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莫待》 第十二章 医院

“前一句。”池文远冷冷的打断阿梅的话,视线犀利的看着她:“你最好给我想起来了,要不然我就真去你家看看那八十老母,三岁嗷嗷待哺的孩子。” “我,我,我说啥了?是,我滚,我也是受人所托给她找合适的客人,她爸住院了,她姐失明了,她不得不养家,哎,可怜啊,被男人抛弃了。” 池文远眼睛一亮,他紧紧的看着阿梅问着:“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她叫香香。” “你在糊弄我?她的真名。” “我们都是代号,您知道做我们这行的。”阿梅的话没说完,一瓶高档的XO就报废在她身上,嫣红的酒液顺着她的裙子流下来。 冷冷的看着阿梅颤抖的身体,池文远没有了耐性:“下次,它就不会这么没准头了。” “我,我说,她叫舒艳丽,她前两天拜托我的给她找客人,她说为了给爸爸筹医药费,她姐姐找了个有钱的男人,就不管她爸爸了,呜呜,我求求你,我真的有老妈要养啊!” “这是你的。”池文远随手甩出去十几张红色票子,口气不耐烦的说着:“将她带来这里,陪我高兴了,不会亏了她的。” “好,呃,她?” “怎么了?” “她不敢来魔寐。”阿梅颤抖着声音,好说歹说,舒艳丽就是不肯来这里,宁肯让自己抽成。 池文远眯着眼睛,紧紧的看着阿梅,然后身影从沙发上站起,一步一步走向正蹲着身体捡着钱的阿梅,大手一伸扯着阿梅染的跟黄草一样的头发,强迫她抬头。包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了开,何亮他们涌了进来,从忠叔那里知道池文远进了包间寻乐子,他们就急哄哄的跟着上来了。 “呦,池少,别脏了您的手,我来,我来。”何亮殷勤的,几步到阿梅的身边,肥猪手就要代劳。 池文远一个眼神看过去,何亮身体一瑟,立即奉承的笑着:“我开玩笑,开玩笑。” 打开皮夹,池文远将里面所有的现金都抽了出来,撒在阿梅的面前:“你知道该怎么做。”近百张啊!阿梅看的眼睛都红了,她咬咬牙,既然舒艳丽选择做这一行,就没有得客人讲价的份。 将所有的钱都收拢,塞进自己的裙子前襟里,阿梅点头哈腰的发誓一定带人过来。 “何亮,你跟着去。”池文远对着何亮一点头:“别让她耍花招,我池文远要的人,从来没有不到手的。” “是,池少,我办事,您放心。”说着话,何亮将自己的胸部拍的啪啪响,心里到是好奇的很,到底是什么国色天香,让池少这么下功夫。 忠叔站在外面的某个拐角,看着何亮和那个叫阿梅的离开,他立即拨通了手机号:“魔少,何亮带着阿梅离开了,您看?” “这件事,我处理,你看着点池文远,他要是动静闹大了,就给他家老爷子打电话。” “是,魔少。”忠叔挂了电话,憋在胸口的那口气,终于呼了出来。 那天晚上,何亮灰头土脸的回了魔寐,他没带人回来,对着池文远冷的可以结出冰的眼神,何亮结巴的解释着。他和阿梅到的时候,那里停着好几辆警车,不知道谁透出消息,警察去那里查,当场逮出来好几对在床上,衣服都没穿呢。 “这样,你就回来了?”池文远看着何亮,视线越来越犀利:“何亮,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无能到这份上?” 一脸苦瓜样,何亮伸手给了自己一巴掌,纠结的说着:“我本来要带那舒艳丽来的,结果她爸爸和姐夫赶到了,她爸爸撕扯打着她,然后突然就病发,警车变成了救护车,舒艳丽跟着去医院了。” 池文远的眉一挑,他听着,怎么感觉太过于巧合了呢?还是真就这么巧合?是不是巧合?没有人知道,舒艳丽此时已经抓狂了,她低着头坐在急救室门外的长椅上,双手抓着爆炸了般的头发,象等待审判结果的罪人。 孟远航办了手续,他一步一步慢慢走向急救室,视线一直看着那门前的红灯,看也不看舒艳丽。 “是不是你?”舒艳丽抬头,看着孟远航,眼睛里带着怒火:“是你告诉我爸爸我在那里的,是你报警的?” “不是我。”孟远航看也不看舒艳丽,依然不紧不慢的说着:“我在医院陪着爸爸,一个护士进来,交给爸爸一封信,说是有人留在前台的,信里,就只有那个地址,你可以自己看。” 从口袋里拿出拿出那封信,孟远航递给舒艳丽,他没坐椅子上,而是走到对面的墙边站在那里,视线沉默的看着急救室的门。 舒艳丽颤抖着手打开信封,看见了一行用电脑打印出来的字,只有她的名字和那个地址,后面画了个骷髅头,舒艳丽的脸色,瞬间血色全无。孟远航半眯着眼睛,儒雅的脸上似乎很是疲惫。 “姐夫,我也是为了爸爸的医药费。” “爸的医药费,有我和你姐,你不用费心,不要用这个当借口。” “不要提我姐,你不知道,她其实。” “够了。”孟远航的视线徒然转冷,他看着舒艳丽,话语多了凌厉:“你姐姐怎么对你的,你该比谁都清楚,你在说出任何话,做任何事的时候,能不能经经你的大脑。” 舒艳丽冷不丁被孟远航训斥,她一时反应不过来,看着孟远航,这个还是她记忆里那个温润痴情着姐姐的男人吗?她从孟远航身上,看见了一股戾气。一个冷颤,舒艳丽瑟着身体,哽咽着,将头底下埋进双腿里,低低凄凄的哭了起来。为什么,姐姐就可以有孟远航这么痴情的男人爱着,有那么慷慨有钱有势的男人包养着,而自己不过是想赚点钱,让自己宽裕起来过的好一点,有什么错? 舒艳丽想不明白,她最后将这一切归结为舒晓兰压着她太久,没有妈的孩子,就是可怜,爸爸又偏疼姐姐,越想,舒艳丽哭的越是厉害。 孟远航的眉邹的越是厉害,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的口气没那么的严厉:“艳丽,刚刚我也是太心急了,爸爸的病没好,你该多懂事,你还小,别给自己太多负担,我是你姐夫,我会照顾爸,医药费的事情,我会解决。” “姐夫,其实我真的是为你抱不屈。”舒艳丽总是想冲动的告诉孟远航,她姐姐已经成了别的男人的情妇,被圈养着。 孟远航摇头,他没给舒艳丽在开口的机会:“别说了,我为你姐做任何事,都是心甘情愿,我不想听见任何悱恻她的话,现在,最重要的是爸爸的身体,你该知道他不能受刺激。”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孟远航又加了一句:“你也不想爸爸出事吧?” 舒艳丽努力点头,看着孟远航,他在她眼睛里的形象,瞬间大了几倍,姐姐也太不珍惜姐夫了,如果自己有姐夫这样的男人爱着,肯定踏踏实实的过日子。这个时候的舒艳丽,完全想不起当初,是谁将姐姐推进魔寐里,是谁代替了她被迫喝下那杯掺了药的酒。 太多的物质诱惑,在不停被灌输享受至上的理念,在唯我独尊惯了的自我世界里,舒艳丽越走越走,她只想代替她姐姐,成为众人瞩目的那一个。 舒伟兴差点没挺过来,他被推出手术室,依然还处于昏迷,舒艳丽要扑过去,孟远航急忙伸手拦着。护士小心的推着移动病床往病房而去,舒艳丽将头靠在孟远航的肩膀上哭泣着。 孟远航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握成拳头,抿紧了唇角,终究没推开她。 不过到是有两个警察走了过来,他们刚刚忙乎完那些个带去警局里的十几个人,眼都没合一下,就赶来医院带舒艳丽去录口供。舒艳丽紧紧依偎在孟远航身边,怯怯的说着:“姐夫,我怕。” “没事,你去吧,我看看爸爸,回头去保释你出来。” “我真的怕,你一定要来保释我啊。”舒艳丽被警察带走,依依不舍的还要回头叮嘱孟远航,其中一个警察扯着她的双手,直接的拷子就落她手腕上了,舒艳丽傻眼了,她在回头,走廊里已经没了孟远航的身影。 医生办公室里,孟远航仔细的问了医生关于舒伟兴的情况后,才回去病房替换下值班的护士照顾舒伟兴。同样是姐妹,虽然是同父异母,孟远航想不明白,两个人怎么就相差那么大? 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昏睡着的舒伟兴,孟远航想起了另一个人来,双手撸了把脸,揉了下酸涩的眼睛。感觉到病房里多出来的光亮,转头,孟远航看着窗外出现的晨曦,一夜过的好快! 吴明开始全天侯的陪着舒晓兰,云泽宇从那天舒晓兰醒来没有见到他之后,一连几天都没有出现。日子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因为看不见,不能在看书,很多时候,舒晓兰就坐窗前发呆。吴明找了歌曲给她听,舒晓兰拒绝了。 屋子里总是处于一种沉闷安静里,吴明刚开始还可以坚持,后来他就难受了,这样他觉得太压抑了,试探着问舒晓兰,能不能找个有声网站听听。舒晓兰知道自己看不见,不等于别人可以陪着她过这样的日子,她点头答应了。 吴明立即给她找了个收音机来,这年头,找这东西,已经很不容易了,幸好还有郑俊东这个任劳任怨的家伙在。主持人好听的声音,在房间里响着,取代了之前的沉闷,吴明脸上的神情,也放松了很多。

返回
《此情莫待》 第十二章 医院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此情莫待