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十三章 一溜烟

对于做饭,吴明很有研究,一次三餐,不重样的给舒晓兰做,还很体贴的要喂她吃。虽然吴明一直没表明是男人女人,舒晓兰凭借着声音和做事风格自动的将他归于男人里,她不习惯和男人过于接近,她坚持自己吃。 “好吧,里面的鱼骨我已经挑出来了,你自己慢慢吃。”吴明将桌子上的菜名又报了一遍,让舒晓兰想吃什么,就跟他说。 舒晓兰的饭量并不大,不过她还是勉强的吃着,让自己的身体快点好起来。她问过吴明,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解开纱布,看看视力恢复了没有。吴明总是推搪着,医生说要先养养眼睛,再接触光线。舒晓兰又委婉的问吴明,能不能给云泽宇或者是郑俊东打个电话,吴明说有事,他们就会打过来。 在迟钝,舒晓兰心里都明白了,云泽宇是不想自己去接触自己想知道的人和事,他在有意的隔绝自己和外界的一切。 一天午后,借着上厕所的机会,将洗手间的门关上,舒晓兰站在洗漱台边,她轻轻的将眼睛上的纱布往下拉着,她已经等不及要知道自己的视力恢复没有。 就在纱布要离开眼睑的瞬间,云泽宇的声音在洗手间门外响起。 吓的舒晓兰一个激灵,脚下一滑,人就重重的倒在地上,台子上的洗漱用品被她的手碰掉地上,发出啪啦的声音。 “晓兰?你怎么了?”云泽宇的声音,在外面急急响起:“你是不是摔倒了?”大手转动着门把,洗手间的门被舒晓兰小心的从里面反锁上了,云泽宇暗沉的眸光里一抹精光闪过,他敲敲门开口:“晓兰,你往旁边挪一下。” 舒晓兰晕头转向,身体一动,脚踝处就传来一震疼痛,她倒吸着冷气,自己这是怎么了,不是这伤,就是那伤。 砰的一声,云泽宇撞破了门,冲了进来,门板擦着舒晓兰的脸蛋撞到了她身后的浴池台子上。舒晓兰吓的双手捂住了脸,她只感觉身体腾空而起,落入了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里。 云泽宇,他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舒晓兰不敢动,她缩在他的怀抱里,任着他将自己抱出去,小心的放在床上。“唔,我的脚。”舒晓兰的脚一碰到床,一股钻心的疼从她的脚踝处传来,她的小脸痛的邹了起来。 吴明一直跟在旁边,还没从老板刚刚生猛撞门的震撼中醒神过来,此时听着舒晓兰喊脚疼,他立即上前:“是不是崴到脚了?” 吴明的手没碰到舒晓兰的脚踝,他又缩了回来,云泽宇的大手在舒晓兰的脚踝上轻轻的一碰,舒晓兰立即痛的倒吸一口冷气。 云泽宇大手一伸就要抱起舒晓兰去医院,舒晓兰抗拒的不肯去。“都疼成这样了,如果骨折了怎么办?” “不会骨折的,就是崴到了,我以为崴过。”舒晓兰低头,不去看云泽宇,闷闷的说着:“休息几天,就好了。”细密的汗珠,从舒晓兰的额头上沁出,她牙齿紧紧的咬着,本就疼的脚踝,加上云泽宇这一按,更加的难受。 云泽宇头都没回,对着吴明吩咐:“去拿冰块。 吴明立即去拿冰块,云泽宇的视线落在舒晓兰的脸上,视线落在她眼睛上被拉下的纱布,眸光紧了紧,伸手从一边拿起毛巾,擦去她脸上的汗水。 毛巾包裹着冰块,轻轻的放在舒晓兰受伤的脚踝处,丝丝清凉,让舒晓兰好受了些。没有老板的吩咐,吴明也不好擅自做主。过了一会,云泽宇抬头,看着吴明,冷冷的开口:“你怎么还站在这里?” “我这就走。” “去哪里?” “呃,老板吩咐。”吴明低头,心里泪奔。 云泽宇低头,看着舒晓兰肿的很高的脚踝,他让吴明去郑俊东那里拿他之前放在那里的药。是什么药,云泽宇没说,吴明立即点头哈腰的一溜烟走了。 今天老板心情多云转阴,有没有暴风雨,吴明不好揣摩,一会把郑俊东诱拐来,替自己分担些雨点。 “忍一忍,这个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好。” “恩。” “你太容易受伤了。”云泽宇抬头,看着舒晓兰憋着的唇角,他心头一动,伸处另一只空闲的手,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子,手感还不错。舒晓兰侧头,避开云泽宇的正面,这家伙太可恶了,她受伤,十有八九都和他有关。 “舒队长的身体,恢复的还不错,我让他在医院里多休养下身体。” “谢谢。” “光说?我需要点实际性的谢意。”云泽宇的眼角光亮一闪,低头,大手钳制住舒晓兰的后脑勺让她面对着自己,吻就直接的落了下去,狠狠的吸走了舒晓兰唇齿之间的空气。舒晓兰挣扎着,脚上疼痛增加,她痛的呼了出来:“疼。” 云泽宇的眼睛里,染上了情欲,他看着舒晓兰,呼吸急促而粗重,最后慢慢放缓呼吸,他将注意力集中到手里的冰块和她崴到的脚踝处。刚刚只是想说点什么,转移开舒晓兰的注意力,云泽宇没想到她对自己的影响是那么的大,一下就失控想要狠狠的吻她,品尝她的味道。 房间里,静了下来,舒晓兰的眼睛有些的水雾,她庆幸着还有纱布,他看不见自己的狼狈。 “你要是累了,就靠一会。”云泽宇将枕头放在舒晓兰的身后,他体贴的还给她在腰下塞了个抱枕。小心的将舒晓兰的脚抬起放到自己的腿上,云泽宇认真的冷敷着。 “其实,我可以自己来。” 云泽宇抬头看了一眼舒晓兰,暗哑着声音开口:“放心,我会收取费用的。” 可惜,我没钱,舒晓兰唇角动了动,还是咽了下去,她害怕他在说出什么来,自己还有什么不是云泽宇不清楚的。 吴明和郑俊东来了,郑俊东带了一个翠绿色的小箱子,云泽宇从里面拿了一个小瓶对着冰敷后的脚踝喷了喷。凉凉的感觉从肌肤上往里渗透,舒晓兰看见那小瓶身上都是她不认识的外文,看样子,也是价值不菲的,喷了药没多久,她的疼痛就减轻了很多。 云泽宇看见舒晓兰脸上神情放松了,他也舒缓了刚才一直紧绷的冷硬线条,头也不回的吩咐着:“去给她倒杯清水来,给我冲杯咖啡。” 郑俊东将箱子交给吴明,自己转身走出房间,吴明做饭很好吃,冲的咖啡,确实不好喝,云泽宇对咖啡很挑剔。 云泽宇回头,看见吴明拿着箱子恭敬的站在床边,他沉声说着:“你这么还站在这里?” 吴明纠结,他不站在这里,应该去哪里?郑俊东端着咖啡和清水进来,同时进来的,还有另外两个人。 云泽宇眸光一沉,对着那两个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大手温柔的揉了揉舒晓兰头顶的发丝,轻轻的,俯身,一个吻落在舒晓兰的脸蛋上,唇瓣擦着她柔嫩的脸蛋轻语:“乖,好好养伤。” 舒晓兰的身体一颤,脸就红了起来。屋子里突然多的两个陌生气息,让她很不自在。 站起身来,云泽宇对着吴明重重的点了下头,转身大步率先走了出去。 云氏股票波动很大,已经连着几天创新低了。吴明坐在椅子上,不断的刷着手机屏幕上,那一片绿油油,云氏在上面排行第一,以前,云氏都是红榜。 舒晓兰躺在床上,她很郁闷,想不明白,云泽宇让一个大男人守着自己,连睡觉都要看着吗? “请问要喝水吗?” “不用,你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可以,有事,我在叫你。” “我接到的命令,是不能离开他的视线内。”吴明觉得这话不对劲,咳嗽了一声,压低声音:“我去拿冰块给你接着敷脚。” 舒晓兰没有在开口,透过吴明的话,云泽宇真正的意思是,自己不能离开吴明的视线之内,失明的人,会看的见她视线里的东西和人吗?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能太介意了。这样也好,最起码如果再有个男人突然出现在这个床上,她不用解释什么,有前科的人,云泽宇当然不放心。 吴明用毛巾包着冰块,慢慢的放在舒晓兰的脚踝上。舒晓兰的身体一颤,她的手摸索着:“我可以自己来。”她不喜欢别的男人碰触自己,甚至于恐慌。 吴明看着舒晓兰在空气中摸索的手,她脸上掩饰不住的惶然和抵触,吴明收紧了眉,舒晓兰似乎对男人碰触她的身体,很排斥? 没有将毛巾交给舒晓兰,吴明只说了一句话:“我需要这份工作。” 这句话,让舒晓兰想起了自己的爸爸来,她的手,慢慢的缩了回去,将身体靠在枕头上,努力忍着不去将脚抽走,虽然喷了药,一动,脚踝还是会很疼。 卧室里恢复了安静,吴明也觉得很压抑,他最受不了这样的环境,抿嘴,他只能是忍着,舒晓兰就象惊弓之鸟,对于每一个靠近她的异性,都带着抗拒。 “其实,老板,对你很好。”忍不住的,吴明开口:“他只是有很重的责任,还有必须要做的事情。” 舒晓兰不想过问关于云泽宇公司的事情,她不想参与到他的生活里去,只是擦边,她就弄的一身伤,现在的她,只想得到自由的生活。心里突然很疼,想起孟远航,他还在痴痴的等着自己毕业,等着带自己去旅行结婚。那么美好的未来,他们憧憬了很多次,现在舒晓兰用一个一个欺骗来融入她和孟远航之间的爱,她已经不敢想象孟远航知道真相,会受怎样的伤害。 云泽宇在出色,舒晓兰都将他们之间的界限划的清楚,在她的心里,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他要的只是她这个年轻的身体。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十三章 一溜烟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