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十五章 魔寐

“什么火?”郑俊东摇头说着:“没有,最近一直忙公司的事,云总,是不是?”后面的话,郑俊东没说出来。 云泽宇的手指轻轻的扣着办公室桌面,剑眉紧锁:“刚刚郑诚给我打电话了。” “我二伯?”郑俊东失声开口,这个二伯,在官场浸染多年,一身官威,他和妹妹都是能避开一米,都不会是99厘米的。自从云泽宇的小姨去世了,郑诚就变得更加的强势,冷硬,官运亨通。郑俊东小时候没少被郑诚滴溜着训斥,一度在心里留下很深的阴影,他绞尽脑汁,才没能被郑诚给弄上仕途,后来云泽宇用了些心思才将郑俊东从郑诚那里弄走到云氏上班,郑俊东当时对云泽宇感激涕零。 想起一些往事,郑俊东脸色也是不好看,少时的阴影,确实可以影响人一辈子。郑诚这个名字,已经在郑俊东脑海里,很久没被提起了。 云泽宇还在想着什么,突然廖秘书冲了进来,连门都没敲,手里举着电话,颤抖的说着:“魔寐着火了。”廖秘书有个朋友在魔寐当侍者,俩人一起租房住,不过各自有着各自的朋友圈,知道他们关系的人很少。对于这一点,廖秘书从来没瞒过云泽宇。 “什么?”云泽宇和郑俊东都脸色一变,他们都没想到放火被烧的会是魔寐。云泽宇铁青着脸,大步过去,一把夺过廖秘书的手机,上面只显示着一个很简短的讯息:“我上班的地方起火了,晚上如果不上班,我们去吃火锅。” 云泽宇一个字都没说,大手将手机塞回廖秘书的手里,就冲向门口。廖秘书还没醒神过来,眼前另一个身影接着闪过,是郑俊东的。 在电梯门关上之前,郑俊东闪身跟着进去。“云总,你刚才说的放火,该不是?”郑俊东颤抖着声音,为了嫁祸给云泽宇,那个人竟然对魔寐下手。 云泽宇一手握着手机拨给吴明,手机里不断的传来呼叫对方不在服务区内的提示,另一只手紧紧的握成拳头,线条硬朗深刻的脸上,有着魅惑众生的微笑。那笑容看的郑俊东全身一冷,这个时候的云泽宇是最危险的,郑俊东掏出手机,拨给吴明。 云泽宇收了手机,冷冷开口:“不用打了,被屏蔽信号了,看来,周围的保镖也被解决了。”显然这都是有预谋的,让云泽宇手忙脚乱,顾不得魔寐那里,然后动手。 郑俊东错愕,他不明白那人怎么会走这么一步狠棋。电梯门打开,云泽宇大步迈出。郑俊东跟在后面,脑子里还是乱乱的,太多问题想从云泽宇那里得到答案,不过他还不敢在这节骨眼上问。 “俊东,你开车去魔寐,不要提舒晓兰,寻找吴明,他在哪,舒晓兰就在哪,如果找不到舒晓兰,就把魔寐给我拆了。” “云总。”郑俊东失声叫着:“这?”云泽宇为了舒晓兰,什么都不顾了吗?难道云泽宇爱上舒晓兰了?郑俊东一脸的郁结,如果是这样,事情更复杂了。 “放心,出了事,我兜着。”云泽宇的大手重重的拍了下郑俊东的肩膀,眼睛里的绝然让郑俊东动容。 云泽宇没去魔寐,他开着车,驶离了郑俊东的视线,郑俊东也急忙开车,奔魔寐而去。一路上,郑俊东不断的打着电话,拆了魔寐,郑俊东想想心脏都承受不住负荷。 魔寐的股份,很复杂。 云啸天,就占了一些股份,郑俊东是无意中知道的,他纠结,想起那晚自己将舒晓兰抱到云泽宇的床上,如果那晚,他抱的是另一个女孩,现在又是怎么样的情况。 现在已经没有了如果,一切已经发生,整件事,绝不是舒晓兰才挑起,也不是她就能够解决的了。 郑俊东也不可能真就拆了魔寐,这件事云泽宇能做出来,郑俊东要是做了,回头他还没见到云泽宇,就被郑诚给拆了。 舒晓兰迷糊着醒来,周围很安静,眼睛上的纱布还在,她试着伸手去触摸感受下,刚刚抬起的手里,多了一瓶水。接着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在她身边响起:“你醒了?我叫林石头,你别怕,我是保安,今天刚从火场里将你救出来,你一直昏迷着,这里是医院。” “哪个医院?”舒晓兰的手颤抖着,差点将水打翻,她脑子里最先想起的是不是爸爸的那个。 林石头看着舒晓兰,话语讪讪然:“我刚来这地方,也不熟,这里像是社区医院,但是一团乱糟糟的,我救了你出来看你伤的蛮重,也没等救护车,晕头晕脑的就绕这里来了。” 这么说,自己被林石头救走,不是云泽宇安排的了,林石头不是云泽宇的人。舒晓兰抿着唇瓣,她心突突跳的厉害,一种迫切想好就此逃离的冲动,勒紧着她的胸口,那样混乱的场面,如果自己失踪了,是不是可以就此脱离云泽宇的掌控。 激动中的舒晓兰,挣扎着想要下床,这一动她的脚踝处一阵疼痛传来,她收紧柳眉,疼的额头都是汗。 林石头吓了一跳,急忙拿了毛巾要给舒晓兰擦汗,举起的手顿了下,还是将毛巾放在了舒晓兰手里,林石头说着:“你的脚踝,刚刚医生看过了,你最好修养下,崴到了,你不用担心,我是路痴,但是我朋友不是,你家在哪里,回头我和他送你回去。” “不用了,谢谢,我可以自己离开。”舒晓兰想了想,她或许能找张丽帮忙,去张丽那里躲避一阵子,等脚好了,就真正的离开这个城市,反正爸爸知道自己在外地实习。魔寐发生了大火,舒晓兰希望云泽宇能暂时放过自己。 林石头看着舒晓兰,脸有些红,摆手说着:“不用谢,你饿了没,我刚买了些饺子,你吃几个。” “好的。”舒晓兰看不见,她手里的毛巾被拿走,一个碗放进了她的手里,接着是林石头含糊的声音:“你凑合着吃啊,我悄悄跟你说,这里的饺子,真不好吃,跟我妈做的没得比。” 舒晓兰笑了笑,她夹起一个饺子,放进口中,味道还可以,估计林石头的妈,是个很好的厨师,她吃的很慢,轻声问着林石头:“你救我的时候,有没有其他人在周围?” “都是烟,要不是我踢到你,嘿嘿。”林石头不好意思的笑着:“说实在的,能见度太低了,我跑的最慢,那些人,一听见火警,窜的比兔子都快,我还愣神着,哎,幸好我反应的快,那地方,真是,我都不打算回去做了,回头,和我朋友碰个面,我就回老家。” “那工资呢,你不结算了?” “什么工资,我才上班两天,试用期一个月后才给工资,你不会出卖我吧?” “不会。”舒晓兰笑着,她将碗里的饺子都吃了下去,然后轻声的说了一句:“我也不想回去。” “你想去哪里,我送你,反正我现在闲着,放心,我是爷们,不会因为这个讹诈你。” 舒晓兰还没开口回答,外面传来几声对话声,舒晓兰的心一沉,那个声音,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没有给舒晓兰任何准备的时间,孟远航已经推开了病房的门,走了进来。 “远航,你小子,才来。”林石头起身,对着孟远航使了个眼色。 孟远航咳嗽着,迎上去,给了林石头一个熊抱:“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家里有点事,你小子也是,要不要去我那里住几天?” “不了,我等送这位姑娘回家,我就。” “晓兰!”孟远航打断林石头的话,惊叫出声:“你怎么在医院,你身体不舒服?” 舒晓兰有那么瞬间想矢口否认自己是舒晓兰,她的手紧紧的抓着碗,孟远航,他来了,在她最狼狈的时候。很想否定自己不是舒晓兰,可是她知道,孟远航能叫出自己的名字来,就一定确定是自己了。苦笑了下,舒晓兰瑟瑟的喊出了那个在心里徘徊无数次的名字:“远航。” 林石头瞪大眼睛,错愕的问着:“你们认识?” “当然。”孟远航大步走到床边,亲昵的从舒晓兰手里拿走空碗,用纸巾给舒晓兰擦着唇角,幸福的说着:“这是我未婚妻,石头,我原本还想着过一阵给你电话请你参加婚礼的。” “这真是,好巧。”林石头的声音,确实惊愕的成分居多,他看看舒晓兰,在看看孟远航,举起大拇指:“郎才女貌啊,真是羡慕死我了,不行,我回头也的找个老婆。”林石头大概被刺激到了,他一分钟也待不下去,他对着孟远航和舒晓兰告辞:“我的赶紧回老家找老婆去了,哦,对了,远航,我刚在路边遇见晓兰,她脚崴了。” 林石头说完,潇洒的摆手就要走,舒晓兰不知道为什么林石头要帮自己这样说,她急急出声:“等等。” “怎么了?”孟远航看了一眼林石头,示意他暂时留下。 舒晓兰心里各种交战,她最后抬头,双手轻轻的拿去脸上蒙着的纱布,眨动了下眼睛,她看清了眼前的孟远航,清瘦的脸,依然温柔的眼眸,舒晓兰的眼睛一湿,终于恢复光明,她心里竟然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眼前的孟远航还是孟远航,她却不在是以前的舒晓兰。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孟远航伸手将舒晓兰抱在怀里,紧紧的,感受着舒晓兰身上的气息,孟远航闭上了眼睛,他不在乎,只要她还在他的身边就好。 “远航,我其实……” “晓兰,外面实习的不开心,就回来,别委屈了自己,你脚不方便,先去我那里住些日子,好不好?”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十五章 魔寐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