?”孟远航打趣着,双手一伸牢牢抱起舒晓兰,大步走向门口:“我先练练手,等我们结婚的时候,我要一路从你家抱到我家。” 舒晓兰鼓起勇气到了唇角的话,都咽了下去,她想和孟远航提出分手,每次在对上孟远航灼灼生辉的眸子时,她都没有办法说出来。还是等过了这一段时间再说吧,舒晓兰想,现在并不是最合适的时机开口,等脚踝好了,她要立即离开这里,等事情平静些了,就把爸爸和妹妹也接走。 在走的时候,她在和孟远航彻底的坦白这一切,埋头,将脸深深的靠近孟远航心口的位置,她贪恋的呼吸着他身上温热的气息,汲取着面对一切的勇气,或许这是最后一次了。医院的走廊上,人并不多,很快就到了医院的门口,孟远航抱着舒晓兰正要走向一辆出租车,突然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舒晓兰的脸刷的一下,白了,没有一点血色,她的身体颤抖着,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黑色轿车副驾驶位置的门被推来,露出了张发福的脸,还有大大的肚子:“兰兰,远航。” 在看见舒晓兰苍白的脸,张丽吓了一跳:“兰兰你怎么了?” “我,没事。”舒晓兰久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可能是有点困了。”原来不是云泽宇的车,舒晓兰呼了口气。 驾驶位上的良子已经下了车,转过来打开了后车座的车门,示意孟远航将舒晓兰放进去。舒晓兰在良子靠近的时候,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她看了一眼那个男人,记忆里没有见过。 “谢谢。”孟远航深深看了一眼那穿着西装的良子,弯腰将白情歌放了进去,随即他挨着舒晓兰的身边坐了进去。良子只对着孟远航笑了下,并没有说话,而是快速的回到驾驶位,开车离去。 张丽在车里,一路不停的说着她买的婴儿用品,脸上尽是为人母的幸福。开车的良子,一直没开口说一句话,张丽也没介绍,因为良子既不是朋友,也不是她雇佣来的,是别人的司机,临时借用给她的。孟远航倒是多看了开车的良子几眼,同样保持沉默。 舒晓兰努力打醒着精神,顺着张丽的话题,讨论着婴儿的用品,和要准备的东西。车子在路上快速的行驶着,路过云氏公司大楼,舒晓兰不经意的视线落在那高高的大楼上,心头一悸,全身竟是冷的入赘冰窟。 温热的大手握上舒晓兰的小手,那是孟远航的。舒晓兰没有转头看他,水雾在她眼睛里弥漫开,她感觉像是在做梦,舒晓兰不敢想象如果被云泽宇发现自己逃跑,她该怎么去迎接他的愤怒和暴戾。 云泽宇那一声一声冰冷的要挟,倨傲的言语,在舒晓兰的脑海里一遍遍回响着。 “晓兰,睡一会吧,放心,一切都会好的,我会在你身边。”孟远航的话,在舒晓兰的耳边接着响起:“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会在一起。”他的手揽过她的肩膀,让她靠着他的身体,轻轻的拍在她的肩膀上,给予她温暖。 开车的良子沉着一张脸,双眼看着车前的路面,握着方向盘的手,紧紧的,青筋都在手背上出现。 张丽看舒晓兰疲惫的睡了,她也不在絮絮叨叨,视线看了一眼那方向盘上的手,心里嘀咕了一句,那方向盘和你有仇?因为不是熟人,张丽也不好说啥。本来她和老公谢启山在逛街。 结果谢启山客户临时一通电话,谢启山不得不去应酬客户,良子和车,就是那个客户的,对方知道谢启山在陪怀孕的老婆买东西,倒是热情的,一定让良子开车来护送张丽回家。 张丽也不客气,让良子开着车,陪着自己继续看婴儿用品,正好省了打车的钱,还有人提着东西,很勤快,很听话,就是不爱说话,跟谁欠他几百块钱似的。 越是这样,张丽越是故意拖沓着,接了舒晓兰的电话,干脆让这临时司机来接了舒晓兰在一起回家。后来,张丽私下里和舒晓兰说,如果不是因为舒晓兰电话,她定要在折腾良子几个小时。 而此时的云泽宇,正站在一家温馨的类似农家小院的特色风味餐馆前,餐馆装修非常的清雅,透着点古风的味道,他看着门前挂着的牌子:恋洋小馆。这名字,让他想起了一个人来,他的后妈,云泽宇冷冷的勾了下唇角,迈步走了进去。 穿着古韵风格服饰的汪田田正低头整理菜单,她见客人上门,立即迎上去,眼睛在看见云泽宇时,一抹红晕在汪田田年轻的脸上浮现,她第一次看见长的这么迷人帅气的男人。 “您好,请问几位。” “一位。” “请这边来。”汪田田含羞,带着云泽宇,一路走向农家小院后面的二楼,那里只给一些特殊的客人安排。没有约人,是不是还没有女朋友?汪田田努力保持优雅的步子,面带微笑,将云泽宇带进了一个雅致的单间里。 从这里可以看见尽收整个农建小院的景观,云泽宇看了一眼,客气的对着汪田田开口:“谢谢,第一次来,你看着为我推荐菜色就好。” “请问有什么别的特别要求没?” 云泽宇抬眼看了一眼汪田田,她脸上的羞怯和含春的眼睛,让他弯了弯唇角,慵懒的微笑着:“没有,我喜欢清净。” “好的。”汪田田心头小鹿乱撞,低头敛眉,眼角看着云泽宇高大帅气的身影,脸上的娇羞更甚,身体飘飘然。踩着欢快的脚步,汪田田前脚刚出单间,后面云泽宇的眸子已经冷冰深邃,原本就立体的五官更是刀刻般俊美,站在窗口那里,远远看去,就象遗世傲立的帝王。 云泽宇没有在单间里等待汪田田上菜,他状似悠哉的步出单间。这是二楼,一个一个雕花木门,时不时的传出几声欢歌笑语,里面正品尝佳肴的客人,推杯换盏之间,好不恣意。 一个一个房间走过去,云泽宇的脚步停在最里面一间的门外,相比前面的喧哗,这一间份外的安静,似乎没有客人在里面一般。 汪田田端着几碟小菜正迈上台阶,她一抬头,看着站在最后间门前的云泽宇,错愕了下:“您好,请问?” 云泽宇优雅的退后,转身对着汪田田,唇角荡着让人目眩的微笑压低声音:“这里的风格,很特别,总是能勾起人的某种情怀。” 汪田田痴痴的看着云泽宇,脸红的几乎可以烧了起来,张嘴好久才说了一句出来:“是,是啊,很多客人都这样说。”难道他对自己,也有意,汪田田心跳的更快。 云泽宇已经大步走回自己的单间,顺手体贴的接过了汪田田手里的托盘,低头闻了一下:“很香。” “你,喜欢就好。”汪田田已经不能让自己在云泽宇面前保持冷静,她转身飞快的跑了出去,差点撞上一个正路过这里的身影。 “田田?” “洋姨,您来了,您约的人已经在等着了。” “恩,我知道了,你怎么这么慌乱?” “我,我刚刚被热汤烫了下,正要去厨房处理下,洋姨,您先去,菜马上就来。” “好。” 单间里,正背对着门口往桌子上摆小菜的云泽宇听着门外的对话,暗深的眸子里,可以结出冰棱来。 汪小洋看着汪田田一路奔下二楼,往厨房的方向而去,她的视线犹豫着,回头看了一下单间。从她这个位置,只能够看见一个男人半个背影,黑色的西装,汪小洋心里有事,没有太留意。女大不中留,汪田田也到了交朋友的年纪,只要对方人品好,别的倒是不那么重要。汪小洋心里嘀咕着,回头要跟嫂子提一下,女人这辈子,最重要的就是嫁人。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十六章 精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