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十四章 围拢

吴明低头,心里对老板也是叹气,看样子,舒晓兰根本就不屑老板,她心里念念的还是那个孟远航。老板的前途,任重道远啊,吴明敏感的在云泽宇对舒晓兰的不同里,察觉出了那么点爱的火花味道。 “不用冰敷了,我想睡会,你请便吧。”舒晓兰不顾脚疼,将脚从冰着的毛巾下抽走,瑟着身体缩进被子里,她真的担心这脚踝以后会落下病根。 张张口,吴明最后啥也没说,他将一个小绿瓶子放在舒晓兰的枕边,低声说着:“放枕边的药,要经常喷脚踝疼的地方,这样才好的快,二十四个小时后,我会过来给你热敷。” 这是老板的交代,吴明最后还是没告诉舒晓兰,他退出了卧室,半掩着门,身体依靠着对面墙壁,打开手机调到了静音,然后编了一条短信:你知道孟远航的真正身份吗?调出郑俊东的电话号码,吴明按下了发送键。 郑俊东不喜欢短信,他认为那是娘们喜欢打发时间的东西,如果有事,电话过去,什么都清楚了。偏偏的,每次吴明都喜欢短信骚扰郑俊东,弄一些郑俊东不得不回复的问题,有时候,吴明在想,既然不喜欢短信,郑俊东怎么不回拨电话给自己呢?每次只要是吴明的短信,郑俊东都会短信回复。郑俊东的短信很快回复过来:孟远航能有什么真正身份?你好好做本职工作。 还跟自己装,吴明笑,是啊,这件事,知道的人不超过五根手指头,舒晓兰如果知道了,怕就不会是这么淡定在这里了吧?抬头沉思着看向卧室床上的那个身影,吴明在想如果是老板和孟远航公平竞争,老板胜算有多大? 低头,吴明又编了一个短信过去:那些人,没把老板怎么样吧? 这一次,郑俊东的短信,过了十分钟才会,很简短就一个字:没。 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吴明知道郑俊东如果回一个字,就代表着他很忙,那些人,估计也是难缠的很。 房间里的舒晓兰似乎睡熟了,吴明犹豫了下,他转身想去给自己冲杯茶,在郑俊东没来顶替之前,他都别想好好睡觉。吴明还没走两步,突然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这是火警!紧接着门口传来阿虎的声音,房间里有一些烟味弥漫开。 床上的舒晓兰也醒了,她看不见,那尖锐的声音响了几声后,就突然停了下来,舒晓兰错愕,手指碰到个小瓶子,她记得是喷脚踝的,舒晓兰摸索着对着脚踝喷了几下,清凉的感觉,脚踝不那么的疼了。 忠叔带着人在外面和阿虎交涉着,八楼有一个磕过量药的客人失控放火,消防车正在赶来,魔寐里所有的人都要尽快撤退下去。 吴明走出去,看着一脸灰土土的忠叔,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吴明对忠叔说着:“我们不走。” 吴明说完看了一眼阿虎,阿虎立即点头,绕过吴明的身体进了房间里。吴明的身体挡住了忠叔追随着阿虎的视线,伸出手,吴明客气的很:“忠叔是吗?我叫吴明。” “你是云总的?”忠叔见过吴明进出魔寐,但是没打过招呼,他将手握上吴明的手,一丝疑惑划过忠叔的心底。 “保镖。”吴明客气的说着:“忠叔放心,现在消防队的效率很高,只要魔寐不塌,,我们就一定会支持魔少。” 忠叔的唇角颤抖了下,要想他们离开,就要付出魔寐倒塌的代价,够狠。脸上,忠叔感激的笑着,努力的劝说着吴明:“吴哥,您看这烟都上来了,咳,咳,你们在不走,可让我这身老骨头对云总和魔少怎么交代啊,快走吧,下面被火封住,就麻烦了。” 顺着走道和通气管道蔓延上来的烟,呛的走廊里的几个人都忍不住的咳嗽着。吴明看了一眼,还真不确定火势如何,他看了一眼忠叔犹豫了下开口:“谢谢忠叔,我立即带人离开,忠叔先行一步,如果我们没及时出去,您也好在外面接应下。” “这,行。”忠叔点头:“我下面还得组织人疏散,吴哥,您可得快点,我留下个人帮您。” 也不给吴明拒绝的机会,忠叔点了个人名就奔楼下去了:“洋子,你留下,咳咳。”看着忠叔是上了年纪的人,动作确是很快,几个大步,就转下了楼梯。 吴明侧身,让开门的位置对着阿标和留下的洋子开口:“你们俩进来。” 洋子已经急的满脸都是汗的说着:“大哥,别进去了,快点走吧,晚了就成烤虾了,咳,咳,这烟。” 烟挺大,火星可没多少,吴明心里冷哼,更没有听见什么慌乱的动静,他面上不动声色的说着:“消防队有吊车,下面肯定堵的厉害,不如在这里开窗通风,有烟有人的窗口,吊车肯定先接应。” 洋子一手捂着嘴巴也不开口,对着吴明举了下大拇指,率先就奔房间里去了。阿标跟着也进了去,屋子里已经有了些烟,吴明也不理会阿标和洋子而是奔卧室去了。 洋子眼尖要跟过去,阿标拦住了他,洋子悻悻的笑着,转身去了窗口,看着下面围拢的人,他急了:“这么高,那消防车的吊车,能够的到我们吗?” 阿标哼了声,他转头看着洋子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着吴明抱着蒙了头的舒晓兰出来。 “现在立即走?”阿标看着吴明点头,他心头一沉,看来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要严重的多。阿虎手里拿着个湿了的被子,在出门的时候蒙在了吴明的身上,连着包裹好舒晓兰,他自己提着那个医药箱,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走廊里已经都是烟,目视能力没有一米,阿标护着吴明,一路奔楼梯而去,洋子在后面哀嚎着别丢了下了他。这不是暴露出他们在哪里吗?阿虎眼角跳动,刚想发作,吴明低头沉声吼着:“快走。” 楼梯拐角下去,八楼那里,都是吞吐的火焰。楼梯口对着的那个房间里,大火燃烧着,所有的烟都是从这里出来的。吴明看了一眼,心里更明白了几分,他刚才和云泽宇、郑俊东联系,突然发现这里的通讯设备完全的不能用,有人用了干扰器,果然是大动作。 低声,提醒着阿虎他们俩一定要谨慎,吴明猜测下面几层魔寐最主要营业的地方都没有受影响,顶多有点烟,回头抽几个小时,一点不耽误魔寐的营业。 一队穿着消防队衣服的人从下面冲了上来,阿标一愣,刚才在外面没看见消防队的车过来啊。洋子已经从他们的身后冲了过来,身体踉跄着撞到阿虎的肩膀喊着:“救我,救我啊。” 阿虎身体一个不稳,差点栽倒下去,他的身体在楼梯那里连走了几步才稳定下来,还没等他抬头,兜头一个袋子就罩了下来,阿虎心一沉,反手攻击着。对方显然是训练过的,几个人围着阿虎,硬生生将他和吴明分开。 云泽宇站在办公室落地窗前,沉着脸喝着咖啡,视线静静的看着下面正送调查团上车的郑俊东。办公室里的电话突然响起,他眉头一挑,大步走了过去按下了免提键。 廖秘书的声音在电话里小心的响起:“云总,郑诚先生的电话。” “接进来。” “是。”廖秘书立即转换接听键,然后谨慎的放下话筒,手心里都是汗,长长呼了口气,他端起桌子边的水,大口的喝着。最近公司事情多,所有人都跟绷紧的弓。 廖秘书作为云泽宇的秘书,首当其冲,事情越来越大,现在将郑诚都惊动了,廖秘书有些的担心。 办公室里,云泽宇话语透着尊敬:“姨夫。” “恩,泽宇,你的事,我听说了,也找人调查了下,按理,你和他之间的事情,我不想参与,但是这一次,你们闹的不象话。”郑诚的话,带着一股子强势的劲,他坐高位近二十年,靠着的一直是强硬果断的魄力。 云泽宇也一直尊敬这位长辈,他此时挑了下眉,站直身体说着:“我不会妥协,姨夫,你该知道,这些年他和他妈做了些什么,难道真要让我眼睁睁看着他们掏空了云家吗?” “不就一个女人吗?泽宇,等着爬上你床的女人那么多,你要什么样的没有,你还放火?泽宇,你真让我失望。” “什么放火?”云泽宇暗沉的眸子,一抹精光闪过,他突然话语一转:“姨夫,最近都没有和你聚聚,中午一起吃饭吧。” “中午我约了人,你有空,就赶紧着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处理完,你要是真不想云氏旁落别家,就好好的努力。”郑诚没给云泽宇在开口的机会,直接的说着:“我还有事,该怎么做,我相信你会处理的很好。” “是。”云泽宇眼底眸光转冷,耳朵里,嘟嘟的声音传来,他依然慢吞吞的说了两个字:“姨夫。”郑诚是云泽宇的小姨夫,十年前,小姨去世,郑诚没有再娶,他们没有子女,很多人劝郑诚续弦,也有很多女人接近郑诚,但是郑诚都拒绝了,也没有和任何一个女人传出有暧昧的关系。就这一点,云泽宇就很佩服郑诚,他和郑诚的关系一向不错,小姨不再了,云泽宇还是叫着郑诚姨夫,他甚至于都想好了,以后会和自己的妻子养老送终姨夫。 办公室的门传来几声敲门声,打断了云泽宇的沉思,他挂了电话,喊了一声:“进来。” 郑俊东推门进来,看着云泽宇脸上的神情不对,郑俊东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又出事了吧? “俊东,你有没有派人放火?”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十四章 围拢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